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入V第二更-重生-
重生

第26章 入V第二更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邹茜和韦柏赫的小生意做的红红火火,赚到手的钱也越来越多。展到后来,两人根本忙不过来,不只谢雪,胡虎也被强行拉了过来充数。

    当然,胡虎是不会卖东西的。不过胡虎那高高壮壮的身体往那一站,愣是杜绝了学校那一帮坏学生前来找茬。单就这事,邹茜郑重表扬了胡虎,并大方的从城里为胡虎带回来一把玩具枪以示感谢。

    至于谢雪,邹茜二话不说,直接送上了六对不同颜色和款式的头花。这样一来,加上谢雪起初花钱买的那一对,正好凑足七对。一个星期七天,一天一对,换着带!

    日子似水般流淌,转眼间大半个学期就这样过去了。邹平的家具越卖越好,手头的钱也越来越多。不过,他再也没跟任何邹家人提过。当心冷到极致,一味只知道受气的包子也是会便成榔头的!

    与此同时,在邹茜日复一日的熏陶下,彭桂香的心态亦跟着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丈夫是天,女儿是宝,她这一辈子只需要守着自家男人和女儿过就行了!至于外人,如若是唐家这样过命的交,力所能及之下,该帮还是得帮!但要是换了邹家那群亲戚的话,彭桂香学着邹茜的模样耷拉下头,可怜兮兮的送上五个字:“咱家没钱,穷!”

    眼看着生活越过越好,一切都开始朝着明媚的方向展之时,二哥邹安再度毫无预兆的登门造访了。邹安目的很明确,张嘴就是要钱。至于原因?邹奶奶最近身体不好,需要去县城看病!

    “二哥,妈生病这事,你去找过大哥吗?”现如今的邹平已然不是暑假时的邹平,径自问道。

    “老三,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要以为你不说,大家伙就都不知道!你在县城赚大钱了是吧?韦柏赫他妈在医院住了好几个月了吧?你出得起那么久的医药费,就不能匀点出来给咱妈买点药?”当初跟邹平合伙卖家具的事,邹安总归还是没有再提。为着邹平那句不清不白的话,葛云到现在还记恨着呢!

    “二哥,我没说不拿钱出来给咱妈治病。我就是想知道,大哥和四弟都是个什么看法。撇开小五不说,咱们四兄弟都已经成家了,理应一人出一份才对!”男人,不经历挫折,就无法成长为参天大树。短短一个暑假,邹平心底的柔软被邹家人无的磨光了。

    想通了,想开了,想透了,忽然现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当个邹家人口中的恶人嘛!他就算一心忍让,又哪里讨到半点好处了?还不是照样被邹家人嫌弃,被邹家人瞧不起?

    “老三!这才几个月的时间,你就变成这样了?果然,人就是不能太有钱!这一财啊,就容易忘本!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又哪里记得还有个老娘等着你养!”邹安拉下脸,不高兴的说道。

    “耍嘴皮子功夫,我从来都不擅长。二哥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我待会去找大哥问这事。”不若邹安预期的那般忍让,邹平只是神色平静的说完,便转过头继续刷漆去了。约定交货的时间快要到了,他得加快进度才行。

    “老三!你太不像话了你!我真是没想到,你居然说变就变?简直是不孝!”邹安义愤填膺的骂完,却见邹平毫无反应。想了想,又按捺下火气,扮演起了苦戏,“老三,咱们是亲兄弟,一个爹一个妈的同胞兄弟!以前的事,咱们兄弟心里都有数。你家里况不好,把妈放我那养着,我有说过什么吗?没有吧!她是咱妈,谁养不是养?但是现在妈是真的病了,哥哥我又有心无力,你总不至于眼睁睁的看着咱妈受苦受罪吧?”

    “二哥,我说过了,我不会不管妈的。等我去找过大哥,咱们四兄弟坐下来一起商量。妈要是真需要住院,所有的开销咱们四兄弟平摊,不会让二哥吃亏的。要是二哥家里实在周转不过来,我肯定会竭尽所能的拼凑出差下的那些钱。”说来说去就是为了钱,确定了这一点,邹平的语气平静的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

    “算了,有你这句话,二哥也就不多说了。老三,你记住,咱们才是一家人。跟那些毫无干系的外人,是不同的!”邹安说完这些话,便真的没有再继续多说,转身离开了。他还得去找大哥和老四套好口供,不能在这里多呆。

    “爸爸,奶奶生病了吗?要是二伯没有钱,我有!”主动拿着自己的钱跑到邹平面前,邹茜一脸关心的说道。

    邹茜的嗓音软软的,带着些许小心翼翼,又夹杂着莫名的讨好……邹平心下一酸,用力揽住邹茜:“茜茜放心,爸爸有钱!”

    “可是二伯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邹茜更了解邹平和彭桂香。这两人是公认的心软,很容易就被别人的眼泪攻陷。就是因为掌握了这个弱点,邹家人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他们,甚至变本加厉。

    邹茜知道,在邹平和彭桂香的心中,邹家人是他们的亲人。对待亲人,无条件的容忍和退让,已经成为他们的本能。邹茜无法跟他们讲道理,也不知道该怎么讲。因为连她自己,如果没有亲身经历过那灭顶的绝望和仇恨,也无法说服自己去漠视邹家人,甚至将邹家人当成不相干的人!

    邹茜恨邹家人吗?恨!但是这种恨,也掺杂了太多复杂的绪,夹带着说不出的怨。她一直在想,要不要报复,又该怎样报复?至今,她还没有头绪。加之唐素素的病太过危急,使得邹茜无暇考虑其他。

    所以,邹茜便决定,暂且将那些痛苦的过往放在梦中,一门心思的帮韦柏赫赚够钱,救治好唐素素。至于邹平和彭桂香,邹茜心知急不得,需要一步一步慢慢来。不过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因着帮忙唐家,引了那么多的争吵。而她坚持不懈的暗中推动,最终还是没有白费功夫。至少,邹平和彭桂香都改变了!

    “不用管你二伯说了什么!茜茜你还小,小孩子就该开开心心的玩,不用想那么多大人之间的事。”每次看到邹茜千方百计的帮着韦柏赫想着法子赚钱,邹平心里就百般不是滋味。怪他这个当爸的不中用,才害得女儿小小年纪就要为了钱而辛辛苦苦的奔波劳累。这才几个月,茜茜又瘦了!

    “那爸爸,咱们要把救素素婶子的钱拿出来给奶奶治病吗?”如若不是唐素素的病太花钱,单凭邹平这几个月赚的钱,邹茜尚有其他生钱的法子。就好比,搬去县城开家固定的家具店。那样一来,他们肯定会赚更多的钱!然而邹平赚的钱一直都是刚进手里,还没捂热就得送给医院。困境窘迫,势所逼,邹茜只得放弃所有的打算,以医治唐素素为先。

    “茜茜,你奶奶她……她应该没事……”邹平的后面一句话说的很干涩。如果他没猜错,刚刚邹安急着走,肯定是先一步去找大哥和老四商量对策了。至于邹奶奶,邹平无力的闭上眼。装的吧?何必呢?就为了那么点钱吗?

    当一个人开始怀疑起另一个人,就是新的开始!听着邹平不经任何人撺掇便想到了邹奶奶的为人可能会干出来的事,邹茜故作疑惑的眨眨眼,配合的表现出了震撼和懵懂:“奶奶没有生病吗?那二伯为什么要来家里要钱?咱家要救素素婶子,没有多余的钱的!”

    面对邹茜稚嫩的脸蛋,邹平找不到理由来
变身死神txt下载
解释邹安为什么要这样做。到最后,只得轻轻摸着邹茜的头,什么话也不说的沉默了下来。

    打从邹安进院子,彭桂香就去了厨房。外面的吵嚷声她差不多也听到了个大概,却没打算出去。要是邹奶奶真的生病了,她肯定会尽孝的去伺候。但要是邹奶奶在装病,她不可能答应邹平把唐素素的医药钱拿去给邹奶奶。这是做人最起码的良心,不管是谁,都得时刻秉持!

    “韦柏赫,这些钱是咱俩最近的收入。”将放在她那里的钱全部拿出来送到韦柏赫家里,邹茜没有丝毫的犹豫,“放我那不安全,你先收着!”

    “怎么了?”韦柏赫和邹茜两人之间没有就钱一事讨论过,一直都是放在邹茜那里。就好像无形的默契,一个给的干净利落,一个收的理所当然。

    “还不是我那位不省心的奶奶?又闹腾上了,哎!”装病,亏邹奶奶想的出来!都一大把年纪了,胳膊疼也要住院?邹茜可是记得比谁都清楚,直到她死,邹奶奶都还身体强健的好好活着在!

    听到是邹奶奶,韦柏赫没有细问,点点头,把钱收了起来。

    “韦柏赫,我跟你说,我爸妈估计又要跟我奶奶大战了!”其实暑假那次就闹得挺厉害的!不过谁让邹奶奶不死心呢?加上邹安等人当帮凶,邹茜隐隐有种预感,这次恐怕会是一场坚硬的仗!

    “你怎么没跟去?”韦柏赫的脸上不见多余的神,话里却夹杂了一丝疑惑。他以为,邹茜会在这件事上风生水起的搅和一番?

    “不想去。”确实不想去!虽然邹茜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也预测过无数次跟邹家人撕破脸的画面。但是真到了眼前,邹茜还是退缩了。虽然她很清楚,这是早晚的事,而她并没有做错!但是之于她爸妈而,或许成为他们这一辈子中最艰难的决定。而且是不论对错,都一定会背负骂名的污点!

    “那就抓紧时间预习。”韦柏赫最近在提前学习五年级的课程。书本是彭桂香帮忙找村里的大孩子们借过来的,连试卷都找全了。身为生意上的合作伙伴,邹茜也被拉入了其中。

    “哦。”以邹茜的前世经历,五年级的课程之于她并不在话下。不过看着眼前直接跨越四年级学习五年级书本的韦柏赫,邹茜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自内心的羡慕嫉妒恨了。明明她才是多活了一世的人,可韦柏赫偏生就是比她有能耐!就如同老天爷的宠儿,聪明过头了!

    这边邹茜乖乖陪着韦柏赫看书,另一边的邹安家里则正生着一场可谓轰天动地的大闹。一屁股坐在地上的邹奶奶那寻死觅活的大哭大闹声已经引来了左邻右舍的围观,其中也包含了几个媳妇的娘家人。

    灵泉村很大,村民也很多。邹奶奶很厉害,不过几分钟就带起了极大的造势。儿不嫌母丑,子不父过。来围观的人越多,对邹平和彭桂香的压力就越大,影响和感观也就越加的不好!

    邹奶奶显然是吃准了这一点才敢如此的肆无忌惮,然而她却错估了这段时间邹茜不遗余力的努力,也实在将已经被她逼得凉透了心的邹平和彭桂香想的太软弱!所以今天的结果,注定了要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妈,您到底想要我这个儿子怎么做?二哥说您病了,我立刻就去找了大哥和四弟一道商量该怎么做。二哥坚持要将您送去医院,大哥和老四都说好,我也赞成。交医药费的事,咱们四兄弟也讲好了。二哥说他手头紧也没关系,我帮着多出一点。大哥和老四暂时周转不过来也不要紧,能给多少是多少。等将您送去县城,只要医院开出单子,我立马交钱!我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您就非要我先把钱拿出来交到您手上!可您根本就不愿意去医院,我哪知道您看病到底需要花多少钱?您这不是纯粹为难儿子吗?”来之前,邹平跟彭桂香非常认真的商讨过,无论如何都不会轻易妥协!这几天邹茜也时时刻刻都在关注邹奶奶的身体,不停的提出钱不够就用她和韦柏赫一道卖文具赚回来的钱!说起孝顺,邹平自认他们一家三口无愧于心!

    “你就是不孝!你要真想着我这个妈,你就把钱全都交到妈的手上来!你有闲钱给外人看病,怎么就不念着你亲妈养了你这么多年的心酸和劳累?什么医院开了单子你就给钱,那我不去医院,你就不管我的死活了?我自己拿着钱去买药治病,怎么就不行了?我不想你们都放着地里的活不干,辛辛苦苦的跟着跑前跑后,有错了?反正我不管!你就得把我的治病钱拿出来!我非要自己拿在手上才心安!就算是去医院,我也自己去交钱,不需要你们!”邹平的话里带着怒气,邹奶奶声嘶力竭的喊声也足够洪亮。她就是要喊给所有人都听见,都来听听她养了个什么样的白眼狼!

    “妈,您也知道,素素是真的病了!您看素素都住院了这么长时间还不能出院,这是人家医院的规定!人命关天,哪里分什么家人和外人?我和邹平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也不是不孝顺您的人!当初分家的时候,我跟邹平一无所有,差点就活不下去。是唐家在方方面面上帮了我们很多,我们才度过了最困难的时期。就连咱家茜茜在学校的学习跟不上,都是柏赫帮忙补课才得以考得班上第二名的好成绩的!而且我们也不是无偿帮助唐家,都是打了欠条的!医院给的那些单据就放在我屋里,您要是想看,我全部拿来给您算算都行的!”彭桂香鲜少当众说这么多话,更不曾顶撞过邹奶奶。今天,算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了!

    “知道您身体不好要看病的事,我跟邹平也很担忧,第一时间就去跟柏赫外公说了这事,他老人家也跟我们是一个主旨。不管怎样,咱们肯定是紧着您的身体为重,再没钱也得先治好您!”彭桂香的话有理有据,缓缓道来,说进了每个人的心坎里。

    “屁话!全都是瞎扯!我懒得跟你们说那么多,反正你们赶紧把我的治病钱拿过来!外面那么多乡里乡亲都看着,你们要不想逼死我,就少在那冠冕堂皇的唧唧歪歪!”真要讲起大道理,邹奶奶哪里站得住脚?不过她足够厚脸皮,也实在太会胡搅蛮缠,大手一挥,就是要钱!

    这般场景下,明眼人又有谁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不管邹奶奶到底是真病还是装病,邹奶奶总归是长辈,又是邹平的亲妈,还拉扯着只有十二岁的小儿子。丈夫走的早,年纪又大了,想要从儿子那里要点赡养费,也算不得不错……

    故而不管邹奶奶平日里再蛮横无理,再惹人讨厌,按着所有人认知中的道德准则,身为小辈的邹平和彭桂香完全不必说那么多大道理,只需把邹奶奶要的钱拿出来就算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嘛!毕竟都是一家人,没有过不去的坎!

    但凡手头有闲钱,邹平和彭桂香又怎会任由邹奶奶闹得人尽皆知?知道邹奶奶是在装病骗钱,他们心头不是不气恼的。然而还是那句话,邹平夫妻俩一直都没把钱放在心上。在他俩的眼中,能用钱解决的事,就都不是大事!只可惜,目前最关键的问题正是,邹平和彭桂香俩人是的的确确没有余钱!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送上!还差两更,啊啊,继续奋斗去~~~~~~~~~~~~~~~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