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20章 吵闹-重生-
重生

第章20章 吵闹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妈妈,二伯母好吵!”知道彭桂香心里肯定不舒服,邹茜拉住彭桂香的手,软着声音嘀咕道。

    “她……哎,都怪你爸说错了话。”彭桂香的心里确实不是滋味,但也不会背地里编排葛云。更何况,还是当着邹茜的面。

    “这怎么能怪爸爸?是二伯母先胡说的!爸爸只是就事论事,不想二伯母在外头瞎造谣。哪想到二伯母就跟踩了尾巴的野猫似得,一个劲的瞎嚷嚷……”生怕彭桂香真的因为此事跟邹平生了嫌隙,邹茜帮着邹平说起话来。

    “茜茜,二伯母是长辈,你不能这样说话!”口中教导着邹茜,彭桂香心里的烦躁不自觉就散了去。

    “知道了啦!”见彭桂香的脸色好了些许,邹茜眼珠转转,悄声问道,“不过妈妈,刚刚二伯母好像有提到分钱,该不会是爸爸又答应了他们什么吧?”

    彭桂香沉默了一下,捏了捏邹茜的手:“茜茜放心,你爸爸不是糊涂蛋,不会在这种大事上犯错误!”

    邹茜还真不相信她爸不是糊涂蛋!要知道前世他们家贴补出去的钱,足够她顺顺利利的念完高中了!然而望着彭桂香的神,邹茜终归还是没有把真话说出口:“嗯,茜茜相信爸爸!”

    “够了!你真要脸的话,就甭再提这事!”伴随着邹安气急败坏的咆哮声起,院子的吵闹最终还是停止了。此般况下,邹安连分钱的事都懒得再说,气呼呼的掉头走人。而葛云,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邹平,忙不迭的追了出去。

    郁闷变成窝火,被独自留在院子里的邹平脸上火辣辣的灼烧,许久才平息下心头翻腾的绪。

    晚饭后,唐爷爷过来了一趟。说是从今天开始,他陪着韦柏赫走夜路去城里,不劳烦邹平帮忙了。邹平和彭桂香急忙规劝,然而唐爷爷的态度甚是坚持,两人只好作罢。

    唐爷爷离开后,邹茜跟着溜了出去。邹平和彭桂香都没拦着,接连叹了好几声长气。之后,邹平主动跟彭桂香提起了答应跟二哥二嫂合作的事。自然,也郑重声明了定会先医治唐素素的决心。

    彭桂香本来还生着气不想理会邹平,然而说起唐素素的医药费,再想想刚刚唐爷爷的态度,便也忍不住开了口:“赚了钱的事就不该跟你妈还有你二哥说!咱们要送素素去医院,哪有闲钱分给他们?”

    “话是这个理,可这不是凑巧被几个孩子撞上了吗?拦也没拦住,哎……”无奈的望着彭桂香,邹平亦是说不出的无奈,“我妈那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就是因为知道,才想着不能告诉她!你说她今天都干的什么事?还跑去唐家大吵大闹?我都不知道该说她什么是好!你也听见了柏赫外公方才的话,你心里就不难受?就没点愧疚?”事儿赶上事儿,逼得彭桂香的性子也不由变强硬了起来,“赶明咱俩起早去唐家赔个不是!柏赫外婆一大把年纪了,素素身体又不好,指不定被气成啥样了……”

    “行!就这么决定!”自家媳妇说的在理,邹平点点头,无从反驳,“那什么,我去把答应人家的几个柜子做好,加紧多赚点钱。”

    “成!不过钱的事就别跟二哥二嫂搅和了,也别告诉你妈!去城里买柜子的时候,还跟今天一样,带上柏赫!收了钱在城里就交给柏赫,别再拿回来了。”素素还等着治病,赚钱是大事,耽误不得。彭桂香不再多说其他,认真的叮嘱道。

    “知道!早就答应茜茜了的,我这个爸爸可不会对自家闺女食!”今天的事,邹平也被闹得头疼不已,暗自决定接下来的几天都不再出门,就窝在自家院子把家具做出来再说!

    另一边,追在唐爷爷身后去了唐家的邹茜一跨进大门,就直奔韦柏赫的屋子:“韦柏赫,我跟你交代个事!
翡翠梅ACOME无弹窗


    “说!”韦柏赫不是很愿随着他外公去城里,却执拗不过外婆的眼泪。而且被邹奶奶这么一闹,他妈妈什么都知道了!要不是外公拍板,他从今以后都不可能继续去城里卖冰棍赚钱了!

    “我爸被我二伯还有二伯母煽动了,说是要分钱给他们!但是我跟我妈都铁了心要把钱拿来你家,所以你千万记住,以后我爸要是再给你钱,你一定得接着!就算你不想要,拿回来给我!不要便宜了外人!”其实邹茜本意是过来提醒韦柏赫,不要理会葛云嘴里那些不干不净的论。不过转念想到邹平后来的那些话将葛云堵的恼羞成怒,想必葛云不会再无事生非才对。

    “嗯。”低头收拾着桌上的书本,韦柏赫微微点了点头。

    韦柏赫的反应太过冷淡,以致于邹茜忍不住的生出狐疑:“韦柏赫,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事。”韦柏赫回答的很快,迅速的令邹茜心中的疑惑进一步加深。然而韦柏赫摆明了不愿说,邹茜纵使再奇怪也问不出所以然来。

    “那我先回家了,你晚上出门小心,注意点山路。”不能问韦柏赫,邹茜也不是没有其他知晓内/的途径。想了想,便不逼问韦柏赫了,“估计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爸都得留在家里做家具了。不出意外,八月中旬咱们就能送素素婶子去医院了。”

    这一次,韦柏赫没有立刻点头抑或摇头。面无表的盯着邹茜许久,一句话也没说的径自出了屋子。

    因着韦柏赫的反常,邹茜这一夜睡得并不安稳。而次日清早天还没亮,她便听到了邹奶奶的骂声。拉过被子蒙住头,邹茜没有睁开眼,亦没有起身下床的打算。

    “妈,您这是怎么了?”睡梦中被吵醒,邹平和彭桂香一前一后的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我怎么了?我倒要问问你们怎么了?你们要分给你二哥二嫂的钱呢?一晚上过去了,影都没有?”不得不说,葛云是个厉害的。她和邹安要不到钱,忙不迭就请动了邹奶奶。

    “妈,我手里没钱。二哥二嫂那边,我昨天就跟他们说过了。等我做完手里的活,咱们再合伙分钱。”指着堆在角落里的木头,邹平态度良好的解释道。

    “你少糊弄我!我不想听你这些废话!”邹奶奶是认死理的人,而且只认她自己规定的道理,“你说你没钱?那你昨天给韦柏赫的钱是打哪来的?赶紧要回来去!”

    “妈,您怎么又说这事?我不是都跟您解释过了嘛!那钱是给柏赫妈治病的……”人命关天,邹平再孝顺,也不可能置唐素素的性命不管不顾。加之老婆和女儿都支持他的决定,在这件事上,邹平的脑子前所未有的清醒。

    “给唐素素治病?你跟唐素素啥关系?凭什么要你给钱治病?她不会去找她自己的男人?”不愧是住在一个屋檐下的人,邹奶奶的思想跟葛云一模一样!

    “妈,素素是我的好姐妹。这事是我拿的主意,想着帮素素一把……”当着邹奶奶的面,可不能再依照昨天的法子应对。彭桂香讨好的笑笑,帮忙解释道。

    “什么好姐妹?别说唐素素跟你不是一个爸妈生的!就算真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那也是你娘家的破事!管咱们邹家什么关系?”完全不认同彭桂香的话,邹奶奶当场就炸了,指着彭桂香的鼻子破口大骂,“彭桂香,老娘还没死呢!邹家轮不到你当家,收起你那点龌龊心思!胆敢把我们邹家的钱往外送,你安的什么心?吃了雄心豹子胆是不是?”

    神经病!窝在被子里听到邹奶奶的骂声,邹茜无声的撇撇嘴,拍了拍压在枕头下的钱。她和韦柏赫的小金库正日渐丰厚,九月份开学前应该就能筹足医药费了。在那之前,她不会准许任何人动这些钱!哪怕是前世她最害怕的奶奶!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