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加玛皇室大公主――夭夜!-斗-

第11章 加玛皇室大公主――夭夜!

  木铝被纳兰朝歌直接给怼进了坚硬的地面。

  从段位来说,木铝只是七段斗之气,而纳兰朝歌已经是是十段斗之气。

  从技能来说,木铝是黄阶高级斗技,而纳兰朝歌的八门遁甲则是S级,甚至说是ss级!

  而且,八门遁甲可以打开斗气对人体的束缚,短时间获取强大的力量。

  这几乎是辗轧的态势。

  顾不得隐藏自己的实力,皮古一瞬间冲到了场地的中央。

  看了一眼脑袋几乎被怼进了肚子里的木铝,皮古回头冲着雅妃摇了摇头。

  雅妃只感觉天都要塌了。

  这个作死的小魔王,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纳兰朝歌早就想杀了那个蠢货的。

  有些哀怨的白了一眼纳兰朝歌。

  这事玩大了。

  木铝死了。

  两方的护卫均是有些慌了手脚。

  还是纳兰朝歌带来的几人均是受过部队的洗礼,只是一时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而已,等他们反应过来之后,立刻散开把纳兰朝歌紧紧的护住。

  “少爷快走!”

  纳兰朝歌也知道自己闯祸了,虽然想要杀了木铝,可是当事情真的发生了,这才意识到事态的眼中。

  这就好比人在气头上,想要杀了招惹你的人,但是当你真的把对方杀了,更何况是第一次杀人,纳兰朝歌也有些懵!

  不后悔~!

  再来一次,自己依旧要杀他!

  纳兰朝歌冲着雅妃微微点头,然后在护卫的用户之下快速的离开。

  如同在油锅里忽然倒入了一瓢水,轰的一下就炸开了。

  围观的人群四下奔走。

  木家死了一个天才,他们可承受不起木家的怒火。

  雅妃也不禁苦笑了一下。

  自己居然被纳兰朝歌那个混蛋给算计了。

  他不是废物,他居然一直隐藏了实力。

  他早就想杀木铝了。

  他设计签下生死状,还让自己当裁判。

  该死,所有人都被他给耍了。

  不过……

  真是没有想到,纳兰家族一直被人盛传的废物,居然这么厉害。

  “皮古,能看出纳兰朝歌那小子是什么实力吗?”雅妃恨恨的问道。

  “看他移动的速度,已经接近斗师的界别,可是他的实力却没有突破斗者,不过也应该在十段斗之气巅峰!”

  “他应该有秘书可以暂时提高身体的速度和力量,其实,最令人奇怪的还是他的那个分身之法!”

  “雅妃小姐,你比我这个老头子聪明,我有一件事不明白!”

  皮古看着眼前的尸体,有些不解的问道。

  “怎么了?有什么话你就说吧!”雅妃扶了扶额头,这种被人耍的感觉可不太好。

  “纳兰家的那个小子明显的就是要杀了木铝,而且还笨拙的用生死状想要来免除责任,顺便还把小姐拉下了水,对于纳兰家和木家,加玛圣城的三大家族,他为什么要拉此血海深仇?”

  “他不怕木家的报复吗?”

  “扬名!”

  “扬名?”

  “一战成名!此战之后谁人不知纳兰家族出了一个天才,加玛皇室加刑天那个老家伙深谙制衡之道,有一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木铝和纳兰朝歌同时看中了加刑天那老家伙的孙女!”

  “你的意思是,皇室利用夭夜来制衡木家和纳兰家?”

  雅妃点点头。

  “斗气大陆实力为尊,木家是皇室极力要拉拢的对象,但是现在却被纳兰朝歌打破了平衡,放心吧,这小子看的很透,就算他杀了木铝,皇室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毕竟一个拥有无穷潜力的天才,远比一个死了的天才要值钱!”

  也就在这个时候街道的另一端出现了大批的军队。

  黑色的铠甲,黑色的镰刀,黑压压的气势让人有些喘不开。

  是加玛皇室的黑镰军。

  果然啊,死了一个木家的天才,加玛皇室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反应。

  “雅妃小姐,我们都被纳兰朝歌那小子摆了一道,现在怎么办,这事恐怕我们也脱不了干系啊!”皮古有些担忧的说道。

  “既然那小子挖了坑,我们也跳了,那姐姐我就帮他承了这次的情,让他记着我米特尔家族的恩情也不错,木家已经不足为惧了,但是此子日后不可限量!”

  皮古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雅妃,他活了这么大年纪,还从来没有见过被人摆了一道还这么开心的。

  “哟,我们的夭夜公主什么时候也跑出来巡街了!这大日头的,也不怕把你的皮肤晒黑了啊!”

  雅妃脸色一变,换了一副笑意盈盈的面孔迎上了对面的军队。

  在那批军队的旁侧,一头赤红色的宝马,那马有几处特别的地方,头上有角,角下面有一只闭着的眼睛,而身体两侧还有收起来的一对翅膀。

  五阶魔兽赤目天翼马。

  用五阶魔兽来当坐骑,那可是相当于人类斗王的存在啊。

  而且还是天翼马,居说天翼马一旦腾空,就算是斗王都追不上。

  一个面容清秀,身材高挑的女子冷静的骑在马上。

  一身奢华的锦袍,虽然没有穿铠甲,但是依旧给人一种冷静的英气。

  不苟言笑,脸上带着一丝自信,还有被皇室熏陶出来的威严气质。

  加玛皇室的大公主——夭夜!

  用五阶魔兽来当坐骑,也只有皇室才有这个魄力了!

  “雅妃姐姐说笑,烈日当空,雅妃姐姐也不是没有害怕肌肤被晒黑了,而且还有兴趣撺掇木家和纳兰家族的战斗!”

  夭夜淡淡的开口,漫无目的的瞥了一眼躺在地上木铝的尸体。

  “夭夜妹妹这话可就让雅妃有些不懂了,木铝和纳兰朝歌之间的私斗可是有生死状为凭,和我们米特尔家族并无半分瓜葛!如果真要说起来,这事还是因妹妹而起呢!”

  雅妃并没有因为对面站着一排排的军队而有所退缩,纳兰朝歌那家伙跑了,这擦屁~股的活只有自己帮他做了。

  如果任凭木家栽赃,估计谁都讨不了好。

  “纳兰朝歌?姐姐这话从何说起?”夭夜显然愣住了。

  “怎么,难道夭夜妹妹不知道吗,纳兰朝歌那家伙一直隐藏着实力呢,他们二人为什么要打起来,其实夭夜妹妹最为清楚的吧!”雅妃说完似笑非笑的看着夭夜。

  其实她倒有些同情夭夜了,被用来维护皇室权威的工具,制衡两大家族的筹码。

  夭夜沉吟了一下,再次抬头已经有了主意,和雅妃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