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开学-重生-
重生

第24章 开学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金秋九月,开学的季节。邹茜背着小书包走在韦柏赫身后,澎湃的心委实很难平静下来。前世的她上完初中便没再继续念书了,而今重返校园,自是另有一番感受。

    “茜茜!”就在邹茜神思恍惚之际,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跑了过来,“茜茜,咱俩还是同桌,太好了!”

    “谢……小雪?”艰难的从记忆中寻找出好姐妹小时候的影像,邹茜眨眨眼,稍显迟疑的问道。

    “可不就是我!”乐呵呵的点点头,谢雪飞快的望了一眼走在前面的韦柏赫,拉着邹茜往旁边走了两步,“茜茜,你暑假作业呢?抄班长的了不?”

    突然被谢雪神神秘秘的拉到一旁,邹茜愣了愣,反应过来这是前世的她们经常干的事后,二话不说的拿出作业递了过去:“事先声明,这次的暑假作业是我自己做的,韦柏赫不给我抄了!”

    “什么?怎么可能?班长对你那么好,为什么不给你抄作业了?”不淡定的惊呼出声,谢雪的脸色变了又变,恨铁不成钢的戳了戳邹茜,“邹茜,你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惹班长大人生气了?你这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丫头,你让我说你什么是好?班长大人是随随便便就能得罪的吗?咱们这一帮人的作业、考试,全都靠班长大人了!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小雪,我没……”真的是久违的相处模式啊!还记得那个时候的她们总是使劲浑身解数的将韦柏赫供的高高在上,即便韦柏赫老是冷眼瞧人,却也不曾真正的厌恶过她们……邹茜的脸上不自禁的现出笑容,“小雪,时间好像不多了,你还不快把作业抄完?”

    “啊啊啊!我先不跟你说了,晚点再找你算账!”抓狂的转身跑进教室,谢雪手忙脚乱的捞出作业,看也不看的开始奋笔疾书。

    令人怀念的青春年少,美好又纯真……邹茜莞尔一笑,跟在谢雪身后走进了教室。下意识的先扫视一圈,确定了韦柏赫的所在后,这才放下心来。随即,默默走到谢雪身边找到自己的位置,邹茜百无聊赖的坐下,等着老师的到来。

    “有些人就是可笑!明明已经不是班长了,还一口一口‘班长大人’的任人叫着,也不知道摆的什么谱?”喧闹的教室里,因着胡虎阴阳怪气的腔调,陷入了死寂。

    一片沉默中,惯常冷漠的韦柏赫依旧保持着望向窗外的姿势,对胡虎的挑衅置若罔闻。

    “喂!韦柏赫!说你呢!做什么不吭声?”狠狠的一拳打出去,却撞进了棉花。胡虎不高兴的冲到韦柏赫桌前,重重的捶了一记桌子。

    胡虎的力道不轻,捶在韦柏赫的桌子上传出沉重的响声。然而韦柏赫仍是没有理会,就好像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动也未动的坐在那儿。

    胡虎的身材一如他的名字,高高大大,颇有几分凶相。可即便如此,韦柏赫还是不怕他!胸膛起起伏伏,胡虎瞪圆了眼却得不到半点回应,终是闷声闷气的嚷道:“韦柏赫,算你有种!”

    “嗯。”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此事完结的时候,韦柏赫转过头来,面无表的瞥了一眼胡虎。

    胡虎本打算就此罢休的,然而韦柏赫那不死不活的冰冷脸方一转过来,立刻就勾起了他的怒火。再听到韦柏赫完全不把他当回事的淡漠回应,胡虎咬咬牙,握紧的拳头咯吱咯吱作响:“韦柏赫,你终于肯开口说话了啊?”

    邹茜清清楚楚的看到,韦柏赫朝着她这边望了一眼。然后,就听到了韦柏赫气
百变蛇君sodu
死人不偿命的冰冷语气:“沉默是金。”

    “金个屁!你不要以为我不敢跟你动拳头!”被韦柏赫撩拨的火气旺盛,胡虎示威似得挥了挥拳头。

    不带感的视线扫过胡虎,韦柏赫面不改色的趴在桌子上,一副极其无聊的神:“哦。”

    “你……你气死我了啊啊啊!”胡虎绝对相信,再跟韦柏赫说下去,他一定会率先把自己气死。烦躁的抓了抓头,胡虎下了战帖,“韦柏赫,放学后,校门口,你给我等着!”

    片刻的静默后,教室里所有人都听到了韦柏赫的那声冷哼。到底是不屑的无视,还是变相的应战,却不得而知。但是大家伙都知道,韦柏赫这次沾上了大麻烦……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放学时分,在班上同学们的担忧眼神中,韦柏赫和邹茜并肩走出教室。然后,走啊走,走过教学楼,走出校门,走向小道……等,等等!不是说好了校门口的决战吗?

    “那个,韦柏赫,胡虎说……”见韦柏赫好似真的忘了,邹茜提醒道。

    “不管他!”韦柏赫本来就没打算理会胡虎。在他而,还有更重要的事做。

    “咦?韦柏赫,你捡铁皮和瓶子做什……”正想着怎么解决胡虎的邹茜诧异的看着韦柏赫的举动,随即又觉得自己太白痴。捡这些做什么?当然是赚钱啊!于是,无需等韦柏赫回答,邹茜便动作迅速的跟着捡了起来。

    这一天晚上,直到天色黑了,邹茜和韦柏赫才分别回到各自的家。在问过邹茜晚归的理由后,邹平和彭桂香相对无,默许了邹茜的举动。

    “茜茜,茜茜!”一大清早就被谢雪叫住,邹茜识相的双手奉上作业,“喏。”

    “茜茜,你最好了!”谢雪的学习成绩不差,偏生就是不喜欢做作业。以往都是先由邹茜抄韦柏赫的,然后她再抄邹茜的,已经养成了习惯。

    “小雪,我正想跟你说这事呢!你看,连我都开始自己写作业了,你还抄?不觉得不应该吗?再怎么说,你也比我聪明不是?”不能跟韦柏赫比,至少可以拿她做做参照物吧!邹茜歪着脑袋斟酌着措词。

    “这个……茜茜,你真是自己做的作业?没有抄韦柏赫的?”小孩子都是有样学样的。以往见邹茜抄的轻松,谢雪也就跟着抄了。但如果邹茜是自己做的作业,谢雪自然不好意思继续抄了。

    “恩恩,对天誓,真的是我自己做的!”想了想,邹茜又指了指坐在床边的韦柏赫,悄声补充道,“你都不知道韦柏赫好凶,他不给我抄了……”

    “哈哈,我就说嘛,茜茜怎么可能自己写作业,原来是班长大人话了啊!好吧,那我从今晚开始,也自己写,明天开始就不抄你的了。”不得不说,谢雪对韦柏赫有种盲目的信仰。是以邹茜一说韦柏赫不准,她立刻就点头答应了。

    “哼!有什么了不起?胆小鬼一个!孬种!”坐在两人身后的胡虎气呼呼的将桌上的书本摔的“啪啪”响,恨不得将韦柏赫从窗户丢出去!

    “胡虎!你给我闭嘴!”忍无可忍的谢雪愤愤然的扭过头,“你再敢跟班长大人过不去,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

    “噗……”邹茜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她可是没有忘记,长大后的谢雪最终是嫁给了胡虎的,而且还变成了女武松,把胡虎收拾的服服帖帖……

    “小雪,你……”委屈的瘪瘪嘴,五大三粗的胡虎哭丧着脸控诉道,“你就是偏心韦柏赫那个小白脸!”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