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还价-重生-
重生

第14章 还价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婶子,我们先回去了。”看到邹茜和邹平找过来,彭桂香便也不再多呆,说完就往外走。

    “留下来吃了晚饭再回去吧!”颇为担忧的看了一眼韦柏赫,唐奶奶不失热的说道。

    “不用不用!我在家里做好了饭才过来的。”唐家的生活越来越窘迫,彭桂香看在眼里,心里亦是说不出的难受。

    “茜茜,去帮柏赫编筐。”推了推站着不动的邹茜,邹平的语气甚是温和。

    “嗯。”这样的形,邹茜怎么也迈不开脚步转身离开。慢慢走到韦柏赫面前蹲下,捡起一边的竹条递了过去。

    邹茜不说话,韦柏赫更是不会开口。接过竹条,动作熟练的继续编着手中的筐。两人就这样,一个递竹条,一个编筐。都不说话,却配合的格外默契。画面美好的让人赏心悦目,以致彭桂香想要过去拉走邹茜之时,被邹平拦了下来。

    “让茜茜陪柏赫一会吧!”邹平轻叹一口气,扭头看向唐奶奶,“婶子,我今晚要去县城,顺道带上柏赫。”

    “行啊!不过你去县城做什么?别是特地陪咱家柏赫去吧!那可使不得!”唐奶奶先是一口应下,随即又想到了某种可能,拒绝道。

    “哪还特地跑这一趟啊!我去城里买些油漆回来给柜子上颜色。上次去城里瞧过那些家具店的柜子,挺漂亮的,就试着做了一个。那就这样说定了,我跟桂香先回去吃饭。茜茜就留婶子家了。”坦白跟唐奶奶说完理由,邹平拽走了彭桂香。

    “哎等……”唐奶奶还想唤住人,却是没能喊住。无奈的拍了一下大腿,不自觉的又开始想起了自家不争气的儿子。要是唐勤在家……

    “韦柏赫,你能帮我一个忙吗?”邹茜事先没想到邹平会把她留下来。不过邹平做到了答应她的事,她自然也会完成答应邹平的事。

    迎接邹茜的是好一会的沉默,就在邹茜以为韦柏赫不会回应她时,韦柏赫轻轻应了一声:“嗯。”

    “我爸说,我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能跟你去城里了。可是他得去城里买油漆,接着还要去城里卖柜子。谈价钱的事,我爸不在行,我怕他被人骗。你帮我看着我爸,然后价钱的事全由你做主。到时候我给你说个保底价,你尽管往高了喊,不要怕没人买!”好东西不怕没人买。邹茜绝对相信,要是韦柏赫的话,肯定不会轻易妥协。

    在听到邹茜不能再跟他一块去县城的时候,韦柏赫的手明显的顿了一下,眼底无法避免的现出一抹很淡的失落。不过听到最后,却还是认真的点了点头:“好。”

    “韦柏赫你放心,我会帮你好好照顾素素婶子的。等你赚了钱买好药送回来,我就帮你给素素婶子熬药。我还会乖乖完成暑假作业,以后再也不学坏了。等你做不完的时候,我还能借给你抄……”邹茜的话尚未说完,就被韦柏赫不悦的眼神冰冻住。

    “你觉得,我需要抄你的作业?”韦柏赫的语气很平淡,明明是平铺直述,偏生吓得邹茜直摇头。

    “嘿嘿,你肯定不需要啦!我就是说说,随口一说。我抄你的还差不多!反正都抄了那么多年了,以后接着抄你的,哈哈!”邹茜干笑两声,狗腿的讨好道。

    “笨蛋!”面对这样的邹茜,韦柏赫极度无语,面无表的低下头,不再理会邹茜。

    她是笨蛋?要不是她这个笨蛋,韦柏赫哪里能这么快赚到钱?她……气鼓鼓的看着韦柏赫,邹茜很是用力的憋着气,打算用眼神控诉她此刻的不满。只不过,她的段数显然不够,完全无济于事。

    是夜,邹平来接韦柏赫的时候,唐爷爷也在家。无声的酝酿了许久,唐爷爷拍拍韦柏赫的肩膀:“明天开始,外公陪你去城里。”

    “不用,我一个人可以的。”自从舅舅跟外公大吵一架后愤然离家,他们家就只有外公辛辛苦苦的每日下地种田。妈妈身体不好,外婆少不了的要留在家里照顾……韦柏赫心底清楚,他没有任性的资本,只有尽快变得足够强大,才能
找个男人谈恋爱帖吧
替外公分担家里的重任。

    “闭嘴!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什么可以?当老子死了是不是?废话少说,赶紧出门!”最是沉默寡的唐爷爷其实不骂人的。至少在今天之前,甚少有人听过唐爷爷爆粗口。但是为了宝贝外孙,唐爷爷憋屈的狠,忍不住就了火。

    “叔,我家里的地少,田里的活都干得差不多了。打今晚开始,我可以顺路带着柏赫去城里。叔也知道,我那院子里还堆了不少木材。我琢磨着全都上好油漆,再拖去城里卖。指不定真能卖出个好价钱!到时候,柏赫就不用这么辛苦了。”邹平没有说谎,他家的地确实少!其实不只是少,刚分家那一阵,他和彭桂香根本就没有地!

    那一年,因着跟大儿媳周芳大打出手的干了一架,火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邹奶奶一句话也没说就分了家。然而田地分来分去,老大、老二、老四都有份,偏生就漏掉了老三邹平。老五邹金才几岁,自是也没有分到地。不过邹奶奶放话了,上头四个哥哥都必须出钱养活邹金,还得轮流供邹金读书!

    分家那天,邹平和彭桂香还大汗淋漓的在地里干活。岂知傍晚回到家,连水都没喝上一口,就被邹奶奶轰出了门。

    望着大门外被邹奶奶丢得乱七八糟的衣服,一头雾水的邹平和彭桂香气过、恼过,最终却也只得捡好东西,抱着哇哇大哭的邹茜离开了邹家。那一晚,一家三口是在彭桂香的娘家借住的。

    邹平和彭桂香现有的田地,是邹茜的外公分过来的。不过因为彭桂香娘家也有哥哥弟弟,无法避免的,能分出来的地实在不多……

    邹平家的况,唐爷爷是知道的。听邹平打算去城里卖家具,唐爷爷没有反对,告诫道:“是个好出路。多看看城里卖的那些款式,回来跟着做。实在不行,咱就出点钱去跟城里的师傅学学也成。既然决定了走这条路,就不要退缩,好好努力,早晚能出头!”

    “是!叔,您看着,我肯定会努力的!等我卖了钱,先送柏赫妈去城里的医院好好瞧瞧。”见唐爷爷张嘴欲推辞,邹平抢先一步郑重其事的说道,“叔,不管任何时候,身体都是最重要的!人命最珍贵!旁的都是虚的,咱不放在眼里!钱没了就再赚,饿不死人的!”

    因着唐素素和彭桂香的关系,当年邹平一家最艰苦的时候,唐家没少帮忙。邹平和彭桂香过得最凄惨的时候,连米都是唐素素一碗一碗舀进邹平家的米缸的!邹平始终记得这份恩德,加之他和彭桂香的性子本就温和善良,所以夫妻两人都一门心思的想着赚钱来回报唐家!

    “叔,时候不早了,我跟柏赫先出了。”不等唐爷爷说话,邹平就拉着韦柏赫走远了。很多话他一直都搁在心里,今天能说出口,很痛快!

    那一夜,韦柏赫得偿所愿,能够继续靠自己的双手赚钱。然而他心底熊熊燃烧的唯有一个念头:总有一天,他会长大!

    邹平顺利的买回了油漆,回来就跟邹茜说,是韦柏赫帮忙还的价!

    邹茜傻愣了好一会,以着一种甚是惊奇的眼神打量了韦柏赫好几天。就韦柏赫这少寡语的冰冷性子,真的能为着一毛钱或者五分钱,跟人斗嘴皮子?好神奇!

    “我什么也没说。”韦柏赫确实什么也没说,但是邹平的钱在他兜里。邹平跟人买油漆的时候,韦柏赫就捏着钱一分一分的数。那人耐着性子等了老半天,手里却只塞进了一小叠一分钱,合起来不过五毛!

    许是太过惊愕,那人愣是好半天没说出话来。最终,被韦柏赫那慢吞吞的动作惹急了,索性为了省事只要了韦柏赫手里的块块钱,连毛毛钱都没收!

    “你怎么知道他会急的不收毛毛钱?”听着邹平的转述,邹茜奇怪的问韦柏赫。万一碰上个吝啬鬼,连一分钱也全都要了,不是白耽误了功夫?

    “运气!”淡定自如的丢下这么两个字,韦柏赫修长的十指飞快的翻动,数钱的速度令旁边的邹茜叹为观止。要是卖油漆的那人看到这一幕,估计会捶胸顿足,气得吐血吧……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