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酒吧-重生-
重生

第83章 酒吧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我等着!”韦柏赫冷冷的吐出三个字,留给邹茜一个甚为潇洒的背影。|每两个看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的账号。

    “冰窟窿也敢捅,邹茜你倒是越长本事了。”揶揄的瞅了一眼邹茜,江奇吊儿郎当的吹了一记口哨,小跑几步追上了前面的韦柏赫。

    “不捅白不捅!”邹茜吐吐舌头,丝毫没有担心抑或害怕。韦柏赫才不会跟她生气呢!这是邹茜所特有的自信!

    好笑的拍了拍邹茜的肩膀,董思诗并没有多说,只是轻喊了一声:“走了!”

    四人刚走到学校门口,就看见了唐勤开着车等在外面。也不含糊,四个孩子直接走过去,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舅舅,咱们这是去哪?”

    “偷偷带你们去玩,但是回家不准告状!”面对韦柏赫几人,唐勤的粗鲁和野蛮倒是很少见。像此刻这般郑重的声明,着实令韦柏赫几人好奇不已。

    “玩?”江奇的脑子转的最快,当即就神神秘秘的从后排探过头去,“舅舅放心,咱们绝对不告状!不过舅舅,咱们到底要去哪玩?”

    “当然是好玩的地方。”车里四个孩子,除了董思诗,唐勤都是很熟悉的。董思诗的家世,唐勤没有刻意打听,不过也略知一二。知道四个孩子是从小学就认识的好朋友,他便也一视同仁了。

    “舅舅,我们晚归的事,你有跟妈妈说?”韦柏赫对去哪里玩其实并不感兴趣。他担心的是唐素素独自留在家里,会不会还在等他们回家。

    “说了。还有茜茜和奇奇的爸妈那边,我都交代了。说是期中考试结束,带你们三个出去吃点好吃的。对了,思诗要不要打个电话回家说说?”随意瞥了一眼身边小大人似得韦柏赫,唐勤抽空问着同样坐在后排的董思诗。像董思诗那样的家庭,爸妈应该管的很严才是。

    “我跟爸妈说了今晚去茜茜家睡,所以没关系。”因为大清早就得到江奇的暗示,董思诗中午便给家里去了电话,也博得了爸妈的同意。

    “那就好,嘿嘿……”唐勤最后那声“嘿嘿”,着实有些猥琐。不过车里的四个孩子,都集体性选择无视了。

    反正也不会把他们四个拖去卖了!秉持着这一念头,邹茜安安稳稳的坐在车后排。视线飘落在车窗外的夜景上,一时间心里千转百回。

    前世的邹茜活了二十几年,却是没有来过市里的。说是孤陋寡闻,也并不为过。而这一世,她的世界正在慢慢扩大,一扇扇通往更远处的大门也一次次的接连为她开启。邹茜不知道这种改变到底是好是坏,也不知道她到底喜不喜欢这种改变。她只知道,只要跟爸妈在一起、跟韦柏赫在一起,再多的未知事她都愿意去经历……

    然而邹茜起伏的心绪还未平息,就被唐勤带来的惊喜给吓住了。虽然她方才还在想,只要韦柏赫在身边,她愿意去尝试各种未知的事。可……可她也没想过唐勤要带他们来的地方竟然会是酒吧啊……

    “放心,还没开张,没啥人!今晚就咱们五个在里面玩,啥也不用怕。说起来你们也都不小了,舅舅这是特意带你们长长见识!”一副“不用感谢我”的浮夸表,唐勤卖弄的打了一个响指,锁好车门走在了最前面。

    “咳咳……”江奇惊诧的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不敢置信的拉住韦柏赫,颤抖着嗓音问道,“柏……柏赫,舅舅这是要带咱们进酒吧?我没看错吧?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看来,连自诩见多识广、天不怕地不怕的奇奇哥也被吓住了嘛!邹茜扑哧一笑,忽然就不紧张了:“奇奇哥,你好丢人!”

    “还真是。”四人当中,除了一贯面无表故而看不出此刻心中所想的韦柏赫,董思诗当属最镇定了,“唐舅舅大半夜的带咱们偷偷出来玩,还不准回家告状……除了酒吧这种地方,还会有哪里需要忌讳?”

    “董思诗,你居然一早就猜到了?天啊,原来我一直都太小看你了!你才是真正有见识的官家小姐啊!”听董思诗如此轻易就说出了推论,甚至还一脸淡定的接受了,自觉丢脸的江奇忍不住吐槽道。

    “你就闭嘴吧你!茜茜,咱们走!”没好气的横了一眼江奇,董思诗拽着一旁看热闹的邹茜走向了被唐勤打开的酒吧大门。

    其实,也没什么好顾忌的嘛!最好的好朋友都在自己的身边,天大的事大家一块兜着就是!更何况,韦柏赫并未露出丁点的意外……心中这样想着,邹茜便也不再胡思乱想,跟着
黑暗侵袭I+番外无弹窗
董思诗走进了转瞬间灯亮如火的酒吧。

    “柏赫,这俩丫头太不像话了!这种地方居然也能面不改色的说进就进,简直没天理了!”连他都还犹豫了好一会……愤愤的看着前面毫无心理负担的董思诗和邹茜,江奇狠狠的自己掐了一下自己。很疼!是真的!

    “走了!”没有江奇那么多的废话,韦柏赫方才一直在想的是,怪不得舅舅毫无文化却能赚那么多的钱。不过,也无所谓。只要舅舅不偷不抢的干着正经生意,韦柏赫都不会反对!

    “怎么样?还不错吧?”带着四个孩子将酒吧的角角落落看了一个遍,唐勤走到吧台,给四个孩子一人倒了一杯果汁。随即,熟练的调好一杯酒,却是留给他自己的。

    “舅舅,这就是您老人家的产业?”仔细观摩过酒吧之后,江奇对唐勤更为膜拜了。他听说,酒吧的生意也不是那么好做的。没有关系,很容易就招来麻烦的!

    “嗯。”轻轻抿了一口杯中的酒,唐勤放/荡不羁的斜靠在吧台上,姿态别有一番味道,“当初才去j市打拼,没文化又没钱,走哪都被人看不起。最开始只能给工地搬砖,晚上就睡地下通道。后来给人当保安,成天里对着一些趾高气扬的嘴脸。最后啊,实在憋屈的跑去街上跟人打了一架。哪晓得直接打了个高富帅,差点被自己送进牢里关着……”

    这还是韦柏赫第一次听唐勤讲述他在j市的辛苦打拼。尽管唐勤说的很轻描淡写,可残酷的事实却是四个孩子都能想象得到的。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只是,嘴里的果汁忽然就变得苦涩了起来。

    “嘿!你们四个小屁孩这是什么表?觉得舅舅当年吃了不少苦是吧?其实吧,舅舅在外面混了这么多年,别的没学会,就学会了一句话:只要拼着最后一口气,总有活下去的法子!”感觉到韦柏赫四个孩子的压抑绪,唐勤轻笑一声,大手揉了揉韦柏赫的头。

    “柏赫,知道当初你舅舅在商场被人冤枉偷东西的时候,舅舅是怎么做的吗?舅舅没有直接跟他们挥拳头,舅舅就那样站着没动。然后在他们强行搜舅舅的身时,一句话不说的快一步扒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连内裤都没剩下!然后他们那一帮孙子全都低声下气的跟舅舅道歉,陪着笑脸让舅舅不要继续追究这件事!呸!舅舅是忍气吞声的人?舅舅一拳头打歪了那个狗屁经理的鼻子,他吭都不敢吭一声,点头哈腰的把舅舅送出了商场!”唐勤说着就猛地灌了一大口酒,豪气的拍着韦柏赫尚显瘦弱的肩膀,“怎么样?舅舅帅不帅?没有给咱老唐家丢脸吧?”

    邹茜知道她很没用。可这一刻,她鼻子根本不受控制的就酸了,眼泪止不住的就往下落。

    平日里最活跃的江奇此刻亦是没有了声音。低着头,闷闷的喝着自己的果汁。

    董思诗则是半依靠在窗边,好似听到了唐勤的话,又好似完全没有听到,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唯有韦柏赫,重重的点了点头,声音前所未有的坚定:“嗯!不丢人!舅舅一点也不丢人!”

    “好了好了,不跟你们几个小屁孩唠叨这些了。还要不要继续喝果汁?换个口味怎么样?其实来酒吧嘛,肯定得喝酒才带劲,不过你们四个都还小,舅舅可不敢诱/拐未成年犯错……”唐勤的语气忽然转为平时的调侃,笑眯眯的就好像方才那些话根本就不是从他的口中说出一般。

    “舅舅,你之前还说咱们都不小了,这才带咱们来见世面的!”江奇咋呼的声音响起,失去了以往的热力,怎么听怎么带着点刻意的热。

    “那不是舅舅想带你们四个来看看舅舅拼搏多年的战果嘛!这可是舅舅在离家最近的地方开的第一家酒吧,意义非凡!怎么说也得带着几个小屁孩一块过来见证见证不是?”唐勤哈哈一笑,没有揭穿江奇脸上那不甚自然的表,只是顺着说道。

    “舅舅很厉害!也很棒!”深吸一口气,邹茜转过头,红着双眼定定的望着唐勤,“舅舅是茜茜见过的,最棒最厉害的大人!”

    “咦?只是大人吗?舅舅还以为茜茜要说,舅舅是最棒最厉害的人呢!要知道这‘大人’跟‘人’可是有区别的!不知道茜茜心中最厉害的小孩是谁啊?”从唐素素的口中,唐勤知道了邹茜一家对唐家的诸多好。可以说,没有一开始邹茜的提醒,没有邹平和彭桂香的鼎力相助,唐家早就垮了。姐姐说,她是把茜茜当小媳妇养着的。那么,唐勤当然也会毫不客气的把邹茜当自家外甥媳妇了……。.。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