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年少无知-重生-
重生

第92章 年少无知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妈!你别说邹茜不好,我听着不高兴!”曹毅才不管纪小兰气没气着,他只是不想让邹茜误以为他不是真心的!他不确定邹茜在不在家,也或许邹茜就站在门里面呢?说不定邹茜马上就出来了呢!反正不管怎么说,他就是不能让邹茜误会他!

    “你给老娘闭嘴!”没好气的朝着曹毅的后脑勺挥了一巴掌,纪小兰恨得咬牙切齿,“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不就是个死丫头片子嘛!你还能把她娶回家不成?”

    “我就是要娶她!”完全不理会纪小兰脸上的恼怒,曹毅斩钉截铁的点点头。

    “娶娶娶,娶你个头!回家再收拾你!”知道曹毅认死理的性子,纪小兰懒得跟其多说,转过头看向唐奶奶和唐素素,“不管怎么说,你家韦柏赫打我家曹毅就是不对!”

    “嘿!你家曹毅自个都承认了,你还在这无理取闹?”见纪小兰还要继续纠缠,唐奶奶索性豁出去了,“行吧,你说你到底想要怎样?老婆子今个就陪你杠上了!”

    “什么怎样?肯定是赔礼道歉啊!你家韦柏赫无缘无故打了我家曹毅,难道不该上门赔礼道歉?你们唐家难道不该给我个说法?我十月怀胎的宝贝儿子生出来,就是让你家韦柏赫打的?”纪小兰只有曹毅这么一个儿子,向来心疼的跟宝贝一般。她自己都舍不得碰一下的心肝,今天竟然被韦柏赫给揍了?纪小兰当然不肯善罢甘休!

    “纪小兰,你这样说话可就不对了!你家儿子生下来,确实不是让咱家柏赫打的。但是孩子们之间的事,咱们当长辈的最好不要插手。毕竟对错自在人心,他们自己心里都清楚着呢!”纪小兰委实张狂,唐素素的面色一直不怎么好看,忍到这会儿已经是极限。

    “什么叫对错自在人心?依照你这样说,我家曹毅是活该被打了?唐素素,你是在放屁吗?能不能说点人话?我家曹毅只是年少无知,才会被邹茜那个死丫头片子勾引!谁知道是不是你们这些当长辈的故意教的?”一对二,见唐奶奶说完了换唐素素上场,纪小兰亦是火气旺盛。

    “什么年少无知?说鬼话吧?还有,谁故意教的?纪小兰你不要胡说!我家茜茜好端端的呆在家里,哪里惹到你家曹毅了?明明是曹毅自己跑到家里来大吵大闹,隔壁邻居都听到了,你大可去问问!”彭桂香走出来的时候,听到的便是纪小兰最后两句话,当场气的浑身抖。她家茜茜多么乖巧的孩子,什么勾引?纪小兰简直是胡说八道!

    “都是乡里乡亲,还希望说话留点口德。我家茜茜确实没有跟你家曹毅多说过一句话!你有时间在这叫嚷,还不如好好回家教导你儿子!”邹平是跟彭桂香一块出来的。身后还站着韦柏赫和邹茜。只不过此时此刻,几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哟,总算是忍不住都出来了是吧?怎么?凭着你们人多,就想欺负我们母子两人?我还就告诉你们了,老娘不怕!”纪小兰说着就上前两步,伸手就想扯过邹茜好好教训一番。说来说去,都是这个死丫头害得!

    邹茜可不认为她理当被纪小兰打。眼见纪小兰的手伸过来,她二话不说就躲到了韦柏赫身后。前世她总是不反抗的任由纪小兰打,那是因为她是媳妇,纪小兰是婆婆!但现在,她跟纪小兰毫无干系,纪小兰休想动她一根手指头!

    就在邹茜躲到他身后的同一时间,冷着脸的韦柏赫也飞快的伸出手,“啪”的一下打上了纪小兰的胳膊。

    纪小兰愣是被韦柏赫这一下打的懵了几秒钟。反应过来之后,立刻跳脚大骂起来:“好啊!打了小的再打老的是吧?韦柏赫你可真有出息啊!有能耐你怎么不打死我们母子啊?一个有娘生没爹娘的野种,你神气什么?信不信老娘……”

    “纪小兰!你再胡说八道一个字,我跟你拼命!”如若纪小兰只是单纯的训斥韦柏赫动手事件,唐素素不会说什么。但是纪小兰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拿韦书诚说事!不是不许纪小兰咒骂韦书诚,只是不准许纪小兰骂她的柏赫是“野种”!

    别的什么事都可以,唐素素唯独不能容忍的,就是韦柏赫的身世遭到羞辱!她的儿子是在她嫁人之后,堂堂正正生出来的!哪怕韦书诚之后不要他们母子,柏赫的出身也没有任何的污点!

    “拼命就拼命?谁怕谁?难道我说错了?唐素素你敢说你不是被野男人抛弃了?你敢说你儿子韦柏赫是名正顺……”纪小兰正骂的痛快,身后忽然传来曹毅的鬼哭狼嚎。一转身的功夫,就看到曹毅正被不知何时回来的唐勤拎着衣领勒住了脖子。
爱人很大方?笔趣阁


    “唐勤你个杀千刀的,你赶紧放开我儿子!”唐勤回来过的事,灵泉村没人不知道。但是唐勤不是走了吗?怎么又……纪小兰吓得心惊胆战,慌忙喊道。

    “你继续说啊!随便说!没事,我们都乖乖站着听你说!”皮笑肉不笑的盯着纪小兰,唐勤故意晃了晃涨红了脸的曹毅,“小子不错嘛!长得细皮嫩肉的,平日里被养的很好嘛!”

    “唐勤,你要是敢动我儿子,我就……我就……”唐勤在灵泉村的威名实在太过恐怕,纪小兰脸色白了白,想要放话威胁,又怕真的惹恼了唐勤。

    “你就怎样?不要怕,尽管说!我竖起耳朵听着在呢!”唐勤脸上的神丝毫不像动了怒,偏生吓得纪小兰一个字也不敢多说。

    以往唐勤在家的时候,尽管唐素素被韦书诚抛弃,灵泉村也没人敢当面说半句闲话。不外乎其他,只因着唐勤是真的很凶狠。不过唐勤离开之后的几年,灵泉村众人慢慢也都淡忘了唐勤这么个煞星。以致于纪小兰方才一个不注意,气急之下就骂起了唐素素和韦柏赫。待到真正看见唐勤站在面前,纪小兰彻底怂了。

    “怎么?不说了?”斜睨了一眼低下头的纪小兰,唐勤冷笑一声,转而看向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曹毅,“你妈不说,你来说怎么样?”

    “我……”他妈都不敢说了,他哪来的胆子得罪唐勤?曹毅吓得面如土色,连连摆手。

    “是不是无法呼吸了?所以说不出来话了?”故作大度的松开曹毅,唐勤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还没长大成人的曹毅,“现在可以说了吧?你们母子俩到底为什么跑到我家来闹事?今个你要是不交代清楚,你跟你妈一个也甭想踏出唐家大门!”

    “我……我……”唐勤的气势太过吓人,曹毅吓得浑身直哆嗦,哭丧着脸喊道,“不是我想要来的!是我妈非要拉着我过来的!”

    “你妈非要拉着你过来找我们唐家的麻烦是吧?”唐勤了然的点点头,犀利的眼神望向了纪小兰,“你怎么说?”

    “我说什么我?这事本来就是你们唐家先不对的!谁让韦柏赫无缘无故打我家曹毅,我不过是上门来问个清楚,哪里不对了?哪里不该了?”这一刻的纪小兰没有之前的嚣张,气势着实弱了不少。

    “我家柏赫会无缘无故打人?你在说笑吧?”一个唐勤,绝对抵得上在场所有人对纪小兰的威慑。唐勤冷笑着看了纪小兰好一会,只把纪小兰看得心底虚。

    “你……你不会自己问韦柏赫啊?”纪小兰稍微狼狈的丢下这么一句话,飞快的上前几步,拉着曹毅就往外拽,“反正这事你们必须给我们曹家一个交代!晚点我让曹毅他爸过来跟你们说!”

    看着临到被吓走也不忘放下狠话的纪小兰生拉硬拽的将不不愿的曹毅拖走,唐勤没有阻拦,站在原地喊道:“行!我等着!”

    “简直是莫名其妙!”唐奶奶没好气的嘀咕一句,转而又拍拍唐勤的手臂,“好在唐勤回来了!不然还不定纪小兰那个女人要闹到什么时候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柏赫揍那个曹毅做什么?”刚刚纪小兰在,唐勤没有细问。此刻没了外人,唐勤自然要好好问清楚来龙去脉。

    韦柏赫抿了抿嘴,站在原地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默默的护着身后的邹茜。

    换了以往,邹茜此时肯定会帮忙解释。然而今天的邹茜显然不在状态,亦是没有出声。不过,拉着韦柏赫衣服的手,却是始终没有放开。

    “哎!”瞧着两个孩子都不出声,唐素素轻叹一口气,代为说明了前因后果。

    “呸!年少无知?纪小兰倒是真敢开这个口!妈,那女人下次要是再敢来家里闹事,你挥着扫帚就往上揍!打死了打残了,都算儿子我的!真是翻了天了他们!我家茜茜是随便谁都能妄想的?柏赫今个只是揍了他一顿,算轻的!换了我在场,我非打的他妈都认不出来!”听完唐素素的话,唐勤当场暴跳如雷,狠狠的说道。这事哪里是一句“年少无知”就能糊弄过去的?那曹毅摆明了对他家茜茜心存歹念!打死活该!

    “行了行了,这事柏赫也不是一点错也没有。有话好好说,怎么可以动手?你这个当舅舅的别老是当坏榜样!柏赫以前可不跟人打架,都是被你教的!”听唐勤说出这话,唐素素轻声斥责道。

    “什么坏榜样?我是教柏赫不能随意任人欺负!”唐勤可不认为他这样有什么不好。至少有他在,灵泉村就没人敢欺负他们唐家人!。.。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