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去县城-重生-
重生

第8章 去县城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灵泉村前往县城的山路并不好走,然而邹茜和韦柏赫都是兴致冲冲,连带邹平脸上也浮现出温暖的笑容:“你们两个别光顾着兴奋,多注意点脚下,小心摔着了。”

    “知道了!”寂静的夜里,邹茜清脆的嗓音格外清楚。韦柏赫也是轻轻“嗯”了一声,煞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这两个孩子,真的是父母的骄傲!怀着这样的念头,邹平前所未有的豪云壮志起来:“茜茜,爸爸以后一定努力赚钱,让你过上可以骑着自行车去县城的好生活!还有柏赫,叔叔答应你,一定帮你一起赚钱医治你妈妈!这是男人之间的承诺,叔叔说到做到,绝不反悔!”

    “爸爸,你真是伟大的好爸爸!”能不能骑着自行车去县城,邹茜并不在意。但如果她爸爸愿意帮忙救治唐素素,邹茜的眼中满是感动,崇拜不已的欢呼道。

    韦柏赫的身子僵了僵,推着小木车的双手无意识的握紧:“谢谢叔叔!等我长大,一定报答叔叔!”

    “不用不用。柏赫是叔叔看着长大的,又跟茜茜是好朋友,叔叔理当出一份力!”这就是老好人邹平。明明毫无血缘亲戚关系,明明自家也不是多么富裕安康,但是,他真心实意的想要帮助唐家度过难关。再苦再累,也没关系。

    “爸爸,那你得好好赚钱才行啊!素素婶子看病需要很多很多钱的!”邹茜嘴上如是说着,心里同时也正不断的想着怎样才能让邹平以最快的速度赚到钱。不但要赚到钱,而且必须是赚到大钱。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帮唐家脱离苦难。

    “茜茜说的对,爸爸得好好想想怎么赚钱才行。”被邹茜这么一提醒,邹平的脑子慢慢冷静下来,“可是爸爸除了会种田,就只会一手木头活,无济于事啊……”

    “等等!爸爸会木头活,而且手艺还很精湛……”脑子里飞快的闪过一抹精光,虽然转瞬即逝,还是被邹茜抓住了。笑眯眯的拍拍手,邹茜昂起脸,大着胆子跟邹平提议道,“不如,爸爸开始学做家具吧!不是咱们村里那种简陋的木头床,是县城里卖的那种上了漆的漂亮家具!”

    “咦?家具?可是爸爸不会那些花样……”邹平当然看过城里卖的那种家具,一瞧就是他们消费不起的高档货。每次打家具店门口走过,邹平都会下意识的加快脚步。至于走进去看看的念头,他想都不敢想。

    “所以爸爸才要去学嘛!反正那些家具也都是木头做的,不就是多上了一层漆吗?等爸爸学会了样式,咱们就凑钱去买漆!等到刷好漆往那一摆,肯定不比城里卖的差!”邹平本来就是木活能手,只要有学习的机会,掌握那些样式根本不是难题。更不要说前世的邹茜在往后的那些年里,见过比现在更精致的家具。说起花样,邹茜才是真正的藏宝库!慢慢寻思着记忆里的那些家具样式,邹茜越想越觉得,此计行得通。

    “这……如果真能学会城里的那些花样,爸爸当然有自信能做的比那些卖的更好。只是,爸爸上哪去学那些花样?”要是真能做出家具去卖,肯定比两个孩子辛辛苦苦的抓虾和泥鳅去城里卖要来的好。因着不想让两个孩子以后再遭这些罪,邹平心动了。

    “爸爸,你忘了咱们现在正往哪里走?”学花样,当然是去城里学。邹茜不想当另类,便只有先把邹平往家具店里引了。

    “可是茜茜,咱们又不买家具,就算去了城里,也进不了那些店里头啊……”老实人说老实话,邹平的心眼,着实敌不上重生过一次的邹茜。

    “叔叔,城里没有规定,不买家具就不准进家具店。再者,谁说咱们不买了?咱们只是想要多比较比较各种款式和价钱,综合考虑之后再决定到底要不要下手买。至于最后还是没有掏钱买,只因为那些家具全都入不了咱们的眼,咱们一个也瞧不上罢了。”韦柏赫的突然开口,赢得邹茜的连连点头。

    而邹平,傻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随即,张开嘴露出一口大白牙:“好你个小子!厉害,真是厉害!叔叔甘拜下风!”

    “那么,这件事就这样定了!等咱们先去卖了这些东西拿到钱,再陪爸爸去家具店。之后,爸爸就仔仔细细的比较比较那些家具店的各种花样。反正不用急,我跟韦柏赫还可以去别处玩玩。”韦柏赫没有跟邹平提卖冰棍的事,邹茜更加不会多嘴。不是故意瞒着,只是不想横生变故。

    “行!那到时候爸爸去家具店学那些花样,你和柏赫四处转转。不过,你俩都不能乱跑。万一跑不见了,爸爸可不知道上哪找你俩去。”去家具店观摩的事差不多就定下来了,然而邹平还是忍不住不放心的叮嘱道。

    “好,知道了。我跟韦
半夏txt下载
柏赫肯定不乱跑。”这么简单就搞定了老爸,邹茜莞尔一笑,心里松了一口气。

    山路难走,又过于遥远。坚持走了三个小时之后,累得走不动的邹茜为了不拖慢速度,只得乖乖坐上了邹平推着的大木板车上。相较之下,一声不吭推着小车的韦柏赫,尽管脚步开始放慢,但却坚定如初,没有喊过半声苦和累……

    凌晨六点左右,邹茜三人顺利的找到了一家装修不错的酒楼。在邹茜软着嗓音软磨硬泡的跟厨房的大叔好一番交涉后,半个小时后,邹茜的兜里成功的多了一百块钱。之于他们不算小的数目,足够她和韦柏赫接下来的本金了。

    “多亏唐爷爷抓的那几条蛇和几十条黄鳝!”离开酒楼之后,邹茜故意凑到韦柏赫身边,笑眯眯的说道。虾和泥鳅自然抵不上蛇和黄鳝的稀奇,所以她才能厚着脸皮跟方才那位大叔讨价还价。

    至于得来的钱,邹茜没说给邹平收着,邹平也没开口要。邹茜知道,她爸压根就没想过要这些钱。不光是她爸,就连她妈彭桂香,邹茜也敢说,肯定是抱着一样的想法!在他们一家三口的心中,唐家需要钱,这些钱全都是要给唐素素治病的!

    “也多亏了咱家茜茜的伶牙俐齿。”拍拍邹茜的头,邹平满意的点点头,憨厚的笑道。一百块钱啊,他想都不敢想的数目来着。

    正常来说,该是邹平出面跟酒楼谈价钱的。不过邹茜的速度比邹平快,不等邹平开口,就直接了冲过去。先是亲热的一口一个“大叔”,直将那位胖厨师喊的眉开眼笑。然后又是哭穷又是卖乖,熟练老道的跟大叔磨起了嘴皮子。

    从家里亲人病重急需钱买药,到她和韦柏赫两个只有八岁大的孩子顶着炎炎烈日摸鱼逮虾;从抓蛇差点被咬的惊险,到长达五个小时的艰辛山路之行……邹茜声并茂的讲诉,愣是把大叔说的眼泪汪汪,连呼“可怜”。最终,她的功夫没有白费,大叔一拍大腿,给了个整数!

    “那是当然。所以说,带着我来县城一点也不亏!”因着之前辛苦邹平推了她好久而觉得自己有点累赘的邹茜瞬间找回自信,不无得意的挺了挺胸。

    那一脸求表扬的可爱表,瞧得邹平脸上的笑容越大了。就连一旁始终绷着脸的韦柏赫,嘴角也轻轻的扯了扯。

    接下来的时间,邹平先是带着邹茜和韦柏赫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就着冷水吃了些饼。稍作歇息后,又带着两个孩子去找了县城的家具店。难得来一趟城里,邹平不想浪费大好的机会。

    上午八点左右,邹平走进家具店,邹茜和韦柏赫对视一眼,飞快的去找了批冰棍的地方。

    还是凭着邹茜的一张小嘴,不仅博得了卖冰棍的大妈饱含同的辛酸泪,还以前所未有的低价顺利批了两箱冰棍。此般一来,邹茜和韦柏赫能从中赚差价的利润就更多了。

    非常清楚邹茜的优势,在邹茜跟大妈大费唇舌的过程中,韦柏赫一句话也没说,静静的站在一边。等到红着双眼的大妈帮忙把两箱冰棍放上小小的木板车,韦柏赫低着头诚恳的说道:“谢谢。”

    “没事没事。大妈跟你们两个娃说啊,卖不完尽管拉回来退给大妈,大妈不要你们的钱!要是卖完了,下次再来找大妈,大妈保管还给你们俩最低的价!”才八岁的小娃娃,就知道赚钱为家里分担。这就是孩子,纯真善良的好孩子!大妈心酸的同时,亦说不出的欣慰。

    “谢谢大妈。我们一定会加油的!”带着甜甜的笑容谢过大妈之后,邹茜爽快的给过钱,帮着韦柏赫推着小板车慢慢走远。

    邹平还在家具店,邹茜和韦柏赫无法立刻离开县城。不过两人商量过了,先试着在城里走家串户的卖卖,看看行再说。

    城里不缺小卖部,走哪都能买到这一毛钱一根的冰棍。不过像邹茜和韦柏赫这种卖到家门口的,却是开天辟地头一回见。

    许是见韦柏赫和邹茜的年纪小,又图着这份新鲜感,在好奇的问过同样不变的价钱之后,陆陆续续的,不少家长开始捧场。甚至有些小孩子,不但自己跑来买了冰棍,还不约而同的纷纷帮着四下吆喝。

    邹茜和韦柏赫的分工从一开始就很明确。性格内敛的韦柏赫负责推车,偏向活波的邹茜负责吆喝,并一手给冰棍一手收钱。天衣无缝的默契配合,半点摩擦都没生出。

    伴随着时间慢慢的流逝,邹茜荷包里的进账渐渐增多。不到中午十二点,两人竟然卖出了整整半箱的冰棍!

    奇迹!还没到最热的晌午和下午,他们已经开门红了……邹茜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韦柏赫虽然没有像她一样乐的笑出声来,推着木板车的热却是越高涨了……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