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两朵桃花-重生-
重生

第49章 两朵桃花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邹金早恋的事,到底要不要告诉邹平?邹茜撇撇嘴:“说!当然要说!凭什么不说?咱们花钱供他读书,不是让他来学校玩早恋的!”

    “可是茜茜,三叔肯定会生气的!”邹楠皱眉提醒道。其实她更奇怪的是,不是说邹金的初中成绩很好吗?但是他们共校两年,却从未听到学校广播报出邹金这个高中部优等生的名字。这又是怎么回事?

    “那也没办法啊!谁让咱家小叔叔是个能耐人呢!”生气总比当冤大头好!邹茜嘟嘟嘴,好半天后又忍不住八卦道,“你们说,邹金到底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居然被学校逮了个典型?”

    “不知道。”邹楠摇摇头,左右张望确定无人之后,悄悄的拉了拉邹茜的胳膊,“其实我们班上也有男生和女生处对象的!不过我没觉得他们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就是上下课一块吃个饭,平日里坐一块讨论学习什么的。好像我们班老师也都知道,却从来没说什么。”

    “那你们班那两位肯定都是优等生。”邹茜肯定的点点头,不无感叹的说道,“咱们班倒是没现这种事。果然,教导主任的班级,学习风气就是好啊!”

    “也是。你们班主任那么厉害,管的又严,你们班的学生肯定不敢处对象!”一想到邹茜他们班班主任的黑脸,邹楠心有余悸的哆嗦了一下,认可道。

    “那是当然!谁敢往炮口上撞啊?不粉身碎骨才怪呢!”其实邹茜觉得吧,他们班主任脸色虽然黑,但心地很好。就好像她和韦柏赫,班主任从来都是格外优待的。而且班主任还经常直接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承认他偏心的事实,原因只有一个:邹茜和韦柏赫最小!

    见两姐妹又嘀嘀咕咕的说上了,韦柏赫的眼底闪过一抹转瞬即逝的无奈。随后,默默无语的跟在两姐妹身后,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你们说什么?小五跟你们一个学校,而且还早恋了?”邹平手中的刨子也不刨了,脸上的汗也不擦了,愕然不已的惊叫道。他一直以为,小五邹金是他们五兄弟之中最有出息的!

    “怎么回事?以前也没听你们提起过啊!”彭桂香和唐素素正忙着数钱。如此惊悚的消息一出,两人皆是忘了已经点到多少。索性就把钱放在一旁,关心的问了起来。

    “不知道啊!咱们又不在一栋教学楼,以前都没碰上过!而且邹金做人太低调啦!学校广播每次念高中部的优等生名字,从来都没有他!所以我们当然也就没听说过了。”这事是真不能怪邹茜他们三个。就像邹楠,因为在初中部不是特别优秀,不也直到现在都没被邹金现?

    “低调个屁!他要是真低调,他能干出早恋的事?而且还被学校广播通报批评!丢人!丢死人了!”邹平愤愤然的扔掉手中的干活家伙,忽然有种泄气的感觉。他那么卖力的赚钱,省吃俭用的养活自家人的同时,还一心想着多为邹金筹点学费,指不定邹金考上大学要用……可是现在呢?两年都没听过优等生邹金的大名?屁!全都是糊弄人的!

    从来没见邹平过这么大的火,邹茜和邹楠同时缩缩脖子,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她俩可真不知……

    “我先回屋写作业了。”韦柏赫的一句话,打破了室内的沉寂。随即,也不等众人回应,转身上楼。

    “我也回屋写作业!”“我也回屋写作业!”异口同声的应答声响起,邹茜和邹楠慌忙跟上韦柏赫的脚步,溜之大吉。

    “邹平!嚷嚷啥呢?瞧把三个孩子给吓得!”等韦柏赫三人都上楼,彭桂香不高兴的嘀咕道,“邹金做错事,又不是咱家孩子不听话。你冲谁吼呢?”

    “邹平,邹金的事有的是人管,用不着你操心!这趟浑水你可蹚不得,别瞎琢磨着往里钻啊!”见邹平的脸色着实不大好,唐素素帮着劝道。

    “我知道。”胸口憋着一口气,上不得下不得,邹平终是瓮声回道。捡回地上的刨子,大力刨起木头。他这是在加班加点的赶工,为的是如期交货。之前觉得很有动力,此刻却觉得很有火气!

    次日清早,邹茜和韦柏赫刚进教室,就听见了同学们热洋溢的议论声。

    “吕梦娇,你没骗人吧你?真的假的?那个何盈盈真是你姐和邹金的第三者?”十四五岁的少男少女们,已经是知晓世事的时候。对于爱、对于第三者,也渐渐开始有了觉悟。

    “那是当然!我告诉你们,我姐可是师范学院的高材生,哪里是何盈盈比得了的?何盈盈这次故意把事闹大,就是为了给邹金压力,想要破坏
嗯啊全文阅读
邹金和我姐的感!”吕梦娇的嗓门很大,信誓旦旦的讲述着她姐姐吕梦娜和邹金之间的甜蜜故事。至于故事中的第三者何盈盈,已经快要被骂的体无完肤,无颜见人。

    “吕梦娇,你说你姐姐是师范学院的高材生,那不是比邹金还要大?”邹茜并非刻意针对吕梦娇。只不过听何盈盈被说成那样,一时有些难以忍受罢了。

    “这有什么?女大三,抱金砖!邹金就喜欢我姐比他大三岁!”吕梦娇得意洋洋的一昂头,毫不客气的宣扬着她所信奉的真理。

    抱金砖?邹茜瘪瘪嘴。这话怎么就那么像当初邹奶奶逼邹金娶吕梦娜时的敲门砖呢?就算她前世没能亲眼目睹事的经过,但她所知道的真相,却并非如吕梦娇所说的这般。只不过吕梦娜和何盈盈都跟她毫无干系,她也懒得往里面搅和!

    “呀,原来是这样!听着你姐和邹金,似乎真的很美好啊……”同班的小女生不无羡慕的感慨道。

    “那是,他们俩一直就很甜蜜!我跟你们说哦……”吕梦娇依旧继续说着她所知道的事实。而邹茜,显然已经无心再去细听。

    “韦柏赫,她在骗人。”这是邹茜扭过头极为小声的跟韦柏赫说的一句话。话音落地,韦柏赫没有任何反应。邹茜也就不再多说,埋头看书去了。

    “茜茜!”中午放学的时候,气喘吁吁的谢雪跑到了邹茜和韦柏赫面前,“你奶奶来学校了!”

    来的果然是最能够闹事的!不过望着特地跑来通风报信的谢雪,邹茜诧异的扬了扬眉:“你咋看见了?”

    “哎呦你奶奶那阵仗,谁看不见啊?就在操场上撒泼呢!我估计不出十分钟,咱全校都得知道了!”谢雪说着就把邹茜往操场拽,着急的说道,“茜茜,我觉得你还是去看看吧!那个被你奶奶抓着打的女生好可怜……”

    被打的肯定不会是吕梦娜!那么,又是何盈盈躺着中枪了!哦,也不算躺枪,毕竟何盈盈确实跟邹金两相悦……邹茜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胡思乱想着,谢雪已经将她拽着走出去好远。

    “柏赫!”同一时间,吓得面色惨白的邹楠亦赶了过来。不过她奔向的是韦柏赫,而非邹茜和谢雪。

    “他们在操场上闹,食堂肯定没人。你先去食堂吃饭,然后回教室午休。高中部离初中部远着在,不怕!”韦柏赫的语气很镇定,以致于邹楠心底的慌乱也跟着散了去。匆匆点点头,小心翼翼的跑走了。

    望着邹楠跑走,韦柏赫原地站了一会,还是提脚走向了操场。

    “茜茜,你看!”拉着邹茜挤在人群之中,谢雪悄悄努努嘴,“下手可真够狠的!”

    邹奶奶打人,哪里有不够狠的?随意的看了一眼被邹奶奶摁倒在地的何盈盈,邹茜的注意力转向了站在一旁的邹金。

    邹茜一直觉得,邹金不算男人!不管是对何盈盈,还是对吕梦娜,邹金从来都不是个像样的男人!而这一次,依旧如此。邹金只是面色通红的站在一旁看着何盈盈挨打,却丝毫没有上前拉开他妈的打算。

    韦柏赫走过来的时候,邹奶奶正打的尽兴。何盈盈已经委屈的哭出声,无奈邹金始终没能勇敢的站出来为她出头。

    “邹茜,走了!”这种场面到底有什么好看的?难道邹茜还想上前去拉住邹奶奶?韦柏赫拧紧了眉头,不悦的喊道。

    “哦哦,好!”邹茜真的只是想过来看看热闹,没想参与其中的。见韦柏赫似乎不高兴了,急忙点点头,扯着谢雪往外走,“小雪,走啦走啦!去吃饭!”

    “茜茜,等等!你看那边……”顺着谢雪手指的方向,学校负责人总算闻讯赶来。

    “住手!你这老人家怎么可以在学校打人?赶紧住手!”伴随着严厉的斥责声,邹奶奶随即被拉开。而接下来,正如邹茜所预想的,整个操场瞬间响起了邹奶奶那声嘶力竭的哭喊声。

    “老师啊!真是作孽啊!我家邹金可是好学生啊!他不可能早恋的啊!都是这小狐狸精缠着不肯放过他啊!全是这个小狐狸精害得他啊……”邹奶奶紧紧的扯着负责人的胳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了起来。

    “邹金!我跟你完了!”沐浴在所有人的指指点点之中,羞愤难当的何盈盈终是掩面而去。

    “盈盈!”看何盈盈哭的那么伤心,心疼不已的邹金下意识就想追上去。是他不对,全赖他妈!

    “邹金,你给老娘站住!”邹奶奶的咆哮声起,邹金惯性的顿住脚,不不愿的回过头,慢慢走了回来。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