第117章 蛋花汤-重生-
重生

第117章 蛋花汤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行了,别丢人了!”如若真是小孩子之间的爱爱,水爸的脸上比谁都挂不住。|每两个看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的账号。不怎么高兴的瞪了一眼水妈,水爸冷着脸转向韦柏赫,“你就是我闺女喜欢的小子?”

    韦柏赫没有接话,只是拉住了邹茜的手。他不喜欢水俏儿,也无需对水俏儿负任何责任。至于水俏儿父母类似这样的质问,他更加不会回答。

    “你这是什么态度?太不像话了!”有些丈母娘看女婿,会越看越满意。但是水妈看韦柏赫,却是非常之不高兴。不是韦柏赫本人不够好,而是韦柏赫明显跟眼前的邹茜关系匪浅!

    “我家柏赫什么态度?他怎么就不像话了?说起来我就觉得可笑了!这年头还有这种死乞白赖往别人头上扣大帽子的事?你们可别说什么,因为你们家女儿看上了咱们家柏赫,咱们家柏赫就非得感恩戴德,感激涕零之类的酸酸语!你们就女儿再了不起,也就是你们自己的想法。我们家不稀罕!所以,趁早走人,别没事找事了!”唐勤不耐烦了。这都什么人啊?是水俏儿喜欢他们家柏赫,又不是柏赫死皮赖脸的追着水俏儿,水家父母做什么拿出一副高高在的施舍模样?瞧不起谁呢?

    “哎,我说你这人才是怎么回事呢?你不是邹茜的家长吗?怎么突然又变成韦柏赫的家长了?该不会你是故意跑来学校搅局的吧?岂有此理!”唐勤的态度极为不客气,水妈怒声喊道。

    “嘿!我还就岂有此理了,你们又能拿我怎么样?”遇到胡搅蛮缠的,唐勤肯定比谁都蛮不讲理。站起身斜睨着水爸水妈,唐勤的神亦不是很友善,“得了,实话实说,本人唐勤,是韦柏赫如假包换的亲舅舅。至于为什么也是邹茜的舅舅,原因恐怕两位不用想就能知道。儿女亲家什么的,我们当家长的应该心里都有数。至于你们家那个闺女,可千万看紧了别再往咱家两个孩子面前凑!别到时候再出什么状况,呼天抢地的又是喊家长又是大吵大闹的!你们不嫌丢人,我们还嫌麻烦呢!”

    “你……你……”被人当面如此说,水妈气的脸色白,委实怒不可遏。

    “行了,别你啊我啊的瞎嚷嚷了。你们家女儿真要是看上了我家柏赫,让她趁早死了这条心,改去喜欢别的男同学吧!至于退学什么的,是你们家的事,跟我们半毛钱的关系也没有!还有,你们当家长的也得好好开导开导孩子,别尽顾着宠惯女儿,正经事一件也不干!”唐勤特别拉风的说完,转身就冲韦柏赫和邹茜挥了挥手,“走了,回教室上课去。再有谁敢欺负你俩,咱们也退学!看谁吓唬得过谁!”

    被唐勤这么一说,水俏儿的退学一说,反而变成了威胁恐吓,吓唬人了!水爸水妈面色铁青,更多的却是对水俏儿的怒其不争。他们是确实不知道水俏儿跟邹茜的矛盾中还夹杂了一个韦柏赫,要早知道的话……他们是肯定不会贸贸然的跑来学校找邹茜讨要交代的!

    对于水俏儿的事,唐勤没有多问,出了会议室就扬长而去了。对韦柏赫和邹茜,他是十分的信任。别说没有捅出大篓子,哪怕真闹出事来,他也能帮两个孩子顶起一片天!

    而回到教室的韦柏赫和邹茜,则遭遇了班上一众同学的关怀和慰问。这其中,可不单单只包含了原先五班的一群孩子,还有其他本不相熟的同学们。

    “怎么回事?老师找你们是为了水俏儿的事?思诗刚刚下课的时候过来班上了,说是她妈妈都被叫来学校了!”

    “思诗的妈妈可是家长会的主力!难不成是水俏儿爸妈恶人先告状,把家长会都请动了?太过分了吧!”

    “有没有点道德观?这事明明就是水俏儿的错,关你俩什么事?做什么要把你俩叫去问话?我看到校长和年级主任都去了会议室?没欺负你俩吧?”

    “哎呦,这可真是本世纪最大的笑话!咱们班怎么就出了那么一位娇小姐呢!整个世界都得围着她转还是怎么的?大不了就再一次转班嘛!隔壁十四班不是很不错嘛?”

    “嘿,你倒是不怕她再次跑到外面瞎说话?别又造谣咱们高二十三班是什么恶人班,欺负人还排挤同学什么的……”

    “那又怎么样?人家高一五班当初就算被说闲话,不也活得好好的?我现在算是看明白了,颠倒是非黑白的事无处不在!别以为咱们在学校就是身处象牙塔,我同高一五班,也敬佩高一五班!”

    “哎呦,总算是有人理解咱们高一五班的痛苦和无奈了啊!想当初咱们多无辜啊!平白无故走到哪都被人指指点点有没有?各种异样的眼神瞅着咱们,只恨不得往咱们身上钉上‘差等生’的指示牌……”


嫂子合集无弹窗
   “对不住对不住!当初是咱们老眼昏花,一时眼拙才错把璞玉当石头!你们五班的同学大人有大量,别记仇啊!”

    “就是就是。咱们诚心实意的跟你们道歉啊!原本听说高一五班都是吊车尾的成绩,难免就有那么点小小的虚荣心嘛!自我觉得咱们很了不起的优越感!现在不会了,真的!你们高一五班很棒的,每次看到你们上升的成绩,我都好羡慕!”

    “恩恩,对的对的!之前的事很对不起,现在咱们能有缘在一个班上,过往的事能不能化干戈为玉帛?你们早上有请我们吃话梅,我们刚刚一块商量了一下,晚上请你们去食堂喝蛋花汤好不好?”

    ……

    蛋花汤,是邹茜跟唐素素还有彭桂香提出的建议。便宜又实惠,在学校食堂很是畅销。故而听闻一干来自别的班级的同学如此说,邹茜虽然有些诧异,但却没有阻拦。看来她和韦柏赫被叫出去的这段时间,高二十三班的教室里的的确确生了一些事?

    在方才的两节课上,确实生了一些事。正确的来说,应该是两节课中间的十五分钟休息时间内,让高二十三班的同学们生出了旁的念头。先是董思诗的到访,无异是询问邹茜和韦柏赫被叫走的原因。而众人也确实不明就里,连猜带蒙的就说出了水俏儿跑出教室的事。然后董思诗被主动说起了她妈妈身为家长会董事,被请来学校的事……

    涉及到家长会,一众同学全都愕然了。隐隐的,也有点惊悚的感觉。听闻只要动用家长会的力量,都是很大很大的事。轻则写检讨当众被点名批评,重则记大过抑或退学……

    开什么玩笑?邹茜和韦柏赫这是犯什么错了?从头到尾他们那么多双眼睛都看着在,明明就是水俏儿自己在闹腾!跟邹茜和韦柏赫一丁点的关系也没有好不好?带着股正义感,又夹杂着使命感,一群学生被董思诗有意无意的激了无穷的斗志!是以,便有了此刻极为愤慨的一幕幕场景!

    邹茜是在晚饭时候才从董思诗那里知晓的事经过。好笑之余,更多的是感动。有董思诗这样的知交好友在,她和韦柏赫完全不需要担心任何流蜚语抑或压力。

    “来来来,蛋花汤!刚出炉的蛋花汤,好好喝的蛋花汤!”一群文科班女生说到做到,而且各个都不是小气之人。竟然真的去买了蛋花汤给邹茜和董思诗一众人端来。更有甚者直接在食堂里吆喝了,原高一五班的同学请到现在的高二十三班女生面前来领免费的蛋花汤…..

    “天上掉下来的蛋花汤吗?”原高一五班的一干男生满头雾水的被放了免费的蛋花汤,纷纷扭头去看江奇和韦柏赫。

    “喝你们的吧!美女们亲手端来的蛋花汤,算你们前世修来的福气!”江奇自是知晓来龙去脉的,倒也没打算当众跟这群男生解释。

    “不是糖衣炮弹就成。”心有戚戚然的一众男生听闻江奇此般一说,顿时乐呵呵的笑出声来。谁不知道他们班跟别的班级关系一向不好,随随便便端来的蛋花汤,真的很难让人不起疑啊!虽说是不花钱的,可吃人的嘴软,谁知道接下来会不会需要报酬什么的?

    “是糖衣,但绝对不是炮弹!我们这是感激江奇同学和董思诗同学早上送去咱们高二十三班的话梅,顺便也为我们在高一一年对五班的误解表示歉意!很抱歉曾经拿有色眼神看你们,也很抱歉曾经背地里说了你们的坏话!最最抱歉的是,分班当天,我们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嘲笑过你们!”高二十三班的女生们很给力。不但请喝了蛋花汤,而且还当众道了歉。这份坦然和正直,源自少女们高傲的自尊心,也源自她们内心最深处最最真诚的歉意!

    一时间,众人皆是没有说话。半分钟后,热烈的鼓掌声在食堂响起。不少女生七嘴八舌的说着“不客气”“不用在意”,男生们则纷纷大力叫好,一脸无所谓的将碗里的蛋花汤一饮而尽以示谅解……

    “都是好孩子啊!”教师食堂和学生食堂就连在一块,中间的门并未关上,是以小老头和校长一行人都能看到这边的动静。而适时出感叹的,正是小老头。

    身边的校长没有接话,安涛亦是神色莫名的望着食堂里最热闹的那个位置。也或许,他曾经的想法才是最不成熟的……

    作者有话要说:真特么烦人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1-0720:41:20

    真特么烦人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0709:59:36

    江小小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0702:02:31

    很感激亲爱的们,飞吻飞吻~~~~~~~~~~~~~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