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转学-重生-
重生

第31章 转学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柏赫,早!”正月十七,开学日。一大早,江奇便穿戴整齐的等在了自家门外。待到隔壁院子的门打开,恰是见到率先走出来的韦柏赫。

    “早。”今天是韦柏赫和邹茜转学的第一天,由邹平让两人去学校。至于转学的相关手续,孙君已经提早跟学校领导打过招呼。

    “柏赫,我跟你说,你一定要跟校长说,跳级读五年级!而且要直接转到二班!这样咱们从今以后就能一起上下学了!学习跟不上也没关系,我给你补课!”一如既往的忽视邹茜,江奇兴冲冲的跟韦柏赫说道。

    “嗯。”韦柏赫本来也确实准备跳级,故而没有反驳江奇的话。至于补课,韦柏赫姑且不表论。

    “太好了!那我在教室等你!正好我旁边的位置没人坐,咱俩还能坐同桌!”江奇身边的座位确实没人。不是老师不安排,也不是同学不愿意,只因江奇为人太霸道,根本不准别人靠近他的领土。

    按着江奇的原话,教室里那么多的空位,他又特地选了最后一排,干嘛还要来跟他挤着坐?学生不都该好好学习吗?全都往前坐就好!至于他自己?等有人能考过他的全校第一,再来请他闭嘴!

    “嗯。”比起江奇的兴奋,韦柏赫的反应着实冷淡。与江奇并肩走了几步,忽然停下脚步,转过头望向站在门口的邹茜,“不去上学?”

    “去啊!”当然去!这不是不好意思打搅哥俩好联络感吗?无声的在心中吐槽这么一句,邹茜扯开笑容追了上去。

    “茜茜,慢点跑,小心摔了!”最后一个出门的邹平跟着喊道。

    “知道了!”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邹茜跑到韦柏赫身边站定。此般一来,正好跟江奇一左一右,将韦柏赫护在了中间。

    “对了柏赫,你吃早餐没?我待会去买包子豆浆,要不要给你带一份?”对邹茜,江奇向来是无视的。在他心中,因为邹茜是韦柏赫的邻家妹妹,他才记住她的名字。是以,邹茜站在哪里与他无关,只要不影响到他跟韦柏赫聊天就行。

    “吃了,不用。”只有城里人才会出门过早,灵泉村人的早饭向来都是在自家做的。

    “那也可以试试啊!我给你推荐的那一家包子味道特别正宗,豆浆也不错。咱们学校附近不少买早餐的,就他家味道最好。”江奇说着就指向了街边的一个小店,意图说服韦柏赫跟他一同前去。

    韦柏赫抿抿唇,对江奇口中的包子和豆浆并不感兴趣,也不打算过去。

    “韦柏赫,难得奇奇哥一片心意,咱们就过去看看吧!”听着江奇的话,邹茜双眼一亮,不由分说就拽着韦柏赫往前走。城里的早餐,她早就想观摩观摩了!

    被动的被邹茜拉着,韦柏赫皱了皱眉,却也没有挣脱被拉住的胳膊。

    “老板娘,来两份……哦不,四份包子和豆浆!”江奇差点就把邹茜和邹平给忘记了,好在给钱的时候忽然想了起来。

    “不用,奇奇哥你买两份就够了!你跟韦柏赫两人吃!我跟我爸爸早饭都吃很饱……”四下打量着小店里的各色吃食,邹茜摇摇头,漫不经心的拒绝道。她倒不是成心跟江奇过不去,不过她爸爸再怎么说也是长辈,哪有让小辈出钱请吃早餐的?

    “买都买了,你不吃丢掉就是!”女孩子就是麻烦!把多买的包子和豆浆塞到邹茜手中,江奇自顾自的继续往学校走。

    惨了!又把小少爷给得罪了!无奈的轻叹一口气,邹茜无力望天,拿胳膊肘捅了捅身边的韦柏赫:“你说他怎么就只喜欢你,不喜欢我呢?明明我比你可爱多了……”

    面无表的瞥了一眼邹茜,韦柏赫拿走属于他的那一份早餐,跟上了江奇的脚步。

    得,这位小祖宗也是个惹不起的!一时口误说错话的邹茜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连忙讨好的追了上去:“韦柏赫,我不是那个意思啦……”

    吵吵闹闹的抵达学校,江奇目不斜视的进了教室。邹茜和韦柏赫则随着邹平去找校长办理转学手续。

    “你们俩都要跳级?”不是校长大惊小怪,实在是邹茜两人的话太匪夷所思。谁都知道,城里的教学水平比乡下好。很多从乡下转到城里来上学的孩子,一开始都很容易跟不上课。可眼前这两个小孩子,居然反其道而行之的要跳级?

    “是!我们已经在家里自学完五年级的课程。校长爷爷可以随便考考我们的!”摆出一副乖巧听话的模样,邹茜软软糯糯的说道。

    “你们自学的?”因为是孙君牵线搭桥介绍来的两个孩子,又有江奇那个全校出了名的小天才为先例,校长倒也没有露出任何的鄙视和不屑,只是诧异的问道。

    “对啊!韦柏赫好厉害的!我学的全都是他教我的!”这种时候,邹茜向来是不愿出风头的。真正聪明厉害的是韦柏赫,这是事实!

    “哦?”精明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如小冰块般站在那里的韦柏赫,校长的脸上闪过一丝狡黠,“听说你跟江奇同学很要好?”

    江奇说,他们学校的校长是个厉害的小老头,很难对付,但却并不算讨厌……韦柏赫抬起眼,点点头。

    “还真是话少!你跟江奇倒像会混在一块的!一个够狂,一个够冷,估计都是不喜欢跟同学接触的。”看着这样的韦柏赫,校长露出了然的笑容,话里那抹感叹也不知道是惋惜还是赞扬。

    “那校长爷爷,我们可以去奇奇哥班上吗?奇奇哥说了,要我们直接跟您说,转到他的班上去。韦柏赫还是奇奇哥的新同桌呢!”短短数日,江奇那可谓风光一时的经历,全都被孙君倒豆子的讲述给了他们说。是以邹茜很清楚的知道,从哪里下手才更容易说动校长。

    “连座位都安排好了啊?那小子还真是……行吧,你们只管去五年二班找江奇。不过一个月后就是学校的摸底月考,你俩的成绩要是太差,可得乖乖回三年级上课哦!”校长本来也没准备在分班
金夫银妇吧
一事上为难两个孩子,乐呵呵的点点头。说完便喊了站在身边的教导主任,让其直接把邹茜和韦柏赫送到五年二班的教室里去。

    而邹平,从一开始自我介绍的寒暄之后便一直保持着沉默不语的状态。邹茜和韦柏赫想跳级的事,他早就知道。虽然觉得这事也许不能成,但心里更多的还是满满的骄傲。自家孩子有出息,比赚了大钱还让人高兴!

    也是以,直到跟校长达成一致意见的邹茜跟韦柏赫被教导主任带走,心潮澎湃的邹平才恍然反应过来。冲胖胖的校长点点头,随后便开始详细的跟校长讲起了两个孩子在以前学校的表现。当然,最关键的还是跟江奇一样,年年都是第一名的韦柏赫……

    邹茜和韦柏赫刚一走进教室,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韦柏赫还好,年纪小,个头却偏高,瞧着还不是那么的显眼。但是娇小玲珑的邹茜,模样就着实太矮小了点。不少同学一度以为教导主任领错班级了,连正在讲话的五年二班班主任,都愣住了:“主任,您这是?”

    “这两位小同学是今年转过来的新生,就交给李老师了。”教导主任也觉得有些荒谬,但校长给了指示,她只得遵从。

    “那个……哦,好的!”李老师还想多问一些具体况,却见教导主任已经转身离开。转过头,看着明显比班上同学都要小的韦柏赫和邹茜,李老师忽然觉得有些头疼,“可以自我介绍一下吗?”

    “老师好,我叫邹茜,他是韦柏赫!我们俩今年都是八岁。”邹茜报上自己名字的同时,亦没忘帮韦柏赫省事。不过最后,她还是补充上了至关重要的那一句,“我们是从灵泉村小学转学过来的。”

    李老师的神色明显的怔了怔。不过也只是片刻的功夫,李老师便回过神来。随即善意的点点头,指着第一排靠窗边的位置说道:“邹茜同学坐那里好吗?至于韦柏赫同学,就坐在……”

    “老师,韦柏赫跟我坐!”江奇的出声,不在李老师和班上同学的意料之中。而他这一喊,众人再看向韦柏赫的眼神立刻就变了。

    “哦?韦柏赫同学跟江奇同学是之前就认识的吗?”李老师问的是韦柏赫,而非江奇。她带了江奇五年,对江奇的性子非常了解,自然也不抱希望江奇会回答她。不过令她没有想到的是,新学生韦柏赫同样没有开口的打算。最终,是乖巧懂事的邹茜同学为她解答了疑惑。

    “老师,我们是认识的。所以请老师让韦柏赫跟奇奇哥坐吧!”邹茜承认,她是故意的。当众一声“奇奇哥”,不仅引起李老师和班上同学们的好奇心,更使得江奇的酷脸怎么也维持不下去。

    “哦哦,这样啊……”难得江奇主动要求找同桌,李老师也不多说,立刻就许可了,“那行!韦柏赫同学就坐在江奇同学隔壁的位置好了。”

    邹茜本是纯心戏耍江奇才喊的那声“奇奇哥”,却未料一下课,周遭的同学全都围了过来。然后,七嘴八舌的问起了她跟江奇的关系。当然,对灵泉村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亦很感兴趣!

    邹茜从不觉得,出身农村有何自卑的。故而面对围过来的班上同学,她并未觉得慌张胆怯,而是神色坦然的有问必答。直到一声刺耳的尖细嗤笑传来,邹茜的脸色才微微生变。

    “土包子就是土包子,走哪都是土包子!”说话的是班上的文艺委员李晓梅。班主任李老师是她亲姑姑,李晓梅毫无疑问的在班上享有着某种优越感。姣好的容貌让她在男生心中地位非凡,走哪都不乏单纯的爱慕注视。因着她从不隐瞒自己跟班主任的亲戚关系,是以即便她很傲慢,班上的女生也不会公然排挤她,更甚至会时不时的吹捧她。当然,能歌善舞的她也确实隐隐有着自傲的资本。

    “你这么嫌弃土包子,那就别吃土包子种的米和菜啊!”教室最后一排,江奇随手将书扔在桌上,讥讽的望着李晓梅。

    “我又没说你……”江奇一话,李晓梅的气势立马消散了下去。带着些许委屈,不高兴的嘟囔道。

    “你没听见她喊我一声哥?”不高兴的斜了一眼李晓梅,江奇语气烦躁的质问道。

    “她又不是你亲妹妹!”江奇家里连堂妹和表妹都没有,邹茜算哪门子的妹妹?李晓梅就是看邹茜不顺眼!

    “她是不是我亲妹妹,跟你有什么关系?我说她是我妹妹,她就是!你又有什么立场找新同学麻烦?”平日里李晓梅见着他,屁都不敢放一个,今天倒是胆子变大了?江奇危险的眯眯眼,站起身来。

    “可……可她本来就不是你妹妹嘛!”李晓梅的脸涨得通红,眼底泛起了泪花。凭什么随便一个乡下土包子就能当众亲密的喊江奇哥哥?她跟江奇同学五年,从来就没见江奇对哪个女生和颜悦色过!更不要说挺身而出,维护哪个女生了……

    无妄之灾!炯炯有神的看着好像下一刻就要哭出声来的李晓梅,邹茜张张嘴,还是合上了。算了,明摆着人家小姑娘正伤心着,她要是再开口安慰,肯定会被视为故意炫耀的!

    “闹哄哄的干什么呢?上课了!”伴随着下一堂课老师的走进教室,喧闹声散去,同学们各自都回了座位。

    最后又望了一眼若无其事坐下来的江奇,李晓梅红着眼转过身,面朝黑板坐好。然而她的视线却并未盯着讲台,而是恶狠狠的瞪着前排邹茜。那火苗蹿烧的眼神,恨不得将邹茜身上戳个洞!

    “柏赫,欠我一个人啊!”要不是韦柏赫拿笔敲了敲他的桌子,江奇肯定不会管这事的。女人,甭管年纪再小,都跟他妈一样,全都是麻烦的生物!

    “嗯。”视线从邹茜身上拉回,韦柏赫微微颌,轻轻应道。

    “切!不就是个小丫头片子嘛,费得着跟宝贝似得护着?”在江奇眼中,韦柏赫对邹茜是真的很上心。要不是看在韦柏赫的面上,江奇不可能顺带护着邹茜。至于早上他出门时,他妈要他照顾邹茜的叮嘱?抱歉,风太大,他什么也没听到……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