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学费-重生-
重生

第22章 学费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跟邹奶奶闹崩,也不是没有坏处。至少短期内,邹奶奶不会找上门来要钱了。而邹平堆在院子里的那些木头也很快就变成了漂漂亮亮的家具,并且卖出了不错的价钱。八月中旬,按着邹茜和韦柏赫的计划,唐素素被送去了医院。

    “桂香姐,我真不用住院,不要糟蹋钱了……”不自在的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唐素素跟陪在身边的彭桂香说道。她是不愿住院的。昂贵的医药费犹如沉重的大石压在她的心头,令她喘不过气来。

    “素素,听姐一句话,这可不是糟蹋钱!只要能治好你的病,再贵的医院咱都住!”见唐素素依然意欲起身,彭桂香上前用力按住了她,“想想柏赫,那孩子这一整个暑假都在拼死拼活的赚钱。你这个当妈的,就别让儿子担心了……”

    “我……”说起韦柏赫,唐素素的眼圈立刻就红了,眼底泛起泪花,“我就是不想柏赫那么辛苦才……”

    “我知道。你舍不得儿子辛苦,不想花儿子的血汗钱对吧?但是素素,倘若你有个万一,你让柏赫怎么办?让你爸妈怎么活?”感觉到唐素素的神色开始松动,彭桂香收回按住唐素素的手,“素素,你一贯比我聪明,也比我有主意。但是今天这事,你就听我一回,住院吧!”

    神复杂的变来变去,唐素素最终还是无力的闭上眼:“桂香姐,欠你的钱,我会尽快还上的!”

    “瞎说什么呢?姐是就记挂着那点住院费的人?你啊,先养好身体,别的事以后再说!”知道唐素素心里肯定不好受,彭桂香静默了一下,继续劝道,“人这一辈子,谁没个困难的时候?想当初我跟茜茜她爸刚被分出来单过的时候,没少受你家的恩惠。那时候你都没跟姐算这么清楚,现下反倒计较起这些来了?”

    又是一段长长的沉默之后,唐素素睁开眼,满怀感激的笑道:“桂香姐,谢谢。”

    肯接受了就好!茜茜果然没说错,素素跟柏赫一样,什么都好,就是自尊心太强!心下长舒一口气,彭桂香轻轻摇摇头:“应该的。”

    唐素素顺利住院,邹茜担忧许久的头一件大事总算搁浅。与此同时,邹平亲手做的家具因为物美价廉开始在县城有俏,渐渐有了固定的客源。而紧接下来的,便是九月份的开学了。便也正是在八月底的最后一天,邹奶奶再次寻上门来。

    “妈,小五去年的学费就是咱家出的。”邹平并非成心推脱。只因当初就说好了的,他们四个哥哥一人管一年,供养邹金上学。他们家去年就管过了,但邹奶奶还是找上门来,就有些不讲理了。

    “我知道。这不是意外况嘛!老四家最近手头有些紧,你就帮着多管一年。都是自家兄弟,分那么清楚做什么?”如果不是为着邹金的学费,邹奶奶是不乐意来邹平家的。不过听葛云和潘桃桃说,邹平已经帮着把唐素素送去了县城的医院!无需多说,邹平肯定了大财,就是没把钱送到她兜里来!

    “妈,我们家手头也不宽松。”邹奶奶话里的理所当然,引起了邹平的不满。

    “唬弄谁呢?你要是没钱,能有本事把唐素素送去医院?”看在钱的份上,邹奶奶没有破口大骂,只是皱着眉头不耐烦的嚷道,“行了,少废话!赶紧拿钱!”

    “妈,我是真没钱!”卖家具的钱,邹平一分没拿。他手里积攒的钱,则是预先备好了给邹茜和韦柏赫当学费的。

    邹奶奶下意识就想开战,好在关键时刻记起了潘桃桃的叮嘱。深吸一口气,压下到了嘴边的脏话:“我不信!”

    “妈,我骗您做什么?咱家的况,您又不是不清楚。地少、收成少,日子一直过得紧巴巴的。去年为了供小五和茜茜上学,我和茜茜妈不得不勒紧了裤腰带过日子,一年到头都
变身在漫威世界笔趣阁
没碰半点荤腥。就连过年,还是唐家婶子实在看不下去茜茜遭罪,给送了一块猪肉过来……”很多事就是经不得揣摩。不说出口也就马马虎虎的过去了,真要细细回想起来,原本没怎么放在心上的邹平,此刻却忽然觉得格外的心酸。

    “你这是在埋怨我这个当妈的没给你分地?”听邹平跟她哭穷,邹奶奶差点没能忍住的火冒三丈。不过,看在钱的份上!钱、钱……一个劲的在心中默念着要冷静,邹奶奶很努力的以着极其僵硬的语气说道,“老三,你不是不清楚,你大哥二哥都有儿子要养,肯定要有地的。你四弟虽说没儿子吧,可家里俩丫头,总比你家困难些吧?要说没地,小五不也没分到?”

    邹金今年才十二岁,能相提并论吗?时隔三年头回听到邹奶奶给出的解释,邹平心里涌起的失望绝非三两语可以描述。也罢,早就已经凉透了心,还抱什么期望呢?

    如是想着,邹平摇摇头,拒绝道:“妈,分家的事早就过去了,我也没有什么其他想法。只是今年家里真的很困难,没办法供养小五上学。不然,妈去跟大哥二哥商量商量?”

    “我刚刚不是说过了吗?你大哥二哥家里都有儿子要养,哪来的闲钱?四兄弟就属你负担最轻,你就多帮衬帮衬怎么了?又不是要你的命,有那么难吗?实在不行,不让邹茜上学不就行了?小丫头片子一个,读什么书?还不如回家帮忙干活!”邹奶奶自己就没读过什么书,大字都不识一个,所以也不觉得念书有什么好。当然,这种感同身受只限于邹茜。换了其他孙女,也是绝对不适用的!

    “妈!这事不成,茜茜是肯定要念书的!”没想到邹奶奶打的是这个主意,彭桂香再也站不住,急忙说道。

    “念什么念?念再多书,长大了还不是照样得嫁人?早晚是别人家的,做什么稀奇的跟宝贝似得?依我看,你们两夫妻不是跟唐家很亲吗?腆着脸往唐家送钱,谁知道唐家还不还得起?赶巧,唐家那外孙跟邹茜同龄……干脆就放眼皮底下当童养婿养着了!都不用读书,又能省钱,还知根知底,多好?”权当帮邹平解决了一个大难题,邹奶奶越说越自鸣得意,就等着邹平立马把邹金的学费送到她手上来!

    自从唐素素住院,唐奶奶便一直守在身边。邹茜和韦柏赫依然忙着卖冰棍,却不再劳累的往村子里跑,只是游走在县城的大街小巷。卖的不如之前多,却聊胜于无,能赚一点算一点。这样做,一是为了令唐素素安心养病,二也是确保辛苦了整个暑假的韦柏赫能好好休养生息,迎接马上就要到来的开学……

    因着唐素素的病房暂时只有她一人住,另外两张病床都空着。唐奶奶跟医院求了许久,才得到允许,在没有新病人入住的前提下,两个孩子可以在开学前的这段时间暂时借睡在病房里。当然,被单被罩需要唐奶奶自带,医院概不负责!

    尽管护士长的态度并不热,众人依然自内心的感激。是以这些天里,邹茜和韦柏赫都没有回灵泉村,直到今天才抱着换洗衣物和被单被罩被唐爷爷接了回来。只是刚走到自家门口,就听到了邹奶奶的大嗓门以及……非常让人反感的论!

    邹茜会撺掇爸妈帮助唐家,只因为她知道,如果不及时医治,唐素素真的会死!她不想看到悲剧重演,更不能忍受自己明明力所能及却见死不救的残忍行为!她不是这样狠心的人,更没有抱有让唐家或者韦柏赫回报的想法!

    然而她和她爸妈的一片好意,被邹奶奶这些话一说,立刻就变了调。尤其在被身边的韦柏赫听得一清二楚的况下,邹茜更是涨红了脸,握紧了拳头又气又怒,羞愤难当!

    相比邹茜的剧烈反应,面无表的韦柏赫着实淡定许多。凉凉的看了一眼邹茜,什么话也没说的转身走了。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