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对和错-重生-
重生

第81章 对和错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刚刚听赵玲玲同学说了不少,这次就让水俏儿同学先来说吧!”校长办公室里,校长的脸上微微带着笑意,鼓励的看向哭肿了眼的水俏儿。

    “他们欺负人!”一层不变的告状,水俏儿委屈不已,“他们五班仗着人多抢我们班的球场。我跟他们理论,他们还欺负我,呜呜……”

    面对邹茜的指责,董思诗和邹茜都很淡定。她们俩算是看出来了,除了哭,水俏儿就没有其他招了!

    “董思诗同学,你说说,水俏儿同学说的都是事实吗?”碰上这么个爱哭的小姑娘,校长也头疼。也不多问,直接望向了董思诗。

    “不是。”董思诗的回答很简单,简单的令校长办公室的气氛有些冷凝。

    没了?就这两个字?等了半天也没见下文,校长只好无奈的看向邹茜:“邹茜同学,麻烦你仔细讲讲水俏儿同学的话到底哪里不是事实,可以吗?”

    “可以。”学着董思诗的语气,邹茜先是郑重其事的抛出两个字。见校长的脸色隐隐有些黑,这才忍笑的继续说道,“先,我们五班没有任何一位同学欺负水俏儿同学。其次,球场并不专属于十三班所有。先来后到,我们五班男生先到,球场就理应归我们使用。最后,水俏儿同学所谓的理论便是直接冲过去拦在我们班男生的面前,不停的嚷嚷着‘不准打篮球’之类的话。而我们班的男生也充分挥了同学之间的友爱精神,以及男士该有的绅士风度,自始至终都只是非常礼貌的请水俏儿同学离开球场而已。”

    邹茜说话着实有艺术,连安涛都反驳不了。小老头和教导主任更是听得连连点头。而校长自己,也忽然不知道该怎么继续问下去了。事实太明显,又都摆在眼前,还能怎么论对错?

    “邹茜你胡说!你们就是欺负人!你们人多就欺负我!你们还让韦柏赫欺负我!你们欺负人,呜呜……”水俏儿先是一阵大声斥责,随即便蹲下/身子,伤心欲绝的痛哭了起来。

    “先,邹茜没有胡说!其次,我们没有欺负人!然后,我们没有人多就欺负你!最后,韦柏赫只是请你让开,前前后后只说了几个字,不曾欺负过你!”董思诗的语气和神都很严肃,就着水俏儿的控诉一条一条的反驳道。邹茜胡说?那换她来解释。

    “呜呜,欺负人,你们都欺负我……”此刻的水俏儿已然听不进去董思诗的解释,只是委屈的哭了又哭。

    “好吧,事的真相,学校都已经清楚了。董思诗同学和邹茜同学先回去吧!”对上这样只会哭的水俏儿,校长亦是说不出来的无力。想了想,便也只好先让董思诗和邹茜离开了。至于水俏儿,校长打算私下里跟其细谈。

    董思诗和邹茜便也不多说,转身就走。反正她们过来就是走个过场,校长定然不会把她们两人怎么样。反倒是水俏儿,这一次怕是需要接受批评教育了。

    “不准走!事还没说清楚,你们还没道歉,怎么可以走?”水俏儿觉得,她是受害方。所以必须有人跟她道歉。哪怕不是江奇和韦柏赫,也必须是董思诗和邹茜。水俏儿知道,眼前这两个女生跟江奇和韦柏赫的关系不一样!

    “水俏儿同学!这里是学校,不是你家!”水俏儿的举动实在太过任性,一看就是家里宠坏了的,校长神不悦的喊道。

    “校长,呜呜……她们欺负人……”依然是咬着不放的说辞,水俏儿似乎陷入了一个怪圈,却怎么也走不出来。

    有病!董思诗和邹茜索性就什么也不顾了,只管离开。反正校长和班主任都在这里,谁爱负责谁负责去!

    “水俏儿同学,你跟老师来!老师有话要跟你说。”见水俏儿似乎还想不依不饶,安涛长叹一口气,出声说道。

    水俏儿张张嘴,望着校长正想说话,却被校长打断了。

    “那行。水俏儿同学就交给安老师教导了。今天这件事是水俏儿同学的不对,十三班的那几个男生也都有错,找个机会跟五班的学生道个歉。这是必须该有的态度!”校长着实不想再跟水俏儿这么个小姑娘说话。问来问去都是她最委屈,那别的学生该怎么办?

    “是,校长。”安涛已经知晓这件事确实是他们有错在先,也打算亲自带着水俏儿和几个男生去跟五班的同学们道歉。不过几个男生那边估计都没问题,水俏儿就……恐怕还得好好跟水俏儿做做思想工作才行啊……

    水俏儿最终还是被安涛带走了。尽管她很不愿,尽管她还想多说,却没人愿意
从来不曾拥有帖吧
细听。这件事的对错太明显,水俏儿不占理!更何况五班那么多同学全都众口一词,根本不可能撒谎!

    “怎么样怎么样?校长怎么说?”董思诗和邹茜一回到操场,就被班上的女生围住了。

    “危机解除,咱们就等着十三班的道歉吧!”邹茜刻意走慢了两步,恰好就听到了校长的安排。而这个结果对于五班来说,绝对是大快人心的!

    “呀!真的?太棒了!”吕梦娇第一个跳起来,幸灾乐祸的说道,“我就说学校不可能一直偏帮那个水俏儿吧?活该!”

    “行了,少说这些风凉话。咱们得大度点!”轻轻拍了拍吕梦娇的肩膀,赵玲玲板着脸提醒道。

    “知道了知道了,就你是好人!咱小气,咱心理阴暗,好了吧?”不以为意的撇撇嘴,吕梦娇完全不当一回事的摆摆手,脸上依然是退不下的笑意。

    “比赛结束!平局!”伴随着临时裁判的口哨声起,一帮大汗淋漓的男生们纷纷跑下球场。而女生们手中的矿泉水则是再一次的热送上。之前半场休息的时候已经送过一轮,不少女生都是重新买去超市买的。花不了几个钱,最重要的是,她们高兴!

    “也就是说,学校那边向着咱们了?”吃晚饭的时间,江奇问着对面的董思诗。

    “不出意外,咱们头两科的成绩还不错。所以校长和教务主任都还蛮重视咱们。”刚刚在办公室的时候,董思诗有注意到校长一直在翻阅桌上的成绩表。眼尖的她已经看到最上面的标题,正是这次期中考试的结果。

    “看来大家都很给力嘛!不枉费咱们辛苦了这么一场!”五班很团结,这是江奇最为满意的地方。其实成绩在他眼中并不是最重要的,但能够提升的话,他当然还是希望自己的同学都能摆脱差生的称号。

    “我觉得吧,主要也是水俏儿自己太会哭了!你们说,她从进办公室就哭,直到咱们离开还在哭,校长他们能不被哭烦吗?当然了,也是咱家思诗太有气势,完全把他们都吓住了!”邹茜一边说话,一边将自己餐盘里多出来的饭菜拨给韦柏赫。今天韦柏赫去打球了,消耗体力大,肯定得多吃点。反正她这边又吃不完……

    “瞧这丫头偏心的!”看着这一幕,江奇吃味的抗议,“之前打球的时候也是一样,茜茜就只知道给柏赫加油,还给哥喝倒彩!害得哥本来该赢的,最后还是成了平局!”

    “奇奇哥,咱能稍微脸红一下么?听听你说的那话,我都替你害臊!你当我不知道,在下半场的时候,韦柏赫都有一直让着你们那一队?”邹茜非但半点不心虚,还特别理所当然的嫌弃道。

    “那是因为我那队伍中有汪书呆!谁不知道汪书呆就是拖后腿的?我这个队长能在队员极度不配合的局势下扳回平局,容易吗?”说起这事,江奇自我辩解的理由更是充分。汪景山是真的不会打球。或者可以说,是球一直在打他。木头桩子似得站在那里,都快成球靶子了。

    “所以说,韦柏赫一直让着你们嘛!”邹茜夹了一口菜,慢悠悠的下了最后的定论。

    “输和赢都不是关键,关键是你们今天玩的很开心。我觉得咱们班以后可以适当的增加一些运动,比如打篮球,再比如拔河比赛……都是很不错的联系同学感的方式。”说实话,董思诗也觉得很奇怪。她小学初中的时候,虽然身为班长,却没有那么强的班级荣誉感。没想到进了高中,来了这个所谓的吊车尾班级,反而格外的重视全班同学的共同进步!

    “好主意!打篮球的话,主要是男生们活动手脚,女生们锻炼嗓子。拔河比赛的话,就得男生女生一块上了。到时候,啧啧……我光是想想就觉得肯定很好玩!”跟董思诗一样的感受,邹茜也挺喜欢高一五班的,当即就同意了。

    “柏赫,你怎么看?”江奇并未第一时间表态,而是问向了韦柏赫。适当的活动是可以的,不过有些同学会不会觉得很浪费时间,再或者嫌无聊不想参加?

    “自由参加。”韦柏赫不反对,但也不是全然赞同。不管是打篮球还是拔河比赛,像汪景山,就不一定会喜欢。至少不会次次都乐意参加。当然,偶尔的活动筋骨,之于这个书呆子已经足矣。更何况班上还有一些比较娇气的女生,怕是也不会喜欢拔河这样的活动。

    “那行,我待会去班上宣布一下。征求大家的意见之后,再商量具体时间和方案。”江奇方才也在想这个问题。见韦柏赫给出了合理的解决法子,当机立断便有了决定。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