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取名,思思!-斗-

第214章 取名,思思!

  很奇怪!

  美杜莎可是以凶残著称的,居然还有人敢在她面前撒娇卖萌?

  “真的不要?好吧,那我就全都吃了!”美杜莎说完当真拿起一颗莲子就要放到嘴里。

  “等等!”

  纳兰朝歌无奈的转身,“你是姐姐,你就不能哄哄我?”

  “哄?我不会!”

  “算了算了,你说吧,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美杜莎还没有说话,脸色倒是先红了起来。

  纳兰朝歌吓了一跳,然后身上的鸡皮疙瘩都掉下来了。

  他忽然想到了一个恐怖的事情,这女人,不是要把自己给那啥了吧,就是,咳咳,那个借种啊什么的?

  没有萧炎了,她不会是看中自己了吧!

  然后让自己给她炼制什么生骨融血的,什么一二三等秘法的那个!

  肯定是这样,不然她脸红什么?

  不行不行!

  自己已经有夭夜了,怎么能再有别的女人呢!

  可是,她的实力那么强悍,如果把自己给打倒,然后霸王硬上弓的话,自己是没法反抗的呀!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岂不是吃大亏了!

  不行不行,坚决不行!

  “你干什么?”美杜莎看着一瞬间脸色变幻的纳兰朝歌。、

  “不行不行!”

  “什么不行?”美杜莎更疑惑了。

  “就是,我们两个之间,那个,不行,我是不会答应的,你就算是用强,我也是不会答应的,我们的种族不同……生出来的……”

  “你胡说什么?”美杜莎终于明白这小子为什么脸红了,还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美杜莎差点被这小子给逗乐了。

  就好像自己倒贴他还不愿意似的。

  可是即便是这样,美杜莎对眼前的纳兰朝歌也是没有丝毫的怨气。

  “啊?难道不是……你我之间……”纳兰朝歌忽然自己也尴尬的笑了,自己这都是什么想法啊。

  太丢人了。

  一瞬间脸色通红。

  “你想哪去了?小小年纪,思想怎么这么乱?我的身体并不能长久维持这个状态,我要变回原身了,我只是希望,我维持原身的日子,你能够好好的对我!”美杜莎翻了翻白眼,不过脸色再一次红了一下。

  “就这?”纳兰朝歌有些不敢置信,“然后你就把那地火莲子都给我?”

  “不是都给你,只能给你六颗!”

  “那剩下的五颗你留着干什么?”纳兰朝歌贪心的问道。

  “我要你在我变回原身的时候,把那五颗地火莲子喂服我的原身,七彩吞天蟒!每周喂一粒!”

  “没问题,没问题,绝对没问题!”

  美杜莎一说完,纳兰朝歌就兴奋的点了点头。

  嘿嘿,只要那东西到了自己的手里,谁还给你吃啊。

  就算我不给你那吞天蟒吃,你也不知道的吧!

  “你这么兴奋干什么?不会是想你自己都留下的吧!”美杜莎疑惑的看了一眼纳兰朝歌。

  “不会不会,怎么会呢,我是那样的人嘛!”

  “是!”

  “……”

  纳兰朝歌无语了,这么不相信我,还让我来帮忙!

  “这五颗地火莲子服用下去,我的实力应该可以提升一星,等到灵魂融合之后,我的实力至少要达到六星斗宗,那个时候如果我没有达到这样的实力,我会第一个扭断你的脖子!”

  “喂,不带这么坑人的吧,你的实力和我有什么关系啊!哎,哎,你把话说清楚啊……”

  纳兰朝歌欲哭无泪啊

  这还没说完话呢,怎么就变成了一条蛇。

  看着躺在地上的一条七彩斑斓的小蛇,纳兰朝歌有些无语了。

  美杜莎变幻成了七彩吞天蟒之后,也是立刻钻回了纳兰朝歌的袖子里。

  看了看手里的十一颗地火莲子,这玩意五颗可以让斗宗增加一星的实力?真假啊。

  不会被美杜莎给阴了吧!

  算了算了!

  反正都是自己人不吃亏。

  可是,让纳兰朝歌比较郁闷的是,那七彩吞天蟒明明钻进了他的袖子里,为什么就是找不到了?

  为了验证这吞天蟒到去哪了,纳兰朝歌几乎把外套,衣衫都脱了,就差光溜溜的了,可还是没有找到。

  然后纳兰朝歌的目光放到了遮盖着自己小弟弟的那条亵裤上。

  不会吧~!

  美杜莎还能钻到自己的这个地方来?

  一想到美杜莎那冷艳绝伦的模样,在看看自己的那个地方,这就比较尴尬了吧!

  咳咳!

  不去理会没美杜莎到底钻哪了,纳兰朝歌穿上衣衫,随手掏出一颗地火莲子。

  嗖!

  纳兰朝歌感觉眼前一花,手里的地火莲子居然没有了。

  我勒个去!

  什么玩意?

  然后纳兰朝歌才发现,在自己的手臂上,那条七彩吞天蟒正大口的咀嚼着什么东西。

  这玩意的速度这么快?

  纳兰朝歌的意思只是想诱惑一下它的,并没打算给它吃啊!

  完蛋了,浪费了一颗地火莲子!

  靠!

  那七彩吞天蟒吃过一颗地火莲子似乎还有些不过瘾,又摇晃着尾巴嗖的一下钻到了纳兰朝歌的袖子里,从袖子里又窜到了肩膀。

  嘶嘶……

  “没了没了,我就这一颗,还让你给我吃了,以后你可要听我的话啊!”

  “真没了!”

  “半颗都没有了!你就不要想了!”

  “要不,我这里还有一株一品的狗尾巴草你要不要?”纳兰朝歌随手拔出旁边遇到的一颗一品药材。

  七彩吞天蟒嘶嘶的摇了摇头!|

  “靠,一品的药材居然不吃!我告诉你,现在不吃,等会想吃可就没有了!”

  用五品的药材喂蛇,这也太浪费了,浪费是可耻的,纳兰朝歌才不会那么做。

  不过,根据纳兰朝歌的了解,这货好像对火属性的东西都非常的在意。

  他还记得,他的纳戒里似乎还有云韵给的一块紫灵晶,两瓶半生紫晶源

  随手倒出两滴紫晶源。

  嘶嘶!

  就好像是小狗嗅到了肉骨头的味道,那小蟒蛇嘶嘶的又跑了出来。

  而且依旧是速度极快的把那两滴伴生紫晶源吞进了肚子里。

  要不是纳兰朝歌藏的快,这货能一口都把那一大瓶的紫晶源给吞了

  “行了行了,这回总可以了吧,一颗地火莲子,两滴紫晶源,今天已经够了!”

  纳兰朝歌收好紫晶源,用手指点了点小蟒蛇的脑门。

  或许是因为紫晶源的缘故,那小蟒蛇这次没有躲闪,和纳兰朝歌也熟络了起来。

  “以后就给你紫晶源吃吧,好吧,不过我们可要说好了,这事你不能和美杜莎说,如果你的实力没有长进,你就说,嗯,你就说是你自己偷懒没有修炼的缘故,好吧!”

  “你要是听话呢,以后就有紫晶源吃,如果不听话,那可就什么都没有了啊!”

  “嘶嘶……”

  “五阶是斗王,六阶是斗皇,七阶是斗宗,这么说来你应该是一头七阶魔兽!”

  “嘶嘶!”

  “你这么喜欢嘶嘶,那么就叫你思思好了!”

  “嘶嘶!”

  “你这是答应了?好吧思思,我们出发了!”

  “嘶嘶……”

  纳兰朝歌也是十分猥琐的把地火莲子收了起来,甚至是直接就使用了五枚兑换了积分,然后又兑换了比较不错的忍术。

  至于剩下的,以备不时之虚。

  因为偷换了地火莲子,所以纳兰朝歌对思思也是十分的愧疚,以至于那两大瓶的紫晶源都让他拿来喂思思了。

  就差那块紫灵晶,他还留着

  当然了,日后纳兰朝歌也是因为今天的愚蠢,差点后悔的去上吊。

  地火莲子是五品药材。

  而那半生紫晶源可是从七阶魔兽身上弄下来的,六品药材。

  整整两大瓶伴生紫晶源,就这么喂了蛇了。

  那可是十几种的高级斗技啊,又没了!

  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现在的纳兰朝歌还自以为自己很聪明,赚了一个大便宜!

  和思思熟悉了以后,纳兰朝歌辨明了方向也是直奔石漠城!

  把青鳞送到蛇人族去进修,然后就大功告成,等着日后这丫头成为自己得力的打手。

  看谁不顺眼,青鳞,上,咬他!

  嘿嘿嘿!

  不过,在到石漠城之前,纳兰朝歌绕路去了一趟漠城

  海波东那个老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

  自己明明让他把地图改了,为什么萧炎还是这么快就找到了青莲地心火。

  差点被他害死,这个仇还是要报的。

  不行的话,纳兰朝歌不介意让他变成一个死皇!

  根据记忆纳兰朝歌快速的朝着那坐落在沙漠边境的城市缓缓行去。

  一路上有思思作伴,倒也不是多么的寂寞。

  不过,让纳兰朝歌疑惑的是,这两天美杜莎却是并没有苏醒,看来应该是在修炼,加快融合吞天蟒的灵魂。

  虽然美杜莎没有醒过来,纳兰朝歌却是知道,这女人想要醒来应该是分分钟钟的事情。

  顺利的进入城市,站在街道之上四处望了望,顺着记忆中的路线对着海波东的小店走了过去。

  天色已经昏暗了下来。

  整座城市充满了一种安静祥和的状态。

  老人妇孺带着孩子在街上玩耍,而一些佣兵归来,虽然身上受了一些伤,但是收获似乎还不错。

  而街道两边的商铺因为天色的原因,多半是已经打烊了。

  而当纳兰朝歌走到海波东的店铺的时候却是发现,店铺的们还虚掩着

  淡淡的月光石的光亮从里面传出来。

  站在商店的门口,望着虚掩的大门,纳兰朝歌心中忍不住有些唏嘘。

  曾经的冰皇,加玛帝国巅峰的强者,因为一时贪心也好,上当也好,沦落到如今的地步。

  不仅什么都没有得到,甚至还要把辛苦弄来的地图拱手让人,哎!

  造孽啊!

  偏过头在人流稀少了许多的街道上扫了扫,纳兰朝歌这才悄悄的推开大门,然后钻了进去,并且反手将房门紧紧的关闭了起来。

  商铺之内,一枚月光石,散发着淡淡的毫光,温和而不刺眼的光芒,将店铺内照得颇为亮堂。

  依然是以前的那般摆设,上次自己破坏以及打烂的东西已经修补好了,房子也是重新修缮的。

  不对,这破坏的样子,应该是刚刚破坏的。

  这修缮也是刚刚完成的!

  难道除了自己还有人来过?

  萧炎!

  纳兰朝歌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抬头看了一眼在那堆满地图的柜台之后的海波东。

  这货正在装逼。

  垂首细心的制造者手中的地图,表现的就好像是他已经全神贯注了,完全不知道四周发生了什么事情,什么人进来过。

  其实纳兰朝歌早就知道了,在进门的一瞬间,一股淡淡的难以察觉的灵魂力量已经打量过自己了。

  大概高手都喜欢这样,装深沉。

  难道自己老了也这样?

  无奈的笑笑!

  纳兰朝歌刚要开口说话。

  他忽然又看到,在有些昏暗的商铺之内,还有四人在选购着地图,三男一女,四人衣着都颇为华丽,在四人的身后,还恭敬的站立着几名体型颇为壮硕的大汉,在纳兰朝歌进入之时,他们也是偏过头来回望了一眼,不过当瞧得纳兰朝歌那风尘仆仆的神色之后,便又是将头转了回去,懒懒的挑选着面前的地图。

  与其说是挑选地图,还不如说是在观看。

  在四人回头的时候,纳兰朝歌的目光从他们脸庞上跳过,三位男子模样倒是不错,不过眼中隐隐噙着一抹傲气,却是让得人对他们的印象分大打折扣。

  另外一名女子,穿着一套紧身的红色长裙,模样颇为俏美,身材在红裙的包裹下,也是显得玲珑有致,旁边的三位男子偶尔扫向红裙女子那诱人的背影,眼瞳中都会掠过一抹爱慕与垂涎,不过在这抹爱慕之下,似乎也隐藏着对红裙女子的一抹忌惮。

  不用猜都知道,这女子肯定是这漠城一家势力的千金。

  而这三位男子应该都是附近大势力的公子,对于这女子甚是爱慕。

  好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不过纳兰朝歌可没有功夫理会他们,抬头看了一眼海波东。

  那货明明知道自己来了,还依旧没有任何的动作。

  看来,情况有些不妙啊!

  四下打量了一下,很多东西是刚刚更换的,甚至还有些木屑的馨香。

  从自己砸完这家店铺,到现在少数也有三个多月了,怎么可能是现在的这个样子!

  刚刚修好!

  也就是说,萧炎应该是最近才来的,从这里带走了异火地图,然后就直奔石漠城。

  也不对!

  青鳞几天之前就帮助萧鼎去寻找沙之曼陀罗了,也就是说……

  不好!

  一定是萧炎放心不下那净莲妖火的残图,连夜帮海波东炼制了丹药,也就是说,这货现在又是一个斗皇了?而且他手上的残图也被萧炎取走了!

  可是这气势又不像是斗皇!

  到底什么情况?

  听得纳兰朝歌走动的声音,海波东那在地图之上行云流水般运动的墨笔这才微微顿了顿,不过如同第一次相见那般,他依然并未抬头,只是淡淡的道:“抱歉,本店今天已经休业了,若是需要购买地图,请明日再来吧。”

  听得海波东这一如既往的冷淡话语,纳兰朝歌忍不住的摇了摇头,这老家伙……

  就在纳兰朝歌准备出口之时,两名体型剽悍的大汉,忽然阻拦在面前,手掌紧握着腰间的武器,满脸凶光的盯着他

  “嗯?”突然起来的一幕,让得纳兰朝歌愣了一愣,他啥话都没说,难道又得罪人了?当下满头雾水的摇了摇头,偏过脑袋,望向对面那似乎地位在这漠城中有些不低的红裙女子。

  “冰大师制作地图的时候,并不喜欢被打扰,而且,现在冰大师已经打烊了,所以,还请麻烦你出去,如果要买地图的话,明天请早。”模样俏美的红裙女子,缓缓走上前来,淡淡的道。

  女子的声音虽然颇为轻柔,不过不难听出其中的一抹霸道与蛮横。

  “……难道这些人也知道了他的身份?”瞧得这女子竟然如此替海波东着想,纳兰朝歌顿时愣了一愣,心中愕然的道。

  当然了,纳兰朝歌稍微一寻思就明白了。

  三个月之前,自己和海波东的那一番大战,只要不是瞎子应该都看到了。

  如果这里的那些大势力还不明白这老头其实是个高人的话,那他们就是傻子。

  所以,有人不甘寂寞,想要用美女来诱惑海波东似乎想要从这老头的这里获得一些好处啊!

  相比于纳兰朝歌的愕然,面前的红裙女子,心中更是有些郁闷,她的父亲忽然在三个月之前告诉她,这间地图店的老人,是一位实力极强的强者,所以,每每有空闲,他便是会吩咐自己的宝贝女儿来到这里对老人嘘寒问暖,竭尽自己的权利,给予他最好的照顾,不过老人似乎对他的照料并不领情,每次来都是热脸贴着冷屁股,这实在是让得性子颇为高傲的女子有些难以接受。

  虽然一直受到冷遇,不过红裙女子却非常相信自己的父亲,而就在前些天,她却是亲眼见证了那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

  虽然最后以冰大师的落败告终,但是这并不影响并大师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所以这些天,这间房间修理工作都是她在主持。

  包括这里面的每一个货架,也都是她亲手整理的。

  似乎这一招非常有效,至少冰大师在看到她的时候不那么冷漠了。

  今天,她如同以往的来到商铺替老人打下手,让她兴奋的却是,老人居然冲着她点了点头,这让女子有些受宠若惊,也一直等到现在。

  她觉着老人一定有什么话要告诉她!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知死活的愣头小子居然闯了进来,这要是打扰到了冰大师,那还了得。

  更何况,冰大师对自己态度的转变,也让那红衣女子不自觉的就把自己当做了冰大师的弟子身份。

  没有理会女子那娇蛮的叱喝声,纳兰朝歌随意的瞟了她一眼,将手中的地图随意的丢在柜台上,身体微侧,便是闪开了两名大汉的防护。

  瞧得纳兰朝歌竟然没有听从她的话语离去,反而是得寸进尺的靠了过来,红裙女子柳眉微竖,眸子中掠过一抹危险的光芒,雪白的下巴微微一扬,顿时,周围的几名大汉,便是脸带凶光的对着纳兰朝歌围拢了过来。

  红裙女子双臂环在胸前,眸子略微噙着一抹戏谑的盯着纳兰朝歌,然而就在当她准备看着后者讨饶之时,纳兰朝歌却是做了一个让得她目瞪口呆的举动。

  只见纳兰朝歌从一抬衣袖,从他的袖子里激射而出一条七彩斑斓的小蛇。

  小蛇速度之快,让得眼前的几个人只觉着眼前一花!

  并没有看清什么东西。

  有的人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纳兰朝歌戏谑的说道:“老家伙,挺清闲啊,老子为了帮你解除封印腿都跑断了!”

  感受到那小蛇的速度,海波东脸色一变。

  一股骤然涌现的寒气立刻弥漫了真个房间,而此时在海波东的身上还凝聚出了冰灵甲。

  手中的黑笔也是快速的舞动!

  望着那骤然凝聚的冰灵甲,红裙女子美眸微微放光,这是她又一次看见老人展露出其峥嵘的实力。

  只是现实似乎和她想象的有些差距!

  啪!

  海波东手中的黑笔瞬间被思思给打断!

  去势不减,思思又直直的撞到海波东的身上。

  蹬蹬蹬!

  海波东被一股大力击中,蹬蹬的后退了两步,砰的一下撞到背后的墙壁上,这个房间一阵抖动。

  而海波东胸器凝聚的冰灵甲咔嚓一下,直接细碎细碎的!

  咦?

  纳兰朝歌轻轻的咦了一声。

  看着老家伙的模样不像是装的啊。

  难道他的实力还没有恢复?

  不可能啊!

  刚开始,那几个人对纳兰朝歌的无礼动作纷纷感到好笑,这不知死活的家伙,竟然敢对冰大师如此无礼,当真是鼠目寸光之辈。

  目光略微泛着许些戏谑的盯着纳兰朝歌,显然,红裙女子并不认为,老人会轻易放过这个敢冒犯他的莽撞家伙。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这一幕差点让她们咬断自己的舌头

  那老人居然被这小子一击就给打退了。

  而且还退了三步,甚至是……

  他们都没有看到那少年是如何出手的。

  所有人都是一脸的惊惧,难道这大师是高人其实是假的?

  他就是一个普通的老人?

  可是,刚刚冰大师凝聚在身上的冰甲,这可不是一般人就能够做到的啊!

  然后他们又看到了极度恐怖的一幕,冰大师被那人打退,不但没有升起,反而那犹如寒冰般的干枯脸庞,在扫向面前的少年时,却是流露出了许些极为罕见的笑意,这抹笑意,是在这里恭敬得当了许久下人的红裙女子从未见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