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说服邹爸-重生-
重生

第9章 说服邹爸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爸爸,这边!”邹平刚走出最后一家家具店,就听到了邹茜的喊声。循声望过去,只见邹茜和韦柏赫正站在不远处的树荫下等着他。两个孩子的边上,可不就是他进家具店之前搁放的大木板车?

    “茜茜,柏赫......”走到近处才现两个孩子的脸都被晒的通红通红,邹平不免有些心疼。连忙拿出随身背着的水壶递给两个孩子,“渴了吧?来,喝点水。”

    “嗯!”接过水壶的邹茜并没有立刻喝,微微晃了晃后,直接递给了韦柏赫。确定了这壶水还没谁动过,她第一反应就是让韦柏赫先喝。

    “我不渴,你喝。”烈日下的韦柏赫,嘴唇已经开始干裂,却并没有接过水壶。上午一直都是邹茜在吆喝,干渴的是邹茜才对!

    “跑了一上午了,累的是你!你先喝,喝完我再喝!”推着两箱冰棍走了那么久,韦柏赫会不渴才怪!固执的打开水壶盖递到韦柏赫嘴边,邹茜的脸上满是坚持。

    尽管木板车上就是沁人心脾的冰棍,邹茜和韦柏赫却是谁也没有提出要吃一根解解渴。甚至,想都没想过这个念头。在他们两人眼中,箱子里的冰棍都是钱,救命钱!

    “好了好了,你俩都是懂得谦让的好孩子!柏赫先喝,喝完再把水壶给茜茜。就这样决定,谁也别再争了。”拍拍韦柏赫瘦弱的肩膀,邹平语气温和的打起了圆场。

    韦柏赫没有接话,目不转睛的盯着邹茜。四目相对,彼此都是各不相让的执拗性子。直到……觉邹茜快要热晕过去,韦柏赫冷着脸接过水壶,猛喝了两口之后,动作迅速的塞到邹茜手中:“喝!”

    “嗯。”甜甜的笑了笑,邹茜这才红着脸小口小口的抿起了水。不是不害羞的,然而她和现下的韦柏赫都还只是八岁的小孩子。条件有限,顾不得讲究那么多。

    满意的看着两个孩子都喝了水,邹平眼神一扫,忽然现了小木板车上的泡沫箱子:“咦?这是什么?”

    “冰棍!赚钱的!”如若可以,邹茜并不想告诉邹平。不过,她和韦柏赫以后肯定还得常来县城。有些事还是必须提早说清楚,这样才能避免更多的麻烦。好在,邹茜很清楚她爸的性子,不会大雷霆的阻拦抑或训斥他们。

    “冰棍?你俩打哪弄来的?赚钱?怎么赚?”果然,邹平并没有立刻怒,只是奇怪的看着邹茜和韦柏赫。

    “我跟韦柏赫拿早上的钱去找卖冰棍的大*的啊!爸爸,我跟你说哦,冰棍很好卖的!我跟韦柏赫一上午的时间就已经卖出去了半箱了!我俩接下来打算推着小木板车去附近的村子里卖。反正咱们回家也要走那条路,正好顺路嘛!爸爸肯定不会不准的,对吧?”邹茜以着极为纯真的语气说着赚钱的话,还不忘拍拍自己鼓鼓的荷包。语间毫无遮掩之意,对邹平更是极度的信赖。

    身边的韦柏赫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等着邹平的反应。昨天在跟邹平说要来县城时,他并未细说他和邹茜接下来的赚钱大计。跟邹茜想的一样,要是可以,韦柏赫也不想告知大人。他们能够独立完成的事却非得耽误大人们的时间,他并不想这样。地里的活还多着呢!

    来县城,是被逼不得已必须要告知家长的事。否则,他和邹茜就只能今天早上起床再出门。长途跋涉近五个小时,韦柏赫不敢保证邹茜能不能走得动。更何况,等到他们两人好不容易赶来县城,昨天抓的活物肯定不知道死了多少。最终,想也知道卖不了好价钱……

    韦柏赫不是没想过自己一个人赶夜路来县城,然而邹茜不答应。打一开始邹茜就说了,必须两人一起行动,不然就告他!韦柏赫相信邹茜不会告密,但是面对邹茜闪亮的眼神,他还是妥协了。

    至于卖冰棍的事,早在邹平跟来县城的路上,韦柏赫就知道瞒不住。不过,他并不是很担心。邹茜的爸妈跟其他大人不一样,善良、温和、宽容……邹叔叔肯定会站在他们这一边的!

    “茜茜,柏赫,你俩还真是……”还真是什么呢?能说这两个孩子真是胡闹吗?邹平张张嘴,却说不出口。柏赫妈妈还躺在床上呢!像柏赫这么孝顺的孩子,邹平哪里舍得苛责?还有茜茜,小小年纪就懂得助人为乐,帮着柏赫赚钱给柏赫妈妈治病……邹平的心里说不出的骄傲!他自豪!

    “爸爸,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去吧!晚上回去迟了,妈妈在家里该等着急了啦!”见邹平不像要骂人的表,邹茜手脚麻利的爬上大木板车坐好,可怜兮兮的央求道,“爸爸推我吧!我走不动了……”

    “走不动了还乱跑?”看着茜茜生怕被骂似得转移话题,邹平好脾气的笑笑,
拾了个王妃回家无弹窗
也没有真的跟两个孩子置气,“坐好咯!咱们回家!”

    邹平不再就卖冰棍一事多说,韦柏赫和邹茜乐得不提。回灵泉村的山路依旧很长,三人每走到一个村庄都会停留小半个小时。走着晃着吆喝完一圈,多多少少总能卖出一些冰棍。

    农家比不得城里,家长们平日里都是极为节省的。故而这一毛钱一根的冰棍,也不是家家户户都会买。当然,有舍不得钱不买的父母,同时也有不在意这一毛两毛钱的长辈。更有见不得自家孩子嘴馋,再三犹豫过后仍是掏钱的爸爸妈妈;又或者为了不在村里其他人面前低人一头,明里暗里都不忘互相攀比的乡里乡亲们……

    这么多个村子走下来,到最后,邹茜和韦柏赫的冰棍不但卖的一根也不剩,甚至还有不少拿着钱闻风赶来的孩子因为没能吃上冰棍而委屈的放声嚎哭。这些孩子们不哭还好,一哭就似乎没完没了,直把邹平哭的慌张不已,顺势就应下了第二天还来卖的承诺……

    “爸爸,明天我跟韦柏赫自己来就行。你和我妈还是照样下地,田里还有好多农活没干呢!”偷笑着任由邹平一个又一个的承诺完那些孩子,待到走出很远很远,邹茜才一本正经的说道。

    “不行!你俩都这么小,怎么可以……”两个孩子自己来?邹平想也没想的摇头拒绝道。

    “爸爸,我跟韦柏赫已经记住路了,不怕的!而且卖冰棍这事很简单,我跟韦柏赫两人就能完成。爸爸你跟着也没啥用,白白浪费时间和功夫。再说了,妈妈一个人去地里干活多辛苦啊?别人家都有男人下田的……”在邹茜的记忆中,她爸妈的感一向很好,结婚那么多年,一次架也没吵过,连红脸的时候也没有过。想着妈妈一人干活,邹茜心里也难受。更别说农村里只有女人下田是件很丢脸的事,就好像家里没男人似得……

    “那你们俩……”邹平脾气好,性格温吞,最不擅长的就是争嘴和辩论。别看邹茜只有八岁,说起话来头头是道,愣是把邹平说的哑口无。

    “我跟韦柏赫没问题的啦!今天爸爸去家具店,不也是我跟韦柏赫两人去批的冰棍?而且在找到爸爸之前,我们都已经卖出去了半箱呢!后来是为了赶着回家,才不得已推去那些村里卖的!”在经历了前世的那些事之后,邹茜的性格显然生了巨大的转变。不再如前世那般任人戳捏的柔软,而是慢慢的彰显出了强势的一面。

    “叔叔,我会保护邹茜的!”韦柏赫知道自己还小,但他是男孩子!理当保护邹茜!

    “茜茜,柏赫,你们两个……哎,让我说你们什么是好?”面对两个孩子的坚定,邹平一时也不知怎么反对是好。左思右想了好一会后,才叹着气对韦柏赫说道,“柏赫,叔叔知道你很棒!但是这事吧,叔叔还得回去跟茜茜妈妈商量商量。还有你外公外婆,得等他们都答应了这事之后,你俩才能单独行动!”

    “嗯!”韦柏赫也知道事不是邹平一个人说了就算的。但至少,邹平没有态度强烈的不准他和邹茜自己去县城。只这么一点,他就很满足了。至于外公外婆,韦柏赫相信,他们早晚会答应的。因为担心妈妈的病,也因为相信他这个孙子已经长大了!

    听着韦柏赫没有任何预兆的说出要保护她的话,邹茜神色一动,眼圈微微泛红,鼻子也变得酸酸的……

    拼命的告诉自己,不能哭,不能掉眼泪!接连好几次的深呼吸后,邹茜努力的调整好绪,闭着眼睛抬起头,任由傍晚的轻风拂过脸颊,默默的在心底念着: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过去了……

    事实证明,她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待到终于可以淡定自若的转过脸望向韦柏赫之时,邹茜故作凶狠的挥了挥拳头:“韦柏赫,你说的哦,要保护我!要是你不守信用,我就打你!”

    “嗯,我说的。”没想到邹茜会扭过头来问这事,韦柏赫认真的点点头,承认了这句承诺。随后,在邹茜渐渐绽放的灿烂笑容中,慢悠悠的补充道,“你打不过我。”

    “韦柏赫你混蛋!我打不过你,你就不会让着我啊!”邹茜正因着韦柏赫的话感动得快要掉泪,岂料韦柏赫接下来就跟了后面这一句?一腔感动付诸东流,恼羞成怒的邹茜想也没想的吼出声来。而邹茜明显带着恼怒的话音落地,韦柏赫和邹平皆是愣住,气氛顿时沉默了下来。

    韦柏赫不过是一句玩笑话,她却胡乱了脾气……反应过来的邹茜不自觉的红了脸。正打算改口,就听韦柏赫轻轻的应了一句:“嗯,会让着你的……”

    一瞬间的功夫,眼泪不受控制的滑过眼眶,邹茜飞快的转过头,再也忍不住的默默流下了泪……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