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所谓难缠-重生-
重生

第96章 所谓难缠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听完彭桂香详细说完前因后果,邹茜抬头望天。 好吧,一如前世的轨迹,毫无意外!她只能说,周琴此人确实很难对付。暗叹一口气,邹茜瞅向邹平:“爸爸,这事咋处理?”

    “能咋处理?不管呗!”a市和县城离得那么远,他们怎么去给邹金送饭?完全不可能的事,邹平索性就当起了甩手掌柜。

    “嗯,这样也好。”见邹平给了明确的态度,邹茜点点头,甚是赞同。反正之于她而,只要能不跟邹家扯上关系,那便最好不过!

    “可是周琴要再打电话过来,我怎么说?”不得不承认,彭桂香也想不管这事。但一想到周琴那刨根问底的性子,她确实不是对手来着。

    “不用你说,我来说!这事本就扯不到我们头上来,跟我们说有什么用?我们还能开车给邹金送饭去?”邹平跟周琴接触的不多,但总体来说,他不是很喜欢这个侄媳妇。太精明了,总觉得算计太多!

    “她估计是想着咱们给钱吧!电话里不是说了嘛!她和大堂哥压力大,没钱……”邹茜耸耸肩,一副漫不经心的态度,却是提醒着事实。

    “没钱也不能找咱们要啊!再说了,她和邹波刚刚结婚,正是最有钱的时候,哪里会没钱?不就是一碗饭嘛!小五还能把他们小两口吃穷了?”就算周琴和邹波结婚时的彩礼钱被王翠华拿走了,邹家婚前给的聘礼、周琴自己带来的嫁妆……怎么可能没钱?邹平一百个不相信。

    “那可说不好。万一五叔想要吃好的呢?指不定奶奶又下达了什么任务呢?”邹茜不用想也知道,这肯定是邹奶奶的主意。前世邹金读高三的时候,就生过这事。当时也是只有邹波和周琴住在县城,然后邹奶奶便说了,四个哥哥每家都凑钱出来交给周琴,要特意给邹金做好吃的!

    “吃好的?那也得他用心学习,咱们才心甘愿花钱供养他啊!也不看看他现下的学习成绩,哪里是上大学的料?完全是白花钱!”前世的邹平可不知道邹金在读高中之后,成绩直线下降的事。而这一世,因着早恋事件的生,再因着邹茜跟邹金同一个学校的原因,邹平亲自去学校看过。确定、一定、以及肯定,邹金所在年级的前一百名大字报上,根本没有邹金的名字!

    “反正奶奶肯定不这样认为。爸爸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奶奶的心是最偏的!我估计这事没完。”邹茜今年十四岁,她说的话在这个家里已经开始有分量。甚至有时候,邹平和彭桂香商量事的时候,还会特地问问邹茜的想法。故而邹茜完全不需要掩饰,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没完怎么了?难不成她还想咱们为了给小五送饭,搬回县城?”邹茜话音落地,邹平已然喊出声。伴随着时间的流逝,伴随着地域的拉远,邹平和邹家……也终于如邹茜所愿,越淡漠了。

    “万一奶奶真的提出这样的要求呢?”在邹奶奶那里,还有什么事不可能生?只要是为了邹奶奶的心尖子,万般皆有可能。当然,邹茜时刻不忘把告诫的话摆在前面,“爸,这事你可得站稳立场!千万别被谁一鼓动,立马就妥协了啊!到时候我可是会鄙视你的!”

    “恩恩,放心放心!你爸不是没主见的,不会自讨苦吃!”邹平连连点头,大力保证道。

    “还有妈,你以后尽量少跟大堂嫂接触吧!我觉得她挺厉害的,你不是她的对手。凡事要是搞不定就让我爸去说,小心别吃亏了!”周琴啊……邹茜默默的在心下叹了一口气。只希望这一世别再如前世了……

    “我也觉得她挺厉害。年纪轻轻的特别会套话,而且主意特别多,心眼也不少。算了算了,我还是躲着吧!”彭桂香自认是个实心眼的。在邹茜这几年的刻意撺掇下,她下意识就会避开那些心眼多的人。而今周琴,便是她必须躲开的第一人!

    听着邹平和彭桂香的回答,邹茜满意的笑笑。刚重生时,她还只是一个小孩子,说什么都不会有人在意。然而现在的她,不管说什么,爸妈都不会忽视。一家人一块坐下来商讨问题、再一并渡过难关,这种感觉真的很美好……

    “茜茜,听说你那个大堂嫂是个难缠的人物?”三家妈妈感很好,经常凑到一块聊天。彼此知根知底,互相的家事也都一清二楚。故而待到江奇问及此事时,邹茜并未生出任何的疑惑。

    “不是普通的难缠!”邹茜三人此刻正在下晚自习回家的路上。听江奇问起,邹茜立刻噼里啪啦的说了起来
无忧归田吧
,“之前不是打电话过来说,要给我五叔送饭的事吗?昨天就更厉害了!直接转告我妈,我奶奶说了,打从这个月开始,以后每个月都要给生活费!而且特别声明,因为我们家在市里,赚的肯定比其他人多,所以一个月必须给五十块钱!”

    “不就是做个饭吗?费得着这么大的阵仗?而且这钱是给你大堂嫂吧?她还真是会算账!中间不知道能藏多少!”江奇脑子活,立刻就帮忙算了起来。

    “藏不藏的先不说。她做饭,不可能单独给我五叔送肉送鱼吧?换而之,咱们这是必须连带她和我大堂哥一块养着!五叔吃啥好的,她和我大堂哥也享有等同待遇!”邹茜敢担保,这个建议肯定是周琴提出来的。此等占便宜的事,周琴绝对不会放过!

    “嘿!还真是!那怎么办?你家真给钱?”听邹茜分析的煞有其事,江奇好奇的问道。说实话,邹奶奶让邹平这个哥哥供邹金读书,还算理所应当。但要让邹平这个叔叔拿钱出来养侄子和侄儿媳妇,那就说不过去了!

    “给啊!怎么不给?但我爸说了,一个月就十块钱!邹金一个人能吃多少?多的钱没有,否则咱们可都得跟着饿死了!”将邹平的原话复述出来,邹茜乐不可支的笑了,“听说我大堂嫂直接在电话那头哽住了。估计是没想到我爸会直接把事实点出来,还特意强调了只给我五叔一个人做饭……”

    “就算这样,她也是占便宜的。不过大便宜变成小便宜,算是不错的解决法子。最关键的是,高三下学期统共就只有这么几个月。原本要求一个月给的五十块钱生活费,现在一算的话,直接够邹金吃到高考了!”江奇点点头,跟着笑了起来。邹家那群极品亲戚,他算是知晓的透彻。反正能蒙就蒙,能骗就骗,能少给就少给点!

    “可不是?”得意洋洋的昂起下巴,邹茜心下甚是满足。比起前世她爸宁愿自己家人饿着也要供邹金吃好的喝好的举动,现在的状况真的已经是非常大的改变了!

    周琴确实很郁闷。就她打听到的况,从邹平和彭桂香那里拿钱应该是最简单不过的事了。可是怎么她磨破了嘴皮子,邹平还是咬死了只给十块钱?难道是看出什么来了?不行!看来她还是得将邹奶奶搬出来才行!

    邹奶奶本来不乐意去县城的,只因路途实在太遥远!然而周琴灵机一动,专门让邹波开了小领导的车去了一趟灵泉村。

    这一下,邹奶奶高兴坏了!不愧是她的宝贝长孙,可算是为邹家长脸了!当下二话不说,收拾了两件衣服就坐上了小车子。沐浴在灵泉村一众人的艳羡眼神下,乐颠颠的去了县城。

    周琴原本是不想跟邹奶奶住一起的。老人家事多,又诸多挑剔,一个屋檐下住着,少不了就磕磕碰碰。不过一想到马上就可以拿到手的钱,周琴咬咬牙,忍了。

    于是很快的,邹平接到了第三个电话。这一次,电话那端换成了邹家最为蛮不讲理的人:邹奶奶。

    邹奶奶的目标很明确,一张嘴就是要钱。而且这次的理由更为理直气壮,不止邹金要吃饭,她这个老东西也要吃!所以她命令邹平,立刻把该给的生活费送过来!一个月五十块钱,一分钱也不能少!

    “她是抢钱吗?大伯是村干部,家里会没钱?她有找大伯要过吗?二伯家里田最多,每年收成最好,她有找二伯要过生活费吗?四叔就更搞笑了!谁不知道自打四婶过门,奶奶就不断私底下贴补四叔家?偏偏就只有咱家!又没钱又没田!对了,还有咱家的房子!奶奶不是把咱家的房子卖了吗?钱呢?怎么一分都没见到?她这不是摆明了欺负咱家吗?”邹茜一边愤愤然的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邹平的脸色。确定已经挑起邹平的不满,邹茜话锋一转,奇怪的问道,“爸爸,你确定你是奶奶亲生的?该不会你是打哪捡来的吧?太差别待遇了吧?”

    邹平的脸色黑的不能再黑。一句话也没说,闷闷的坐在沙上,浑身上下都是“生人勿扰”的冷气。直到默默起身进屋睡觉,也没再开口说一个字。

    知道邹平心里不舒服,彭桂香本来想劝两句的。不过……哎,茜茜说的没错啊!就他们家是特例!打她和邹平结婚时就是,后来分家分田又是,现在住得远了……还是老样子!邹奶奶这心偏得越厉害了……

    此般场景,不出意外肯定是邹茜赢!邹奶奶和周琴恐怕要希望落空了!坐在一旁看书的韦柏赫抬起头,无声的冲邹茜竖起了大拇指。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