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离婚-重生-
重生

第121章 离婚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那……”小老头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韦爷爷的出声打断了。见韦书诚似乎不欲多说,便也只好姑且什么也不问了。

    “现在的小辈啊,都不听长辈的话!哪里像咱们小时候,那可真是把爹妈的话当圣旨听来着。”韦爷爷嘴里抱怨的人当然不是韦书诚。小老头不是傻子,不可能看不出韦爷爷对马琳的不满。

    这种情况下,小老头这个叔叔却是着实不好多说什么的。毕竟马琳没有把韦柏赫的事告诉他,那就是有心瞒着。他既然并不知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当然无从开口为马琳辩解。于是便只好神情尴尬的转过头,继续跟韦柏赫说话去了。

    韦家的亲朋好友不少,马琳娘家也有不少亲人上门拜年。除了小老头和马濛,韦柏赫不曾对任何人的问话给予过回应。对马家这两位老师,虽说没有想过他们竟然会跟马琳是亲戚,但韦柏赫并未迁怒,而是适当的回答了那么几句。

    韦柏赫的反应委实让韦爷爷和韦书诚惊喜。特别是在知道小老头和马濛都曾经是韦柏赫的班主任后,话题不免就多了起来。特别是马濛,韦爷爷和韦书诚都很想问问韦柏赫小学时候在学校的事。只可惜马濛被马琳叫出去后便久久没有进屋,两人只得跟小老头套起了关系……

    “马濛,你到底怎么回事?胳膊肘往外拐是不是?明知道我跟韦柏赫的关系,你还对他那般热情?成心跟我作对,不想让我好过是吧?”与此同时,门外的马濛正遭受着马琳的指责。

    “姐,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我爸在踏进韦家大门前,根本就不知道韦柏赫跟这个家的关系,又怎么会故意针对你?说起来,这事也够新奇的,你怎么没提早告诉我?”对于马琳的隐瞒,马濛亦是不怎么高兴。然而她的性格比较软,抱怨了两句便转移了心思,“你要真说了,我哪里会什么也没准备就上门来拜年?怎么也得给柏赫带点见面礼才行……”

    “马濛!你到底知不知道我跟韦柏赫是什么关系?后妈!我是韦柏赫的后妈!你觉得这是很光彩的事,需要我大张旗鼓的昭告天下?你还想着给韦柏赫送见面礼?你是巴不得所有人都看我的笑话对不对?你那么烂好心,怎么就不干脆把韦柏赫领回你自己家里供着呢!”她恨不得藏着掖着谁也不告诉的丑事,却被马濛以着如此轻松的语气说出来,话里话外还没有半点为她打抱不平的愤慨?马琳当场气炸了,情绪险些控制不住。

    “姐,你瞎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把韦柏赫领回家?”从小就被马琳欺压惯了的马濛直接屏蔽掉马琳话里的讽刺和嘲弄,一本正经的摇摇头,“韦柏赫自己又不是没有妈妈!如果真可以,我相信韦柏赫肯定更情愿跟他妈妈一块住的!”

    “够了!你给我闭嘴!我不想跟你说话,也不想再听到你的嘴里再蹦出半个字!打这一刻开始,你给我装哑巴!再敢多说一句废话,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以后都不要再登我家的门了!”马濛的话显然刺激到了马琳,更是深深的刺痛了马琳的自尊心。她费心费力的照顾韦柏赫半年,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么每个人都一副她是恶毒坏女人的神情,全都向着唐素素?

    都说陷入魔障的女人惹不得,此时此刻的马琳便是如此。她一心猜忌着唐素素的存在,记恨着韦柏赫的存在,即便再故作坦然,也依旧掩盖不住那越演越烈的浓浓恶意。这一刻,她将满腔的愤恨尽数冲着马濛发泄了出去。

    而倒霉成了马琳出气筒的马濛,则是倍感冤枉。莫名其妙挨了马琳的骂,还被强制不准开口说话?早两年的马濛或许会甘愿忍耐此般待遇,然而有了安涛日复一日的提点和改造,马濛顿了顿,些许不高兴的嘟囔出声:“堂姐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又没招你惹你,做什么冲我发火?堂姐要真这么不乐见我,我走人便是!”

    马濛如此说完,也不等马琳开口,便真的进屋提包包离开了。瞧着这般架势,小老头也没再多作,起身告辞。

    至此,马琳的所作所为彻底惹恼了韦书诚。当着韦爷爷和韦柏赫的面,韦书诚跟马琳提出了离婚。

    “离婚?韦书诚你做梦!我就知道你把韦柏赫接回来就没安好心!你是不是早就想着把唐素素也接过来了?痴心妄想!这儿是我马琳的家,别的女人谁也甭想住进来!”马琳气的又抓又挠,不甘示弱的跟韦书诚动起了手。

    “你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提素素?这事跟素素没关系!你别老是无事生非,净往别人头上扣帽子行不行?”实在厌烦了马琳的无理取闹,韦书诚彻底坚定了离婚的决心。

    “跟唐素素无关?韦书诚你可真敢说这种话!你当我不知道你心底的那点小九九?打从你起心把韦柏赫接回来,你就对唐素素动了歪心思!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几年每次魂不守舍都到底是在想着谁!你不就是想着跟唐素素重归于好吗?我告诉你,没门!我不会让你如意的,你给我等着瞧!”马琳越说越愤慨,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然而她总归是个不服输的。抹了抹眼泪,继续跟韦书诚僵持着!

    “我懒得跟你废话!跟你这种女人讲话,根本就讲不通!简直是无理取闹!”当着韦柏赫的面被马琳如此说,韦书诚总觉得有些不是滋味。与此同时,韦书诚扭头让韦柏赫回屋收拾衣服,他立刻就送韦柏赫回唐素素那里去。

    韦柏赫是不在意韦书诚到底跟不跟马琳离婚的。在他眼中,韦书诚仅仅跟他有着血缘关系,却毫无半点感情。韦柏赫不会答应让韦书诚和他妈妈言归于好。这是韦柏赫的底线,绝对不容许韦书诚踏进半步!

    冷冷的看了一眼近乎歇斯底里的马琳,再看看面上带着些许心虚又夹杂着几分讨好的韦书诚,韦柏赫没有说话,
赤裸娇妻吧
只是依言回房,收拾衣服回唐家!有些事情哪怕是过去再久,也不可能因着任何原因而改变。韦书诚如若想着他这个儿子是最有用的纽带,那便只能大失所望了!

    “离婚?谁跟谁?”诧异的听着韦柏赫的话,邹茜眨眨眼,不确定的再次问道。不是说韦书诚和马琳不仅是爱情结合,更是利益联姻吗?怎么会突然提出离婚?她还以为这两人哪怕是没有爱情了,也会将彼此拖到死!毕竟,韦书诚和马琳都是太爱颜面的人……

    “我不会让他打我妈的主意!”在送他回来的路上,韦书诚说了一些话。尽管只是很小心翼翼的试探,韦柏赫依然听得火大。想要离婚再娶?他不会让韦书诚如愿的!

    “那是自然!”在这一点上,邹茜和韦柏赫绝对站在统一战线。只不过邹茜对于韦书诚的想法还存在着疑惑,说变就变了?男人啊,果然是不可靠的!心下感叹万千,邹茜眼神一转,拉了拉韦柏赫的袖子,“我觉得吧,咱们可以把这件事告诉给唐舅舅。”

    “嗯。”毫不迟疑的点点头,韦柏赫确实也是作此打算的。有唐勤在,韦书诚不敢轻举妄动。而有他在,他妈妈决计不可能被韦书诚的虚伪做作所打动!

    “而且吧,咱们也得顺便跟唐奶奶提提这事。”尽管唐奶奶年纪大了,却是个明白人。邹茜绝对相信,有唐奶奶的坐镇,很多事都会轻而易举的化解掉!

    “再等几天。韦书诚这个婚还不一定离得成呢!”韦柏赫倒不是不想告知唐奶奶。只是想着唐奶奶毕竟年纪大了,事情还没走到那一步之前,没必要让老人家跟着一块生气。待到韦书诚和马琳离婚成功,韦柏赫自然会第一个告知唐奶奶。

    “也是。我瞧着那个马琳不是好惹的。这事恐怕没那么简单就能成。对了,小老头和马濛老师真的都是马琳的亲戚?这个世界可真是小,这样都能赶到一块……”邹茜对小老头和马濛的印象都挺好。没料想,这两位老师居然都跟马琳是一家的。好在,现下的她和韦柏赫都已经不再是小老头和马濛的学生了。否则还不定马琳再想出什么坏手段来呢!

    除了邹茜,韦柏赫没有跟别人提起韦书诚意欲跟马琳离婚的事。不过韦书诚说,在韦家的事情没有顺利解决之前,他都可以住在唐家这边……这个消息使得韦柏赫心情骤然变好,发自内心的希望马琳的战斗力不要太弱,最好能拖个一年两年都离不成婚!

    韦柏赫的如此想法,邹茜点头赞同,默默的在心底求完自家早逝的爷爷又求了求很是疼爱她和韦柏赫的唐爷爷,愣是接连念叨了好几个晚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邹茜的祈求真的奏效了,韦书诚这边确实遇到了不小的麻烦。马琳坚决不离婚,马家也强行干扰其中。因着韦爷爷的不表态,权当韦爷爷这是默认态度的马家老爷子老奶奶更是直接提着包搬进了韦家!两人说了,除非他们死,否则这个婚绝对离不成!

    有了马家两座大山的镇压,韦书诚无奈至极,可也确实无能为力。从一开始的跟马琳分房睡,到之后的渐渐不着家,韦书诚身心俱疲,说不出的懊恼和后悔……

    彼时马琳也正身处煎熬。再三考虑之下,她还是找上了唐素素。不过这一次,有了唐奶奶和孙君的在场,马琳刚开口就被骂了出去。而当接到消息的唐勤赶回家,马琳更是彻底怂了。

    “我不是来找麻烦的!我只是想要跟唐素素好好谈谈。”深吸一口气,马琳的声音有些发颤。却碍于唐勤过于强大的气势,隐忍着不敢表现出丁点的害怕。

    “没什么好谈的。我姐跟你们韦家没有关系!”不耐烦的摆摆手,已经从韦柏赫那里知道韦书诚正在跟马琳闹离婚的事实,唐勤的语气带着不加掩饰的幸灾乐祸,“看过我姐当年的遭遇,你竟然还能跟那个人渣安安稳稳的过这么多年,我也算是佩服你的定力了!行了,就算是自食恶果,也是你自找的,别赖到我姐身上来!”

    “我……我承认,我确实是自食恶果。但我不想自己的家散掉。我爱韦书诚,哪怕他并不尽善尽美,我也不可能放手!所以我请求你们,不要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好不好?我知道你们不差钱,你们也都过的很好!你们都是那般有骨气的人,为何就偏偏要不让我好过?”面对唐素素,马琳可以极尽恶言的辱骂回去。但是唐勤……马琳不敢骂,只能来软的。

    “什么叫我们打扰你们的生活?马琳,你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也别继续自以为是的往你自己脸上贴金!我们的人生,是被你和韦书诚强行搅乱的!我们没有想要跟你们有任何的瓜葛!以前不想、现在不想、以后也不想!”听着马琳的话,唐勤只觉得可笑至极。当初是韦书诚自己跑来灵泉村的,花言巧语的娶了他姐姐又抛弃了他姐姐和柏赫。时隔几年之后,又是韦书诚找去灵泉村,为的是抢走柏赫,甚至动用了逼迫的手段才害得他姐和柏赫迁至a市!这些账,一笔又一笔,他还没去找韦书诚算,马琳倒是先跑来恶人先告状了?

    “我知道!我知道是书城对不起你姐姐,也对不起柏赫!这是韦家欠你们的!但是我当年嫁给韦书诚的时候,我是的的确确不知情的!你们只看到了自己的痛苦,难道就不能设身处地的考虑考虑我的感受?我是无辜的,我也是被伤害的那个人!无缘无故自己的丈夫就多出了别的女人和儿子,我难道就是活该?唐勤,你总是想着为你姐姐鸣不平,为何就不能想想我也跟你姐姐一样,是个可怜的女人?我只是想要守住自己的丈夫,守住自己的家,我哪里错了?哪里该遭到千夫所指?”唐勤的气势太强,语气太凌厉,马琳很想理直气壮的反击回去。可万千话语到了嘴边,尽数化作了委屈的控诉和申辩。她也是无辜的,为何都要来伤害她?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