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吃醋-重生-
重生

第63章 吃醋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别说,吕梦娇这个问话还真把邹茜给问住了。她和韦柏赫是什么关系?当然是邻家哥哥和邻家妹妹的关系,至于表哥?邹茜愣了愣,摇摇头:“不是。”

    “不可能吧?那你俩怎么打小就同进同出的?我听说你俩是住一块的啊!而且家长会的时候,你们俩的妈妈也都一起来学校的!最关键的问题是,你们俩的妈妈不是合伙卖早餐吗?虽然我嫌弃学校大门口的小吃摊很脏,从来都没有买过……”吕梦娇话说到一半,忽然觉自己说错话了,连忙着急的摆摆手,解释道,“那个,小茜茜,你不要介意啊!我不是说你妈妈做黑心生意赚黑心钱……”

    拽着董思诗快走几步,邹茜已经不想跟吕梦娇多说哪怕一句话了。不管吕梦娇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她都拒绝跟吕梦娇交谈!

    “呀,小茜茜,你别生气嘛!你听我说,我没有看不起你妈妈的意思,真的!只是你也知道,学校门口总是很多黑心肠的大妈骗咱们学生的钱嘛!所以我就……”吕梦娇话还没说完,就见邹茜拉着董思诗该走为跑了,连忙追了上去,“哎,小茜茜,你别跑,等等我啊……”

    邹茜是懒人,能坐绝对不站,能走绝对不跑!像此刻这般主动拉着董思诗狂奔,足可见吕梦娇与众不同的能耐了。

    “茜茜,去那边坐吧!”两人跑进食堂时,已经有不少同学打好饭坐下了。眼尖的现一排空桌,董思诗说道。

    “好。”反正只要不跟吕梦娇走在一起,坐哪都不是问题!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还没追过来的吕梦娇,邹茜迅速拉着董思诗走了过去。

    因着早餐和午饭的反响都不错,晚饭时的食堂已经开始人潮拥挤了。以致于待到吕梦娇排完队打好饭再想要找到邹茜和江奇的身影,已经是很困难的事。不死心的围着食堂转了一圈又一圈,也不知怎么回事,愣是没有现想要找的人。实在无奈之下,只好随意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好在没看见咱们。”万分庆幸的舒了一口气,邹茜不想重复吕梦娇方才的那些话,只是稍微表达了对其一直缠着她的不满。

    “她的眼睛是长了出气的吧?咱们四个大活人就坐在这里,她来来回回的愣是没现?”江奇会这样说,倒不是希望被吕梦娇找到。他只是实在受不了吕梦娇挂着一副急切的神却直接无视他们的举动。

    “你大可以出声喊住她的!”面不改色的吃着饭,董思诗的声音不大,却也不小。

    “我疯了吗我?就算是想要找死,也不会喊住她的好吧?”不敢置信的看着董思诗,江奇的脸上尽是“你怎么可以把我往火坑里推”的表。

    “你不是也乐在其中?”董思诗嘴里说着话,却连一个眼神也没施舍给对面的江奇。从早上选班干部,到中饭的大吵大闹,再到下午的零食和可乐……这一天下来,江奇同学算是彻底出名了!

    “我哪有乐在其中?你不能因为跟我关系好,就随意这样污蔑我!我可是会生气的!”江奇满脸不高兴的郑重说道。

    “我高兴!”冷冷的丢下三个字,董思诗晚饭也不吃了,端着餐盘就往餐具回收处走。

    “思诗!”手快的拉住站起身的董思诗,邹茜冲食堂的某一角努了努嘴,“喏,看到素素婶子了没?你要是这样浪费食物,会挨骂的!先别生气,我陪你换个座位!咱们坐着慢慢吃,不理奇奇哥!”

    “喂,邹茜!我哪里得罪你了?你……嗷!”江奇还待反驳,小腿直接挨了一记。中午是踩脚,晚上是踹腿,韦柏赫下脚可真够狠的!

    “闭嘴!”韦柏赫的冰冷向来很有威慑力。加之其不悦的瞪眼,立刻就让江奇安静了下来。

    江奇才不愿意承认,偶尔有些时候,他是有那么一点点怕韦柏赫的呢!不过此时此刻,看韦柏赫和邹茜都帮着董思诗,他也只好闭上嘴巴不再说话了。天知道他什么也没干,根本就没得罪三位好友!

    “思诗,这事其实不难怪奇奇哥。你看吧,奇奇哥打小学就受欢迎,现在不过是多了一个爱/慕者,很正常啦!比起当年的李晓梅同学,吕梦娇不过是小菜一碟……”邹金早恋的是件生过后,邹茜开始认真的看待感这种事。而董思诗和江奇……邹茜当然是相信韦柏赫那句关于喜欢的猜测的!

    “茜茜,你不用开导我。我都知道,心里也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打断邹茜的劝解,董思诗扯了扯嘴角,“就是心里有些不舒服,过一会就好了。”

  
想到我就好txt下载
  不舒服?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吃醋吧?邹茜当年嫁人,是邹平和彭桂香做的主。并没有什么感就结了婚,然后顺理成章的搬进了曹家。直到曹毅和邹欣生外遇的事,邹茜尚未理清心里的感受就遭遇了祸事。直到死,她都没能明白她对曹毅的愤怒和失望,到底是不是爱……

    邹茜是爱初学者,董思诗亦是。两人静静的坐在那里,都想说些什么,却又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终,便沉默了下来。

    “小茜茜!终于找到你了!江奇呢?怎么没看到他跟你坐一块?”无意间现邹茜的所在,无心吃饭的吕梦娇忙不迭的端着餐盘走了过来。只不过左望右望,却是没能现江奇的身影。

    “奇奇哥啊,不知道呢!应该吃完饭先走了吧!我们没有坐一起。”知道董思诗的心不好,邹茜也没有跟吕梦娇多说,直接端着吃的差不多的餐盘站起身,“思诗,吃完了吗?走了!”

    “嗯。”看也未看吕梦娇,董思诗放下筷子,与邹茜一道将餐盘送到回收处,便离开了食堂。

    “思诗!时间还早,不急着回教室。你带我四处转转吧!正好参观参观学校。”一整天下来,邹茜还没好好看看这所高中。想着这会回教室有可能还得被吕梦娇缠上,索性便拽着董思诗四处乱走了。

    另一边,坐在教室里的江奇则是满脸的闷闷不乐:“韦柏赫,她们俩怎么还没回来?这都多久了?待会就要上晚自习了!”

    “谁让你惹她生气的!”正在做题的手没有停下,韦柏赫分神回道。

    “谁惹谁生气了?她惹我还差不多!无缘无故就跟我呛声,还冲我甩脸色看……”跟董思诗认识这么久,江奇从来没有遭遇过今天的待遇,故而心里十分之不爽!

    “我又没点名道姓,你怎么就知道我说的是谁?”已经做了一大半的练习题还剩下最后一个公式没有套用,韦柏赫随意翻出草稿本,飞快的演算着最后的结果。

    “除了她还能有谁?总不至于是说邹茜那小丫头吧?也就只有你才有本事把邹茜惹生气,我可没那个能耐!”没好气的看着韦柏赫依旧故我的做着自己的事,江奇不高兴的转着手中的笔,摆明了什么也不想干。

    “学术词,吃醋。”五个字,一语中的。韦柏赫笔下的答案完美算出。顺手合上练习册,想了想还是建议道,“你应该道歉。”

    “我道歉?你没搞错吧?我要道什么……等等,你刚刚说吃醋?吃什么醋?谁吃谁的醋?”江奇今年高一,马上就快满十六岁。但是此刻被十三岁的韦柏赫盯着,心里莫名忽然觉得有些虚。

    “还是那个话题,暑假时提过的。”韦柏赫也没打算让江奇难堪。有些事只有当事人自己心里最清楚,他们这些外人只需要在旁边帮忙看着就行。

    “什……什么?”江奇难得的口吃了。手中的笔掉落桌上,不敢置信的看着再次低头去看书的韦柏赫。想了想,又想了想,最终还是没能忍住烦躁的站起身,直接走向教室门口。

    “思诗,小心!”邹茜的喊声很及时,却还是没有阻止意外状况的生。好在江奇反应快,及时伸手抓住了董思诗的胳膊。是以即便迎面撞上,也无甚大碍。

    “哎?奇奇哥?快要上晚自习了,你去哪?”见董思诗撞进的是江奇怀里,邹茜长舒一口气,诧异问道。

    “上厕所。”扶着董思诗站稳,江奇酷酷的丢下三个字,与董思诗擦肩而过,大步走出教室。

    怎么觉得奇奇哥的脸色不对劲呢?邹茜下意识的望向教室里的韦柏赫,却见韦柏赫根本没有抬头的打算。这样看来,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事的……吧?

    “真是不要脸!”安静的教室里,吕梦娇这声尖锐的嗓音格外清晰,直直的刺进所有人的耳里。

    尽管吕梦娇没有明说,但是迎上吕梦娇望过来的恶意视线……邹茜厌恶的皱起眉,刚想开口就被董思诗抢先了。

    “没教养!”董思诗不是不会骂人,也不是不会吵架。只是她向来不屑,也不想自降身份。然而吕梦娇这句当众骂出来的话实在过于羞辱人,她自然是不可能忍耐的!

    “你骂谁没教养呢?你才没教养!你全家都没教养!”吕梦娇拍桌而起,恨不得直接冲过来甩董思诗一巴掌。

    “你接下来是不是打算说,我全小区、全市、全国都没教养?”冷冷的看着吕梦娇,董思诗嘲讽的勾起嘴角,“你尽管把你自己也骂进去,我一点也不介意。”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