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恶梦-重生-
重生

第2章 恶梦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迷迷糊糊之间,邹茜看见神不耐烦的纪小兰操起棍子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棍子是惯常用来责打邹茜的,平日里但凡纪小兰稍有不顺心,二话不说举起棍子就往邹茜身上抽打。

    在纪小兰看来,她自己就是如此这般多年媳妇熬成婆的,没道理让邹茜这个儿媳妇在曹家过上好日子!不过此此景,纪小兰手中的棍子却是怎么也挥不下来了。满地的血,刺眼的红……邹茜,死了?

    怎么可能?不过是生个孩子而已,哪家媳妇不是这样过来的?还能真要了人命?纪小兰慌了,彻底慌了:“孩子他爹,快来啊!出人命了……”

    曹昆来的很快,实在是邹茜的那声叫喊太过吓人,着实毛骨悚然!闷着头奔进屋内一看,上前就要去背不省人事的邹茜:“赶紧送医院!”

    “你要背她?疯了吗你?公公背儿媳妇,曹昆你还要不要脸?滚开!”虎着脸一手推开曹昆,纪小兰咬牙切齿的吼道,“去把曹毅叫回来啊!”

    曹昆欲又止的站在那里,好一会后,无奈的长叹一声气,转身跑了出去。

    场景一换,邹茜看到了正拉拉扯扯的曹毅和邹欣。两人就站在距离曹家不远的一个道场上,听见邹茜惨叫的曹毅不放心的想要回家,而邹欣却不依不饶的拉着曹毅不肯放手。

    “欣欣,别闹了!邹茜好像不对劲,我就回去看一眼,马上就出来找你还不成?”再怎么样也是他老婆,肚子里还怀着他们曹家的孩子,曹毅思来想去还是打算回家瞅瞅再说。

    “看什么看?她有什么好看的?有我漂亮吗?”邹欣不高兴的撅起嘴,见曹毅似乎没什么心哄她,随即又放软了语调,“曹毅,我姐可是正在生孩子耶!你想想,多脏啊!难不成你还要进那屋里守着?你愿意,你妈也不愿意啊!”

    听着邹欣这么一说,曹毅沉默了。好半天后,拉着邹欣继续朝前走去,再也没再坚持回曹家。

    “曹毅!邹茜出事了!马上跟我回家!”曹昆追上曹毅的时候,邹茜的爸妈,邹平和彭桂香也正火急火燎的往曹家赶。几人迎面碰上,乍听这话,更是心慌的难受。

    “茜茜,妈的茜茜啊……”邹平和彭桂香只有邹茜这么一个闺女,虽说自家日子过得艰苦,却也将邹茜疼之若宝,哪想到……彭桂香泪如雨下,踉跄着脚步差点晕厥过去。

    “你们曹家到底在干什么?立刻送茜茜去医院啊!”邹平是灵泉村公认的老好人,这么些年不管对谁都和和气气的,哪怕吃了亏也不在意。可就在今天,他怒青了脸,对亲家咆哮上了。

    “吼什么吼?谁说不送她去医院了?这不是等着曹毅回来背她嘛!难不成还要曹昆这个公公背她去医院?你们邹家不要脸,我们曹家还要见人呢!”纪小兰可不会心虚,不甘示弱的叫嚣道。

    “邹平,先送茜茜去医院,先送茜茜去医院啊!”彭桂香哪里听得进去纪小兰的话,一门心思只想着马上送邹茜去医院。她就茜茜这么一个女儿,茜茜不能有事的!

    “嗯。”邹平也不想跟纪小兰吵架,此刻更不是争吵的时候。不寄望站在一旁动也不动的曹毅去背邹茜,邹平冷声道,“曹毅,去骑自行车!”

    “不行!她身上那么脏,晦气的要死!弄脏了咱家的自行车,谁赔?”先曹毅一步出声,纪小兰再度阻拦道。

    “我赔!我们邹家赔!行了吧?”能将邹平逼到神凶狠的地步,纪小兰着实有本事,能耐不小。

    “切!你们邹家是有了不起?不就是五兄弟吗?怎么?仗着人多欺负咱们曹家是不是?邹平
叶紫吧
,老娘告诉你,老娘不怕你们邹家!大不了豁出命,老娘跟你死磕到底!”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纪小兰才不怕邹平五兄弟。就算强势泼辣的邹奶奶亲自站在她面前,纪小兰也敢呛声。

    “邹平!不用他们曹家的自行车!我们自己背茜茜去医院!”颤抖着手抱住地上的邹茜,彭桂香红着眼,哽咽的嗓音透着无尽的恨意。

    “好!”邹平握紧的拳头差一点就招呼上纪小兰的脸,然而看着地上的邹茜,他忍住了。蹲下/身子在彭桂香的帮助下将邹茜背起来,再也不敢耽误片刻的冲出了曹家。

    灵泉村没有医生,赤脚大夫的义诊时间更是不固定。邹平想也没想的跑向村口,背着邹茜往城里赶。骑自行车也要两个多小时的路程,他愿用双腿跑!他能感觉得到,茜茜没时间了!不能耽误,不敢耽误……分分秒秒都是茜茜的命!

    去城里的路那么那么远,渐渐的,邹平的额上开始沁出汗珠,呼吸也开始吃力。一路的地上不断的滴着血,邹平能清晰的感觉到身上沾染的湿意越来越重,心下不自禁的涌起极大的惶恐:“茜茜醒醒,不要睡,爸爸这就带你去医院……”

    而陪在一旁跑的彭桂香,亦是很快就现了不对劲。知道这样下去肯定不行,彭桂香咬咬牙,转身跑回灵泉村,以着平生最快的速度奔到了邹奶奶家里:“妈!茜茜出事了,要赶紧送去医院!借您家的自行车用用,行吗?”

    “彭桂香,你是找死吗?听欣欣说,邹茜是要生了?她身上沾着那么污秽的东西,你居然还有脸来借我家的自行车?没门!”邹奶奶不喜欢邹茜这个孙女,或者说,她不喜欢三儿子邹平一家三口!邹平没出息,彭桂香没本事,邹茜更是个赔钱货!

    “妈!媳妇求您了!您就行行好,帮帮我们这一次!以后我跟邹平肯定赔您一辆崭新的自行车!”彭桂香知道婆婆不喜欢她,连带也不喜欢茜茜。如果可以,她也不想来婆婆家自讨没趣。可她没办法,她是真的被逼到绝境了!

    “废话少说!你身上的血是不是打邹茜那沾上的?赶紧走!晦气死了!”根本不容彭桂香多说,邹奶奶举起大扫帚,嫌恶的把彭桂香往大门外赶。

    “妈!媳妇求您了,媳妇给您磕头……”被赶出大门外的彭桂香双膝一弯,跪在地上大力磕起头来。

    “滚滚滚!你就算磕到死也没用!”大门无的关上,邹奶奶的身影消失在院子里,再也没有出现过……

    一边是用尽了全身力气背着她艰辛往前跑的爸爸,一边是不顾尊严为了救她当众向奶奶下跪磕头的妈妈,邹茜的双眼噙满了泪水,挥舞着手拼命挣扎起来:“爸爸!妈妈!”

    “茜茜,茜茜?做恶梦了?不怕不怕,有妈妈在。”轻柔的呵护声在耳边响起,那么的熟悉,那么的动听……邹茜紧绷的身体缓慢的放松下来,轻轻睁开了眼睛。

    “茜茜,热不热?妈妈去给你倒杯冰冰凉的井水好不好?”炎热的夏季,古老的灵泉村里迄今还没有出现过电扇这种奢侈的电器用品。彭桂香唯一能想到为女儿解暑的法子,即是自家院子里的那口水井。

    “妈妈?”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年轻了十几岁的彭桂香,邹茜伸出手想要确定彭桂香的真实性,却忽然现……她的手竟然也变小了?

    “茜茜要是不想喝水,妈妈去给你切块西瓜。”没有等来邹茜的回应,彭桂香说着就欲起身。

    恶梦,井水,西瓜……邹茜使劲的闭上眼睛,又飞快的睁开。反复了好几次后,邹茜含着泪水坐起身来,扑进彭桂香的怀中:“妈妈,我做恶梦了……”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