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冲突-重生-
重生

第33章 冲突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啊?啊!我没有意见!咱家两位女性的厨艺确实不错!我光顾着吃,都忘了开口表态了,哈哈!”举起的筷子尴尬的停在半空,邹平干笑着说道。

    “爸爸!咱家女性可不止两位!是三位!”邹平嘴里夸的显然不是老婆和女儿两人,邹茜撅着嘴提醒道。

    “对,对!咱家三位女性厨艺都不……不过话说回来,茜茜你会做饭吗?”邹平顺着改口,忽然又想起来不对劲,跟着问道。

    她当然会做饭!而且做得很好!但是……苦于不能说出口的邹茜怏怏的垂下头:“好啦好啦,两位就两位!我是小孩,不跟爸爸计较……”

    “我会。”淡定的抛出两个字,坐在邹茜身边的韦柏赫忽然开口,“我教你。”

    拜托!她的厨艺可是连纪小兰那个恶婆婆都挑不出刺来的……邹茜无声的在心下腹诽一句,嘴上却也无从辩解起。

    看着这样的一幕,三位大人会心一笑,皆是乐见其成。最终,还是唐素素率先安抚道:“茜茜,别听你爸的!咱茜茜这么聪明,赶明就跟柏赫学做饭!到时候肯定也是一把好手,让你爸吃得满嘴流油……”

    “对,对!是爸爸不对,爸爸说错话了。咱茜茜肯定一学就会,早晚是个贤妻良母!”邹平说完还朝着邹茜肯定的点了点头。不过,却在下一刻迎来了彭桂香的白眼。

    “咱茜茜就非得给人做一辈子的饭菜?”彭桂香的不满,单就邹平那句“贤妻良母”一说。茜茜才多大,就给她灌输这种思想?学生,就得以学习为重!秉持着这一观点,彭桂香认真的看着邹茜,“茜茜,没事!咱不就是不会做饭吗?等你长大了,妈给你找个会做饭的男人!看看柏赫,不就会做饭?”

    “咳咳……”邹茜刚喂到嘴里的米饭差点喷出。说话就说话,干嘛非得拿韦柏赫作对比?没看见韦柏赫就坐她旁边?多尴尬?

    “呀,小心点!慢慢吃,又没人跟你抢……”丝毫没现自己的话很容易引起歧义,彭桂香拍了拍邹茜的背,忍不住叮嘱道。

    彭桂香本人确实没有过多的想法,然而听到这话的唐素素却是心思一动,不由的看向了韦柏赫。

    柏赫长大了会娶个什么样的女孩?唐素素努力的在脑海里幻想着她所期待的儿媳妇模样。乖巧懂事、善解人意,本分良善、勤劳又不怕吃苦……所有的标准汇集到一起,形成了邹茜小小的身影……

    唐素素现,如果是茜茜的话,要她接受这个答案毫无半点困难。就好像天生就该如此,那么的理所当然!两个孩子打小一块长大,青梅竹马又知根知底,彼此的生活习惯已然适应多年,共同上下学的闲暇必将培养出许多的共同爱好……总比,总比所遇非人、一不小心就被伤的遍体鳞伤要好,不是吗?

    比起邹茜的不淡定,沐浴在唐素素注视中的韦柏赫就镇定多了。一脸没事人般置若罔闻的夹菜吃饭,缄默不语的态度丝毫令人看不出他的想法……

    五年二班的江奇在学校操场旁的草坪上摆地摊了!!!

    太过惊悚的新闻引来无数学生的好奇围观。随之而来的,自然是完全不在预期的火热抢购。那一天,邹茜和韦柏赫遭遇了从未有过的火爆场面。短短午休两个小时的时间,两人带来的东西全部一扫而空,无一漏下!

    “太疯狂了!比当初韦柏赫带来的效应还强烈!”邹茜一直以为,灵泉村小学的那群学生对韦柏赫的崇拜已经很令人大开眼界。直到今天邹茜才知道,比起江奇所受的狂热追捧,他们这些农村里的孩子还是太羞涩了点……

    “正常!”毫无半点谦虚的享受着邹茜望过来的眼神,江奇得意的昂起头,“哥在学校的知名度向来高,卖这么点儿小玩意而已,小菜一碟!”

    “嗯嗯!真的是!奇奇哥好棒!”但凡有点眼色的人都能看出,邹茜最后那句话说的一点也不走心。手脚麻利的将摊在草坪上的白布收起来,邹茜小声提议道,“那咱们干脆晚上也出来卖?”

    江奇正想质问邹茜方才那是什么态度,话到嘴边却被邹茜的后一句话震住了:“晚上也卖?可是晚上学校没人啊!”

    “谁说咱们晚上要来学校卖?肯定要去闹区摆地摊啊!不是说县城有夜市吗?奇奇哥没逛过?”不可能吧?打量着江奇,邹茜奇怪的问道。

    “有是有,不过……”不过江奇从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也会变成其中的一员。蹲在吵杂混乱的闹区,朝着过往的行人叫喊叫卖?江奇光是想想就觉得很诡异。要是被他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知道,一定会心肌梗塞的吧?

    “不然奇奇哥不要去好了。我跟韦柏赫两个人就够了。”见江奇似乎有些难以接受,邹茜提议道。

    “什么意思?不准我去?不行!我一定要去!”虽说确实有些艰难,江奇却也不是轻易退缩的人。下巴一抬,怒气冲冲的嚷道。

    “可是奇奇哥……”旁的事可以冲动,跟他们一道去夜市却不是容易的决定。邹茜不想江奇此刻因为一时意气之争答应了,之后回想起来再后悔。

    “行了行了,这事就这样说定!”梗着脖子这么一嚷,江奇掉头就走,不再给邹茜说话阻拦的机会。

    看着江奇离开,邹茜推了推身边一不的韦柏赫,不确定的问道:“韦柏赫,你说这事,真的没问题?”

    “没事。”江奇不是没有担当的人。生存环境的不同,并不是他们有区别的原因。韦柏赫相信江奇的适应力,也坚信江奇不会后悔方才的决定。

    “这样……那好吧!”见韦柏赫并不反对,邹茜不再多说。点点头,认可了江奇的随行。

    “江奇,你真去摆小摊了?你疯了吗?”邹茜和韦柏赫回到教室时,距离上课还有五分钟。而李晓梅,正满脸愤慨的站在江奇的面前,扯开了嗓门质问道。

    “李晓梅,我做什么,到底关你屁事?你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跑到我面前来叽叽喳喳?烦!”江奇是真的要被李晓梅逼崩溃了。他和李晓梅除了普通同学关系,就再无瓜葛。李晓梅却跟他妈似的,一上来就痛心疾的质问,神经病吗?

    “江奇!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我是关心你!是为了你好!你也不想想你是什么人!你怎么能跑去摆地摊?那是没钱的土包子才会干的事,你……”李晓梅觉得很受伤。她是真的关心江奇,所以才特地跑来提醒江奇的。没想到江奇竟然
超官能系列第一部:棉花种植园sodu
会冲她火,她……她……

    “我怎么了?我就是爱摆地摊,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又不是我妈,哪来这么多的废话?还有,韦柏赫是我朋友,邹茜是我妹妹!不要再让我听到你到处嚷嚷他们是土包子的话!你不过是好命的出身在城里,其他地方哪里比得过他们俩?学习成绩?”李晓梅的成绩在班级里处于中上,绝对比不上韦柏赫!江奇如此说,倒也没错。

    “江奇,你太过分了!我再也不要跟你说话了!”身边不少同学都出了哄笑声,更有窃窃私语的议论声,李晓梅委屈不已,越的恼怒。一跺脚,转身跑回自己的位置,趴在桌上哭了起来。

    李晓梅哭了!全班同学都望向江奇,等着看他如何应对。李晓梅算是他们班的小公主,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委屈呢!

    然而让大家失望的是,江奇只是动也未动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根本没有去哄李晓梅的打算。之后,见到走进教室的邹茜和韦柏赫,江奇扯扯嘴角:“你俩也太慢了,老师都要来了。”

    “没有迟到就好么!”方才的那一幕,已经落在了邹茜和韦柏赫的眼中。不过邹茜显然并未打算多说什么,韦柏赫更是不会表任何的论。故而众人想要看热闹的心理,只能落空了。

    “上课!”步入教室的班主任李老师直接走上讲台,照着往常一样将课本放在讲桌上,抬起头说道。不过这一抬头,就正好撞见了坐在正中间第三排的侄女李晓梅正埋头痛哭的画面。

    李晓梅在家里也是极为受宠的。李老师至今未结婚,对侄女格外疼爱。看到这一幕,想也没想的走了过去:“班长,这是怎么回事?谁把李晓梅同学惹哭了?”

    扶着桌子站起身来的班长董思诗刚想喊“起立”,就见李老师走下了讲台。当即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只得僵硬的挺直了身体。又听李老师问及李晓梅哭的原因,顿时郁闷了。李晓梅是班上的小公主没错,江奇也不是好惹的啊!老师干嘛非得问她啊!

    “我惹的!”教室最后一排传来江奇不悦的声音,话语中带着些许的不客气,“老师,现在是上课时间!私事下课再聊成不?”

    李老师面上有些挂不住,但也没有真生气。心知江奇的性子就这样,并不是针对她一人。换了其他老师,哪怕是校长,江奇照样不给面子。神讪讪的走回讲台,李老师尴尬的轻咳两声:“那什么,班长,上课!”

    她早就站起来了好吧?明明是老师在拖延时间!董思诗一边在心下悄悄腹诽,一边面不改色的完成之前被打断的任务:“起立!”

    “老师好!”班上同学,包括江奇在内,都规规矩矩的站了起来。然而,趴在桌上的李晓梅却是毫无顾忌的继续伤心着。反正是姑姑的课,她就算不站起来,也不会挨批评。

    果真,李老师只是无奈的看了李晓梅一眼,便不再多说的示意其他同学坐了下来。晓梅这丫头也是,惹谁不好偏要惹江奇,她不是叮嘱过在学校不要耍性子吗?

    李晓梅没有挨批评的事,撇开不知的邹茜和韦柏赫,其他同学都并不意外。韦柏赫自然不会在意此事,兀自看书听讲。而邹茜,却是耐不住好奇的侧过头看了一眼李晓梅。班主任的态度好奇怪,难道李晓梅是关系户?

    便是在此刻,邹茜的后背被人戳了戳。邹茜诧异的扭过头,后排坐的恰是董思诗。

    见到邹茜望过来,董思诗抿着嘴什么也没说。随后,一脸严肃的给邹茜塞了张小字条。

    没预料会被传纸条的邹茜先是一愣,下意识的望向讲台。现李老师除了上课之外,注意力尽数投放在依旧不肯抬头的李晓梅身上,放心下来的邹茜默默的接过了纸条。

    ‘不要跟李晓梅作对!她是班主任的侄女!班主任肯定偏心她!当然,如果江奇肯帮你,你也可以尝试着挑战一下!放心,我会站在你这边的!’

    谁能告诉她,班长为何传个纸条还都是感叹号?这倒是安慰,还是威胁?邹茜皱皱眉头,仔细的琢磨了好一会,才提笔写下:‘班长,你跟奇奇哥是好朋友吗?’

    飞速扭过头将纸条传回给董思诗,近五分钟后,邹茜才感觉到椅子被轻轻踢了一下。董思诗的回信很简单,只要两个字:‘不是!’

    又是感叹号!而且还想了那么长时间才回答,这里面真的没有深意?完全弄不懂班长传这张纸条的原因和目的,邹茜想了又想,最终还是放弃了。算了,反正她原本就没想跟李晓梅做敌人。现下又知道了李晓梅是班主任的亲戚,邹茜更加不会主动去招惹李晓梅了。

    然而,世事往往就是不那么如人意。邹茜不去招惹李晓梅,却并不代表李晓梅不会迁怒邹茜。

    一下课,李晓梅和江奇就一同被叫去了老师办公室。面对姑姑的关怀和询问,李晓梅只是摇摇头,倔强的撅着嘴:“江奇没有欺负我!我也不是因为他才哭的!”

    李晓梅这般反应,李老师又哪里不清楚,侄女这是又闹脾气了?见从李晓梅这里问不出所以然,李老师转向江奇,希望能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江奇倒是没想到,李晓梅居然没有趁机告状。不过既然李晓梅不说,他当然更加不会开口了。在江奇而,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同学之间,哪里没有生口角的?就算闹得不愉快,也不必惊动大人,更没必要闹到老师面前来!如若李晓梅真告状了,江奇只会冷着脸送上四个字:小题大做!

    “这样吧!江奇你先回教室。”两边都问不出所以然,李老师索性就放了江奇离开。然后,宠爱的拉着李晓梅坐在自己腿上,“说吧,小祖宗!到底谁惹得你?”

    “还不就是那个土包子转学生!姑姑,我不喜欢那个土包子在我们班上,你把她弄走!”办公室已经没有其他人,李晓梅亦不再掩饰心里的不甘,气呼呼的嚷道。

    “什么土包子?你是说邹茜?”被李晓梅的称呼弄的一懵,李老师猜测道。像韦柏赫那样容貌的男孩子,自家这位等同于颜控的侄女不应该会讨厌才是。那么,晓梅说的就是邹茜了?

    “就是她!土包子一个!”愤愤然的点点头,李晓梅的嘴撅得老高,“姑姑你都不知道,她自己在学校摆小摊卖东西也就算了,还拉着江奇跟她一起丢人!我看她就是不安好心!想要带坏江奇!”

    作者有话要说:先送上一更,四千五百字!晚点再送上二更,~\(≧▽≦)/~啦啦啦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