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流言-重生-
重生

第52章 流言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人心都是肉长的,亲疏有别,却也理应有着最起码的公道和准则。邹平摇摇头,不赞同的坚持道:“这事小五应该担负起责任!”

    “什么责任?我家小五有什么责任?邹平我警告你,少胡说八道!这没你的事!你给老娘有多远滚多远!咱们邹家的事跟你无关,费不着你咸吃萝卜淡操心!”邹奶奶本来就不喜欢邹平。听邹平偏向何盈盈,自然越火大。

    “三哥,算了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你就别再说了。”见邹奶奶又开始嚷上了,邹忠劝道。

    “妈,这事确实是咱家小五对不住人家!而且你今天还带着大嫂她们上何家闹的人尽皆知。你们让何家怎么自处?那女生跟小五是同学,都还小……”尽管知道会惹人讨厌,邹平依旧坚持说道。

    “咱家的事不要你操心!邹平你给老娘滚出去!滚远点!”没有等邹平把话说完,邹奶奶就大力将邹平推出了门外,“以后不准你踏进这个家半步!立刻滚!”

    “妈!您不能老是这样不讲理!您这样会毁了另一个孩子的一辈子,也会宠坏小五的!您……”邹平最终还是没能把话说完,也没人愿意听他的话。站在邹安家门外许久,还是灰头丧气的离开了。

    回县城的路上,邹平的绪一直很低落。邹茜看出来了,却没有多说。邹金和何盈盈的事,不是三两语就能解释的清楚的!即便他们这些局外人再看不过去,可当事人有着他们自己的抉择,别人拦不住,也劝不住!

    邹金和何盈盈早恋的事在学校刮起了一阵旋风,也引来了很大的反响。不少同学引以为戒,却也有着不少同学依旧顶风作案。只不过在邹茜和韦柏赫的班上,关于第三者的流始终没有退散……

    “我就说那个何盈盈是个不要脸的第三者吧!看看,现在退学的就只有她一个,活该!”教室里,被一众女生簇拥着的吕梦娇依旧神傲然的表着她的仗义执。

    “呀,还真是!咱们学校怎么会有这样不要脸的女生,天啊……”

    “真想不到她会是这种人!平常看着挺好的,长得也不错,就是学习成绩差了点。”

    “什么啊?我听说她初中成绩很好的!不然怎么能考到咱们学校来?估计就是整天想着破坏别人的感,所以没心思学习了……”

    “其实她也挺惨的啦!那天在操场,邹金妈妈好厉害,太吓人了!”

    “什么惨?难不成你还同她?是不是你也要学她一样给人当小三啊?太丢脸了吧!”

    “哎呀呀,我才不会呢!我最讨厌的就是第三者!好了好了,算我说错话!她活该被打,也活该被退学!大快人心啦!”

    ……

    如果连学校的女生们都这样说,那么何家所要遭遇乡里乡亲的流蜚语,怕是更加恐怖吧!邹茜咬着笔杆,一时间陷入沉思。她这几天有碰巧远远的望过邹金几次,邹金的脸上再也不见往日的骄傲,反而透着说不出的失落和愧疚……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

    “做题!”脑袋忽然被敲了一下,邹茜偏过头,看见的是面色清冷的韦柏赫幽深透澈的眼眸。

    “哦。”轻轻应了一声,邹茜抛开脑中的繁杂思绪,继续埋头学习。本就是她管不了的事,多想亦是无益。

    伴随着夏天的到来,十三岁的邹茜和韦柏赫顺利初中毕业,确定直升本校的高中部。邹楠的成绩足够上护校,倒也不必担心。

    “柏赫,你和邹茜真不跟我们去市里上高中?”初中三年,没有了韦柏赫这个强劲对手,江奇甚感无趣。故而马上就要升高中的这个暑假,江奇极力撺掇起来。

    “奇奇哥,你回来县城读高中不就行了?”明知道不可能,邹茜还是笑着建议道。

    “我倒是想。可董思诗转不回来啊!”董家的家世摆在那里,董思诗没办法如他们这般自由的转学。哪怕江奇确实曾经兴起过回来的念头,却也很快就打消了。

    “奇奇哥,我问你一个问题。”听着毫不意外的答案,邹茜还是没能忍住的问出了口,“你跟思诗,是男女朋友关系吗?”

    江奇本正翘着二郎腿吃雪糕,被邹茜这么一句话吓得直接丢了手中的雪糕:“什……什么?”

    “难道不是吗?”答案显然易见,不过江奇的反应却是有些意外,而且还带着些许的震惊?邹茜诧异道。

    “当然不是!”他跟董思诗什么时候变成男女朋友关系了,为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江奇狼狈的吞了一口口水,“我们只是普通同学,关系比较好的异性朋友!”

    “啊?”没想到江奇会
美人鱼不唱歌帖吧
否认,邹茜转过头望向韦柏赫,“奇奇哥说不是耶!”

    “那就不是。”韦柏赫语气平淡的说道。如果是江奇,自然敢作敢当。他说不是,想必确实不是。

    “我跟董思诗本来就不是男女朋友好吧?你们俩那是什么表?”怎么也没料到会被邹茜和韦柏赫堵着问这个问题,江奇故作坦然的别过头。

    “正常的惊愕表。”邹茜摇摇头,很不厚道的指了指身边的韦柏赫,“是韦柏赫误导我怀疑你跟思诗的!”

    “我没误导。我只说董思诗应该喜欢江奇。”韦柏赫一本正经的辩解道。

    “喂喂!你俩平常不好好上学,整日里想什么呢?谁说董思诗喜欢我?谁说我跟董思诗是男女朋友关系了?谣!误传!”韦柏赫居然还真的说了?江奇气急败坏的嚷道。

    “咦?奇奇哥的意思是,确实有人传你和思诗是男女朋友关系?”邹茜很精准的抓到了江奇话里的漏洞。

    “我……”一不留神说错话的江奇哽住,好半天后,泄气的摆摆手,“是啦是啦!我们学校那群无聊的女生最喜欢到处乱说了!不过我事先声明,全都是虚假的流!”

    “又是流啊……”想起班上那群女生孜孜不倦的小三话题,邹茜点点头,“好吧,我跟韦柏赫不问了!”

    “邹茜,我好像从始至终都没有问过吧?”不想搅和这事却倒霉被邹茜拖下水的韦柏赫正色说道。

    “差不多啦!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也好奇,所以就帮你问出口了!”邹茜眯着眼睛点点头,打定主意要把韦柏赫拉进她的阵营。

    韦柏赫便不再说话了。不是默认了邹茜的话,只是心知真要跟邹茜辩解此事的话,无异于多费唇舌。

    “你俩就知道问我和董思诗,怎么也不报备报备你俩的况?难道你们学校就没人传你俩的关系不正常?”恢复淡定的江奇,不怀好意的打趣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什么的,不是更容易被人误会吗?

    “没有。”郑重其事的摇摇头,邹茜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身高,“我和韦柏赫还小,不懂你们这些哥哥姐姐的事。”

    “切!不懂你还问?”这个话题明明就是邹茜主动挑起来的!江奇不屑的撇嘴嫌弃道。

    “就是不懂才要问啊!我和韦柏赫这是不耻下问!”丝毫不觉得脸红,邹茜煞有其事的强调道。

    再次被代表的韦柏赫无语的轻咳两声,索性不理会邹茜说什么了。至于江奇投过来的眼神,自然也就顺理成章的无视了。

    “那我还真是受宠若惊了!”身为被不耻下问的对象,其实江奇更想说,他宁愿邹茜不要跑来问他!

    “不用客气。咱们谁跟谁啊?”跟江奇相处久了,邹茜能看出江奇此刻的不满。不过,她尚未触及江奇的底线。是以随便闹腾闹腾也是可行的,江奇并不会真的生气。

    “茜茜,你下来一下。”就在三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之际,楼下的彭桂香喊道。

    “哦,来了!”邹茜并未多想,应声下了楼。

    “女孩子啊!永远都是麻烦!”望着邹茜走出房门,江奇双手枕在脑后,对韦柏赫说道。

    看了江奇一眼,韦柏赫幅度极小的扯了扯嘴角,一切尽在不中。

    “大堂哥要来县城?”邹茜口中的大堂哥,指的是邹全的大儿子邹波,也就是邹奶奶心中最为金贵的长孙。

    “是。你素素婶子昨个回灵泉村,被你大伯母给拦住了。说的就是这事!”如今的彭桂香,只要一提到邹家那群亲戚,就彻底的无奈。

    “他来就来呗!关咱们什么事?不会还打定主意要来看咱们吧?”说起邹波,邹茜只想退避三舍。

    “听你大伯母的意思,确实是这样。你大堂哥当兵三年,如今有出息了,打算来县城找点事做。只是刚来县城,人生地不熟,就想着过来咱家挤一挤。等他找好工作,再搬走。”这是邹茜大伯母王翠华的原话,由唐素素一字不落的转达,彭桂香再说给邹茜听的。

    “能不能不要?”邹波啊……麻烦的源地!邹茜皱起眉头,随口说道,“不然咱们花钱给他在外面租个房?”

    “就算租房,以后也免不了的要来往啊!”邹波要来县城工作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彭桂香亦是头疼不已,“这一次,咱们怕是再也瞒不住了。”

    彭桂香说的着实在理,邹波如果定在县城,早晚都会知道他们的实际况。至少他们的住处是势必会透露出去的!想着想着,邹茜耷拉下头,蔫了。好吧,如果真到了被逼不得已的时候,抬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拼了!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