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调查-重生-
重生

第127章 调查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面对水俏儿的回应,高二十三班的教室里现出无法喻的沉默。 他们并非第一天认识水俏儿,却是第一次有种想要擦亮眼睛重新跟水俏儿认识的冲动。这到底是什么诡异的心态?怎么就自成一体的有了别的解释?可是为什么他们全都听不懂水俏儿的话?水俏儿确定脑子没有进水?没有一时口误的说错话?

    “我还以为,我才是最无辜的那个人!”最终,还是邹茜忍不住开了口。她无意承担莫名其妙的嫉妒,不管水俏儿本意是什么,邹茜都不认可!

    “你无辜?你哪里无辜了?你分明就是咎由自取!”水俏儿的嗓音有些尖锐,瞪着邹茜的眼神带上了滔天的恨意。她讨厌邹茜!极度讨厌邹茜的虚伪做作!

    “咎由自取?我究竟做了什么罪不可赦的事,以致于水俏儿同学要替天行道的收了我?”邹茜冷笑一声,凉薄的语气带着说不出的嘲弄,“水俏儿同学泼脏水的手段实在不怎么高明。”

    “我说的都是事实!你自己敢做,为什么就不敢承认?邹茜,我瞧不起你!”以着一副了不得的鄙视神望着邹茜,水俏儿对邹茜的故作无辜甚是反感。

    “同样的话,我也送还给你!”邹茜实在被水俏儿气的无语。多余的话并不想多说,只是冷着脸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讽刺的勾起了嘴角。

    “邹茜,你少嚣张了!我告诉你,这一次你没那么容易能够脱身!学校肯定会把你赶出去的!”水俏儿话音落地的时候,安涛恰好走进教室。

    正如意料之中,教室里已经闹腾的一团糟。安涛无奈的摇摇头,瞥了一眼贴在黑板上的大字报,心下越觉得无力。深吸一口气,安涛径自走上讲台,站在了水俏儿的身边:“水俏儿同学,请问这张大字报是你贴的吗?”

    “不是!”即便是面对安涛,水俏儿的语气也并不怎么好。回过头望了望黑板,水俏儿冷哼一声,“我才没有闲雅致特意把它从公告栏上撕下来,再贴到教室里来!”

    “那你的意思是,公告栏上的大字报是你贴的?”太过明显的答案,安涛其实根本不需要调查就能定案。然而因着是水俏儿,安涛不得不小心处理,以防惹出更大的乱子来。

    “是又怎样?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老师你不是一门心思的偏袒邹茜吗?我就帮老师把事实张贴出来告诉全校师生,不也是功德一件?”很显然的,水俏儿已经将安涛当成了恨之入骨的敌人。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水俏儿态度张狂的说道。

    “水俏儿同学,老师非常郑重的希望你能端正态度、摆平心态!不要因为一念之差就走上歪路!污蔑老师和同班同学的责任非常大,这不是你一个小孩子可以担当的!”虎着脸望着水俏儿,安涛克制不住的烦躁了起来。这样的学生,他真的无力教导!

    “要我端正态度、摆平心态?老师你没弄错吧?真正要端正态度的人是我吗?明明就是擅自跟人同居的邹茜!身为老师,难道你连最起码的轻重都分不清楚?那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训斥我?你根本就不配当老师!”水俏儿坚决不认为她有错。她只是把她所知道的事实摊开来告诉所有人而已,她没有做错!

    “我配不配当老师,不是你一个人单说几句话就能定罪的!你要是真的那般反感我这个班主任,完全可以像你就读高一时一般,大摇大摆的去找校长转班!说心底话,老师对你很失望!你本该是个学习优异、品德高尚的学生。但事实上,你并不是老师心中所想的那般品学兼优。也许确实是老师做的不够好,没能将你拉回正途。不管怎么说,老师已经尽力,也希望你能经此一事变得更加成熟,不要再肆意伤害别人……”安涛这番话说的毫无征兆,直接将包括水俏儿在内的一众学生给镇住了。其实他自己何尝没有被水俏儿的所作所为镇住?

    也是到了这一刻,安涛才不得不承认,好多事并非他所想的那般简单。在他而,如若他真有能力纠正水俏儿已经走偏的观念,他怎会不尽力为之?只不过很可惜的是,安涛自认他没有那份天大的本事。眼下的状况已经偏离轨道,安涛快刀斩乱麻的选择了最和平的处理方式。

    “我不转班!”水俏儿的凄厉尖叫忽然响起,打断了安涛的告诫。大力推开安涛,水俏儿气呼呼的跑下讲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我不转班!我哪儿也不去!”

    简直是神转折!水俏儿这又是闹哪一出呢?他完全跟不上水俏儿的节奏啊!安涛只觉得他的头更加疼了。

    “做出了这种事居然还想留在咱们班?真是厚脸皮!也不想想自己是多么的讨人厌!”

    “就是。不仅陷害班长还顶撞班主任,她以为她是谁?一点自知之明也没有!这种人最讨厌了!”

    “谁说不是?最好就赶紧转班啦!干嘛非得赖在咱们班上不走?不是很讨厌班长和班主任吗?”

    “她做了这种事,难道不该先跟班长和班主任道歉吗?我就觉得这种人简直是太过分了!”

    “岂止是过分?简直是罪大恶极!这种人哪里配跟咱们同班了?赶紧走啦走啦,讨厌死了!”

    ……

    “好了,都安静!”神色莫名的看着坐在座位上的水俏儿,安涛敲了敲讲台,“关于大字报的事,学校会处理。既然水俏儿同学承认是她张贴的,这事就交给学校和家长会处理好了。同学们不要私下议论此事,影响班级团结的行为是不对的……”

    “谁说我承认了?我什么都没干!老师你不能冤枉我!”苍白着脸对上安涛愕然的神,水俏儿翘起嘴角,笑的格外得意,“老师有什么证据说大字报是我张贴的?就因为只有我才知道老师和邹茜的丑陋面目?恐怕也不尽然吧!至少咱们班还有高二五班那群人,都是知晓这事的!”

    “水俏儿,你之前不还当着大家的面承认了吗?怎么一转眼就改口了?你是变色龙吗?”赵玲玲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大声质问道。

    “我不过是随口一说,你们就相信了?还真是单纯的可笑!哪个犯罪的人会到处嚷嚷是他杀的人?现年代的凶手都变得如此白痴了吗?”洋洋得意的转过头看着赵玲玲,水俏儿执意改口,愣是将赵玲玲堵得无以对。

    “是不是凶手,难道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韦柏赫又一次的开口,不是帮赵玲玲出头,而是委实被水俏儿的行径惹怒了。

    “我……”听到韦柏赫的声音,水俏儿扬高的嗓音骤然间降低,竟是好声好气的跟韦柏赫打起了商量,“韦柏赫,这事跟你无关,你能不能不要插手?”

    “你不是说邹茜跟我同居吗?”无关?傻子都知道水俏儿大字报上没有指出的男生是谁,韦柏赫又岂会善罢甘休?这一次不管学校如何解决,韦柏赫都决计不会姑息事事针对邹茜的水俏儿!

    “那也不是说你啊!”水俏儿下意识的辩解道。只是话一说完,忽然又觉得有些不对劲。神色变了变,慌忙又补充道,“大字报上又没有说那个人就是你,你不要多想啦!这事跟你毫无干系的,没谁可以指责你的不对!我保证!”

    “你的保证不值钱!这件事,我会查清楚!”韦柏赫却是不吃水俏儿这一套的。神色冰冷的走上讲台,韦柏赫一手撕下大字报,转身走出了教
缉拿带球小逃妻全文阅读
室。

    “老师,我跟出去看看。”韦柏赫此刻拿着大字报出去,必然是另有目的。邹茜丢下这么一句话,立刻追了出去。

    “老师,我们也要出去!”赵玲玲几人互相看了一眼,同时喊出声。随后也不等安涛回应,三三两两的跑出了教室。

    高二十三班这节课本来该是自习课,是以才会没有老师在。而赵玲玲几人的跑出去,间或给了其他同学追出去的勇气。这一刻,不少同学心中都激出了某种必须帮忙的想法。故而,他们二话不说,起身就跑。

    转瞬间的功夫,教室里零零散散的只剩下了二十几位同学。撇开原高一五班分过来的同学,现高二十三班居然也有一群男生女生追了出去。这种得人心的庞大架势,连安涛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了。也罢,高二的孩子也算不得小了,安涛相信他们自有自己处理问题的方法。而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才是最艰巨的!

    韦柏赫的打算很简单,拿着大字报询问学校附近所有可以打印的店面。找到是谁家打印的,自然就能找到付钱打印的人!很感谢水俏儿是住读生,不能随便出学校。除了一日三餐可以借了班上其他同学的走读证溜出去以外,水俏儿只可能拿着请假条出校门!

    “应该不是我们班上同学借给她的走读证。毕竟事一旦出来,要检举揭她实在太容易。”确定了韦柏赫的打算,邹茜理性的分析道。

    “也不会是班主任给的请假条。水俏儿那么讨厌班主任,即便真的要请假,恐怕也不会自己去找班主任。更何况,她这次还是特意陷害班主任!”赵玲玲觉得很生气。水俏儿做错了事,一会承认一会又否认,根本就是耍着他们玩!这种感觉很不舒服,让她自内心的厌恶水俏儿!

    “她有可能自己伪造请假条。咱们学校的门卫其实管的不那么严。请假条是手写的,又不需要盖章,谁都可以伪造的。我听说不少同学想要溜出学校大门,都是这样干的。”一大帮同学围着韦柏赫和邹茜,七嘴八舌的出起了主意。

    “不管是借了走读证还是伪造了请假条,我认定了是水俏儿所为!反正她出校门的时间不可能太长,咱们就近找找,肯定有收获!”众人都很赞同韦柏赫寻找打印店的想法,也都竭力想要帮忙。

    “离下课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加上课间休息的十五分钟,咱们一共有半个小时左右的空余时间来寻找打印店。这样,都分头行动。到了时间大家都赶紧回来,谁都不能逃掉下节课!真要找不到打印店也没关系,我和韦柏赫是走读生,午休时间可以再出来。”看了看腕上的电子表,邹茜沉声叮嘱道。

    “知道了。我们几个也是走读生,中午也能帮忙一块找的。所以大家都不要急,我们不逃课,不给班长惹麻烦!”知道眼下正是多事之秋,这群聪慧的学生们都非常的善解人意,一边说一边朝着校门口冲了过去。

    “茜茜!韦柏赫!你们干嘛去?”真是凑巧!高二五班这节课恰好是体育课。于是邹茜和韦柏赫一众人路过操场的时候,很容易就被董思诗和吕梦娇等人现。

    “出去找打印店。”对董思诗,邹茜自然不会遮掩。指了指韦柏赫手中的大字报,边跑边解释道。

    “等等!咱们一块去!”一看便知道是要去调查凶手,董思诗当机立断,转身冲进篮球场,拉住了正奋力挥洒青春的江奇。

    江奇的号召力,绝非普通人可以比拟的。听明白董思诗所之后,大手一挥,班上同学尽数跟了上去。此般大的阵仗,反倒把守门的老大爷给吓着了。

    “咦?是你们几个娃娃?上课时间出校门做什么?有活动?怎么没见着老师带队啊?”老大爷是认识江奇几人的。瞅着一大帮子学生跑过来,还以为是有校外集体活动。只不过仔细望了又望,却没有找到带队老师的身影。

    “爷爷,我们这节课是体育课,临时出校门急着有点事。已经跟老师说过了,下课就回来。”这种时候,向来需要江奇出面。而他的解释,也确实赢得了老大爷的几分信任。

    “有急事啊?那也不必全都出去吧!要不你们几个走读的娃娃出去,住读生都在这等着怎么样?”老大爷是个和善的性子,跟江奇几人也是格外相熟的。不过没有学校的指令就放出去这么一大群学生,可不在他的权限之内。

    “爷爷,这样不行。咱们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怕来不及呢!”其实,是来得及的。毕竟学校周遭的打印店并没有几个。不过,邹茜回过头看着一众神焦急的同学,怎么也说不出让他们留在学校门口不跟出去的话。这是大家最真诚的心意,不能忽视的!

    “是啊是啊!爷爷您就帮帮忙嘛!咱们就出去半个小时,也不走远。就在学校附近转转,真的真的!”

    “爷爷爷爷,帮忙帮忙啦!就半个小时,我们很快就回来的!绝对不干坏事!不然也有您跟在咱们身后也成!”

    “爷爷,咱们这好多都是女生,绝对不会出去闹事的啦!爷爷不要担心咱们出去打群架,想打也打不赢不是?”

    “爷爷爷爷……”

    不得不说,文科班女生多也是有好处的。你一我一语的撒娇,尽数都是软绵绵、娇滴滴的嗓音。又是扮可怜又是耍可爱,卖乖了好一会,直把老大爷搅得头晕。最终,老大爷长叹一口气,随意的摆了摆手,打开了校门:“那你们可都得快点!爷爷就站在大门口看着你们,都不准乱跑啊!”

    “谢谢爷爷!”所有人异口同声的回答,立刻就引了老大爷的笑容。再之后,片刻也不停留的奔向了附近的几家打印店。

    “这群娃娃哟,还真是不消停!准是为了清早的大字报事件吧?也不问问爷爷我有没有看到,哎……”老大爷双手背在身后,眯着眼睛瞅着一大帮孩子跑向打印店,嘴里不停地念叨,眼底却溢满了笑意。去吧去吧!都是聪明的孩子,知道从打印店下手,都快赶上警察叔叔办案了!各个都是厉害的,爷爷喜欢!

    照理说,学校附近的大字报原本就没有多少人会打印,帮忙打出这样大字报的人更是理当印象极为深刻才是。然而当一群孩子大体纷纷问着“从昨天到今天,有没有哪位学生过来打印大字报”的问题时,所有的店家集体摇了头,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不可能!我不相信真没有人过来打印大字报!肯定是怕承担责任才故意说没有的!”问不出满意的答复,吕梦娇气呼呼的嚷道。

    “难道是忙忘记了?他们每天都要打印那么多资料,说不定记错了?或者帮忙打印的人正好没在店里?”同样泄气的赵玲玲跟着猜测道。

    “校方出具的大字报,学校都有打印机,不可能出来找校外的打印店。而普通学生顶多打印打印学习资料,没事不可能打印大字报,更不要说是打印这种带有攻击性的内容。换而之,这事本就是稀奇事件,只要进了店,店主肯定心里都有数!怎么可能忘记?要说不在店里,这倒有那么点可能。”董思诗直接否定了“忘记”一说,神严肃的打量着正探头望过来的几家店主。都是好奇才望过来的?虽说他们一大群学生过来询问此事确实有些非同寻常,不过某人脸上的神色好像并不是好奇呢!看笑话?可为何还夹杂着那么丝丝惊慌呢?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