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赌注-重生-
重生

第97章 赌注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韦柏赫,你说,我爸爸会怎么处理这事?”接收到韦柏赫的夸赞,邹茜来了兴致,凑近了韦柏赫问道。

    “给钱,但不是每月五十块。”韦柏赫的声音一贯清冷,毫无起伏。儿子孝敬妈妈,天经地义。故而邹奶奶肯定会拿到钱。只不过究竟拿到多少,就不是邹奶奶决定的了。

    “不然这样好了。咱俩打个赌,要是我猜对了,你帮我做一个月的作业。要是你猜对了,我帮你打一个月的早饭,怎么样?”邹茜和董思诗的一日三餐,通常都是韦柏赫和江奇帮忙打的。排队的人太多,女孩子总是挤不过那些男生的。

    “二十。”头也不抬的竖起两根指头,韦柏赫手中的书再度翻开下一页。

    “那我折中好了,二十五!”抓住韦柏赫的两根指头,邹茜咬咬牙,下了决定。其实邹茜原本也想猜二十的。不过既然韦柏赫抢了先,她只好退而求其次。

    “好。”不可置否的点点头,韦柏赫淡定的任由邹茜加大了力道捏着那两根可怜的手指头。

    “韦柏赫,我以为你是打算比个兔耳朵给我看。”想也知道韦柏赫不可能做出此般可爱的举动,邹茜无聊的帮忙把两根僵硬的指头掰弯了一下,笑着说道。

    韦柏赫嘴角抽了抽,却是没有接话。兔耳朵?也只有邹茜才能做出这般幼稚的举动。

    “哎呀,韦柏赫,别害羞嘛!来,比一个给我看看……”邹茜一边说,还一边忍不住偷笑出声来。

    “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家了。”抽出自己的手指,合上书本的韦柏赫豁然站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走吧走吧!晚安了。”知道再说下去真有可能惹恼韦柏赫,邹茜见好就收,笑着冲韦柏赫摆了摆手。

    次日才得知具体况的江奇很是无语的笑话邹茜和韦柏赫:“这种事有什么好打赌的?我说你们两个也太无聊了吧?”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打个赌又没损失。”邹茜理直气壮的反驳道。

    “那结果出来了吗?”旁听了整件事的经过,董思诗好奇的问道。

    “这个嘛……”邹茜故意拖长了嗓音,在江奇和董思诗都望过来的征询视线中,瘪了瘪嘴,“还没。”

    “切!没有就没有,吊谁胃口呢?”等了好一会却听到这样的答案,被涮了的江奇没好气的吐槽道。

    难得有机会戏耍江奇,邹茜哪里会放过?然而被江奇点破,她只好干笑两声。装傻的别过头,权当什么也不知道。

    相比之下,董思诗只是好脾气的笑笑,没有多说什么。邹茜摆明了是冲着江奇去的,她不过只是一个无辜被波及的受害者罢了。

    当然,邹平也没有让邹茜和韦柏赫等多久,便宣布了赌注的结果。当天晚上邹茜和韦柏赫正埋头吃饭,就听邹平长叹一口气,跟彭桂香说道:“我打算每个月给妈二十块钱。现在是二月下旬,直到小五高考结束,满打满算也不到五个月,一百块钱绝对绰绰有余了。”

    “就只说邹金和咱妈吃饭,那肯定是够了。我就怕周琴那边再提出别的要求,比如咱妈住在她那里的一切开销……”彭桂香之前并未想这么多。还是孙君和唐素素提起,她才反应过来。既然周琴是打定主意要钱,不给够怎么可能?

    “那就让她们来扒了我的皮!”邹平自然不差这几百块钱。但是,他的心迄今已经变得坚硬。所以,冤大头这种事,现时现刻的他再也不会干了!

    邹茜和韦柏赫同时抬起头,彼此互相看了一眼。随即,韦柏赫耸耸肩,邹茜耷拉下头。赌注结果出来,邹茜输了!

    换了别的事,邹茜或许会争取一下赌注的结果。但是此事的话,邹茜非但乐得输给韦柏赫,甚至还不忘从旁煽风点火:“我觉得大堂嫂不好惹,咱们必须事先做好万全的心理准备。五十块钱变成十块钱,再上升到二十块钱……就跟菜市场买菜似得,大堂嫂肯定会提价的!”

    “菜市场那是砍价!可不是提价!”邹平冷哼一声,不容拒绝的态度坚定无疑。

    “那好吧!爸爸,我支持你!你加油!”说实话,邹茜对邹平的反应很满意。当即放下筷子,举双手赞同邹平的话。

    “茜茜!”彭桂香象征性的横了一眼邹茜,却也没有过多的训斥。在这件事上,他们一家是肯定要站在同一立场的!

    “什么?二十块钱?三叔,您看这……算了,您还是直接跟奶奶说吧!我一个当晚辈的,可做不了主。”周琴说完就将电话交给了等在一旁的邹奶奶。三叔可真是小气!跟挤牙膏似得!十块十块的往上加,打要饭的么?

    “什么二十块钱?邹平!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妈吗?我说五十块钱,那就得五十块!一分钱都不能少!”恶狠狠的抓着手中的电话,邹奶奶恨不得将电话那端的邹平拖过来打一顿。从什么时候起,邹平居然也敢不听她说的话了?她可是邹平的老娘!她可是在周琴这个孙媳妇面前下了保证的!

    “妈,您就算是把我扒皮抽筋,我也拿不出那么多钱!原本年前邹波结婚,我们就上了不少礼钱。然后过年的时候给您的养老费、给周琴的红包……您当您儿子我是造钱机?单就说这每个月的二十块钱,说实话我也是拿不出来的!要不是我死皮赖脸的找人借,您真的以为我能在您面前显摆?”哭穷嘛,这几年下来,邹平早已得心应手。

    邹平说到最后,完全不给邹奶奶开口的机会,还不忘故意提醒道:“妈,说起来,桂香过年的时候不是给了周琴一百元的红包吗?您去跟周琴说说,让她先拿出来借用一下啊!等咱们以后有钱了,经济条件好了,再还给她……”

    “放屁!”听着邹平的话,邹奶奶气不打一处来的直接挂断了电话。什么玩意?连侄子的钱也想贪?老不要脸的!丢不丢人!

    “奶奶,三叔怎么说?”没想到邹奶奶说挂就挂,周琴原本还想继续跟邹平周旋一番的。咬咬牙,周琴竭力保持着面色不变,笑着问道。

    “他……”好吧,真要比起小儿子,周琴这个孙媳妇确实得往后站一站。至此,邹奶奶的心思活络了起来,“那个,琴啊,奶奶跟你商量个事成不?”

    “奶奶,您说。”看着邹奶奶明显别有居心的笑脸,周琴的眼皮子开始猛跳,心底不详感剧增。

    “那个嘛……就是过年的时候,几家婶子不都给了你红包吗?你先拿出来借给奶奶用用成不?奶奶多的也不要,就只管你拿你三婶的那一份……”
风流岁月(陈春雨)sodu
邹奶奶话还没说完,周琴脸上的笑容便再也维持不住的僵硬了。

    什么叫多的不要?明明就彭桂香给的最多!其他两个婶子给的加一块也抵不上彭桂香的那一百元!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周琴不好意思的摇摇头,一脸无奈的说道:“奶奶,那个钱,我……”

    “怎么?那个钱不在你手上?被你妈拿走了?”邹奶奶下意识就想到了王翠华。若是被王翠华拿走,她是铁定要回灵泉村要过来的!

    “不……不是……”周琴虽然跟婆婆王翠华接触不多,但也知晓王翠华不是个好对付的。当即不敢往王翠华头上赖,只是吞吞吐吐的轻声道,“那钱被我给花了……”

    “花了?怎么就给花了?你买什么了?用得着那么多钱?”邹奶奶一百个不相信,拔高了嗓门问道。

    “奶奶,奶奶……您声音小点!咱们这可是在外头!走,回家说去!”被邹奶奶这么一喊,周遭不少路人都望了过来,周琴甚觉丢脸。心下暗恨邹奶奶丁点颜面也不给她留,面上则只得耐心劝道。

    “什么回家说?这是回家说就能解决的事吗?周琴我可告诉你,别说你是新过门的媳妇,我这个当奶奶的就不能说你!哪怕你还没过门,只要你敢乱花我邹家的钱,我就能说你!”邹奶奶简直快要被气死了。那可是一百块钱啊,周琴都拿去干嘛了?怎么就能这么不懂事?怎么就是这么个败家的玩意儿?

    周琴可能把钱都花了吗?当然是不可能的。她只是不想把钱拿出来给邹奶奶而已。到了她口袋里的钱,还想让她往外吐?凭什么啊?向来都只有长辈贴补晚辈的,何时听说过让侄子供养叔叔的?别看周琴面上是个和气的,但骨子里极为小气,而且特别的自私!

    “周琴!你给我老实交代,你到底把钱都花到哪里去了?你今个要是不把事说清楚,别怪我这个奶奶不给你面子!我不会让你好过的,我跟你说……”邹奶奶一路不停的质问,也始终在指责和威胁。

    周琴的面色早就开始不好看了。一开始还能坚持扶着邹奶奶的姿势往回走。到后来实在听不下去,只管松开邹奶奶的手,自顾自的大步向前,先行回家了。

    邹奶奶是个厉害的女人,也足够的强势。但也架不住她是个多年不曾出门的土包子的事实。把她丢在灵泉村,不管是哪个山窝窝,她都能自己摸回家。但是县城不一样!邹奶奶活了大半辈子,根本就没来过县城几次。少有的几次,也都是有乡亲陪着的!

    但是现在,除了已经走得不见人影的周琴,邹奶奶的身边根本没有可以问路的熟人。不是说路上没人理会她,而是邹奶奶完全不记得周琴住的那个位置到底叫什么路,又该怎么跟别人描述!

    周琴真的没再搭理邹奶奶。她心中憋着气,自顾自的回了家便躺床上睡觉去了。而这一睡,就彻底把邹奶奶给忘记了。

    天色越来越黑,邹奶奶茫然的在路上走来走去。来回的绕路,不断的停下来又再次起步……好在邹奶奶的身体还不错,并未因为走太多路而累着,抑或生晕倒在路边的悲催场景。

    而伴随着走的时间越来越长,邹奶奶终归还是忍不住的一屁股坐在路边,朝着过来过往的陌生人大骂特骂了起来:“周琴,你个杀千刀的!你敢把奶奶丢在路上,你想让我自生自灭是吧?你做梦!”

    “周琴,你心肠咋就这样的恶毒?你说你才嫁进我们邹家多长时间,你就露出了本性?你这是想要杀人灭口是吧?你等着!等着我回去好好收拾你个心肠歹毒的!”

    “邹平!你个没出息的!不就是让你拿点钱养弟弟吗?你居然还给我推三阻四,还害得我得罪了周琴那个毒心肠的,你……你害得老娘有家归不得,你……你给我记住!我早晚要你好看!”

    “邹波啊,你赶紧来看看啊,你看看你都娶了个什么样的恶媳妇啊?你快来接奶奶回家啊……”

    ……

    邹奶奶想到什么就骂什么,想到谁就喊谁。一开始不少路人都被吓住,还以为遇到了疯婆子,纷纷绕路离开。直到后来有大胆的好事人上前来询问,才终于知道邹奶奶这是被孙媳妇给恶意遗弃在外面了……

    不得不说,这个世上总是好人多的。尽管邹奶奶不记得邹波和周琴住在哪里,但邹奶奶记得灵泉村啊!当终于有人帮忙建议邹奶奶还不如回灵泉村的时候,邹奶奶一拍大腿,眼冒怒火的答应了!

    邹奶奶这一走,足足走了一夜才回到灵泉村。大半夜的走在无人的山路小道上,邹奶奶总觉得浑身凉飕飕的,阴森的害怕。好几段路,邹奶奶都是一边飞奔一边大喊大叫,直把路上好几个村子的人都从睡梦中给吓醒了。而不少狗也都跟着狂吠了起来。

    “大半夜的,这是闹鬼了?好吓人!”

    “谁啊?鬼哭狼嚎个什么劲?被疯狗咬了还是怎么的?自己不睡觉还不让别人睡觉?”

    “别是真出了什么事吧?听着那喊声,好凄厉似得!不然咱们还是起床看看?”

    “看什么看?大半夜的最容易闹鬼!再说了,真要是咱村子里出事,看门狗都会扑过去的!”

    ……

    当邹奶奶终于看到熟悉的灵泉村时,整个人都要瘫软了。咬着牙一步一步挪回家,邹奶奶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坐在自家大门外的空地上,“哇”的一声嚎哭了起来……

    “哎呦妈,您这是怎么了?不是被邹波接去城里享福了吗?咋地?又被送回来了?”说起邹奶奶坐着小车子被接走的事,葛云到现在还是一肚子的酸气。不就是偷开了小领导的车回来嘛!又不是自家买的,显摆啥呢?生怕别人不认识他邹波还是怎么的?

    “妈!你咋一大清早就回来了?而且回来了咋也不进屋?坐在算个什么事?哭啥呢?邹波两口子给你气受了?”听着哭声走出来的邹安就厚道多了,连忙上前问道。

    邹安不问还好,这一问,邹奶奶更是委屈的难受,一把抱住邹安,扯开嗓子就继续嚎:“老二啊,你妈命苦啊!你妈这一辈子都没遭过这份罪啊!你妈……你妈差点就回不来了,差点就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啊……”

    “哎呦妈,瞅瞅您这说的!哪有这么可怕?您风风光光的坐着小车子出去,又好端端的回来了,咋就见不到咱们了?”因着邹奶奶被邹波接走一事,王翠华没少在村里炫耀。以致于葛云和潘桃桃这两个弟妹倍感没面子。故而一听邹奶奶抱怨,葛云当即就心里乐开了花。

    作者有话要说:一更4500字,哈哈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