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医院纠纷-重生-
重生

第124章 医院纠纷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这位奶奶,请您记得,那辆出事的车不是韦柏赫开的,车祸也不是韦柏赫可以左右的!至于韦柏赫为什么回韦家,您大可以去问问您的女儿!当初是您女儿跑到我们家里软硬兼施,强迫韦柏赫搬进韦家的!如果可以,我们并不想要来a市,更不想要见到你们这些人!在指责我们之前,也希望您能看好您女儿的作为!”马奶奶的指责完全是莫名其妙,邹茜当即就不乐意了,据理以争的怒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按着你这样说,难道是我女儿自个犯/贱,求着要帮别的女人养儿子?你说什么胡话呢?我女儿就算是真的被撞坏了脑子,也不可能心甘情愿的帮韦家养外面的野种!更别说我女儿之前还好端端的……”邹茜话里话外都在说马琳是咎由自取,马奶奶怒不可遏,指着邹茜的鼻子骂道。

    “您女儿到底有没有犯过/贱,老人家不必要问我,不如自个回去问问马琳本人!”邹茜的脸色陡然间阴沉下来,语气更是刺骨的冷冽,“还有,请老人家不要倚老卖老,仗着自个年纪大就随意指责别人!韦柏赫不是野种!反之,您女儿才是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活该被唾弃的存在!”

    “你……你这丫头居然敢胡说八道?看我不打死你!”邹茜的话委实不留情面,邹奶奶登时就火冒三丈了,扬手就要打邹茜。

    只不过很可惜的是,邹奶奶扬起的手被高出她一个头的韦柏赫给拦住了。半大的小伙子,力气怎么也比她一个步入晚年的老太太要大上许多。以致于马奶奶挣扎了半天都没能挣脱开韦柏赫的手,越发气的脸红脖子粗。

    “烦请自重!”韦柏赫没想跟马奶奶一位老人家起争执,更不欲发生冲突。只不过马奶奶的言语太过分,举动更是不该!

    “自重?你一个小兔崽子,居然敢要我自重?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我女儿才落到这步田地?你怎么还有脸站在这里对我指手画脚?你怎么就不去死呢?”马奶奶原本不是如此恶毒的老人家。她只是太过心疼马琳,就把满腔的不平和不满尽数发泄在了韦柏赫的身上。

    “韦柏赫才没有对你指手画脚,明明是你自己跑来找茬挑衅!老奶奶您也留点口德好不好?没事干嘛要诅咒韦柏赫死?说起年龄,老奶奶您不是更应该到那一步吗?”马奶奶的最后一句话,委实戳中了邹茜心底的火球。不消片刻,邹茜就针尖对麦芒的跟马奶奶杠上了。

    “你……你小小年纪不学好,你诅咒老人家早死?你说你这丫头怎么就如此恶毒呢?我今天非要替你爸妈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天高地厚!”马奶奶不高兴的瞪着邹茜,眼刀不要钱的往邹茜身上飞射。

    “行了!能不能都消停点?我家书诚还没醒过来呢!你们要吵架出去吵,别站在病房里打搅书诚的清净!”韦爷爷一声吼,恰是落在马奶奶的叫嚣之后。虽说韦爷爷言语间说的是让马奶奶和邹茜两人不要再吵架,不过因着时机卡的太好,难免让马奶奶多想。

    “韦老头,你让谁闭嘴呢?让谁消停点呢?要不是你们韦家闹出这么多的破事,我家马琳能出车祸?能被撞坏脑子?亏你们还有脸冲我瞎嚷嚷!你要记住,是你们韦家欠我家马琳的!我家马琳没有对不起你们韦家!”心中憋着怒气,马奶奶的炮火转向了韦爷爷。

    “你敢说马琳没有亏欠咱们韦家?有能耐让马琳给韦家生个儿子啊!咱们韦家要不是娶了马琳这个儿媳妇,能差点断子绝孙?要不是还有个柏赫,你让我们韦家怎么办?所以不要动不动就嚷着韦家对不住马琳,马琳自个也有错!撞坏脑子怎么了?就算撞坏脑子,至少还是活生生的一个人!我儿子呢?要不是马琳整日不消停,我儿子能生死不明的躺在床上?”实在被马奶奶吵得头疼,韦爷爷猛然间就爆发了。这些日子马家处处为难韦家,张嘴闭嘴就是韦家对不住马琳,何尝想过如若马琳能为韦家开枝散叶,又怎会有后续的种种?

    “好啊!你终于说出心里话了是吧?你们韦家说来说去就是嫌弃我家马琳没有怀上孩子对吧?真是笑话!你们觉得是我女儿有问题?不妨实话告诉你,我带着我女儿跑遍了各大医院,所有的报告都说我女儿没问题!问题出在你儿子韦书诚的身上!是你家韦书诚不能生孩子!别不要脸的赖在我家马琳头上!怎么?有个
幸福家庭俱乐部sodu
野种就觉得你儿子很了不得?你怎么就那般确定,这个野种是你们韦家的?你们做过检查吗?确定那个女人没有给韦书诚戴绿帽子?”马奶奶被韦爷爷的话气的头脑发晕,各种难听话倒豆子似得喊了出来。而下一刻,迎接马奶奶的是韦柏赫扯着其手臂大力往病房外拽的场面。

    如果可以,韦柏赫很想一巴掌扇过去。若非念及马奶奶年纪大了,稍稍碰一下都指不定会有个闪失,届时怕是解释不清楚,韦柏赫肯定直接动手了。不过不能动手,也并非代表他就拿马奶奶没办法!

    “韦柏赫!你做什么你?赶紧放开我!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跟我动手,我就报警抓你!我上法院告你去!”真要说起来,马奶奶也是文化人。然而今天确实是因着马琳的事受了刺激,是以才格外的蛮不讲理。而真当感觉到危机,马奶奶慌忙就叫喊上了。

    “哟!老奶奶您这会就想起来报警了?还上法院?真要报警难道不该是咱们先报?您从方才到现在,一口一个‘野种’骂谁呢?您这是羞辱人知不知道?明目张胆的侵/犯韦柏赫的名誉权!咱们才是原告!你充其量也就一被告,吓唬谁呢?”都说文化充实人生。邹茜和韦柏赫现下可是市一中的优等生,哪里会愚昧无知的任由马奶奶恐吓威胁?反之,邹茜也将计就计的威慑起了马奶奶!

    马奶奶立刻就消声了。倒不是欺软怕硬,而是彻底冷静了下来。他们马家是何等身份,何必自降身价跟韦柏赫这么一个小孩子计较?反正韦家是理亏的,这事她只管找韦家算账便是!

    “柏赫,放了她吧!”出了病房,走廊上来来往往都是人。此般拽着一位老人家,任谁看了都会闲言碎语。想着维护韦柏赫的形象,邹茜轻声说道。

    韦柏赫其实并不在意别人如何说他。不过既然是邹茜的意思,他便也真的松开了手。只是有些话,该说的他还是必须要说:“虽然我也不喜欢韦书诚,但韦书诚确实是先娶了我妈,之后才又娶得你女儿。不管是理论先来后到,亦或者所谓的第三者插足,马琳才是该被唾弃的那个人!从始至终,我妈都没有做任何对不起马琳的事!马琳没有资格恨我妈,你们所有人同样没资格。她不能生孩子,或者韦书诚生不了孩子,是他们两人的事,跟我妈无关。如果再让我听到一句你骂我妈的话,我会搅得你们所有人都没有安生日子过!”

    “如果马琳真的为韦家生了孩子,那个孩子才该被称之为野种!韦柏赫是堂堂正正的婚生子,名正言顺,受法律保护的合法公民!”不等马奶奶开口,邹茜跟在韦柏赫身后补充道。

    出了病房,便是当着外面诸多人说的这些话。因着不少人诧异望过来的眼神,马奶奶的面色有些难看。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忍住了。她可以在病房里肆意斥责韦柏赫,一是因为委实生气,二则是想着没有外人在。此刻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她没有底气继续嚷嚷!

    韦柏赫本来是打算将马奶奶送回马琳的病房,然后当面对峙的。不过马奶奶现下显然不打算继续多说,韦柏赫神色冰冷,亦是不耐烦跟其多费唇舌。该说的他已经说完,如果马奶奶还是不顾警告的败坏他妈妈的名声,他决计不会放过马家!即便是鱼死网破,也在所不惜!

    马奶奶的脸色变了又变,惨白之余又显出几分颓败。哆嗦着嘴唇嘟囔了好一会,才抬起头泪眼朦胧的望着韦柏赫:“就算你没错,韦家难道就一点错也没有?我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韦书诚,如今却变成了傻子。这事怪谁?还不是怪你们韦家?”

    “我不是韦家人,你不必冲我嚷嚷。”韦柏赫不是纯心推卸责任,他只是不认为此事该由他来承担后果。韦书诚和马琳之间不管发生多么大的裂痕和隔阂,在韦柏赫而言都是罪有应得,活该!

    “你怎么就不是韦家人了?你要不是韦家人,韦书诚能眼巴巴的把你接回来?要不是为着你的回来,我女儿能受那么多委屈?能遭受那么多冤枉气?全都是你害的!要是你没出现,这个家肯定就还好好的!就是因为顾忌着你,所有人都没有安生日子过!”马奶奶心底比谁都清楚,这事不该赖到韦柏赫头上。可是不怪韦柏赫,又能怪谁呢?她倒是很想恨韦书诚,可她家女儿舍不得跟韦书诚离婚,连带她也没办法指责韦书诚!说来说去,就还是只能拿韦柏赫出气了!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