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再战冰皇!-斗-

第216章 再战冰皇!

  站在纳兰朝歌面前的海波东快速的后退一步,而此时他的身体忽然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一股股凶猛的能量涟漪,从其体内急速扩散而出,能量涟漪所过之处,周围的桌子,冰柱,皆是噼里啪啦的被蹦碎了去。

  纳兰朝歌很是有些慵懒的看着面前的气势在逐渐攀升的海波东,望着那急速而来的能量涟漪,心随意动,淡青色的火焰斗气纱衣,迅速在身体表面浮现,炽热的青色火焰,将那些扩散而来的能量涟漪,尽数焚烧成一片虚无。

  有青莲地心火护体,还真是好使!

  不过这个老家伙也真是,就算这些桌椅板凳不要钱,也不能这般的浪费啊!

  看来他应该是今天服用的破厄丹,只不过是被那几个无事献殷勤的家伙给打断了。

  结果体内的破厄丹的力量和封印的力量被他压制了下来。

  而纳兰朝歌如果不来话,那几个家伙要么凶多吉少,要么就是被海波东给赶出去,当然打扰到了海波东的破除封印,多半她们会消失在这里。

  而此刻,海波东也不在压制体内的能量。

  海波东似乎并未察觉到他所造出的破坏,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会,那苍老的脸庞上,忽然猛的紧绷了起来,额头处的位置,幽青色的诡异能量急速的凝聚着,片刻后,竟然是形成了一条幽青的细小能量蛇纹…蛇纹盘旋在海波东的额头之上,将他体内那澎湃的斗气,死死的封印住。

  在蛇纹浮现的霎那,海波东的脖颈位置,淡紫色的能量,缓缓的缭绕而上,仅仅是眨眼时间,便是开始与幽青小蛇开始了接触。

  两股凶猛能量的接触,便是造成了先前那一**能量涟漪的出现。

  紫色能量与幽青蛇纹,在海波东的额头位置,一上一下的不断僵持着,两种能量所释放出来的淡淡光芒,将海波东的脸庞,印射得颇为诡异,再加上由于两种能量在脑部这种重要位置争夺,所制造出来的剧烈疼痛,也是让得海波东的脸庞略微有些扭曲,这般看上去,竟然隐隐有股狰狞的味道。

  十指交叉在身前,纳兰朝歌抬起头,紧紧的盯着那脸庞散发着两色光芒的海波东,心头也是略微有些好奇这所谓的破厄丹,究竟是否有着能将美杜莎女王所设置的封印破解的能量。

  当然了,纳兰朝歌也决定了,如果这破厄丹有效的话,那她就再次把美杜莎唤醒,给这老头再来一记封印!

  紫色与青色两道能量,在海波东的脸庞上这般上上下下的僵持着,不过当僵持时间过了将近约有半小时之后,那幽青蛇纹,终于是略微黯淡了几分,显然,这所谓的破厄丹,似乎还真的是有着克制这种封印的奇效。

  “啧啧,说实在的,这破厄丹真的挺不错啊…日后若是有机会,也得给自己备上一点,不然万一哪天被人给封印了,也好有点底子。”望着那在紫色光芒中越来越暗淡的蛇纹,纳兰朝歌眸子微亮,轻笑道。

  日后和美杜莎打交道,不得不防啊,万一那女人要是蛇性大发,咬自己一口可就麻烦了。

  不过,心神一凛,纳兰朝歌有种预感,这老头要破封了。

  紫色能量借助着克制之效,缓缓的驱逐着蛇纹所占据的地盘,在将后者逐渐驱赶自海波东额头之顶时,紫色能量猛的暴涌而上,一股凶猛的劲气,竟然是生生的将那道蛇纹给挤出了海波东的脑袋。

  蛇纹刚刚脱离海波东的脑袋,便是一阵剧颤,旋即化为一阵青烟,袅袅消散。

  在蛇纹离体的那一霎,海波东那紧闭的眼眸,猛的睁了开来,精光自眸子中犹如实质一般暴射而出,一股凶悍气势,犹如苏醒的狮子一般,从那被深深压抑了将近几十年的身体内部,暴涌了出来。

  在这股强悍的气势之下,房间之内的一些货架,柜子,竟然都是开始了龟裂。

  “哈哈,这该死的封印,终于滚蛋了!老夫又成为斗皇了!”脚掌踏在冰台之上,海波东的身体闪电般的悬浮在了半空之上,脸庞之上充斥着狂喜,仰头放声狂笑。

  剧烈的声波,被斗气所携带着,将周围龟裂的那些货架,以及货架上面的地图,震得轰的一声,爆裂了下来。

  一瞬间纸屑飞扬。

  狂笑了好半晌,半空中的海波东,猛然将那泛着精光的视线,投向了下方一动也不动的纳兰朝歌身上,浑浊的老眼,微微眯起…

  似是察觉到半空上射来的凌厉目光,纳兰朝歌嘴角微掀,缓缓抬起头来,脸庞平静得犹如那一潭深不见底的井水一般,淡淡的凝望着半空上那位回复了实力的斗皇强者。

  半空之上,两道目光交织,隐隐的迸射着许些寒意。

  两道目光交织半空,都是彼此释放出许些莫名的意味,淡淡的寒意缭绕在半空,气氛忽然间变得略微有些紧绷了起来。

  漆黑眸子平静的注视着半空上那随着实力的回复,似乎也变得更加凌厉以及霸道海波东,纳兰朝歌轻轻的后退一步身子微微后倾,双手抱在胸前,平淡如古井般的神情,并没有因为地下室中那股凶悍的斗皇气势而感到有丝毫变色的地方。

  半空之上,海波东目光泛着许些凌厉,紧紧的盯着下方的少年,掌心之中,淡淡的寒气萦绕着,随着实力的回复,海波东那被压抑了几十年的情绪,终于是再度缓缓的舒缓而出,当年的冰皇,冷漠而霸道,从没有谁敢从他的手中强行取走什么东西,而最近他冰皇的尊严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践踏。

  还真当他冰皇是泥捏的吗?

  再说,海波东可是记得清楚,这小子上次过来和自己战斗的时候,阶别只是斗灵。

  三个月过去了。

  就算他的实力有所长进,那又能长到哪里?

  而这小子的手中,有着很多奇特的斗技,如果能够获得的话。

  海波东的心思迅速的活络了起来。

  以前因为封印看不透纳兰朝歌实力的缘故,所以海波东并未表现出任何一点敌意,不过如今封印破解,当年那叱咤风云的冰皇,却是终于再度完全归来,突如其来暴涨的实力,也让得海波东心中忽然悄悄的开始冒出了想要把纳兰朝歌干掉的念头。

  身体悬浮在半空之上,海波东周身萦绕着冰冷的寒气,眼睛盯着那满脸平静的纳兰朝歌,少年这幅沉默并且有些显得高深莫测的态势,终于是让得自信心高度膨胀的海波东略微清醒了一些。

  不过,再次仔细的感受了一下纳兰朝歌周身散发的斗气波动之后,眼睛虚眯成一条细小的缝隙,海波东回想起几个月前与纳兰朝歌的那场大战,脸庞微微变得凝重了起来,当然这种凝重也只是一瞬间而已。

  装腔作势,故作镇定!

  其实最让海波东心动的就是,那小子已经获得了异火。

  如果自己把他制服,然后取得他身上的异火,那么自己的实力也可以迅速的提升到巅峰。

  只是海波东想错了一件事,他没有考虑为什么纳兰朝歌以斗灵的实力获得了异火。

  为什么能够在那药尘的抢夺之下依旧把异火弄到手了。

  富贵险中求,这些已经不是海波东能够考虑的了。

  铺天盖地的雾气瞬间升腾,而此时的海波东手上也已经凝聚出了全新的冰灵甲

  海波东有信心,现在的他就算是站着不动,纳兰朝歌也绝对伤不了他分毫。

  “你要是杀我?”纳兰朝歌淡淡的说道。

  “交出你的分身斗技,还有异火,或许我会给你留个全尸!”海波东的面色不变,作为曾经的冰皇,不说杀人如麻,但是杀一个曾经威胁过自己的人,还是不需要考虑什么后果的。

  再说了,以他现在的实力,在加玛帝国能够威胁到他的人已经不多了。

  听见海波东的话,纳兰朝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果然啊,人一旦有了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力量就会试图去改变一些什么。

  如果海波东没有恢复冰皇的实力,他就不会想着去招惹纳兰朝歌,也就不会丢掉他自己的性命!

  还有一点让纳兰朝歌感到失望的就是,他上当了。

  被这个老家伙给骗了!

  还记得纳兰朝歌从海波东这里找到的那张关于净莲妖火的残图,一开始海波东说那是假的,然后从纳戒里给纳兰朝歌找了一个真的,然后又说,这真的还有一半让他藏起来了。

  目的就是为了解开他身上的封印

  可是,现在,海波东有了改变他自己命运的实力之后,第一件事想到的不是拿回那神秘的残图,而是要抢夺纳兰朝歌身上的斗技。

  只有一点可以说明,不是那残图不珍贵,而是,在外面流落的残图都是假的,真的依旧在他海波东的手里。

  那残图能够让这家伙握着宁愿被封印二十几年,他又怎么可能把真的残图轻易送人?

  可恶啊!

  三番五次得到被人戏耍,这种感觉真不好受。

  如果不是自己猜到了,那么自己手里握着一张假的残图满世界的去寻找异火,那岂不是可笑?

  纳兰朝歌的心头泛起一阵阵的杀意。

  抱歉了,海波东今天必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