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邹家懊悔-重生-
重生

第30章 邹家懊悔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彭家四个媳妇都没吭声,但也都没转身走人。彭爷爷和彭奶奶分家后就一直单独过,并未跟四个儿子住一起。给彭桂香分地,也是分家之后的事。换而之,分的是老两口自己的地,跟四个儿子无关!

    当然,按着固有的观念,彭家老两口的东西早晚都该留给四个儿子,说什么也轮不到彭桂香这个闺女!故而,四个儿媳妇有想法,也是无可厚非的。

    “爸、妈,咱家那两块地,年后就还给您二老了!”伴随着彭桂香温和的这句话,屋里屋外的人全都愣住了。

    “桂香,你这是做什么?地给了你和邹平,你们就尽管种着!不用理那些小心眼的!”彭奶奶第一个出声,走进屋说道。

    “那个……桂香,妈说的对!你们就种着吧!”怔愣过后,彭家大哥点头道。

    “就是!你和妹夫还有茜茜要养,没地怎么成?”彭家二哥跟着表明立场。

    “不用了。我跟邹平打算过完年搬去县城,所以那两块地就还给爸和妈了。”相比起邹家,彭桂香一直觉得自己娘家更有人味。就好像尽管嫂子和弟妹的脸色不好看,至少她们从来不会说出口,也不会当面给她难堪。

    “搬去县城?为什么要搬去县城?你们打算自己做生意还是怎么的?”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答案,彭奶奶不放心的问道。

    “邹平不是会木头活嘛!今年也卖了一些家具出去。我们就想着,明年去县城闯荡闯荡。毕竟咱们灵泉村离得太远,搬来搬去也不方便。”避重就轻的挑了最合适的理由,彭桂香笑着解释道。

    “那茜茜怎么办?也跟着你们去?还是留在村里?实在不行,把茜茜送我这,我帮你俩带着!”彭爷爷和彭奶奶都是好心的长辈,然而前世福薄,并未等到邹茜长大报答他们。

    “不了。”明显的感觉到三位嫂嫂的不满眼神,彭桂香释然的笑笑,“我们打算把茜茜带在身边。城里的学校也都联系好了,等开学就能直接过去就读。”

    “你们都已经决定好了?”听着彭桂香的话,彭爷爷看向邹平。

    “是。爸,您和妈放心,我会照顾好桂香和茜茜的!”对彭家,邹平心怀感激,并且真心把他们当亲人。

    “你们想好了就成。”不若彭奶奶那般细问,彭爷爷点点头,“不行了就回来,家里的地给你们留着!”

    “谢谢爸!”邹平脸上的笑容扩散,转身对依然担忧不已的彭奶奶说道,“也谢谢妈!”

    彭爷爷了话,彭奶奶便也消了声。其他人则是左右望望,默默的接受了这个结果。

    正月初八,宜搬迁的好日子。孙君的丈夫江海,早早就开了货车带着孙君和江奇过来灵泉村帮忙搬家。

    偌大的灵泉村,即便是两个轮子的自行车,也寻不出几辆,更何况是四个轮子的货车?是以江海的车一进村子,就立刻引起了轰动。而当车在唐家门口停下,瞬间就被团团围住了。

    “柏赫!”穿着新款白色羽绒服的江奇一跳下车,就看到了韦柏赫。挥挥手,跑了过去,“你东西收拾好没?我帮你搬书!”

    “好。”并不意外江奇的到来,韦柏赫指了指他的屋子,“那边。”

    “江哥,真是太麻烦你和嫂子了。”邹平是前一夜出,今早到达县城的。本是打算提早跟江海和孙君说说他们搬家的意图,顺便跟江奇这位小少爷确定一下方便搬家的时间。没想到江奇还没表态,孙君乐呵呵的一拍手,即刻就下了令让江海开车来帮忙。

    “都是兄弟,不必客气。”江海向来宠妻如命,更何况儿子也赞同这事,他本人也就没什么意见了。

    “老三!”邹安是追着货车一道过来看新鲜的,却没想到邹平会从上面跳下来。只当邹平是认识了贵人,连忙走了过来,“这位是?”

    “二哥。”邹平的态度不若往常那般热,冷淡的喊了一声便转过头,丝毫没有为邹安介绍江海的意思。

    “江海,还站在这做什么?进去帮忙搬东西啊!”孙君特地将江海喊过来,可不是让他站这受人瞩目的。推了推江海,不高兴的催促道。

    “好,马上去!”江海亦没有跟邹安聊天的意思,与孙君一道跟着邹平进了唐家的院子。

    “二哥,他是谁?老三怎么认识他的?”晚一步的邹忠挤出人群,上前问道。

    被当众扫了面子,邹安的脸色甚是难看,狠狠的啐了一口:“鬼知道!”

    “呀,这个好重!”江海还好,大男人有力气,可以帮得上忙。不过娇生惯养的孙君,可就不是搬家的好手了。

    “切!真笨!”双手搬着重重的一摞书从孙君身边走过,江奇撇着嘴嫌弃道。

    “臭小子!你找打是不是?”伴随着熊熊燃烧的怒火,孙君忽然就有了力气,哼哧哼哧的抱着箱子追上了江奇。

    瞧着孙君和江奇母子俩热热闹闹的画面,忙碌中的众人都是会心一笑,不约而同的加快了搬家的动作……

    众人拾柴火焰高,很快的,所有东西都被搬上了货车。之后,邹平一家就这样离开了灵泉村。而在他们走了之后,灵泉村炸开了锅,互相之间津津乐道的传出了谣:邹平得遇贵人,一夜之间,了!

    说这种话的人多了,邹奶奶信了,葛云、潘桃桃、邹家几兄弟,全都信了!也是以,大家开始懊悔,懊悔这段时间对邹平的冷漠,懊悔早先不该跟邹平划清界限!早知道......早知道就该抓牢邹平这棵摇钱树的!

    “妈!都怪你!没事干嘛要把三哥他们赶出去,还非得强令我们都不准跟三哥一家走动……现在好了吧?人家财了,走人了!连看都不带看我们一眼的!”亲眼瞧见邹平一家坐着大货车离开,邹忠忍不住埋怨道。

    “怪我?这哪能怪我?要不是你二嫂跟我说,老三再能耐也赚不了几个钱,不然你们老爸早就财
牛郎回忆录无弹窗
了……我能把事做得那么绝?”哪想到邹平还有出头之日?邹奶奶也急了。

    “妈!这事可不能赖我!我也就是说说,谁知道你真那么狠心的把人给赶走啦?更何况我又没说错!咱爸当年的手艺不比邹平好?可咱家现在是什么状况?木头活赚不了钱又不是我编的,大家伙都看在眼里!再说了,邹平那时候是什么况?是,可能他确实赚了点钱!但那不是都贴给了唐素素吗?谁能想到邹平蔫坏蔫坏的,居然把钱捂得死死的,到最后都没拿出来孝敬咱妈?”葛云可不想担责任,忙不迭的辩解道。顺道,也不着痕迹的再次往邹平身上泼了一盆脏水。

    “得了吧,二嫂!你这话说的理亏不理亏?三哥是什么人,咱们大家谁心里不清楚?他就不是藏私的人!要不是你帮着妈抢了三哥一家的房子,三哥能变成这样?照我说啊,三哥这是寒了心,彻底不把咱们当家人了。要不然以三哥那老好人的性子,赚了钱能不想着咱们这些亲戚?”本该落到手里的好处就这样飞了,心里不痛快的潘桃桃冷着脸,一张嘴跟机关枪似得冲葛云扫射道。

    “那四弟妹的意思是,老三一家会离开灵泉村,全都是我这个嫂子的错了?你凭什么这样说?我哪里得罪你了?我还真就不信这个邪了!你今天必须把话给我说清楚!”潘桃桃不是好惹的,葛云亦是有脾气的!妯娌两人都清楚彼此的能耐,也都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不过今天却是为着邹平一家的离开而杠上了!

    “我说什么清楚?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清楚?二嫂,咱们都是明眼人,你就别再装了!你不就是瞧不上三哥三嫂吗?打从我嫁进邹家,就从没见过你真心将三哥三嫂当家人过!哪次说话不是呼来喝去的?当人家是你养的小狗?”彭桂香是软包子,潘桃桃可不是!一不和,卯足了劲就嚷上了。

    “你胡说什么你?谁把邹平两口子当狗了?你这是栽赃!是诬陷!真不尊重邹平两口子的人,我看是你吧!你要没这个想法,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葛云气红了脸,咬牙切齿的瞪着潘桃桃,“你暗地里没少指使你家邹欣和邹悦欺负邹茜吧?你还真以为别人都不知道你干的那点破事?”

    “葛云!你才是颠倒黑白,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让欣欣和悦悦欺负邹茜了?你还真是狗急了跳墙,说谎都不带打草稿的!我家欣欣和悦悦比邹茜还小,她们能欺负得了邹茜?不然你好好解释解释,每回你家一有好吃的东西,干嘛非要喊邹志藏在屋里吃,却故意不叫邹茜?”葛云话音刚落,潘桃桃立刻不甘示弱的还击道。

    葛云会编排,潘桃桃难道就没长嘴?两人你一我一句,毫不留的互相揭着彼此的底。而邹安和邹忠两兄弟则是黑着脸站在一旁,被两个女人越来越过分的话语激得帮忙也不是,劝解也不是。

    “够了!都吵吵什么呢?还嫌闹得不够?”邹全一句话喝出声,葛云和潘桃桃纵使恼恨,也都乖乖闭上了嘴。邹安和邹忠虽然有心帮自家媳妇说几句好话,却被邹全的厉眼给瞪了回去。

    “妈,这事既然已经成这样了,你就别再多事了!以后该怎么过日子就怎么过,少想那些有的没的!”其实邹全心中又何尝不憋着气?他是邹平的大哥,邹家由他这个老大当家!然而邹平明明赚到了钱却故意瞒着他这个大哥不说,还愣是将事搅和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邹平今天风风光光的离开,是成心做给他们看得吧?简直是可恶!

    “什么有的没的?邹平是我儿子!那他以后还能不养我这个亲妈?再说了,还有小五呢!咱小五今年才上初一,以后要花钱的地方多着呢!我看不如这样,小五明年的学费就由老三出!反正他有钱!”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邹奶奶死不悔改的说道。

    “行!你要真有本事,你上城里找老三去!我看你找不找得到!”知晓邹平一家搬走的消息,邹全第一时间就想找邹平好好谈谈。可真当迈出了脚步,他才忽然想起来,这邹平搬去哪里,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除非邹平自己回来,否则他们就算是彻底跟老三一家断了联系!

    邹奶奶傻眼了。好半天后,院子里传出邹奶奶捶胸顿足的懊恼声:“平啊……妈的乖儿子啊……你跑哪去了你?你怎么就舍得丢下你亲娘不管啊……”

    只可惜这一次,再也没有人能附和邹奶奶的嚎叫,连耐心听完的人都没有了。邹全和邹忠皆是阴着脸,一不的带着自家老婆孩子离开了邹安家。邹安和葛云则是对视一眼,唉声叹气的默默回屋。从今以后,他们要再想跟邹平和好如初,便真的很难了……

    本在院子里跑进跑出玩的欢闹的邹志,诧异的看着被潘桃桃拽走的邹欣和邹悦,再望望老老实实跟在邹全身后的二堂哥邹涛,一脸莫名的推了一把身边的邹楠:“姐,三叔三婶真带着邹茜上城里达去了?”

    猝不及防被邹志推倒在地,邹楠皱着眉看了一眼朝着这边望过来的邹奶奶,不得不忍下痛呼,轻轻摇了摇头:“不知道。”

    “有什么了不起的?等我考上初中,我也会跟五叔一样去城里上学!到时候我就去找邹茜,好好教训她一顿!看她还敢不敢偷偷自己达!”邹志昂挺胸的一吆喝,旁边的邹奶奶立刻眉开眼笑,连连点头。

    邹楠没有接口,只是揉着摔疼的胳膊从地上爬起来。然后,低下头慢慢的走回自己的屋子。茜茜走了,她以后就没有玩伴了。三叔三婶走了,以后她再受委屈就没人关心她了。如果可以,她也很想跟着三叔三婶一起走。可是……可是三叔三婶的日子也很难,要辛辛苦苦的赚钱养茜茜,还要给素素婶子治病,她不能给三叔三婶添麻烦……

    灵泉村内邹家人的各异反应,已经离开的邹茜自是不知晓,也并不关心。此时此刻的她,正心满意足的带着爸妈和韦柏赫以及唐素素,被颠簸的货车载着驶向属于他们的新生活……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苏苏亲爱的地雷,感激感激,大大的么么(づ ̄3 ̄)づ╭?~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