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挑拨-重生-
重生

第12章 挑拨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韦柏赫走进来的时候,气氛依旧有些凝重。邹平和彭桂香脸上挤出来的笑容很是僵硬,邹茜则闷闷不乐的坐在床上,间或出“嘶”的一声痛呼。

    “韦柏赫,你看!我奶奶抽的!”见到韦柏赫,邹茜双眼一亮,抬起了受伤的手臂。

    握着邹茜纤细的手臂,韦柏赫的脸色瞬间变得冰冷:“她为什么抽你?”

    “不知道。”神无辜的摇摇头,邹茜耸耸肩,“可能是看我不顺眼吧!你也知道,她一直都不怎么喜欢我。”

    邹茜胳膊上大片大片的紫药水格外刺眼,韦柏赫不再说话,回过头望向邹平和彭桂香。

    “柏赫,茜茜奶奶只是……”邹平绞尽脑汁的想要寻找出一个合适的理由,却现很难。

    “只是看邹茜不顺眼!”冰冷的语气不带丝毫起伏,韦柏赫不过八岁,此刻散出来的凌厉气势却震得身为大人的邹平说不出话来。

    “柏赫说的对。妈不只看茜茜不顺眼,看咱们两个大人也不顺眼。”彭桂香鲜少说婆婆的不是,然而今天,她忽然长叹一口气,苦笑着说道。

    “桂香,不要当着孩子的面乱说话,妈是长辈!”邹平脸色微变,压低了声音说道。

    “长辈?长辈就能一句话也不说的抽我闺女?长辈就能抽完人什么事也没生似得转身就走?亏咱们还是当爸妈的,就这样任由自家女儿在眼前受委屈……”彭桂香心头有怨,说到最后更是忍不住哽咽了起来。

    “妈妈,奶奶抽我的时候还不小心打到欣欣了。然后四婶一过来,奶奶就跟四婶道歉了,还说晚上给四婶一家做饭……”如此明显的差别待遇,邹茜自是要跟邹平和彭桂香说说的。

    “妈也太过分了!欣欣是孙女,咱茜茜就不是了?是认准了咱们不会像四弟妹那样为闺女出头?”要是邹奶奶像对邹茜一样的态度对邹欣,彭桂香没什么话好说的。可邹奶奶摆明了偏心,彭桂香的眼圈越红了。

    “桂香,有话好好说。”看着当着茜茜说这些话的彭桂香,邹平脸上也有些难堪,转身朝外走,“我去找妈说说这事。”

    “我跟你一起去!”一听邹平要去找邹奶奶,彭桂香不放心的说道。

    “不用,你呆在家里照顾茜茜。妈那边,哎,你也知道……”邹平没把话说完,径自离去。

    “妈妈,爸爸一个人去找奶奶,会不会被奶奶骂死?要不,还是把爸爸叫回来吧!我挨挨打没事的,顶多下回躲着点。”前世的邹茜没少挨邹奶奶无缘无故的抽打,邹平却从没去找过邹奶奶理论。在邹平的眼中,邹奶奶是长辈,管教孙女的手段虽然粗暴,但也在理之中。或许也正是因着邹平和彭桂香习惯性的不不语,邹奶奶才会越的放肆。

    “不行!你爸必须去这一趟!以往你奶奶的那些举动,咱们都忍了。但是今天绝对不行!”彭桂香也很想跟之前一样,退一步,息事宁人。不过……看着邹茜身上的伤,彭桂香咬咬牙。不能因为他们家茜茜懂事,就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那妈妈,是不是爸爸去找了奶奶,我以后就不会挨打了啊……”看着彭桂香的改变,邹茜的心里乐开了花,面上却有些胆怯的问道。

    邹茜的嗓音很软很弱,彭桂香的眼泪毫无预兆就滑出了眼眶。狼狈的扭过头,彭桂香的声音沙哑,却出乎意料的坚定:“茜茜放心!妈妈保证,以后绝对不让你奶奶碰你一根手指头!”

    “嗯!谢谢妈妈!我就知道,妈妈就好了!有妈妈在,茜茜以后就不用怕奶奶打我了!”故意装作没看出彭桂香的异样,邹茜欣喜的拍拍手,临到最后还痛呼了一声,“哎呦,疼……”

    “不要乱动!”仔细查看完邹茜手臂上的伤势,韦柏赫动作轻柔的抬起邹茜的腿,“小腿有几条血痕,别处还有受伤吗?”

    邹茜正坐在床上,双腿耷拉着吊在床沿。被韦柏赫抓着脚踝,脸上
红粉公子贾宝玉小说5200
不自禁就红了:“背上也有,我妈妈给我上过药了。”

    “嗯。”抱起邹茜的腿放在床上,韦柏赫的视线飘向邹茜的后颈。不过碍于衣服遮着,看不出到底严不严重。想了想,韦柏赫叮嘱道,“今晚我一个人去城里,你在家休息。”

    “这怎么可以?我没事的!可以跟你一块去!”大晚上的让韦柏赫一个人走山路,邹茜说什么也不干。两个人不仅可以互相壮胆,出了事还有个跑腿报信的。韦柏赫一个人的话,太不安全了!

    “不用。山路我都走熟了,你留在家里!”韦柏赫兴起这个念头不是一日两日,只是今天才找到机会借邹茜受伤一事提出。

    “我不!”见韦柏赫说完就想走,邹茜连忙拉住韦柏赫的手,“韦柏赫,你别忘了,你答应过要带着我一起赚钱的!”

    “已经带过了!”论起固执,韦柏赫不妨多让,没有半点妥协的余地。

    “什么叫已经带过了?韦柏赫,你这是过河拆桥!用完了就丢!”韦柏赫肯定不是临时起意撇下她的!邹茜不高兴的指责道。

    “邹茜,你的语文学的真差!”避重就轻的转移话题,韦柏赫甩开邹茜的手,“我今天回家吃饭。”

    “韦柏赫!”邹茜大喝一声,气得想要下床,却被彭桂香拦住了。

    “茜茜,柏赫也是为了你好。听话!等你身上的伤养好了,再跟柏赫一起去城里。”即便韦柏赫不说,彭桂香也不打算任由邹茜继续跟着去城里了。两个孩子有孝心是好事,卖冰棍能赚钱也是事实。但是,太不安全了!

    “妈妈,不能让韦柏赫一个人去城里的!”邹茜知道,她妈妈一直不是很赞同她和韦柏赫去城里。但是,不跟在韦柏赫身边,邹茜心下不安。

    “妈妈知道。妈妈待会就去找唐奶奶,让柏赫也暂时不去县城了,可以不?”这些天,彭桂香和唐奶奶一碰面就会嘀咕这事。不能强硬的打击两个孩子的积极性,又实在担心两个孩子的安全。今天正好就此绝了两个孩子的念头!

    “可……”韦柏赫不会答应的!他们已经赚到了钱,尝到了甜头,怎么可能说不干就不干了?别说韦柏赫,就连邹茜,也做不到若无其事的收手。

    “好了,茜茜听话,自己留在屋里。妈妈先去做饭,晚点去找唐奶奶。”不给邹茜继续多说的机会,彭桂香走出屋子,并从门外插上了门栓。

    “妈妈!”邹茜一时急,想也没想的从床上蹦了下来,却不小心碰到伤处,“嘶……”

    “柏赫?怎么回来了?不是去找茜茜吗?”端着韦柏赫熬好的中药,唐奶奶心酸的同时,更多的是欣慰。故而,对韦柏赫和邹茜辛辛苦苦卖冰棍一事,也稍稍改了观。

    “外婆,我今晚在家里吃饭。”韦柏赫没有多说其他,从容的接过唐奶奶手中的碗,“我去给妈妈送药。”

    “好,好!”真是乖孩子!要是唐勤那个混小子还在家,柏赫哪里需要受这么多苦?一想到离家多日的儿子,唐奶奶摇摇头,只余无可奈何的叹息。

    另一边,邹平找去了二哥邹安家里,正跟邹奶奶对峙:“妈,茜茜今天到底为什么挨打,您倒是给儿子一个说法啊!”

    “说法?邹平,你个兔崽子冲谁嚷嚷呢?胆子肥了是吧?我教训自家孙女也犯法了?是不是该遭天谴?行!你要问为什么是吧?我就说给你听!你自己说说,邹茜最近都跑哪里鬼混去了?十天半月都瞧不见人影,要见她还推三阻四不肯回家。怎么?翅膀硬了,不把我这个奶奶放在眼里了?她敢不尊敬老人,我就敢抽她!怎么?有能耐你帮你闺女抽回来!老娘就站在这里,你抽你抽!抽啊!”邹奶奶五个儿子,却单单选了跟二儿子住一起。原因很简单,二儿媳葛云的娘家有钱有势,邹奶奶觉得跟二儿子住在一起,倍儿有面子!至于三儿子邹平,在邹奶奶眼里就是一滩难泥,她瞧不上眼,也根本不当一回事!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