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新媳妇-重生-
重生

第93章 新媳妇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柏赫就一小孩子,凡事还是得讲道理!动手怎么说都是不对的!”家里有个唐勤已经很让人头疼了,唐素素可不想韦柏赫也动不动就跟人动手。当然,说是这样说,唐素素也没真的训斥韦柏赫。

    “算了算了。柏赫也不是成心要动手的。那不是曹毅太过分了嘛!下不为例。”看得出来唐素素其实没有真的生气,彭桂香跟着说道。

    “就是。说起打人这事,理论上确实不该。但凡事都有个特例,哪能以片概全?有的时候吧,还真不要说拳头就是没用的。看看唐勤不就知道了?咱们好几个站在这,愣是没能把纪小兰唬住。但唐勤一回来,纪小兰二话不说就跑了。咱能说,唐勤凶点、厉害点,就不对?”邹平点点头,打起了哈哈。

    “邹平哥这话说的我爱听!没错!咱不信奉打人,但有的时候,拳头够硬确实不是坏事。至少能吓唬住那些欺软怕硬的人不是?”唐勤不是暴力分子,除非真的惹到他,他很少会主动挑衅别人。而且事实上,他真正动手的次数并不多,就是气势上很吓唬人罢了。

    “好了好了,都不要说了。这事就此打住,咱柏赫是好孩子,以后肯定不会再动手的。至于那曹毅,本就是个闹腾的主,不能怪咱家柏赫!”唐奶奶如是说着,心疼不已的推了推面无表的韦柏赫,“柏赫,赶紧带着茜茜进屋。外面冷,小心冻坏了。”

    先是看了一眼没再开口的唐素素,韦柏赫这才点点头,依转过身,拉着邹茜进了屋。

    “素素,这事真不怪柏赫!你待会进屋,别说柏赫啊!”见韦柏赫很是在意唐素素的态度,彭桂香悄声提醒道。

    “嗯,我知道。”韦柏赫动手这事,唐素素其实没有太生气。男孩子嘛,哪个没有年轻气盛的时候?只不过打架毕竟不是好事,不能养成习惯。拳头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法子,唐素素希望韦柏赫能更加理性的解决麻烦。这样才是真正的聪明,也才算得上真正的长大了!

    “多大点事,也值得唧唧歪歪。姐,你这可算是唠叨了啊!”想起当年被自家爸妈耳提面命的训斥不能打架的年少时期,唐勤深有体会的说道。

    “就你话多!进屋歇着去!大老远的回来也不嫌累?”在打架这件事上,纵使疼爱外孙的唐奶奶,也势必是跟唐素素同一立场的。当下便拽着唐勤的胳膊,往屋里去了。

    好吧,碰上自家老娘,他也只得乖乖闭嘴!唐勤摸了摸鼻子,任由唐奶奶拉进了屋里。

    “素素,咱们也进去吧!不是什么大事。柏赫知晓分寸的。”彭桂香一边安抚唐素素,还一边愁眉苦脸的说道,“也怪咱家茜茜……”

    “怪茜茜什么?这事可不怪茜茜!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咱们谁能挡得住?”唐素素是真心把邹茜当女儿疼爱的。是以哪怕是训斥韦柏赫,她也不会说邹茜半句不是。更何况这事原本就不能怪邹茜,唐素素自认还不是这么不明事理的人!

    “你俩都别争了,又不是什么大事,干嘛想那么多?”见彭桂香和唐素素就此事拧巴上了,邹平摇摇头,“进屋吧!站在外面也不嫌冷?”

    快要天黑的时候,曹昆还是找过来了一趟。不知道是不是怕了唐勤,纪小兰和曹毅都没跟过来。而见到唐勤,曹昆原本就不愿过来的脸上更是增添了几分为难。当即也没多说,问清楚了到底怎么回事,便转身走人了。自然,曹昆走之前也没忘跟众人说些“曹毅以后不会再缠着邹茜”的保证……

    曹昆的保证,没人放在心上。不过这件事到此,便也算暂且了结。至少只要唐勤在,纪小兰不会再主动上门挑事。而等到年后韦柏赫和邹茜都随着唐勤离开,纪小兰更是想要找茬都寻不到当事人。秉持着这一想法,众人都没再多想,撇开不必要的烦恼,和和乐乐的过了一个好年。

    除夕夜,邹茜一家三口依然没有回邹家。反倒是大年初一的早上,邹奶奶没再拦着邹茜三人进家门。邹茜一开始还觉得奇怪,待到看见坐在屋里的新媳妇周琴,邹茜顿时明白了邹奶奶的用意。

    看着彭桂香动作麻利的掏出一张百元大钞给了周琴,邹茜撇撇嘴,实在佩服邹奶奶的那点小心思。不就是宝贝长孙的媳妇嘛,费得着连这么点钱也帮着算计?等到日后,有邹奶奶后悔的!哼!

    “谢谢三婶。”周琴长得不错,听说被称为周家村的一枝花。当然,邹波长得也还算帅气,而且最近还在县城谋了
苏婷的放荡生活sodu
份给小领导当司机的工作。两人结婚,周琴算不得屈就。至少在邹茜眼眼里,是这样觉得的。

    “不客气,应该的。”瞧着周琴的态度挺好,彭桂香的脸上也带上了笑容。这些年下来,难得能在邹家见到一份真诚的笑脸,彭桂香甚至有点受宠若惊。

    “可不就是应该的?你三叔是个没出息的,不然你三婶能给的肯定更多!”邹奶奶说这话,就有些不厚道了。葛云方才给周琴的那二十块钱,可完全不能跟彭桂香给的相提并论。

    显然,周琴还不算糊涂。非但不接邹奶奶的话,反而冲着彭桂香笑了笑。她是嫁给了邹波,却没有跟邹平一家结仇。彭桂香这个三婶出手大方,周琴收的痛快,也乐意跟其交好。

    彭桂香便跟着点了点头,抿嘴笑了笑。如今的她手头早已不缺钱,一百元算不得什么。既撑足了场面,也没有得罪周琴,不亏!

    “哼!依我看啊,邹波媳妇挺喜欢这个三婶的嘛!”葛云最讨厌被别人比下去。周琴早上进门拜年的时候,她给了二十块钱。在灵泉村,绝对算不得少!但是彭桂香给一百元算什么事?想要显摆,出了她家再去炫耀啊!非得站在她家给这个钱,不是打她的脸是什么?

    “我也很喜欢二婶的。”周琴不想掺杂进葛云和彭桂香的妯娌之争,笑着开口说道。她是小辈,也是长孙媳妇,下面全都是没有结婚的弟弟妹妹,暂时毫无压力。上一辈想要怎么吵、怎么闹,都跟她无关。顶多,等婆婆王翠华来处理这事。

    “我可比不得你三婶出手阔绰。得了,我这个小气的二婶还是站远点,别被嫌弃了才是。”尽管周琴嘴上没说,葛云还是认定了周琴此刻肯定在心里咒骂她比彭桂香吝啬。脸色不好的冷笑一声,自觉失了面子的葛云转身就进了自己的屋子,不打算出来了。

    这里是葛云家,身为主人却转身回屋,邹茜三人的不受待见成为明晃晃的事实。见此况,邹平也不多呆,随意跟邹奶奶说了两句注意身体的话,便带着彭桂香和邹茜离开了。

    “这事是我做的不周全。应该等二嫂不在跟前的时候,再给邹波媳妇红包的。”新媳妇过门第一年,上门拜年便是认门,表示以后会互相走动……这个时候,当婶子的肯定是必须有所表示的。这是礼数,灵泉村的老规矩!如果不给,不仅彭桂香这个婶子遭骂,邹平这个三叔在邹家也会彻底的没面子!

    彭桂香方才只是想着他们如今在灵泉村没有自己的屋子,周琴肯定不会上唐家去给他们拜年。若是直接把钱送去大哥邹全家,更是不好。外人瞧见了,肯定要说周琴这是在跟婶子要钱!加上邹奶奶努嘴的表现又那般的刻意,故而在葛云家瞧见周琴,彭桂香当即就掏了荷包。哪想到会因此得罪葛云?哎……

    “这事不怪你。在二哥家给,总比把红包送去大哥家强。那才是真正的得罪人!二嫂爱怎么想是她自己的事,别搭理就成。”二嫂葛云本来就爱斤斤计较,邹平心底比谁都清楚。至于给周琴这个新媳妇红包的事,只要不是直接送去邹全家,在谁家给都算不得大事。只不过彭桂香一不小心给多了,才会挨葛云的白眼。但是倘若不给,他们一家才会遭邹奶奶的大骂。两相比较,邹平肯定是偏向得罪葛云的。

    邹茜张张嘴,本来想说什么的。不过犹豫了一下,还是闭上了嘴巴。事还没生呢!谁知道就一定会沿着前世的轨迹那般展?即便周琴真的……跟他们的关系其实也不大……

    另一边,睡过头的潘桃桃在邹平三人离开后,才迟迟过来。左右没瞧见葛云的人影,潘桃桃直接进了葛云的屋子,好奇的问道:“二嫂,新媳妇过门,你给了多少?”

    “能给多少?当我这个二嫂是有多钱还是怎么的?随意给个十块钱是个意思呗!”瞥了一眼潘桃桃,葛云故作漫不经心的回道。

    “这样啊!那我也给十块钱!”潘桃桃点点头,笑眯眯的出去了。当然,在真正见到周琴的时候,潘桃桃还是特意多给了五块钱……

    三个婶子,一人给了一个数目。周琴笑着跟潘桃桃道了谢,默默的在心底记下了这笔账。待到邹奶奶问起的时候,周琴没有隐瞒,如实说了。

    然后,就看见邹奶奶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小气鬼”,从身后的枕头下面拿出一个碎花小布包。仔仔细细的点了又点,数了二十五块钱给了周琴:“你也别记恨你四婶!奶奶帮忙把她少给你的这五块钱添上!”。.。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