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桔子-重生-
重生

第85章 桔子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唐勤的酒吧最终还是悄无声息的开张了,而且生意极为火爆。 有邹茜盯着,韦柏赫再也没有去过酒吧。会知道唐勤赚大,是因为唐勤每次见到他时,塞给他的零用钱越来越多……

    韦柏赫和邹茜都没有想过告密,江奇和董思诗就更加不会多嘴了。生活照旧平稳的过着,转眼便是众所瞩目的期末。

    期末考试的成绩,邹茜和韦柏赫没有第一时间拿到。考完试就放假的他俩在唐素素的带领下,直接回了灵泉村。与此同时,江奇也随着孙君回了县城去看望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

    拿成绩当天,董思诗是独自去的。出了学校,就给江奇打了电话。有付出就有回报,高一五班的考试成绩又一次的有所突破,成为了小老头口中的正数第十一名,也就是倒数第三名。不过这一次,被他们甩到后面的除了一班,还有水俏儿所在的十三班!

    这个结果,许是水俏儿怎么也不可能想到的吧!同时,通过奋努力的刻苦学习,水俏儿这次终于回归前十名。然而前五名还是被韦柏赫等人包揽,乃至她只能位于第六名的位置。为此,水俏儿蹲在学校大门口狠狠的痛哭了一场。

    “她没毛病吧?要哭就躲回自己家里哭去呗!实在不行,藏在教室或者寝室也行啊!干嘛非得蹲在学校大门口?生怕别人不知道?”大冷的冬天,几乎所有的同学都裹成了球。吕梦娇哈着气戳了戳身边的赵玲玲,满脸讽刺的问道。

    “不知道。”早就跟水俏儿形同陌路的赵玲玲完全不想上前一探究竟,自顾自的往车站的方向赶。她这次成绩还不错,年级第十名!至于班级名次?有韦柏赫那五个人才在,她完全不想多提!都是泪啊!换了别的班级,她甚至可以坐上第一名的宝座有没有?

    “哎赵玲玲,你走那么快做什么?我有一件大事要告诉你,就只告诉你一个人!”快跑几步追上赵玲玲,吕梦娇笑嘻嘻的说道。

    “什么事?”听吕梦娇这语气,赵玲玲直觉不会是什么好事。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家还有个姐姐,正在跟邹茜的小叔叔处对象?”吕梦娇此话出口,赵玲玲直接傻住。不敢置信的扭过头,看鬼似的望着吕梦娇。

    “干嘛这样看我?有那么难以接受吗?我说的是事实,没骗你!今年邹茜的大堂哥结婚,我姐还要去邹家贺喜呢!我爸妈的意思是,让我也跟着过去,还要上礼金呢!”吕梦娇家住县城,爸爸是邹金的初中校长,家境着实不错。去灵泉村的话,走路肯定不行,她和吕梦娜会骑自行车过去。

    “吕梦娇,说了半天,你跟邹茜还是亲戚啊?那你当初干嘛找邹茜麻烦?”怎么也没想到吕梦娇跟邹茜还有这么一层关系,赵玲玲撇着嘴问道。

    “那不是年少无知嘛!我当时喜欢咱班长嘛!可班长根本就不搭理我,邹茜又不帮忙,我一时气不过就犯糊涂了么!”说起刚开学时的事,吕梦娇不好意思的红了脸,“我之后不是改了吗?没再找邹茜麻烦了……”

    “还好你悔改的及时,不然看谁乐意搭理你……”赵玲玲口中如是说着,面上倒也不带丝毫怒气,只是纯粹的感慨罢了。

    “知道啦知道啦!我以后可不敢这样了……”短短一个学期,吕梦娇觉得她自己已经脱胎换骨,整个人从芯子里全都变了。而这,必须归功于他们的高一五班!所以,吕梦娇很感激自己能被分到高一五班!让她学会了值得珍惜一辈子的美德!

    “茜茜,你爸妈到底什么时候回来?你大堂哥结婚,他们总该有所表示吧?怎么就指派了你一个人回来?”大伯邹全的家里,大伯母王翠华和邹家四个女孩围着柴火堆坐在一块。度开腔的是王翠华这个长辈,一开口则是十分不满意的冲邹茜嘀咕道。眼看着再过两天就要摆酒了,邹平和彭桂香两口子都没露面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不想出份子钱?

    “大堂哥结婚当天就回来了。”邹茜原本不想来邹全家里的。要不是邹楠去喊她,她肯定不会今天就踏进这个门。不过,要来的总归躲不过。去了a市之后的邹茜也学会了很多,想法和观念都跟着变了。

    “什么?当天才回来?那你爸妈是赶回来吃午饭还是晚饭?”王翠华当然不是关心邹平和彭桂香能不能赶上饭点,她琢磨的是怎么讨要份子钱。

    “中饭吧!我也不是很清楚。”邹茜这样说着的时候,就见身边的邹楠默默的递给了她一个桔子。当即莞尔一笑,接过桔子就剥了起来。

    
御心笔趣阁
“呀,茜姐,剥给我吃的吗?谢啦!”二话不说抢过邹茜手中刚剥好的桔子,邹欣笑的甚是得意。

    “茜茜,给。”皱眉看了一眼邹欣,邹楠再度递了个桔子过来。也不知道王翠华是不是有意的,统共就拿了四个桔子出来,还偏生不直接分到每个女孩手中,而是都放在邹楠和邹欣两人中间的小凳子上。

    正常来说,四个女孩四个桔子,一人一个倒也没错。但邹欣手快的拿了属于她自己的却不吃,非得抢了邹茜的往嘴里喂。邹楠强忍着到了嘴边的训斥,把自己的桔子递给了邹茜。

    “楠姐,我也要!”见邹欣抢了邹茜的桔子,邹悦当即有样学样,不客气的要求道。

    “悦悦,你手里不是有桔子吗?”邹楠实在忍不住了。尽管过去了这么多年,邹欣和邹悦两姐妹还是没变,一样的爱占小便宜,一样的自私自利!

    “那姐姐怎么就能吃两个?我也想要两个桔子!”邹悦今年已经十一岁,是懂事的年纪。见邹楠的桔子不递给她,当即就红了眼圈,一副受尽委屈的模样。

    “你姐姐那是抢了茜茜的桔子!这样是不对的!”翻过年就十六岁的邹楠是邹家的长孙女,算是邹茜三人的长姐。由她出面训斥邹悦这个小堂妹,并不为过。

    “楠姐偏心。”邹悦才不听邹楠的训斥,她就觉得自己吃亏了。她自己手中的桔子是怎么也不愿意剥开的,反正就相中了邹楠递给邹茜的那一个。

    还是老样子呢!被排挤的邹茜并未开口,从邹楠手中拿过桔子,慢条斯理的剥开。不过这一次,她刻意警惕着没有再给邹欣和邹悦两姐妹动手抢的机会。开什么玩笑?她方才只是一时大意,完全没想到邹欣还能干出这么不要脸的明抢事件!之后,自然再也没有第二次了!

    “茜姐!你手中的桔子是我的……”此时此刻的邹悦眼圈微微泛红,声音带上了哽咽。她要去跟奶奶说,邹茜抢她的桔子!

    “邹悦,你搞错了吧?这是堂姐的!”邹茜说着话的同时,直接将桔子一分为二。一半塞进自己的嘴里,另一半喂到邹楠的嘴边。她就不信了,邹悦还能从她和邹楠的嘴里夺食不成?

    看出邹茜的意图,邹楠亦不再多说,配合的张嘴含住桔子,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楠姐……”就知道邹楠跟邹茜在一起混久了,肯定会变坏!心底不满的邹悦委屈的瘪瘪嘴,哭了起来。

    坐在一旁的王翠华冷眼看着四个孩子为了一个桔子起争执,没有开口劝阻的打算,更没有起身再去拿两个桔子出来的意思。白吃还闹事,死丫头片子们就是不省心!

    “悦悦?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潘桃桃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家小女儿的委屈哭脸。黑着脸扫过其他几人,下意识就锁定了讨伐对象,“邹茜,是不是你欺负悦悦了?”

    王翠华是长嫂,潘桃桃当然不敢挑衅。邹欣是潘桃桃肚子里生出来的,自然没有挨骂的可能。邹楠虽说不得邹奶奶的喜爱,但邹安和葛云都不是好惹的。相较之下,邹茜被单点出来挨骂倒也不足为奇。

    “四婶,就算您是长辈,也不能随意冤枉人吧?明明是悦悦想抢楠姐给我的桔子,可是桔子被我和楠姐一块吃了,然后悦悦就自个哭上了!这事也赖我?主要还是悦悦自个贪吃,自己手里就拿着桔子,还非要贪心抢别人的……”如果是还在上初中的邹茜,也或许不会明目张胆的跟潘桃桃争吵。但是现如今的邹茜,却半点不肯退让!

    “邹楠为什么把桔子给你,不给我家悦悦吃?”精准的抓住邹茜话语里的重点,潘桃桃越不高兴了。搞了半天,连邹楠也是邹茜的同伙是吧?联合起来欺负她家悦悦是吧?

    “那是因为我的桔子被邹欣抢走了啊!”一脸无辜的耸耸肩,邹茜笑眯眯的说道,“不得不说,四婶,你家两个女儿都是好吃佬!一个桔子而已,要不动手就抢,抢不到就哭,还真是丢脸呢!”

    “邹茜,你说谁好吃佬?说谁丢脸?”怎么也没想到邹茜居然敢嘲笑她,邹欣当即火了。

    “难道我说的不对?你敢说你刚刚没有抢我手中的桔子?”高一五班真的是个魔盒,身处其中的每一个人好像都改变了。张狂的变安分了,老实的却变张狂了。当然,邹茜的改变,更多的源自唐勤的刻意教导。

    “我……”邹欣是当众抢的桔子。就算她想否认,也无从开口。左右看了看,气鼓鼓的嘟起嘴,“那是你自己没拿稳,怪得了谁?”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