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家人-重生-
重生

第7章 家人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说服邹平答应韦柏赫和邹茜去县城并不难,难的是如何让邹平答应韦柏赫和邹茜独自去县城,而且还是连夜出。毕竟韦柏赫和邹茜只有八岁,又连夜沿着漆黑的山路走向县城……想想都是不怎么让人放心的事。

    然而出乎邹茜所料之外的是,韦柏赫仅仅是釜底抽薪的在邹平面前摆出了一句话,邹平就点了头。

    “我需要赚足够的钱给妈妈治病。”尚显稚嫩的脸上透着不符合年纪的坚定,邹平想不出任何反驳的理由。

    轻叹一口气,交代两个吃好晚饭的孩子立刻去洗澡并抓紧时间睡上一觉,邹平便背着自家院子里的竹篓跟彭桂香出了门。

    “你们是说,柏赫和茜茜他们两个想要自个赚钱给素素治病?”这种事怎么可能瞒得住?怎么可以瞒着家里的长辈?邹平和彭桂香没有任何迟疑的去跟唐爷爷和唐奶奶提了此事。而听完两个孩子的打算,唐爷爷皱着眉头久久没有说话,唐奶奶的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

    “叔、婶子,我是想着,今夜我陪两个孩子一道上城里,明天下午再回来。”灵泉村距离县城太远,他们只能靠两条腿走。韦柏赫和邹茜还是小孩子,四五个小时都不一定能走到。此般况下,邹平是肯定要跟着一块去的。所以才答应了韦柏赫去县城的要求,所以才特意过来跟唐爷爷和唐奶奶说一声。

    “这……”如果邹平能跟去,自然是最好不过。可唐奶奶光是想想就心疼啊!大人们再苦再累都不要紧,说什么也不能亏待孩子啊!

    “去吧!”出声打断唐奶奶的话,唐爷爷站起身来,四下寻着工具,“我再去抓些黄鳝,最好能捉几条蛇,赶在你们离开前送回来。”

    “我和桂香也是这样想的。说实话,我仔细瞅过了,别看两个孩子人小,能耐倒不小。折腾了一整天,很有些收获。等咱们再去捉些虾啊泥鳅啊什么的,指不定明早真能卖点钱回来。”邹平拍了拍身后的篓子,语气颇有些兴奋和激动。孩子都能想到的事,他们做长辈的竟然一叶障目,没有一个有这样的先见之明?真是汗颜!

    “那行,咱们一块去!素素刚喝完药睡下了,没几个小时醒不来。多一个人多一双手,能抓多少是多少!”受到唐爷爷和邹平的干劲感染,唐奶奶一抹眼泪,大有豁出去的架势。

    于是这般,四个大人又抹黑去辛苦忙活了好几个小时。许是心里存着某种念想,四人的干劲都很大,收获也堪称丰富。等到他们意犹未尽的搬着沉重的竹筐和竹篓回到邹茜家,穿戴整齐醒过来的韦柏赫正跟邹茜推着小推车往村外走呢!

    “柏赫、茜茜,你俩等等!时间还早着呢,别急!”午夜十二点左右,彭桂香钻进厨房,不一会儿就听到了烧火做饭的声响。

    与此同时,院子里的邹平正光着膀子汗水淋漓的拿着刨子刨木头:“你们俩的小推车是很棒,不过好像小了点。看咱的,保管给你们俩折腾一个大大的木板车出来!”

    “爸爸,木板车大了,我跟韦柏赫推不动。”瞧着邹平的动作,邹茜小小声的提醒道。她可是很满意韦柏赫折腾出来的小推车呢!以她的身高,就只能推这种精致小巧还实用的!

    “没事。爸爸也陪你们俩去城里!你们俩推小车,爸爸推大的,咱们把今天的收获全部运到城里,保管赚大钱!”不得不说,邹平干着一手绝佳的木头活。没多大一会功夫,木板车就差不多成形了。

    邹爷爷还没过世的时候,是十里八乡有名的木匠。邹家五个儿子中,只有老三邹平继承了他的手艺。可偏偏,最不得邹奶奶喜欢的正是邹平!唐奶奶每次念叨起这事,都忍不住撇着嘴悄声嘀咕:邹奶奶真正不喜欢的,说不定就是邹爷爷!不然干嘛变本加厉的讨厌邹平这个儿子?

    “爸爸,你也去?”之前没听出她爸有这意思啊!邹茜不确定的望向韦柏赫,却见韦柏赫正沉着小脸站在一边,一动也不动的盯着韦平四人搬回来的大竹筐。

    “爸爸当然要跟去!不然就你们两个小孩子走夜路,爸爸哪里放心?还有你妈妈,柏赫外公和外婆,咱们大家伙可都得担心坏了!”邹平一边忙着手中的活计一边跟邹茜说道。

    “可是你明明答应不跟唐爷爷和唐奶奶说的!爸爸你不守信用!说话不算话!”韦柏赫绪低落的原因,邹茜不用想也知道。方才看到唐爷爷和唐奶奶一起出
逃脱无弹窗
现的时候,韦柏赫整个人都僵住了。尽管唐爷爷和唐奶奶放下竹筐就什么也没多说的回家了,可邹茜就是知道,韦柏赫生气了!

    “茜茜,爸爸没有说话不算话,也没有不讲信用。爸爸答应让你和柏赫去城里,到这一刻,都没有改变。”手里的钉子忽然就钉歪了方向,邹平轻叹一口气,转过头语重心长的解释道,“你和柏赫这么小就知道帮家里分担,爸爸妈妈、还有柏赫外公外婆,都感到非常的骄傲和自豪。但凡你们俩已经十八岁,不,十五岁,哪怕十三四岁都行,我们当大人的肯定不会拘束着你们。因为那时候的柏赫已经是个小男子汉,可以保护自己,也能保护茜茜。可你们现在只有八岁,换了你们俩站在爸爸妈妈和外公外婆的立场,你们舍得自家的孩子大半夜的在漆黑的路上走好几个小时?”

    “就算是这样,爸爸你不放心,跟我们一块去就是。干嘛非得告诉唐爷爷和唐奶奶啊?万一让素素婶子知道了,她该多难过?”韦柏赫问不出口的这些话,邹茜全部代劳了。

    自家爸爸是个什么样的人,邹茜比谁都清楚。问清楚了、解释明白了,就不会留下隔阂。否则以后她再跟韦柏赫决定了什么事,韦柏赫肯定不会再告诉她爸!这种场面,不是邹茜想要看到的。她只希望,他们两家人都能平平安安,然后和和□□的生活在一起,不要有分离、不要有死别……

    “这你们俩就放心好了。爸爸妈妈去唐家的时候,是背着柏赫妈跟柏赫外公外婆说的这事。我们出门的时候,柏赫妈已经吃完药睡下了。没看见柏赫外公外婆刚刚走的那么急吗?就是为着不被柏赫妈现!”说起唐素素,邹平的注意力转到了沉默不语的韦柏赫身上。

    “柏赫,叔叔知道将这事告诉你外公外婆,你肯定不高兴。但是你要知道,你是你外公外婆的命根子。你妈妈身体不好,你要是再有点闪失,你外公外婆会撑不住的!叔叔跟着你和茜茜一起去城里,是对你外公外婆负责。将你的打算告诉你外公外婆,却是对你负责。你们是一体的!一家人!叔叔这样说,柏赫懂吗?”邹平没有念过很多书,也不是很会讲话。这些看似大道理的话语,还是他当初跟韦书诚交好的时候,被韦书诚熏陶出来的。

    韦书诚是打大城市来的知识分子,见得多、懂得也多。那时候的韦书诚,风/流倜傥,学识渊博,是灵泉村有史以来最为有修养的人!这样一位才高八斗的青年才俊,为着美好的爱娶了唐素素,最终扎根在了灵泉村。

    那一年,多少姑娘芳心碎地,多少青年扼腕叹息?然而谁又能想到,曾经那般备受瞩目的爱,有了轰轰烈烈的开始,却终归没能逃脱现实的残酷。韦书诚走了,丢下唐素素母子两人,毅然决然的回了他的大城市。自此,再无音讯,不见归来……

    “叔叔,我懂!谢谢叔叔!这件事是我想的不够周全,我错了!”韦柏赫神色诚恳的道谢和认错,唤回邹平飘远的心神,亦隔断了那些不甚愉快的回忆和过往。

    “没,不是,不用谢,也不必道歉……”韦柏赫的神太过认真,以至于邹平忽然就有些慌乱,急忙又是摆手又是摇头,加重了语气肯定道,“柏赫很棒!超乎叔叔预期的优秀!咱们整个灵泉村,没有哪个孩子能比得上柏赫的聪明懂事,真的!”

    “爸爸!那我呢?”邹茜不无哀怨的嗓音响起,眨巴着眼睛插着小蛮腰,不高兴的瞅着邹平。

    “茜茜?嗯,那什么,茜茜也很厉害,哈哈!”邹平摸着后脑勺的笑了笑,怎么听怎么像是敷衍。反正听到他这么说的邹茜和韦柏赫,都是这么觉得的。估摸着邹平自个也觉得不大像回事,便停下干笑,故作自然的扭过头,继续钉他的木板车去了。

    邹茜撅撅嘴,刚想说些什么,无意间看到韦柏赫的嘴角翘了翘。仔细望过去,却见韦柏赫偏过头,背过身子去了。不过……也没关系,只要确定了韦柏赫不再生气,她受多少埋汰都行!

    凌晨一点左右,邹平三人整装待,启程离开了灵泉村。一大两小怀揣着几根火柴和一小截蜡烛,借着皎洁的月光摸黑上了路。彭桂香特意烙了热腾腾的饼给他们带着,还准备了两个装的满满的水壶以防路上渴了找不到水喝。临行前更是千叮咛万嘱咐两个孩子要跟紧邹平,千万别走丢了。还有邹平,卖不了钱不要紧,天大地大孩子最大,他们家和唐家的独苗苗,就交到邹平手上了……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