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邹波-重生-
重生

第53章 邹波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邹波来的时候,邹茜等所有人都在家。就连江海和孙君,都早早的等在了客厅里。

    “三叔,你们现在住这里了?”邹平跟邹家的那些事,邹波回来后都有听说。无法否认的,他是站在邹奶奶那一边的。对于三叔邹平一家,原本他是不想过多接触的。不过这次来县城,他暂时还没有落脚地,所以不得不先行投奔邹平。

    “老板赏识,给换了个落脚地。”邹平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顺溜的说着套好的词。

    “三叔,你们老板人还挺好的。”这么好的房子,居然给邹平一家住?真是糟蹋了!邹波心底说不出的不舒服。

    “是啊!不过这房子随时也都可能收回去,不是久留之地。”邹平有看见邹波脸上的异样神,不过他早已学会不在乎。

    “三叔还是加油赚钱,早点还完债就回灵泉村吧!”尽管邹波没有表现的特别明显,话里话外的鄙视还是显露了出来。

    “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三叔欠的债实在太多,哎!”邹平叹息一声,随即说道,“好在邹波你现在来了。以后咱们就住在一起,帮三叔一块还债!”

    邹波的脸色瞬间就变了。虽然很不想现在就撕破脸,但邹平的话已然戳中他的底线。是以邹波忍了忍,还是坚定的表明了立场:“三叔,我刚出来社会,怕是赚不到什么钱。而且我也只是在三叔这边借住,很快就会搬走的。”

    “不必那么急。难得咱们有机会住到一块,三叔肯定是要留你住个一年半载的。三叔就是觉得有点对不住你,连带一身的债也得加到你身上……”邹平原本不想说这些话的。不过邹茜坚持,他便也顺从了。

    “三叔!我就在你这住几天,顶多一个星期就搬走!”邹波是说什么都不愿跟邹平那一屁股还不完的债牵扯到一块的!他不但很快就会搬走,而且之后的许久许久,都不可能主动跟邹平来往!邹平最好也能有点自知之明,以后不要有事没事就来找他!他没钱,就算有钱,也不可能拿出来替邹平还债!他只是邹平的侄子,没有这个义务!

    “邹波,你真不需要那么急。三叔这边有地方给你住,真的!”既然答应了邹茜,邹平就一定会尽职尽责的表现出足够的急切。

    而邹平越是急切的留邹波住下,邹波就越觉得其中有鬼。不安的望着翘着二郎腿坐在客厅内的江海和孙君,邹波大力摇摇头,坚定不移的说道:“三叔!我不会打扰你们很久的!不出五天,我就搬走!”

    从一个星期变成五天,韦柏赫和江奇帮邹茜一块谋划的计策顺利实施,而且效果极为不错。

    “邹茜,还愣着做什么?我要吃雪糕!给我买去!”一副阔大少的态度,江奇不可一世的指着门外命令道。

    邹茜满脸委屈的张张嘴,求助的眼神飘向邹波,小小声的低下头:“好。”

    “给你五分钟时间!要是回来晚了,看我怎么收拾你!”手中的课外书“啪”的大力扔在地上,江奇狠狠的剜了一眼邹茜,气势十足的威胁道。

    “我马上就去。”邹茜说着就往外跑。只是快步跑到了门口,又忽然想起来什么似得,战战兢兢的飘了回来,“那个……我没有钱……”

    “你没有钱不会找你爸妈要?你家欠我家那么多钱,给我买根雪糕不是理所当然的事?邹茜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啰啰嗦嗦的违背我的话,我就把你们一家人全部赶出去!吃我家的、住我家的,还敢跟我顶嘴?你找打是不是?”江奇一脸神气的说完,还脾气暴躁的踢了踢旁边的椅子,吓得邹茜猛地哆嗦了一下。

    “对……对不起……”好似受了极大的惊吓,邹茜慌忙低着头道歉。随后又飞快的跑到彭桂香身边,扯着彭桂香的袖子小声道,“妈,给我钱……”

    邹茜和江奇的表现实在太逼真,彭桂香看的一愣一愣的。见邹茜忽然跑过来要钱,下意识就摸向了上衣的荷包。只是摸了好半天也没能摸出一分钱,这才想起来邹茜特地要求她把钱改放裤兜里了……

    看着彭桂香摸了半天也没摸出钱来,邹波瞬间觉得不必再看了,他对邹平一家在县城的生活已经了解的甚是透彻!等到彭桂香笨手笨脚的终于从裤兜里摸出皱巴巴的一块钱塞给邹茜,邹波已经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妈,你不用叮嘱,我都知道!我不会乱花钱的!买完雪糕剩下的钱,我肯定一分不少的拿回来……”彭桂香显然不若邹平那般圆滑,动作僵硬,表木讷
红楼之探春远嫁吧
,连背好的台词都忘了。不过邹茜反应快,立刻就自己改了词。

    “邹茜!你哪来那么多废话?是不是嫌时间太多了?三分钟!你要是三分钟之内不把雪糕给我拿回来,你今天一天都不要吃饭了!看我不饿死你!”邹茜会任意挥,江奇也不妨多让。见邹波的眼底已经极为不耐烦,毫不客气的又跟着补了一刀。

    “我……我马上去,马上就去!”这一次,邹茜显然是不敢再耽误了,箭一般的冲出门去。

    “买个雪糕又不是要她命,蠢的跟头猪似的!”不解气的对着邹茜的身影骂完,江奇转过头看向一声不吭的韦柏赫,“还有你!就只知道吃白食!你当我家该养你的?给我倒杯水去!敢拖延一秒钟,你明年就不要上学了,去街上要饭还债去!”

    面无表的瞥了一眼江奇,韦柏赫站起身,默默的去给江奇端了杯水。

    “你是哑巴吗?不会应个声?”邹茜话多,惹了江奇的不满。韦柏赫的安静,同样没有讨得江奇的喜欢,“不要以为你不说话就万事大吉!惹少爷我不高兴,你跟你妈都给我滚出去!”

    彭桂香已经完全傻住了。虽然三个孩子之前就在他们面前上演过一遍眼前的戏码,可那时候的江奇哪里有此刻这般凶悍?还有邹茜,全程都是笑嘻嘻的。更不要提韦柏赫一个眼神杀过来,话刚说到一半的江奇直接就点头哈腰的使劲道歉……

    一旁的唐素素则是直接捂着嘴巴扭过头,肩膀抖动着忍笑不已。她算是明白奇奇为何先前一个劲的跟她挤眉弄眼的赔不是了。搞了半天,茜茜讲给她听的都是小儿科,奇奇此刻上演的才是重头大戏啊……

    唐素素忍笑忍的很痛苦,从邹波的角度看来,却是已经伤心的泣不成声了。也是以,越坚定了邹波想要尽快离去的决心!

    “邹波,来,给你介绍两个人。”台本才唱到一半,邹平不得不拍着邹波的肩膀,将其带到江海和孙君的面前,“这是三叔的老板和老板娘。你也跟着三叔喊他们老板和老板娘好了。”

    “邹平,这就是你侄子?瞧着还不错,是个有力气的!听说他来县城是找工作的?还找什么啊?就搁咱们家具店刨木头!我看这小伙子的体型,肯定能干不少活!”江海还没出声,恭候多时的孙君已经忍不住放话了。

    “老板娘,那个……我侄子还小,刚出来社会,就是想见见世面的……”邹平尴尬的搓搓手,跟孙君解释道。

    “见世面?有啥世面可以见的?我那家具店就不能见世面了?废话少说,就把他留在家具店帮忙!我给他开工资!”孙君大手一挥,这就要拍板了。

    “老板娘!”邹波再也忍耐不下去的喝出声来。他在部队三年,别的没学会,身板却是练的蛮强了。直挺挺的往那一站,确实有几分吓唬人的架势,“我三叔是我三叔,我是我!我三叔欠你的债,我不欠!你别想拿我三叔欠你的债绑住我!我是绝对不会去你的家具店干活的!”

    “哈!说的倒是挺好听的!那你也别住我的房子啊!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踩得地方是谁的?老板娘我的!你既然不欠老板娘的债,也不想替老板娘干活,你进老板娘的屋子做什么?滚!马上滚出去!”听说邹奶奶最喜欢喊人滚了,孙君一直很想试一试,今天总算是找到机会了。

    “我是来找我三叔的!”邹波握紧了拳头,愤愤然的瞪着孙君。目中无人!欺人太甚!简直是过分的彻底!

    “哈!你三叔能站在这里,是因为他欠老板娘我还不清的债!我给他提供这个住处,是铁了心要他为我的家具店做牛做马的!你不是说你不欠我债吗?那你凭什么也想住进来?”不得不说,今天这个恶人,孙君是当定了!

    “我……我住三天就走!”邹波被孙君逼得词穷,咬咬牙,恨声道。五天变成三天,邹波犹如在菜市场砍价,显然已经频临爆的边缘。

    “三天?行啊!给钱!”孙君冷哼一声,站起身来,朝着面色铁青的邹波摊开了手。

    “我三叔会给你钱的!”这就是邹家人的作风,邹波亦是一模一样的观念和想法。反正有邹平还债,找他要什么钱?

    “我呸!”邹波从进屋到现在的表现,就没有一会是令孙君满意的!听到邹波理直气壮的说出这样厚脸皮的话,这一刻的孙君是真的火了,“你三叔自个还欠我还不清的债,他拿什么给我?再说了,他自己一大家子住在这里就已经给不出钱了,凭什么还要多你这个白吃白住的?”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