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风波-重生-
重生

第54章 风波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三叔!你怎么就给这样的人干活?欠谁的债不好,偏要欠一个不讲理的疯婆子的债?你还真是没用!”邹波从小就经常听邹奶奶这样骂邹平,耳濡目染到现在,早就持有等同的看法。而今又因为邹平遭遇到孙君的羞辱,顿时就不高兴了。

    “疯婆子?你敢骂我是疯婆子?”孙君本来就不乐意让邹波住进来,谁料想邹波竟然还自己往枪口上撞?别的什么话都不需要再说,孙君的脸直接拉了下来,“你现在立刻给我滚出去!滚出我的屋子!”

    若是邹奶奶,肯定会撒泼耍赖的不肯走。而邹波毕竟还年轻,又是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一个,哪里能容得孙君这样不给他留颜面?恶狠狠的瞪了孙君一眼,邹波掉头就走:“就这么个破屋子,当谁稀罕?”

    “邹波,你先别走,你……”事完全超乎一早说好的版本,邹平跟着追了出去。

    “不走?不走还留在这里任人辱骂吗?我可不是三叔,没有给人当哈巴狗的爱好!三叔你自己愿意过这种被人践踏尊严的生活,随你的便!不要拉上我跟你一样!我丢不起这个脸!”邹波的话很难听,足见他此刻的愤怒,也彻底表现出他对邹平和孙君的厌恶!

    “大堂哥,你要走了吗?”怯怯的拿着雪糕走进门,邹茜小小声的问道。

    “你瞎子吗?没看见我在往外走?”一手打掉那甚是刺眼的雪糕,邹波没好气的推了一把邹茜,“你到底有没有自尊?那个臭小子让你给他买雪糕你就去?你是他养的狗吗?他叫你去□□,你也去?”

    “大堂哥,我不是……”邹波的力道很大,邹茜狠狠的撞在了门框上。后脑勺传来剧疼,邹茜的眼圈登时就红了。

    “你不是?你不是什么?不是人家养的一条狗?我看你就是一条狗!你爸是哈巴狗,你是小哈巴狗,你们一家子都是狗!”邹波不愧是邹奶奶最疼爱的孙子,骂起人来又狠有毒,难听至极。

    “我看你才是狗!只会到处乱吠的疯狗!”孙君气得浑身抖,抓起桌上的玻璃杯就砸了过来。谁家养出来怎么一玩意儿,简直气死她了!

    邹波却是不跟孙君吵的。只恨恨的又瞪了一眼不争气的邹平,甩手走人。这种地方,就算是用八抬大轿请他,他都不会再踏进半步!

    “茜茜!”邹波前脚刚踏出门,彭桂香和唐素素立刻走了过来。方才邹波那一推可是实打实的,两人皆是担心不已。

    “我没事。”摸着已经肿起来的后脑勺,邹茜嘟嘟嘴,“咱们导演了剧本的开始和中间,却没有料到剧本的结局!还真是有够倒霉的!”

    “谁让你这会跑进来的?”江奇撇着嘴嘲笑道。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赶在那个邹波甩手走人的时候进屋,不被迁怒才怪。

    面无表的瞄了一眼江奇,韦柏赫走过去,伸手摸了摸邹茜的后脑勺:“擦药。”

    被韦柏赫那一瞄,江奇瞬间噤声。听闻韦柏赫说邹茜需要擦药,连忙转身找来药膏,神讨好的双手奉上。

    “要是邹波看到你们这会儿的相处,肯定要瞪掉眼珠子!”好笑的看着江奇的举动,唐素素摇摇头,跟着说道。

    “他倒是想看,也得看咱们给不给他看!”对邹波,孙君是厌恶至极的。以往就老是听说邹家人不是好东西,今日得见,总算是真正大开眼界了!

    “不过说起来,邹波这一走,晚上得住哪啊?难不成回灵泉村去?”彭桂香问这话,倒不是担心邹波无处落脚,主要是想着邹奶奶会不会再跑来大闹一场。

    “哎呦妈!你真当大堂哥出门,家里会不给钱?别看大伯老是闷不吭声的,其实他手里有钱!还有奶奶,她老人家的棺材本肯定全拿出来给大堂哥了!不然你当大堂哥哪来的底气跟咱们对骂?还掉头就走……切!那是因为他荷包里有钱!”邹茜甚是不优雅的翻了个白眼,甚至用上了江奇的口头禅。

    “我就说他咋走的那么爽快,原来是兜里有钱啊!”江奇恍然大悟的说道。他本来还等着接下来的日子里,挥刀霍霍的跟那个邹波继续大战三百回合呢!

    “那是当然!他可是咱家老奶奶的心头宝。不说多的,在县城租十天半个月的房子肯定是有钱的!”邹茜继续说道。前世的邹波没有找任何人借宿,不也很快就在县城找到了窝?

    “别说话!”冷冷的轻呵一声,韦柏赫手中的药擦上了邹茜的后脑勺。

    “嘶……韦柏赫,你下手轻点……”她又没得罪韦柏赫,
嫂子合集无弹窗
做什么那么大力?邹茜痛的只掉眼泪,忍不住抱怨道。

    “茜茜别闹!不用力怎么去掉红肿?”邹茜话音刚落,一边的彭桂香关怀的训道。

    “我没闹……哎呦,疼!”邹茜刚想委屈的为自己辩白,就被韦柏赫重重的揉了一下疼痛的地方。当即苦了脸,吐了吐舌头。

    看着邹茜呲着牙作怪的好玩表,众人皆是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不管遭遇了多少的不快,只要他们大家都在一起,就是最美好的事!

    邹波真的没有再来,那天特意躲出去的邹楠也终于彻底放下心来,不必再担忧邹波的到来揭穿她还在上学的事实。

    暑假期间,邹茜和韦柏赫依然干着老本行,白天卖冰棍,晚上摆地摊。不过这一次,两人都有了属于自己的自行车。而江奇和董思诗也都没有落下,大热天的骑着车跟着邹茜两人跑来跑去,从不曾叫苦。一整个夏天下来,收获颇丰的同时,亦十分的锻炼人。

    平静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八月末,韦书诚再度找来的那一天,众人的生活再度起了波澜,而且是天翻地覆的大波澜……

    “我说过,不会把柏赫交给你!”当初在灵泉村,唐素素就没有答应韦书诚带走韦柏赫。今天韦书诚又一次找上门,唐素素的态度依然坚定,毋庸置疑。

    “唐素素!你是疯子吗?你宁愿柏赫跟着你过寄人篱下的苦日子,也不愿意让柏赫跟我去市里过大少爷的富足日子?”韦书诚简直要被唐素素的油盐不进气得吐血。翻开皮包拿出厚厚一踏钱甩在唐素素面前,“这是拿来让邹平还债的,以后你和柏赫都不需要住在这个鬼地方!也不必再受人使唤,任人差遣!”

    知道他们住在这里又能跟韦书诚搭上线的人,除了同在县城的邹波,再无第二人。加之韦书诚拿钱砸人的举动,邹茜等人完全不用多想,就确定了邹波的嫌疑!真是防备不住的祸害,一个大男人也那么长舌!

    “我们不要你的臭钱!拿走!”韦书诚的钱,之于唐素素便是最大的侮辱。别说她现在还没有穷到举步维艰的地步,即便她真的急需靠着这笔钱才能活下去,唐素素也绝对不会对这笔钱眨哪怕一次眼!

    “唐素素!我说过了,这钱不是给你的!是让邹平拿来还债的!我听说,邹平欠了一屁股的债,给人干一辈子活也还不完。这是我对他的一点小小心意!是看在他帮我养了柏赫好几年,还拿钱供柏赫上学的份上才拿出来的!这是我欠邹平的,跟你无关!”韦书诚这一次的态度极为强硬,甚至根本不给唐素素拒绝的机会就转过头对上了邹平。

    “邹平,是男人就不要让老婆女儿吃苦!她们跟着你遭了那么多年的罪,理当过点好日子了!我不是可怜你,也不是同你,我就是觉得,你我都是当爸爸的,都想给孩子最好的!不管是学校还是生活,他们都值得更好的!”韦书诚目光坚定的看着邹平,说出来的话更是让邹平无从反驳。

    “其实我这次来,也是想请求你们让我把柏赫带走的。我不是今天才知道你们在县城的住处。柏赫和茜茜都是聪明孩子,不管在小学还是初中,都是鼎鼎大名的。你们当时说走就走,直接连两位老人家都搬来了县城……我知道你们是真的下定了决心不想让我带走柏赫。我自己有错,我也认了!”邹平不说话,韦书诚却也不觉得尴尬,仔仔细细的说着他的想法和感受。

    “说实话,如果可以,我不想来打搅柏赫的生活。但是事实上,身为爸爸,身为儿子,我又不得不来找柏赫这么一次!”韦书诚说着说着,忽然眼眶湿润了,而且还特地向唐素素鞠了一躬。

    “素素,我知道咱爸过世的事,也知道你和柏赫还有妈肯定很伤心。我当时也想来送送咱爸的,可一想到咱爸肯定不愿意见到我,也想着你们母子都讨厌我……我愣是强忍着冲动没现身!可是素素,这一次,换我求你帮帮忙,让柏赫回家看看他亲奶奶!老人家想孙子想的病卧在床,医生说,说她老人家没多少日子可以活了……”韦书诚这几年依旧没能再生出第二个孩子,以致于韦爷爷和韦奶奶特别的想韦柏赫。两位老人家始终记得当年不肯接受唐素素这个儿媳妇的错误,也始终拉不下脸来求唐素素把孙子还给他们。直到韦奶奶住进医院,才对着韦书诚说出了一直以来的心愿。

    众人都没想到韦书诚会突然搬出这么一个令人无法拒绝的理由。而这一刻,邹茜忽然紧紧握住了韦柏赫的手,片刻也不敢松开。哪怕她的重生改变了这么多的事,还是挽留不住韦柏赫吗?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