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周琴挨打-重生-
重生

第99章 周琴挨打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既然邹波这样说了,邹全和王翠华当即相信了周琴的辩解。{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自此,便也开始了他们的不满:“你们奶奶今天一大早就回了灵泉村,然后召集了咱们三家一块过去,接着便是一连串的兴师问罪。”

    “妈,奶奶真回去了?她自己走回去的?”说起这事,周琴不怎么相信。换了她,是决计不可能走回灵泉村的!太远了!而且还黑灯瞎火的,多吓人啊?

    “可不是?你奶奶哭的那叫一个伤心,直说她这辈子就没遭过这份罪!连你们已经过世的爷爷都搬出来了!把我跟你爸埋汰的那叫一个丢脸……”在灵泉村,王翠华好歹也算个官夫人。丈夫是村干部,大儿子又是有出息的,她平日里可没少显摆,走哪都是高高抬起头的!但是这样高人一等的形,在今早被邹奶奶一手打破了。两个弟弟怎么看她,王翠华并不是很在意。然而两个弟媳妇的嘲笑眼神,王翠华可是真正记在了心上!

    “奶奶怎么可以这样?这事明明就不该怪咱们!就算我这个孙媳妇有做的不对的地方,她也不能说爸妈啊!”周琴很会做人,这一点毋庸置疑。就好像她说的话,很快就虏获了王翠华的心。连带邹全,对她的看法也改观不少。

    “你奶奶不讲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们当晚辈的,除了老老实实听着,哪还能真的跟她起争执?说起来,昨天的事也不能怪你。要不是你奶奶自个瞎折腾,哪能气着自己,还让你受委屈?不管怎么说,她也不能让你和邹波两口子出小五的生活费的!”涉及到钱,王翠华肯定是不会松口的。这事本就是邹奶奶不在理,没得商量!

    “我就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才跟奶奶说我没钱。哪想到奶奶当场就翻脸啊!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骂我……”见王翠华显然是偏向她这边来了,周琴忍不住埋怨道。

    “没错!你奶奶做的不对!不关你的事!”邹奶奶骂人的功力,王翠华哪能不知道?一想到被邹奶奶当街破口大骂的场景,王翠华摇摇头,不免对周琴生出几分同。

    “行了,你少说两句!”再怎样也是他亲妈,邹全黑着脸拉了拉王翠华。随后,板着脸看向周琴,“虽说这事确实有可原,但奶奶昨晚走了一整夜的山路却也是事实。你晚点跟我们一道回灵泉村,然后跟奶奶道个歉,说声对不起……”

    “嗯,好!我都听爸妈的。”周琴也不是完全不识相。见邹全和王翠华的态度都变了,她自然得默默顺着杆子往下爬。过日子过日子,可不就得照顾一大家子的想法?邹奶奶是个拎不清的,好在公公婆婆还算明事理。单就这一点来说,周琴是庆幸的。

    “爸、妈,这事也跟三叔说说吧!问问他到底跟奶奶说了什么,奶奶怎么会突然把主意打到我跟周琴身上?”自打听了周琴的解释,邹波就开始极度不满。长幼有序,四个哥哥摆在前面,凭什么要他这个长孙承担五叔邹金的生活费?就算他比邹金大,就算他已经成婚,这事也该摊到他爸身上不是?

    “嗯,我去问问。”真要是邹平出的主意,邹全肯定是要说说邹平的。当叔叔的算计侄子,像话吗?

    “没错!得好好说说邹平!他这个三叔到底怎么回事?以前还是个老实本分的,如今咋就变了样?该不会是在市里混久了,也变得滑头了吧?那可真是了不得!”王翠华说着说着,便大力讽刺上了。让邹波和周琴拿钱出来给邹金当生活费?但凡换了邹安和邹忠说这话,王翠华都不会觉得意外。但偏生是王翠华从来都瞧不上眼的邹平提了这事?真是荒谬!

    “爸,我觉得咱们不能老是拿过去的那套陈旧观点看三叔。三叔这些年毕竟是在外面混的,哪可能一层不变?要不然,他也不可能跟奶奶说这种话不是吗?”王翠华的话说的很是及时,邹波当即就警惕上了。回想最近一次见到邹平的感觉,确实跟当年灵泉村的那个邹平完全不一样!

    “嗯。”确实!邹平要还是当初那个老三,就不会跟妈提这么过分的要求!秉持着这个念头,邹全跟着邹波出门找到小卖部的公用电话,给邹平拨打了过去。

    彭桂香给周琴留的电话号码自然不是家具店的。家具店每天都有那么多的生意往来,没闲工夫接周琴的电话。是以,彭桂香将孙君家的电话号码给了周琴。周琴也不是每次打电话都一定能找到彭桂香和邹平的。有时候孙君不在家,再或者彭桂香人在食堂、而邹平又去了家具店……

    各种都有可能生的况下,
二次元明星系统小说5200
周琴开始挑准饭点的时间,再或者晚上的时间,拨打孙君家的电话。而今天邹全和邹波选的恰好是中午这个饭点。孙君确实在家,邹平和彭桂香却是一个也不在。

    确定了电话那头人的身份,孙君脸上勾起冷笑,态度越的冷淡:“找谁?邹平?彭桂香?不在不在,全都不在!当我家电话是公用电话是吧?我忙的要死还要接你们的电话、然后还得帮忙传话叫人,都不花时间?别再打过来了,烦不烦?”

    没料想电话那头的人如此凶悍,吃了闭门羹的邹全和邹波忽视一眼,无奈的摇摇头,只好暂且作罢。还是先回灵泉村要紧,家里还有位难缠的老人家等着他们在呢!

    邹波昨天跑了一整夜,今天被小领导放了假。特意又跑去借了车开出来,才载了邹全、王翠华和周琴一道急匆匆的赶回了灵泉村。领导晚上要用车,他还得尽快把车还回去才行!

    “奶奶,对不起!我错了!全都怪我……”见到邹奶奶,周琴哭丧着脸,认错态度良好。

    “你错了?我可不敢说你错了?你昨天不是很威风吗?不是狠心将奶奶我丢在大街上了吗?有能耐你今天再试试啊!看奶奶不打的你哭爹喊娘……”邹奶奶气势汹汹的说着威胁的话,手中的竹棍毫无预兆就抽了过来。

    “啊……”猝不及防被邹奶奶抽中,周琴痛的惨叫。她最怕疼了的!打小就金贵!

    “奶奶,您先别打!这事……”没想到邹奶奶说打就打,邹波连忙走过去护住周琴,“这事大家都有错,您倒是讲讲道理啊!”

    “都有错?我有什么错?邹波,你可是奶奶的大宝贝孙子!奶奶这些年只恨不得把你当眼珠子疼!你今天为了这么个女人,是打算跟奶奶叫上板了是不是?”恶狠狠的瞪着挡在周琴面前的邹波,邹奶奶手中的棍子自然再也挥不下去。只是憋在心头的火苗,越烧越旺。

    “奶奶,不是您想的那样。周琴昨天确实不该把您丢在外面,但她不是故意的,也不是成心的。她今个是特意回来跟您道歉的,请您别跟她计较。”对邹奶奶,邹波亦非常尊重。所以才会在知道邹奶奶走丢以后那般的生气,甚至差点跟周琴吵上。但是听过周琴的解释之后,邹波心头的天平已经偏向周琴,当然也就帮着周琴了。

    要是邹波当着邹奶奶的面跟周琴大吵一架,指不定邹奶奶还就消气了!但是邹波居然维护周琴,还跟她叫板?邹奶奶不乐意了,而且是十分的不高兴:“好啊!说来说去,你就是向着这个女人是吧?奶奶我一整夜的担心受怕,一路上的辛苦劳累,全抵不过这个女人的几句好听话是吧?邹波,你可真是奶奶的好孙子!奶奶……”

    邹奶奶说到最后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然而她是要强的,也是不服输的。猛地上前两步绕到邹波身后,大力挥起竹棍就再度抽了上去:“我打死你个不孝的!我打死你个拐走我孙子的!我打死你个小狐狸精……”

    “呀,邹波!疼!”本以为躲过一劫的周琴又一次挨打,力道还比之前要重,当即尖叫出声。

    “奶奶,您赶紧住手!别再打了!”动作迅速的将周琴护在身后,邹波心疼万分,焦急的想要代替其挨打。

    哪想到早就练成熟手的邹奶奶脚步飞快,愣是步步紧逼的追着往周琴身上抽。而且一下比一下重,只恨不得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时间,整个院子里全起周琴的喊痛的叫声。

    “妈!您别打了……”只当邹奶奶是打几下消消气,邹全和王翠华起初都没上前阻拦。直到后来见邹奶奶越大越狠,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架势,两人这才慌忙跑过去将邹奶奶拦了下来。

    两只手都被紧紧拽着,没办法继续打周琴的邹奶奶气的大骂:“都给老娘松开!你们翻了天是吧?老娘今个非得把这勾人的小狐狸精打趴下不可!”

    “妈,赶紧快别打了!乡里乡亲都听到了,多丢人啊!”知道邹奶奶爱面子,王翠华使命的拽着邹奶奶往屋里走。

    “丢人?我怕什么丢人?家里出了个这么不孝的东西,我不狠狠教训教训她,就对不起咱们老邹家的列祖列宗!”一听别人会听到,邹奶奶不仅没有消停,反而骂的更兴起了。她就是要吵得所有乡亲都知道周琴是个什么玩意!

    “够了!”被闹得头疼的邹全猛地大喝一声,厉眼瞪着声音戛然而止的邹奶奶,“妈,周琴是咱们邹家的媳妇!您再骂,也是丢咱老邹家的脸面!先打住,有什么话好好说!都是一家人,非得喊打喊杀?”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