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入V第一更-重生-
重生

第25章 入V第一更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胡虎的嗓门足够大,以致于教室里再次现出死寂一般的沉默。便在此时,被指“小白脸”的韦柏赫冷笑出声:“就你这种黑炭头,确实没有女孩子会喜欢!”

    “韦柏赫!我要跟你决斗!有胆你别再偷跑!”冠上“黑炭头”之名的胡虎同学气得跳起来,指着韦柏赫怒道。

    “哦?你就不怕你的小雪妹妹跟你没完?”正如邹茜跟韦柏赫的关系,谢雪和胡虎也是青梅竹马,听说还是指腹为婚的那种关系。因着谢雪跟邹茜交好,韦柏赫也知晓这事。

    “韦柏赫,你少痴心妄想了!小雪才不会偏心你这个小白脸!”才八岁大的孩子,已经知晓何为所有物的独占。胡虎时刻都记得,小雪是他的媳妇,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所有人都这样说的!

    “是吗?你刚刚可不是这样说的。”韦柏赫惯常沉默,甚至冷漠的不近人,但他并非没有脾气。反之,韦柏赫绝对是那种不能得罪的人,否则,非死即伤。

    “我……我怎么说关你屁事?”胡虎是个暴脾气,脑子一热,甚是容易冲动。嘴上嚷的厉害,倒也没什么伤害人的实际行动。也是以,注定了他不可能成为韦柏赫的对手。

    “胡虎!你到底闭不闭嘴?”谢雪杏眼一瞪,胡虎彻底变成了纸老虎,气势也跟着消了下去。

    “韦柏赫,你给我等着!咱俩走着瞧!”嘟囔着放下这么两句算不得狠的狠话,胡虎泄气的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浑身都散着“我不高兴”的气势。

    “哼!”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胡虎,谢雪不好意思的望向韦柏赫,“班长大人,对不住啊!他就是一蛮牛,你别跟他计较!”

    “小雪,我以为你家虎哥哥是只大猫呢!”知道韦柏赫是真的恼了,邹茜不再壁上旁观,笑着打趣道。

    “就他,还大猫?家猫一只!”大猫,在灵泉村的说法便是老虎。不过在谢雪心中,胡虎还称之不上。

    瞥了一眼敢怒不敢的胡虎,邹茜转过头,望向冷着脸坐回了座位的韦柏赫。随即,撞上了韦柏赫同时也正望过来的视线。

    没料想邹茜会望过来,韦柏赫身子一僵,移开了视线。

    邹茜知道,韦柏赫看的人当然不是胡虎。至于他会不会事后再找胡虎算账,就不得而知了。

    “茜茜,你又不等我!”一想到昨天不过是稍一不留神就让邹茜先跑了,谢雪不高兴的控诉道。

    “那个……小雪,我跟韦柏赫有事要先走,所以……”不是故意想瞒着谢雪,只是……看了一眼没什么表的韦柏赫,邹茜还是决定先不要说好了。

    “什么事不能告诉我啊?我就跟着,不说话还不成?”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谢雪总觉得一个暑假没见的邹茜好像变了许多。究竟哪里变了,她也说不上来。就是觉得,眼前的邹茜有些不对劲。就好像,明明还对她笑着,却跟她距离很远似得……

    “也不是什么大事……”邹茜正犹豫着怎么跟谢雪解释,手忽然被韦柏赫拉住。随后,不等邹茜多说些什么,就被韦柏赫拉走了。

    “走了!”韦柏赫的声音很冷,也不知道是在跟邹茜说,还是在跟谢雪说。反正,被冻住的谢雪愣了好一会,也没能说出话来。

    呆呆的望着邹茜被韦柏赫拉着走远,谢雪跺跺脚,撅起嘴:“什么嘛?人家就是去外婆家住了两个月,怎么就……”

    “想知道他们去干什么,跟着去不就行了?”又不是什么天大的事……不知何时走到身边的胡虎粗声粗气的说道。

    “可是……班长大人会生气的吧?”要是韦柏赫生气的话,谢雪总觉得会是一件很不幸的事。

    “管他生不生气?他又不是你什么人,做什么要理会他的感受?到底要不要跟去?”不耐烦的拉了拉书包带子,胡虎的语气满是不耐烦。

    “好了好了,我去还不成?”挣扎了好一会,谢雪还是决定拼死一搏,先跟上去看看再说。

    韦柏赫和邹茜很快就现了身后的两天小尾巴。不怪他们两人太敏感,只因谢雪和胡虎都不擅长跟踪。故而,邹茜想装作没现都很难:“韦柏赫,要不要甩开他们两个?”

    “不用。”知道不弄清楚,那两人肯定不会轻易罢休。韦柏赫弯下腰,面不改色的捡起路边的空瓶。早晚大家都会知道的事,瞒也瞒不住。

    “韦……韦柏赫他……他在做什么他?”不敢置信的看着不远处的韦柏赫,胡虎彻底傻眼。到底出了什么事?韦柏赫怎么变成捡破烂的了?

    “茜茜也在捡垃圾。”双手捂住长大的嘴巴,谢雪花了极大的力气才压下惊叫。用力摇了摇头,却终是忍不住哽咽道。

    “好像把他俩吓着了。”接着弯腰的空隙往后看了一眼,邹茜轻声说道。

    韦柏赫没有接话,继续捡着视线中可以用来卖钱的任何东西。捡破烂没什么丢人的,他不偷不抢,堂堂正正!

    见韦柏赫不说话,邹茜便也不再开口,默默跟上了韦柏赫的脚步。捡破烂终归不是长久之计,能赚的钱又太少。不管怎样,她和韦柏赫还是必须得另谋生路才行啊!

    接下来的几天,谢雪和胡虎每天放学都会悄悄跟在邹茜和韦柏赫身后。从一开始的不敢置信到最后的主动帮忙捡漏,邹茜和韦柏赫都没有赶人,也都没有拒绝。很诡异的,性格迥异的四人就这样无声的开始了他们之间所谓的第一次合作……

    “茜茜,我都知道了。”压抑了好几天的谢雪,还是选在周五这天的中午将邹茜拉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暑假的时候我去了外婆家,不知道班长大人的妈妈病了,我……”

    看着欲又止的谢雪,邹茜扯起笑脸,感性的抱了一下脸色绯红的谢雪:“小雪,谢谢你和胡虎这几天的帮忙!”

    “茜茜你说什么呢?我们是好朋友,当然要互相帮忙的啊!再说了,我跟胡虎又做不了什么……”说到最后,谢雪的脸色黯淡了下来。要是可以,她很想帮更多的。只是她家的况也不是很好,所以……

    “小雪,你做的已经够多了!真的!”邹茜一开始还想着谢雪会因此疏远她,甚至已经做好了失去这个小姐妹的打算。然而此时此刻,邹茜不禁深思起自己无意间犯下的错误,是她想的太复杂了!孩子的世界才是最纯净的,没有沾染上任何的市侩和现实,只有最简单的黑与白!

    “茜茜,你就别再安慰我了。我哪有你做的多?我都听说了,你爸妈也都一直有帮忙,真的好好!”是啊,好好!要是换了她家里,也许爸爸会答应,但是妈妈就……谢雪摇摇头,不去想那些不愉快的事。

    “那是因为我爸妈本来就跟韦柏赫的妈妈关系好嘛!我家以前也受了唐家很多恩惠的。现在做的这些并不算什么,都是应该的!”敏感的听出谢雪话里的失落,邹茜轻轻拍拍谢雪,无声的安抚道。

    “那也很了不起的!我妈就老是说,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管好自己家里就不错了,少操心别人家的事!你看,你家也不是多富裕啊,可还是帮忙送班长大人的妈妈去医院……要是换了我妈妈,肯定说什么也不会帮忙的!”毕竟还是小孩子,无法控制绪的谢雪还是把心里话嘟囔了出来。

    “况不同嘛!大人们也有自己的交,不能拿出来比较的。”谢雪的妈妈……邹茜不欲多做评价。她只需要知道,长大后的谢雪顺顺利利的嫁给了胡虎,
终生性奴隶帖吧
小两口的日子一直都过得很好!

    “反正你妈妈就是比我妈妈好!你妈妈又温柔又漂亮,最重要的是人好!在我妈面前,我要是不小心说错了话,我妈直接就给我一巴掌,让我有多远滚多远!换了你妈妈,肯定不会这样对你!”说起彭桂香,谢雪眨眨眼,羡慕不已。

    “好了好了,知道你喜欢我妈妈!这样,今晚上我家吃饭,让我妈做你喜欢吃的菜怎么样?”不是人好就一定有好报的!这句话,邹茜含在嘴里,压在心头。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吃婶子做的饭菜了!比我妈做的不知道好吃到哪里去了!”一听有好吃的,谢雪转眼间就忘了不高兴,连连点头。

    真是小孩子,天真不知愁!然而同样是小孩子,韦柏赫却……邹茜自己多活了一世,凡事想的多一点实属正常。但是韦柏赫明明才只有八岁,想的甚至比她还要周全,事也处理的比她老道!细细想起韦柏赫在这两个月里的成长,邹茜现她竟是完全拍马不及……

    “胡虎,我晚上去茜茜家吃饭,先不回家了。”谢雪和胡虎是隔壁邻居,回家都是顺路的。今天有意外况,自是不能同行。故而一放学,谢雪便跟胡虎说道。

    “我也去!”这就是胡虎,毫不知道客气而。反正小雪去哪,他就跟着去哪。而且邹茜的妈妈很温柔,做饭也很好吃,他也想去!

    “哎呀,你干嘛去啊?我跟茜茜是好朋友,你又不是!”谢雪板起小脸,叉着腰问道。

    “我跟邹茜是同学啊!”理直气壮的嚷了这么一句,胡虎抱着谢雪的书包就往外跑,“就这样说定了,我先去找小白脸!”

    “胡虎,你找揍是不是?都跟你说了,要乖乖叫‘班长大人’!你还乱喊!”谢雪挥着拳头追在胡虎的身后喊道。

    “哈哈……”很是欢闹的场面,走在最后的邹茜笑得欢快。这才是正常的小孩子嘛!该笑就笑,该哭就哭,该吵架……就吵架!哪里像韦柏赫,整日冷着脸让人瞧不出任何的绪来……

    “来来,多吃点!小雪和虎子都不要害羞,想吃什么就夹什么,手慢了可就没得吃了啊!”尽管彭桂香如是说着,一桌子分量十足的饭菜却也不是说吃就能吃完的。

    “谢谢婶子。”接过彭桂香夹过来的菜,谢雪一脸幸福的眯了眯眼,忙不迭的往嘴里喂,“好吃!”

    “小白……韦柏赫!这个是我要吃的!”在韦柏赫冰冷眼神的威压下,差点说溜嘴的胡虎撇撇嘴,及时改了口。不过,他还是非常非常不满意的!韦柏赫夹走了他最爱吃的菜!

    “小白?虎子是在喊柏赫?哎呀,好可爱的小名!”连他们这些大人都没喊过呢!小孩子们果然是最可爱的!彭桂香笑着摸了摸韦柏赫的头,温和的叮嘱道,“柏赫,饭桌上不能跟虎子抢哦!”

    小……小白?邹茜“噗嗤”一声,嘴里的饭菜差点全部喷出来。好在她手快的捂住了嘴巴,这才在韦柏赫不悦的注视下咽回了笑声。其实她心里想的是,前世的她在韦柏赫离开后一直闷闷不乐,爸爸便从外面给她弄回来了一条小狗,她当时给小狗取的名字就叫小白来着……

    “韦柏赫,听到了吧?婶子都说了!不许跟我抢!”小白?那是什么玩意儿?胡虎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得意洋洋的仰起头,挑衅的望着韦柏赫。

    韦柏赫皱皱眉头,不悦的瞪了一眼虽然没有笑出声但满眼都是笑意的邹茜,低下头继续吃饭。自从外婆陪着妈妈去县城住院,他和外公就一直在邹茜家吃饭。而在他们灵泉村有句话是这样说的,饭桌上不能跟客人抢!彭桂香话里的意思,胡虎没听出来,韦柏赫却是心知肚明的。是以,他也不觉得生气,反而对彭桂香的态度更多了几分亲近。

    “小白这名儿挺好听的!”瞧着几个孩子之间的相处,唐爷爷的脸上也跟着露出了笑容。柏赫性子太孤僻,小小年纪就跟个小大人似得,看来还是得多跟同龄的小伙伴们玩玩才行啊!

    “叔,您也这样觉得啊!”邹平刚刚就想说的。瞅着韦柏赫脸色不对,才没敢吭声。这下唐爷爷开口了,邹平自然也就不顾忌了。

    邹平那一脸的“英雄所见略同”的夸张神,看得邹茜好笑不已。不过话说回来,韦柏赫的冰山气势越强大了。不只她,连她爸都不敢轻易打趣韦柏赫了啊!

    “可不是。柏赫这孩子就是太严肃,叫小白挺好听的。”比起坐在对面能够一眼望见韦柏赫表的邹平,坐在韦柏赫身边的彭桂香倒是没有想那么多。虽说忽然觉得左边的温度冷了点,彭桂香却也只当错觉,没有在意。

    “那以后就叫小白吧!”唐爷爷一锤定音,愣是装作没有看见韦柏赫那满脸的不愿。

    “噗……”好吧,邹茜承认她是故意的!没办法,谁让她定力不够,忍不住呢!反正现下韦柏赫还只是没成型的小冰山,适当的笑话笑话也是没啥危险的。不然等到韦柏赫长到二十岁,打死邹茜,她也不敢当面笑韦柏赫!犹记得那次面对二十岁的韦柏赫,邹茜连说话都不敢大声,直恨不得最好连呼吸也省了,就生怕惊扰了浑身冷气的韦柏赫!

    邹茜这一笑,其他人也都忍不住跟着笑了。饭桌上的气氛异常的融洽,和乐融融。当然,需得撇开一脸面无表的韦柏赫不说。

    吃完饭,谢雪和胡虎便离开了。邹茜和韦柏赫被赶去睡觉,夜半时分由唐爷爷带着去了县城。次日清早,在医院探望过况稳定的唐素素之后,邹茜拽着韦柏赫去了县城最大的批市场。

    “韦柏赫,铅笔、本子、还有小刀……我带的钱足够多买些回去了!”买这么多自然不是为了自己用,而是拿去学校卖。邹茜在过来的路上已经跟韦柏赫说过她的想法,这个是最快捷、也是最可行的赚钱法子了。

    顺着邹茜的视线望过去,韦柏赫点点头,眼神扫向另一边,低声道:“邹茜,这些,也买了。”

    咦?韦柏赫看的是女孩子的头绳和头花,花花绿绿的各种颜色,确实很好看,而且价位也不会特别贵……邹茜一心想着像韦柏赫这样的好学生肯定更倾向卖文具,不过事实证明,她的思想还是太局限了!诡异的眼神扫向韦柏赫,邹茜不由的摇摇头。果然,她还是比不上啊……

    “茜茜,我要买这个!”不得不说,韦柏赫确实是个赚钱人才。至少他的眼光,比邹茜锋利多了。这不,第一个跑来捧场的,正是最爱臭美的谢雪小姑娘。

    “喂!小白,我要这个小刀!”自动去掉最后那个“脸”字,胡虎同学拽掉跟二五八万似得,酷酷的丢下钱就走。

    “站住!”冷冷的声音响起,韦柏赫站起身,出声唤住胡虎。

    “又干嘛?”酷酷的表瞬间退散,胡虎一脸烦躁的转过头。仿若一只下一刻就要冲过来的猫科动物,瞪大了眼望着韦柏赫。

    韦柏赫伸出手,在胡虎警惕的往后退了两步的举动中,勾起嘴角:“找你钱!”

    “不用了!”好丢人!他还以为韦柏赫要跟他打架!胡虎恼火的大喊一声,狼狈的转身跑开。

    “噗,胡虎同学不会以为韦柏赫要揍他吧?”碰巧看到这一幕,旁边的邹茜笑道。

    “班长大人才不会打架呢!”拿着自己最中意的头花,谢雪索性也不走了,就站在邹茜的身边,“茜茜,我帮你卖吧!”

    作者有话要说:一更送上,求花花,╭(╯3╰)╮╭(╯3╰)╮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