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冰山-重生-
重生

第65章 冰山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江奇,你是要回寝室吗?咱俩一起走好不好?”班上的同学已经走得差不多,吕梦娇一脸娇羞的走过去说道。

    “不用。”要不是吕梦娇,思诗根本不可能跟他闹脾气!一整天都被闹得不安生,江奇不无烦躁的冷声说道,“吕梦娇同学,麻烦你从今以后离我远一点行吗?”

    “江奇?你为什么要这样说?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对不起对不起!要是我有哪里做的不对,你尽管跟我说!我一定会改的!”没想到江奇会突然这样说,吕梦娇吓了一跳,忙不迭的道歉。她是真的喜欢江奇,不希望江奇讨厌她……

    “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是我的问题。我不想跟你说话,也不想跟你有任何交集!所以,请你离我远一点,谢谢!”对吕梦娇这种女生,江奇做不到好声好气的说话。神冷冷的说完,大步离开。

    “江奇!我不会放弃的!”只要她坚持不懈,江奇早晚会喜欢上她的!认定了这个真理,吕梦娇不服输的喊道。

    “真是够了!她到底想要怎样?听不懂人话吗?”远远的听到吕梦娇的喊话,江奇恼火的说道。

    身边的韦柏赫没有接话,面无表的瞥了一眼江奇。只是那眼神里,明晃晃的都是看好戏的兴味。

    “喂!柏赫,不带你这样看兄弟笑话的啊!说起来我就奇怪了,凭借你的相貌和学习成绩,怎么就没有女生追你?难不成都是被你冻着了?那我以后要不要也学学你,整日不停的放冷气?”说起韦柏赫,江奇无奈的现,好像从一开始到现在,从未有女生对韦柏赫示过好!简直太诡异了!

    冷冷的白了一眼江奇,韦柏赫依旧一不,并不打算回答这个白痴问题。

    “难道是因为县城比a市保守?可也不对啊!茜茜那个五叔,不就因为早恋被学校广播点名了?你怎么说也比那个五叔长得帅气吧?如此冷峻的一座冰山,居然乏人问津?那群女生是瞎了眼吗?”追在韦柏赫的身后,江奇锲而不舍的碎碎念道。

    无视扰人的话语,韦柏赫脚步加快,完全不理会身后的江奇。

    “呀!我知道了!那群女生肯定是不喜欢姐弟恋!谁让柏赫你虽然个头够高,可确实比咱们都小上两岁呢!要是不知道也就算了,偏生你刚到学校就被小老头当众点破了真相。泄了底又透露了真实年龄,怪不得那群女生都不围着你转……”江奇的碎碎念一直持续到学校大门口,望着身为走读生的韦柏赫畅通无阻的迈出校门为止。

    早知道……早知道他也该办走读的!到这一刻才想起来被抛弃的江奇愤愤然的被门卫拦住脚步,眼巴巴的望着韦柏赫走远。董思诗一直都是走读,韦柏赫和邹茜现在也是走读,就只有他!只有他被困在学校了!他要去找小老头办走读手续,明天开始就走读!

    韦柏赫回到家的时候,邹茜正拿着烧烤跟唐素素分享。至于坐在一旁的韦书诚,则被一大一小两个女人直接无视了。

    “柏赫回来了啊?今天第一天上学,感觉怎么样?老师都和气吗?同学们也都友好吗?有没有遇到什么不高兴的事?要是碰上不顺心的人和事,尽管跟爸爸说,爸爸保管帮你解决的稳稳妥妥……”一见到韦柏赫回来,韦书诚立刻起身走了过去。

    他今天又一次的白等了一天,直到晚上才见到唐素素回来。想着唐素素肯定是故意不想让他跟韦柏赫相处,韦书诚心里没少生气。但是他也知道,现下的韦柏赫只听唐素素的,根本不愿意搭理他这个爸爸。所以,韦书诚忍了又忍,还是忍下了火气。

    “没有,不用。”对着韦书诚,韦柏赫依然什么也不想说。更甚至,他希望这个人不曾出现在他的生活,日后也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

    “柏赫,爸爸……”韦书诚话还没说完,韦柏赫头一扭,转身进房间了。长大了嘴巴站在原地,好一会后,韦书诚垂下头,无力的叹息一声,默默的离开了。

    自始至终,唐素素都没有插嘴,也没有应答。茜茜说的对,柏赫已经懂事了,知道谁才是真心对他好的!她这个当妈妈的,完全不用担心柏赫会被抢走!

    次日清早,忙着去学校食堂的唐素素先出门,邹茜和韦柏赫的上学时间晚了些许。不过一出门,唐素素就见到了等在楼下车里的韦书诚。视而不见的绕过车子,唐素素兀自离开。

    韦书诚前一天夜里并未回家,而且睡在了车里。他想要挽回自己在韦柏赫心中的印象,也希望能尽可能的跟韦柏赫多接触接触。故而,他打算无论如何
女儿娇(及姊妹篇-女儿红)笔趣阁
都要送韦柏赫去学校!

    “柏赫,去上学啦?爸爸送你和茜茜。”终于等到韦柏赫出门,打着盹的韦书诚动作麻利的打开车门,笑的谄媚。

    “不用。”仍是冷淡至极的拒绝反应,然而韦柏赫能开口,已然是对韦书诚最好的态度了。

    “没事没事。反正爸爸有时间,正好送你俩。学校不远是吧?你俩是想走过去,还是爸爸开车送你们过去?”一夜睡在车里,韦书诚的精神并不好。不过他还是随意抹了抹脸,挂着笑脸说道。

    韦柏赫没再理会,也没再开口,径自朝着学校走去。

    邹茜亦没有说话,跟着韦柏赫往学校走。对韦书诚,不管他做什么,邹茜都生不出同。不是只要悔过,就一定能得到原谅的!至少邹茜觉得,韦书诚这个男人不值得!当年唐素素的死,唐爷爷的死,都跟韦书诚脱不了干系!

    “柏赫,喏!昨天还说没女生喜欢你,今个就收到书了,真是厉害!”笑嘻嘻的将书递给韦柏赫,江奇笑的格外得意。

    没有伸手去接书,韦柏赫面无表的扯了扯嘴角:“送你了!”

    “什么?送我?你一封破书,送我做什么?当我很稀罕?得,还是你自个收着吧!哥哥我从小到大,向来不差书!”江奇一时得意忘形,不小心就嚷出了不该说的话。这不,他话音刚落,教室前排的一个女生忽然就趴在桌上“嘤嘤”哭了起来。

    “喂,江奇,什么叫破书?你怎么说话呢?赶紧道歉!”这摆明了不尊重人嘛!女生的同桌当即不满了,站起来怒道。

    “活该!”望着江奇遭遇尴尬境地,邹茜无语的撇撇嘴,转过头小小声的跟董思诗说道。

    冷冷的瞥了一眼江奇,董思诗回过头,什么话也没说。

    “那个……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江奇确实不是故意羞辱那个女生,他是冲着韦柏赫去的。不过显然,他一不小心捅了马蜂窝。

    “道什么歉?江奇你根本就不需要道歉!她自己做的事,怎么就不敢承担责任了?书不就是一张纸,难不成还有多金贵?”江奇诚心道了歉,吕梦娇却是格外的不满,火大的冲女生的同桌喊道。

    “吕梦娇!那不仅仅是一张纸!是俏儿的一片心意!”拍了拍身边水巧儿的背,赵玲玲亦是满腔的怒火。原本不过是一件小事,江奇道歉了,便也算了。但是吕梦娇突然跑进来搅和什么?又凭什么当众瞎嚷嚷?

    “呸!什么一片心意?她要是有胆量,干嘛不敢认?还要你这个外人帮着出头?真是不害臊!”吕梦娇不屑的嘲讽道。

    “我怎么就不害臊了?你害臊?你害臊你怎么还整日追着江奇跑?你害臊你怎么还眼巴巴的去讨好邹茜?你害臊你怎么还处处跟班长作对?吕梦娇,你有什么脸面坐在这里嘲笑我?你才是最不害臊的人!”委屈不已的水俏儿擦着眼泪站起身,跑到吕梦娇的面前,瞪大了眼睛喊道。

    “你……你胡说什么你?水俏儿你是不是找打?是不是想跟我吵架?”被水俏儿此般揭穿心事,吕梦娇也坐不住了。慌忙扭过头看了一眼江奇,辩解道。

    “是我要找你吵架吗?明明是你不让我好过!你故意想要我难堪!”听着吕梦娇的指鹿为马,水俏儿涨红了脸,“没错!我就是喜欢韦柏赫又怎么了?我哪里见不得人了?哪里就得罪你了?”

    本来不过是一件暗恋的书事件,完全可以如湖中荡起的涟漪,随风散去。然而江奇那一喊,吕梦娇这一搅和,水俏儿的心意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告知了全班所有同学。而当事人韦柏赫,冷着脸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书,根本不打算理会。

    望着韦柏赫的反应,江奇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不过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跟着坐了下来。将书放在韦柏赫的桌面上,做贼似的翻过课本,佯作认真的看了起来。水俏儿一点也不可怕,他怕的是身边的韦柏赫啊……

    那封书就那样静静的放在韦柏赫的桌面上,无人理会。直到班主任走进教室,被逼不得已的江奇这才黑着脸将书拿过来,收进了自己的书桌。韦柏赫的定力太强,真有可能置之不理的等着小老头收走的!

    “你是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所以你就好好跟老师解释解释,你为何要偷偷摸摸的给韦柏赫写书吧?”吕梦娇真的很坏心眼。看到班主任走进来,非但不提醒水俏儿立刻回座位,竟然还故意落井下石。

    “吕梦娇,你……”一脸惊慌的转过头,见班主任已经走到她身后,水俏儿直接急哭了。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