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媳妇-重生-
重生

第84章 媳妇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舅舅,茜茜心中最厉害的小孩当然是她的奇奇哥,也就是我啦!”江奇如此厚脸皮的臭屁话出口,直接让其他四人都扭曲了脸。

    “奇奇哥,真是很抱歉!我再没品味,也不会觉得你是最厉害的小孩!当然,如果奇奇哥非要我帮忙安个‘最’,那绝对是‘最臭屁’!”极为嫌弃的撇撇嘴,邹茜心中的伤感一扫而光,忍不住吐槽道。

    “我也觉得他应该是最臭屁!哈哈!”唐勤愣了一下,随即大笑出声。今天选择带四个孩子一块来,果然是没错!

    “什么嘛?董思诗,你来说!难道本少爷不是最棒最厉害的?”想着韦柏赫肯定也不会偏向他,江奇毫不犹豫的将所有的希望放在了董思诗的身上。他跟董思诗关系最好,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早在江奇自认最棒最厉害的时候,董思诗就睁开眼睛望了过来。此刻听江奇向她提问,董思诗嘴角抽了抽。随即若无其事的转过头,神色冷淡的回道:“嗯,你是最厚脸皮的!”

    “噗……”董思诗话音落地,邹茜和唐勤同时笑出声来。江奇的人缘貌似也没有众所周知的好嘛!哈哈……

    “思诗!你真是太伤我的心了!我还以为至少你是肯定站在我这边的!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咱俩的关系可是最铁的!想当初我为了跟你初中同班,特地千里迢迢的转学到市里。你就算不看在咱们多年交的份上,也得看在我现在好歹也是一班之长的面上……”被邹茜和唐勤嘲笑,江奇哭丧着脸走到董思诗身边,缠着董思诗改口去了。

    看着性子活跃的江奇到了此刻都不忘耍宝,唐勤的绪也跟着高涨了不少。扭头见韦柏赫还是不说话,轻叹了一口气:“柏赫,还没缓过劲来?”

    “不是。”韦柏赫之所以不说话,不是不想说,只是因为不知道说什么。他说不出来江奇那般故意逗乐气氛的玩笑话,也说不出来邹茜那般温暖感动的贴心话,他能做的,好像只有沉默。

    “那柏赫来告诉舅舅,茜茜嘴里最棒最厉害的小孩是谁?咱家柏赫跟茜茜一块长大,几乎都没有分开过,肯定是最了解茜茜心意的吧!”当着邹茜的面,唐勤挤眉弄眼的打趣着韦柏赫。

    “唐舅舅!这个问题难道你不该问我的吗?怎么问到韦柏赫那里去了?韦柏赫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他哪里会知道?”邹茜夸赞唐勤那一句话的时候,确实没有多想。然而被唐勤一打岔,她也觉了自己话里的漏洞。细细捕捉了一下自己最真实的想法,答案无外乎也就那么一个!

    “小姑娘脸皮薄,问你也是白问!舅舅大老粗一个,不欺负小姑娘!”漫不经心的摆摆手,唐勤随意放下酒杯,好哥们似得搭上韦柏赫的肩膀,“来,柏赫乖,跟舅舅说说,茜茜心中的小男孩到底是谁来着?”

    “唐舅舅!为什么我心中就非得是小男孩啦?”唐勤的语气太暧/昧了,邹茜怎么听怎么觉得不好意思,红着脸不依不饶的追问道。她毕竟是重生过一次的,前世也结过婚,还差点生了孩子。此刻哪里听不出唐勤的故意?可就是有点控制不住的想要反驳……

    “不是小男孩,难不成还是小女孩?舅舅可不信!小丫头就是心眼多,心事瞒不住了就爱骗人!”唐勤一脸“我绝对不受骗”的神,故作神秘的继续对韦柏赫说道,“柏赫,舅舅跟你说,以后没事多来舅舅的酒吧坐坐!这边好多漂亮姑娘的!接触多了你就懂了……”

    “唐舅舅!你怎么可以好的不教,教坏的?韦柏赫才不会没事就来酒吧呢!你要是再撺掇韦柏赫学坏,我就告诉素素婶子和唐奶奶去!让素素婶子和唐奶奶教训你!”一听唐勤还要带韦柏赫来酒吧观摩其他的事,邹茜当即不满了,叉着腰撅着嘴巴抗议道。

    “呀!这小姑娘翻脸就是快!前一刻还夸舅舅最好最棒,下一刻就要告舅舅的状啦?柏赫,看清楚没?以后可不许跟小姑娘靠太近了!多跟舅舅学学!舅舅保管把你教导……哎,茜茜,你拽着柏赫干什么?时间还早呢!咱们再多坐会呗!”唐勤话还没说完,邹茜就气鼓鼓的上前双手抱着韦柏赫的胳膊使劲往外拉。那场面,着实好玩又有趣!

    “才不要!舅舅老不正经了!万一把韦柏赫带坏了怎么办?我要带韦柏赫回家!”眼神防备的看着唐勤,邹茜卯足了劲努力把韦柏赫往外拉。

    要不是韦柏赫配合,邹茜哪里拉得动他?只是……舅舅明显是故意逗邹茜的,以邹茜的聪明怎会轻易中计?好笑又无奈的任由邹茜拽着走出酒吧,韦柏赫始终没有挣扎。其实,他
谁说大象不会跳舞小说5200
也觉得他此刻需要出来透透气……

    “这俩孩子,还真是不经逗!”并没有拦着韦柏赫和邹茜的离开,唐勤忍俊不禁的笑笑,冲着另一边扬声喊道,“奇奇,思诗,都走了!回家!”

    “韦柏赫,我跟你说,唐舅舅说的那都是大人的生活!你还小,不能学坏,也不可以再随便来酒吧!不然我就告诉素素婶子,也告诉唐奶奶!我……”走出酒吧,邹茜松开韦柏赫的胳膊,嘴上却是依旧喋喋不休的警告道。

    “嗯。”邹茜的话语没有说完,韦柏赫已经点头做出承诺。他以后会来酒吧,一定只会是为了舅舅,而非其他原因。所以邹茜完全不必担心,她口中的那些也绝对不可能变成事实!

    “这可是你亲口答应的啊!不准反悔!以后你要是……”见韦柏赫立刻就答应了,邹茜的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想了想,还是不放心的一说再说。

    “我说茜茜啊,男人不能这样管的!你越是不准他干,他肯定非要跟你对着干!不信你以后等着瞧!”唐勤带着江奇和董思诗走出来的时候,听到的便是邹茜对韦柏赫的撒娇加威逼。好笑之余,逗弄的兴致更高,当即说道。

    “哼!韦柏赫才不是唐舅舅!我相信他不会背着我干坏事!”丝毫没听出唐勤话里的深意,邹茜下意识的辩解道。

    “得,当舅舅什么话也没说。”一脸无所谓的摇摇头,唐勤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座。然后摇下车窗,对着还没上车的韦柏赫说道,“柏赫,你媳妇好凶!女人可是惯不得的!特别是小女人!”

    “唐舅舅!”终于听明白唐勤调侃的邹茜咬咬牙,恨不得扑上去咬唐勤一口。她才没有那么多歪心思!

    “舅舅!”与此同时,韦柏赫也跟着喝出了声。开玩笑也得有个限度,这种话是不可以随便说的!

    “噗哈哈,媳妇……没错!柏赫的小媳妇是挺难伺候的!打小就是个难缠的丫头!”听着唐勤的话,江奇乐哈哈的喷笑出声。其实他老早就想这样说了!一个屋檐下住着,每天一块上下学……小时候还好,长大了那还能一如既往的亲近?不过韦柏赫和邹茜的相处模式太过理所当然,他愣是没好意思说出口!

    “奇奇,你也别五十步笑百步。你家媳妇就站在旁边,你也敢闹腾?小心待会回家被罚跪搓衣板!”唐勤这人吧,就是护短。他说自家外甥和外甥媳妇可以,但江奇一开口,那就是不行!于是,江奇倒霉了,董思诗躺枪了。

    江奇的笑声戛然而止,灰溜溜的上车坐好,好半天没能说出话来。当然,一路直到回家,都没敢往董思诗那里瞅上一眼。倒不是心虚,只是觉得尴尬。他和董思诗认识许多年,头回被长辈这样当面调侃,总觉得心里有点那啥……

    董思诗完全属于无辜被拖累的。她从头到尾都没掺进这场纷争,却因为江奇被点了名。虽然行得正坐得端,不过……算了,还是不要开口好了。

    唐舅舅可真够坏的!她算是看出来了唐舅舅就是故意的!彻底见识到唐勤威力的邹茜双手抱肩,板着脸装哑巴。她才不要再次傻傻的送上门去被唐勤打趣!

    “舅舅,闭嘴!”一片沉默中,还是韦柏赫最给力。罔顾唐勤不停瞄过来的视线,冷着脸命令道。

    “好,好。舅舅闭嘴!”瞧这样子,四个孩子是真的很单纯的在一块相处来着。唐勤嘴上应着,心里更多的是安慰。都是知晓分寸的好孩子,怪不得几家长辈都对他们很放心呢!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还以为你就是带他们四个去买点吃的打包带回来呢!”回到家中,唐素素还没睡觉,正坐在客厅里一边看电视一边等他们回来。当然,一块等着的还有彭桂香和孙君。三个女人凑在一块看肥皂剧,止不住的讨论比电视上演的还要精彩。

    “呀,都没睡呢!抱歉抱歉,都怪我!瞅着四个孩子最近学习比较辛苦,压力也大嘛!就开车载着他们去兜了兜风,看看夜景,放松放松,再顺便带他们去喝了杯果汁!”在唐素素面前,唐勤的不着调总是会适当的收敛些许。

    “那也可以选在周末时间嘛!他们明早还要上学呢!今晚闹太晚,休息不好,明天上课哪来的精神?”唐素素说着便招呼四个孩子各自回屋洗澡睡觉。

    “恩恩,我知道错了。以后一定改正!”见唐素素说的煞有其事,唐勤乖乖的认错。

    活该!看着唐勤被训的这一幕,在路上一直没有说话的四个孩子同时在心底冒出了这么两个字。随后,各自被领回家洗澡睡觉去了……。.。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