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冰皇回归!-斗-

第215章 冰皇回归!

  海波东诧异的看着纳兰朝歌,脸上的惊惧一闪而逝。

  刚刚那是个什么东西。

  如果那个东西击打的是他的身体脆弱的地方的话,刚刚那一击他就已经死亡了。

  这个少年比以前更冷冽了一些。

  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了啊,海波东有些苦涩的迎了上去。

  “呵呵,小兄弟,你终于回来了,真是让我好等啊。”

  海波东目光在纳兰朝歌的身上扫了扫,眼眸中飞速的闪掠过一抹奇异,这才几个月不见,面前的少年,竟然便是变得强横了许多,甚至,在他的身上,海东波似乎还隐隐的察觉到一股让得他略微有些恐惧的东西。

  “难道是异火?天啊,他真的寻找到异火了?”心中飞速的闪过一道念头,让得海波东脸庞上浮现一抹震惊,再度望向纳兰朝歌的目光,透着一抹难以言明的情绪。

  只是就在海波东刚要踏入纳兰朝歌周身的时候,忽然一种更加恐惧的感觉油然而生。

  差点让这曾经威名一时的冰皇就这么撒腿就跑。

  这种感觉是,美杜莎!

  没错!

  是美杜莎的气息错不了。

  他居然真的和美杜莎接触过了,而且,接触的时间应该是最近,不会超过一天!

  “没办法啊,在抢夺异火的时候差点被人阴死,不知道老先生怎么看?”纳兰朝歌似笑非笑的看着海波东。

  有些事情不需要挑明,而这种让对方并不知道你是否知道内情的情况才是最能给人压力的!

  “小兄弟,我可都是按照你的吩咐去做的啊!”海波东似乎有些焦急了。

  “说说看,你是怎么做的?告诉你我很不开心!”

  “是是,我这就说,我根据小兄弟的吩咐一直在等候那个人,就在前两天那人果然过来了,而且他们的的所做作为和小兄弟描述的一样!最关键的就是那残图,那少年一进门就注意到了那残图,接下来就如同小兄弟预料的一样……”

  店铺之中,望着那不仅没有纳兰朝歌炎出手,反而与他相谈甚欢的海波东,一旁的红裙女子顿时满脸错愕,片刻后,柳眉微微皱了皱,眼角偷偷的扫过那似乎年纪比她还要小上一些的黑衫少年,心中忍不住的有些嫉妒,她在这里帮了海波东这么久的忙,却从未被他如此和善的对待……

  “这家伙…”心中愤愤不平的想着,红裙女子正打算准备回去让人查探一下纳兰朝歌的来历之时,那忽然从海东波口中说出来的话语,却是让得她当场如遭雷击的僵硬了下来。

  当然,不仅是她,店铺之内,那三位年轻人以及几名壮硕的大汉,他们谈话的口中听到了异火两个字,几人均是楞了下来。

  很巧合的是那三名年轻人中有一人正是炼药师,而且非常有机缘的在十八岁之前迈入了二品炼药师的地步。

  这也是使得他甚至他整个的家族瞬间飞黄腾达,受到了城主的招揽。

  而且他也是最有希望获得城主大小姐青睐的人选。

  而他经常挂在嘴边的就是异火!

  异火如何的强悍。

  异火如何的难得。

  异火对于炼药师就好比斗者手中的武器。

  异火是每一个炼药师终极的梦想,要想得到异火,实力至少要在斗皇之上,不然瞬间就会被异火焚成虚无!

  而眼前的这个少年居然说在争夺异火的时候被人阴了,如此年纪就有实力争夺异火,而且看他的样子还争夺成功了。

  那么他的实力岂不是……

  一瞬间几个人互相对望了一眼,均是从对反眼中看出了一抹惊惧。

  店铺之内,望着那正旁若无人般的交谈着的纳兰朝歌与海东波,红裙女子俏脸上的娇蛮也是逐渐的收敛了下去,她虽然蛮横,可也不是傻瓜,看那神秘老人对待纳兰朝歌的这般态度,以及他们两人间的谈话内容,她心中便是清楚,面前这看似比她还要年轻的少年,绝对拥有着与年龄不成正比的恐怖的实力…

  即使是眼前的冰大师也远远不是他的对手。

  “天啊,这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怪胎?我怎么从未听说过加玛帝国中出现位这种年纪的强者?”心中呻吟了一声,红裙女子俏脸上流露出一抹苦笑。

  “冰大师…”被晾在一旁,略微迟疑了下,红裙女子怯怯的道。

  被打断了谈话,海波东眉头微微皱了皱,瞥了红裙女子一眼,淡淡的道:“你回去吧,以后,也不必再来了,和你父亲说一声,他的这些伎俩,实在是有些烂。”

  听得海波东这般毫不客气的驱逐话语,红裙女子微微一愣,旋即眼眶骤然红了下来,贝齿紧咬着红唇,她的本意是想让得海波东收她作学生,可海波东这番话一出来,明显是断绝了她的希望,当下心中倍感委屈,丝丝雾气,将修长的睫毛侵湿了过去,此时的她,明显再没有了先前对待纳兰朝歌的那份蛮横。

  一个女孩子,辛辛苦苦不辞劳累的来伺候了三个多月。

  而海波东仅仅是这么一句话就要把人家打发了,未免也有些人情薄凉了

  人家的伎俩你一眼看穿,既然你不同意,为什么不在第一天,第一个月的时候就说明呢。

  而现在却又在人家的面前说什么人家的伎俩有些烂。

  瞧得海波东这般淡漠的态度,纳兰朝歌也是忍不住的摇了摇头,看来,这老家伙的性情,也是有些淡薄啊,日后与他合作,可是得小心一点……

  当然,如果这老家伙对自己有所隐瞒,甚至阳奉阴违的话,他不介意在这里除掉他!

  “喂喂,老家伙以你的身份,这样对待一个女子,可是有些掉价了哦,更何况你最近应该没少承人家的情吧!”瞧不惯一个女子那梨花带雨的模样,纳兰朝歌微微摇着头,把玩着柜台上的一张地图,似是开玩笑的笑道。

  闻言,海波东愣了愣,望着纳兰朝歌那张笑脸,片刻后,也是笑着点了点头,手指在指尖上的一枚黄色纳戒上轻抚了抚,一卷卷轴闪现而出,手指弹在卷轴之上,将之射向红裙女子,有些无奈的道:“这是一卷玄阶中级的斗技,看你帮了我这么久,便送给你吧,我知道你想让我收你作学生,可我最近也要离开了,并不能带你在身边,所以,这便权当是我的补偿吧。”

  愣愣的接着卷轴,红裙女子紧紧的抿着嘴唇,片刻后,对着纳兰朝歌感激的微微弯腰,然后黯淡着俏脸,轻轻的退出了店铺。

  随着红裙女子的离开,店铺内的其他人,也是紧跟而去,一时间,店铺内,便是再度变得空旷了起来。

  “呵呵,我这人天生喜欢自由,可不太喜欢教导学生,她跟着我,也没多少前途。更何况,我也得罪了不少人,现在实力嘛又……”海波东略显尴尬的解释道。

  却是,作为一个曾经的斗皇,其对手也肯定不少,不然这老头也不会窝在这个地方二十多年。

  微微笑了笑,纳兰朝歌并不在意海波东以后的生活。

  笑眯眯的看着海波东:“那,根据你的描述,你并没有泄露异火的消息咯!”

  “异火之恐怖想必小兄弟也了解了,何况一个灵魂强大的炼药师是可以感知到异火的存在的,更何况,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前几天那一场惊天的战斗就是出自你的手上吧!”

  纳兰朝歌也愣了一下,是啊,当初感到的时候美杜莎已经和药尘开始对峙了,而根据美杜莎的说法,是药尘……

  忽然纳兰朝歌愣住了。

  也有可能是青鳞泄露了消息。

  并不是青鳞出卖了自己,而是他们想办法套取了青鳞口中的信息。

  自己怎么这么笨!

  “行了,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也不追究了,现在你可以把那剩下的残图交给我了吧!”

  纳兰朝歌大有深意的看着海波东。

  他可以肯定,那剩下的残图已经不在海波的身上了,因为他有一种感觉,海波东在面对自己的时候,他的眼中闪烁着一种不安分的因素。

  那是一种跳跃的,反叛的因素。

  很简单,当你身上有一百块钱和有一百万的时候,逛商场你的心境也是完全不同的

  包括一些动作,肢体语言,眼神都可以泄露你的内心。

  而海波东现在给纳兰朝歌的感觉就是他有了底气。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他身上的蛇之封印解了,或者还没有解,应该得到了破厄丹的丹药。

  “抱歉了小兄弟,根据我们的约定,是你给我找来沙之曼陀罗并且帮我炼制丹药,我才给你这剩下的残图,可是你这……”

  海涛波动有些意味的打量了一下纳兰朝歌,虽然他的实力很厉害,但是他不相信纳兰朝歌能够拿出沙之曼陀罗。

  因为那个人说过,他找遍了大漠,才在蛇人族的药库偷来了一株沙之曼陀罗。

  如此哪呢沙之曼陀罗这个少年怎么会得到呢,他得不到的话,那就不算是自己违约吧!

  “也就是说,你得到了沙之曼陀罗,甚至还有可能已经获得了丹药!我说的对吗?冰大师!”

  纳兰朝歌的眼神忽然变的冷冽。

  他讨厌这样反复无常的小人。

  “不错,我确实得到了破除封印的丹药!”在这一刻,海波东也不在压制了,一股滔天的气势,轰的一下爆发。

  破厄丹药效发作了,他体内的封印解开了。

  这一刻,他冰皇又重新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