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谈话-重生-
重生

第118章 谈话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水俏儿是在离开学校后的第三天,自己回来的。 彼时高二十三班的班长人选已经确定,全员通过,由邹茜担任。

    水俏儿回来之后,没再提出当班长的要求,更没有提及退学的话。就好像会议室的争执跟她无关,她爸妈找来学校的事也仅仅只是无中生有。不过消息灵通的诸位同学,还是都知晓了究竟生过何事。

    对于水俏儿的归来,不少女生冷嘲热讽过,也有一些不和/谐的指桑骂槐。面对诸多阴阳怪气的声音,水俏儿一改往日的高调反击,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一律保持了缄默。

    疑惑的看着水俏儿的举动,邹茜最终还是出了面。身为班长,她理所应当的需得维持班上的秩序。当然,水俏儿为何改变,又是否存着其他目的,邹茜并不关心,也不打算过问。她和水俏儿的关系,最好维持在普通同学就够了。

    “水俏儿同学,你出来一下。”邹茜不过问水俏儿的想法,安涛却是必须关注的。他带水俏儿不是一天两天了,对水俏儿这个女生的想法委实有些看不透。曾经以为一番语重心长的教育就能解决的谈话,到最后反而引来更多的误会。而今水俏儿心中的障碍怕是更大,丝毫马虎不得。

    沐浴在班上所有同学的注目中,水俏儿起身走出了教室。随即,谈话地点并不若她所想的那般在教室外面的走廊,而是安涛的办公室。

    不可置否的走进老师办公室,水俏儿冷着脸站在安涛的面前,颇有种大义凛然的感觉。

    面对水俏儿的这副神,安涛心中无法避免的生出一股无力的感觉。无奈的深吸一口气,安涛小心翼翼的斟酌着措辞:“关于这次的班长竞选,因为各种不可抗力的因素,校长指示需得尽快确定下来。所以,不是你不够优秀,只是恰好没赶上竞选的时间罢了。”

    “老师不必这么多的废话。班长谁爱当谁当去,我不在乎!至于竞选的时间,你们非要故意安排在我离开的时候,我也无话可说。谁让我是班上的弱势群体,抵不过邹茜身边的小集体呢!”水俏儿说话的语气极尽讽刺,也不知道是在讽刺她自己的不得人心,还是在讽刺邹茜的呼朋唤友。不过有一点是非常确定的:她讨厌邹茜!十分之讨厌!

    “水俏儿同学,老师特意找你过来谈话,就是希望你不要钻牛角尖,想要跟你把这件事妥善的处理好。”并不意外水俏儿的反应,早已碰过无数次钉子的安涛甚至连生气和动怒的力气都没有了。一手扶额,指了指身边的凳子,“如果你不介意,坐下来跟老师好好谈谈?”

    “很抱歉,老师。你下节课不需要去上课,自然多得是时间坐在这里浪费唇舌。但我很重视我的学习,我需要更优异的成绩来证明我的实力不输于任何其他人!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来应付老师的无稽之谈。如果老师不介意的话,请立刻让我回教室继续下一节课的学习!我的时间很宝贵,一分一秒都不能被浪费!”面无表的看了一眼安涛,水俏儿完全不等安涛点头,便自顾自的转身离开了。她这次回来,是打算一门心思面对问题的!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说,她都不关心!她会好好学习,以着全校第一的成绩洗刷曾经所受到的委屈和侮辱!总有一天,她会让所有老师和同学心甘愿的都站在她这一边!

    “哎……”头疼不已的看着这样的水俏儿,安涛本来想撒手不管的,可又怕水俏儿真的就此走极端。想了想,安涛端起了一杯水朝着另一边的马老师走了过去。原先的高一五班,那么差的班级都被马老师起死回生了。这一次,说不定马老师也能给出可行的建议来?

    “水俏儿?”看着放在桌上的水,被问话的小老头些许迷茫的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眼镜,之后则皱起了眉头,“这个女学生心思太重,不是咱们三两语就能感化的。我建议你最好跟她父母好好谈谈,从多方面改善她周遭所处的环境,或许会更有用。当然,班里学生之间的相处也很重要。我个人认为,你或许该跟邹茜以及韦柏赫谈谈。我们五班出去的孩子,从来没有不讲道理的。好好说,总能说得通的!”

    “邹茜和韦柏赫?马老师如果有时间,可否帮忙跟他们谈谈话?倒不是我不想跟他们谈,只不过之前水俏儿父母来学校的事闹得有些大,两个孩子可能对我这个班主任存在些许误会,所以……”安涛其实很喜欢邹茜和韦柏赫的。不过因着水俏儿的事,他似乎处理的不够完美。

    想着马老师之前也是对高一五班不闻不问的采取了放任的态度,安涛这次才会有样学样的选择了让同学们自己解决。不
花重锦官城txt下载
过很可惜,高二十三班不是高一五班,才刚开始就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此般一来,他这个班主任的威信也大受影响,委实不好处理。

    “这是安老师班上的事,自然要安老师自己去调解才好。矛盾或者误会都不是问题,主要看安老师有没有把事妥善处理好的这份心。安老师还年轻,很多事不是处理不好,只是少了那么点经验。等以后伴随着教学时间的变长,慢慢的就能摸索出独属于安老师的一套教学指导了。这种事模仿不来,也学不来,别人的办法终归是别人的思路,安老师必须要亲身体验才行!”说句心里话,小老头很欣赏安涛。年纪轻轻却非常有想法,教学思路很新颖,做事也很有魄力。比起他家那个软包子似得任由同事欺负的女儿,懂得积极争取的安涛无异于截然相反的另一个典范。然而,安涛还缺乏足够多的历练,是以还需得多多打磨方能成大器!

    听着小老头的话,安涛若有所思。站了好一会后,认真的点点头:“谢谢马老师的提议。我懂了。”

    “小事一桩。”欣赏的眼神落在瞬间顿悟的安涛身上,小老头停顿了一下,咧开嘴笑了,“应该的!”

    被小老头如是盯着,安涛的脸色稍显尴尬。心知小老头话里有话,安涛随意找了个借口,匆忙转身离开了老师办公室。

    “现在的年轻人啊,谈个恋爱还藏着掖着,真是不老实……”小老头没有开口唤住安涛,只是默默的坐在位置上感叹道。

    “老师是想要我们主动帮助水俏儿?”太过诡异的要求,使得邹茜忍不住惊呼出声。班主任脑子没晕吧?难道不知道她和水俏儿是水火不相容?

    “老师知道这件事对你和韦柏赫来说很为难。特别是你,刚刚跟水俏儿因为班长的职位生过冲突……不过老师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你是最合适帮助水俏儿走出阴影的人选!老师相信你是明眼人,肯定已经看出了水俏儿这次回来后的不对劲。老师觉得,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安涛极力的规劝着邹茜,希望能将邹茜拉拢到他的阵营来。

    “老师!”不等安涛把话说完,韦柏赫忽然出声,打断了接下来的说服之词,“我觉得这件事没有必要跟我和邹茜谈,老师直接自己去找水俏儿的效果肯定会更好。”

    “老师已经找过水俏儿了,不过效果并不好,所以才将你们两位请过来帮忙。”没想法韦柏赫会态度强硬的开口拒绝此事,安涛苦笑的摇摇头,“说心底话,老师也不希望打扰你们俩的学习。不过在征询了马老师的建议后,老师觉得或许你俩会是这件事的突破口。”

    “老师应该知道水俏儿介意的到底是什么事。所谓的突破口,是指希望韦柏赫去跟水俏儿说话抑或相处?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我不同意,韦柏赫也不会答应!”安涛的话越说越直白,邹茜的态度也跟着强势了起来。她不想再当软柿子,前世的经历太过深刻,如今的她已经长大,有足够的能力拒绝所有她不想干的事,以及不愿意接受的命运!

    眼看着韦柏赫和邹茜的神一个比一个冷硬,安涛忽然生出一股极为棘手的感觉。很想摆出老师的威严来强制命令韦柏赫和邹茜执行他的安排,但理智告诉他,他的强硬是绝对不可取的下下策!

    咬咬牙,安涛的脸色变来变去,最终化为一片无奈和懊恼:“邹茜,你身为一班之长,理应帮助有困难的同学不是吗?水俏儿的事,老师知道不该牵扯到你身上。但是不可否认的,水俏儿的心结确实是你和韦柏赫。老师不觉得你和韦柏赫必须答应老师的请求,也不认为你们俩有义务必须帮助水俏儿。老师只是觉得,能接连两次分到一个班上,你们也是有缘分的。既然有幸成为同班同学,为何就不能适当的伸出援助之手拉水俏儿一把呢?毕竟……她也曾经是你们高一五班的一份子……”

    “老师似乎真的忘了,水俏儿离开高一五班的理由是什么。在那样的况下,老师觉得我们高一五班还会接纳她的存在?高一五班是一个大集体,更是一个大家庭。我们的家人中,有不懂事的,也有脾气火爆的。我们之中,曾经敌对的关系却在之后的相处中磨合为朋友。我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有缺点、性格也都有着大大小小的缺陷,但我们能够做到包容。因为我们坚信,我们是一家人,是不抛弃、不背叛的一家人!而水俏儿,很抱歉,她不配!”邹茜冷冷的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跟在她身后一块走出去的,是显然秉持着相同观点的韦柏赫。

    作者有话要说:啊啊啊,明天双更补上之前欠下的更新,~~~~(>_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