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云韵离开-斗-

第200章 云韵离开

  此刻的云韵并不想多生事端。

  甚至说是有些失魂落魄。

  木辰是死了,可是自己怎么办?

  本想着与夭夜见个面把纳兰朝歌的事情告诉她的,但是后来一想到自己又该如何解释自己和纳兰朝歌之间的事情?

  不禁叹了一口气。

  随手从纳戒里掏出一张纸,在上面写了几句话,告诉夭夜纳兰朝歌大致所在的方位和地方,然后一甩手,直接丢了出去。

  蕴含了斗皇强者斗气的纸团直直的飞到了夭夜的手中。

  夭夜刚刚张贴完纳兰朝歌的画像,正在有些失魂落魄的往回走。

  忽然手中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纸团。

  四下看了看,并没有人注意到自己。

  疑惑的打开纸团,夭夜一愣,随即有些兴奋的差点跳起来。

  再一次四处看了看,依旧没有发现任何的可疑的人员。

  虽然纸条有些可疑,但是犹豫了一会,夭夜还是决定,冒险一试。

  她不想错过任何有关纳兰朝歌的机会。

  更何况,那纸条上面的人直接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最关键点一点就是,那纸条上面的字迹娟秀,很明显是出自一个女人之手。

  女人对于女人的感觉,还是有些相信的。

  暂时不去想是谁。

  夭夜立刻启程,返回石漠城。

  当夭夜根据纸条上的描述找到纳兰朝歌的时候,纳兰朝歌还没有清醒。

  依旧是泡在水桶之中。

  而当夭夜走到水桶边上才发现,水桶表面看似平静的水面,里面居然暗流涌动,急速的旋转着!

  纳兰朝歌虽然还没有清醒,但是自主的疗伤恢复依旧在进行。

  不过,总算是找到了,没事就好!

  可是当她看到纳兰朝歌那破烂的手臂,还有胸前被滕莽刺穿的那个洞口的时候,夭夜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

  不用看,只是胸口的那个刺穿的痕迹她就可以断定是木辰的木属性斗气所导致的。

  木辰真的是越来越大胆了。

  必须提早做打算啊,不然加玛帝国恐怕是保不住了。

  云韵一直等到夭夜找到了纳兰朝歌,又在四周保护了他们几天,直到纳兰朝歌醒过来,能够独自活动了之后,这才悄悄的离开。

  小家伙,这样我们两人之间的恩情也算是还清了。

  日后,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吧。

  不,就算是有见面的机会,那也只是普通的点头之交。

  我作为云岚宗的宗主,纳兰嫣然的师傅,而你则是纳兰桀的孙子,仅此而已。

  不,希望我们日后不要再有相见的机会。

  云韵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纳戒,也不知是赌气一般,还是她性子自来如此。

  从纳戒种翻出一小块拳头大小,无规则的紫色的晶体状的东西还有两个玉瓶。

  这是纳兰嫣然让自己帮忙寻找的东西,紫灵晶还有伴生紫晶源,既然日后不想见,那这东西也就一并在这里给你算了。

  看准了夭夜出门的空挡,云韵走过来,直接用灵魂力量打开纳兰朝歌的纳戒,把这两样东西放了进去。

  “木辰已经死了,我也算是替你报了仇,好好的养好身子,你以后的路还很长!”

  木辰死了?

  听见云韵的话,纳兰朝歌差点没有忍住就这么直接醒过来了。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不知道为什么,纳兰朝歌就是有种感觉,那个木辰不会这么简单的死亡的。

  云韵说了几句话之后,转身就走。

  只是,走出了两步,又有些不舍一般的扭过头,看了一眼熟睡中的纳兰朝歌,叹了一口气。

  躺在床上的纳兰朝歌上半身衣物并没有穿,露出有些小麦色的胸膛,而肩膀处被木辰洞穿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当然,连同伤口一起包扎的还有云韵留在纳兰朝歌肩膀上的牙齿印记。

  再一次走到纳兰朝歌的身边,云韵贝齿轻咬着红唇,目光淡淡的撇了一眼已经出门的夭夜,然后俏脸浮现一抹嫣红,玉葱指缓缓地解开素裙,随着云韵玉指的划下,一具犹如美玉雕琢而成的完美娇躯,春光大泄般地裸露在了纳兰朝歌的面前。

  如果纳兰朝歌此时真开眼睛,一定会大饱眼福。

  就算是一个外人看见,也肯定是以为这个女人正在对纳兰朝歌做什么说不得的事情。

  优雅的脱下衣衫,云韵的胸前居然依旧穿着一件流转着奇异光芒的淡蓝色金属内甲。

  犹豫了一下,云韵快速的解开了暗扣,把那内甲取了下来,然后略微带着许些羞涩,赶忙地穿上衣裙。

  双手托着金属内甲,云韵将之小心翼翼的折叠好,然后和那紫灵晶一起放进了纳兰朝歌的纳戒。

  轻声自语道:“这海之心甲,可是由六阶海魔兽,三尾蓝鲸肚内所产的一种奇异金属所制,它的防御力,取决于其主人的力量,你现在是斗王的实力,它也可以帮你抵挡一次斗王的攻击,当初,你为了救我而留下这伤势,如果你有这海之心甲护身,也不至于落到现在的地步”

  “你三番五次救我,这便算是我给你的报酬吧。”

  做完这一切,了却了心中的牵挂,云韵不再有停留,转身直接从驿店的二楼纵身飞了出去!

  一直等到云韵走了之后,纳兰朝歌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这算什么?我们之间的交易吗?”

  “紫灵晶?没想到她居然真的听信了纳兰嫣然的话语,找到了这个东西,只是,这海心甲她不是给了萧炎了吗?为什么又给了自己一个?还是说这个东西她有很多,只要碰到中意的就来一个?”

  无奈的笑笑,纳兰朝歌也为自己有些荒诞的想法感到好笑!

  伸手从纳戒里取出海心甲,抚摸着上面还带着的余温,这个女人……

  鬼使神差的凑到鼻尖嗅了嗅。

  一股淡淡的体香混合着轻轻的汗水的味道,这就是女人味吗?

  看着云韵离开的方向,纳兰朝歌却是知道,她们之间的缘分远远还没有结束!

  在各种丹药,灵药的饲喂之下,堪堪将养了两个月,纳兰朝歌的身体也恢复了个七七八八。

  那经过系统加持的实力也是稳固在了二星斗王!

  往后要进阶就需要物品的药材,这才是纳兰朝歌最头疼的,早知道就把云韵纳戒里的东洗多拿点出来啊。

  当然,物品药材还不是最恐怖的,恐怖的是系统以后要想升级,s级则是需要六阶魔核,而且还是八枚,这不是闹呢吗?

  还好还好,让纳兰朝歌稍微感到宽心的就是,这A级的系统并不单单是可以升级斗王,甚至可以升级到斗皇。

  也就是说,只要物品的药材足够,A级系统可以直接让纳兰朝歌的阶别升到斗皇。

  身体处在最虚弱的阶段,纳兰朝歌并没有回到地底溶洞。

  如果在这时候萧炎赶过来,或者美杜莎苏醒,那么最倒霉的自然就是纳兰朝歌。

  他可不相信,在那种情况之下,萧炎会对自己留手。

  就算萧炎留手,人老成精的药尘也绝对会对自己出手。

  值得一提的是,这两个多月以来的开销,还有药材的置办,都是青鳞在做。

  纳兰朝歌以前虽然有储存的金币,但是在这几次的消耗中已经用尽,恢复身体所需要的药材也都是青鳞到处奔走找来的。

  有几次,她甚至直接动手抢夺了几个佣兵团的物资。

  当然,这些也都是纳兰朝歌后期才知道的。

  “以后绝对不可以在出去暴露你的碧蛇三花瞳!”

  纳兰朝歌非常严厉的对着青鳞下命令。

  青鳞很是乖巧的点点头。

  可是第二天她依旧是捧着大把的药材跑了回来。

  “行了你就由着她去吧,在这石漠城乃至整个大漠,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了!”夭夜也笑着说道。

  纳兰朝歌微微思考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

  也只能这么样。

  如果没有青鳞提供的这些药材,他的身体绝对没有个一年半载的想要站起来走路都不可能

  在一个,纳兰朝歌也算过,青鳞被墨家捉走是在三个月之后,萧炎来到了大沙漠,取得了异火。

  距离现在还早呢。

  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而那个时候,自己的身体早就恢复,到时候别说是墨承,就算是美杜莎,木辰,在自己的手里也要掂量掂量。

  实在不行就在他们的老窝来上那么一颗彗星!

  收回思绪,纳兰朝歌把海心甲还有那紫灵晶,伴生紫晶源又重新收了起来。

  海心甲他并没有打算穿,女人的贴身衣物,收藏一下就好了。

  一个大老爷们穿女人的衣服,成何体统啊!

  又将养了一个月,纳兰朝歌的身体总算是恢复如初,掰着手指头来算,距离和美杜莎的半年之约还有两个月,绝对不能再让青鳞在外面晃悠了。

  必须要赶回地底溶洞,守着美杜莎,等她进化出来。

  当然,其中最关见的还是,时间越近,越容易出现意外。

  “你醒了!”夭夜从外面走了进来。

  “嗯!这些天麻烦你了!”纳兰朝歌冲着夭夜淡淡的笑道。

  曾经高贵的皇室公主,居然真的在这种破地方陪伴了自己两个月,何德何能,能够得到这样的女子青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