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美杜莎女王,现!-斗-

第217章 美杜莎女王,现!

  好容易以为自己得到了净莲妖火的残图,结果居然是假的。

  而且看到海波东那毫不犹豫的暴露自己的声势,纳兰朝歌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你要杀我?”

  “斗气大陆,实力为尊,交出的你纳戒,我可以留你个全尸!”

  “还真是,那个,怎么说,很残酷呢……”纳兰朝歌不自然的揉搓了一下鼻子,“你认为你一定可以杀的了我?你就没有想过,我能给你炼制丹药解除你的封印就没有留后手?”

  对于那滔天的寒冰之气纳兰朝歌并不在乎。

  如今他也是有异火护体的人了。

  青莲地心火组成的纱衣淡淡的在纳兰朝歌的周身游走,所有接触到异火的寒冰之气,也都是在这一瞬间被焚烧成了虚无。

  海波东一凛。

  难道这小子还有后招?

  他也能够炼制六品的丹药?

  可是,就算他的能力通天,自己现在是斗皇,还能怕了一个毛头小子不成!

  “你想说什么?”

  海波东看着拿纳兰朝歌淡淡的说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破除封印用的是六品丹药破厄丹吧!”纳兰朝歌不为所动,找了个椅子慢慢的坐了下来,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桌子,嘴上也是十分自然的说道。

  海波东一瞬间呆滞了下来。

  破厄丹,是他千辛万苦,经过多方打听好不容易才了解到的一种药方,知道这种药方的人并不多,为了这张药方,他不知道付出了多少辛苦。

  如今却是一眼就被别人叫出来名字。

  “破厄丹,丹列六品,具有破解大多封印之奇效,在服用其之后,还能在体内形成一种针对此种封印的抗性,日后,若是再遭遇此种封印,则是能够有着许些几率将之豁免。”纳兰朝歌再一次淡淡的开口,却是硬生生给的把海波东给弄的石化了。

  那丹方上面确实有这么一句话介绍破厄丹的。

  他是怎么知道的?他到底是什么人?

  这一刻,海波东居然隐隐的有了一丝后悔的意味。

  “还有,给你炼制这丹药的人就是我告诉你把假地图给他的人,而且,那人拥有异火,一种白色的,极热与极冷交替的火焰,名字叫做骨灵冷火,在异火榜排名第十一。”

  “骨灵冷火可以凝聚特殊冰体,这种结晶体,若是被人吞噬,会深深的潜伏在人体之内,平日绝不会有着半点异动,不过若是经过拥有骨灵冷火的人催动的话,这些冰体,将会迅速的转化成为破坏力极其强大的骨灵冷火,到时候……”

  纳兰朝歌的话头停顿了,转而认真的看着已经有些慌神的海波东。

  “咕!”海波东吞咽了一口口水,不知道为什么,凭感觉他知道这小子的话并没有骗他,因为如果他是那炼药师也一定会这么做的!

  “到时候会怎么样?”海波东惊恐的问道。

  “到时候,就要看你的皮囊经不经得住煅烧了!从身体内部焚烧,他可以把火焰控制的十分精确,放心就算你里面烧糊了,外面依旧是看不出丝毫的模样,也算给你留了个全尸!”

  “当然,假如是以后你不听话的话!如果我还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会要求你答应他一个条件,而这个条件就是保护他一年!”

  就算海波东是斗皇,可是他也经不住异火的煅烧啊!

  更何况还是从人体最脆弱的内部开始焚烧。

  海波东冷冷的站在原地。

  一点都没有说出。

  这个少年几乎是料事如神。

  如此说来,对方真的是在自己的身上个做了手脚。

  生性热爱自由,如今却要变成别人的傀儡了啊!

  “不可能,这是我们之间的交易,他没有骗我的动机!”海波东有些嘴硬的说道。

  “你以为每个人都像我这样傻吗,把你的封印解开,却丝毫的不做防范?再说了,是真是假你一验便知,异火存在于你的体内,你大可以用冰属性的斗气检查一遍,不过,能不能检查出来,这就要看你自己了!我的建议是,你可以重点检查,这个部位”

  纳兰朝歌用手指了指自己身体的一个部位。

  没有犹豫,海波东立刻盘腿坐在地上,体内的寒冰斗气绕着周身游走

  只是一炷香的功夫之后,海波东脸色惨白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你一定知道这东西怎么去掉的,对吧!”

  看到海波东的表情,纳兰朝歌就知道自己才对了,不过纳兰朝歌缓缓的摇摇头。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那异火的主人!再说了,这不是很正常吗,你给他的残图也是假的吧!”

  “你……你你……”海波东用手指着纳兰朝歌,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说什么了。

  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那种假的残图至少还应该有好几份,曾经加玛帝国的十大强者之一,怎么可能没事去学做地图,不要给我说理想还有爱好,那都是渣,你就是为了破解那残图而精心去研究的地图,为了不泄露那残图的秘密,你制作了很多份假的残图,就算我不来,你也会把这残图放在显眼的位置,你的目的一是为了破除自己体内的封印,还有一点就是,你也想打听这残图的秘密!”

  纳兰朝歌的语速越来越快,到最后几乎是吼出来的。

  海波东被纳兰朝歌的气势吓的倒退了两步,一下子坐到了椅子上。

  就好像赤果果的被人按到了地上蹂躏,没有一丝的保留。

  任何的秘密都已经被看透。

  “我,我给你真的残图,只要你能救我!”海波东做出一副可怜的样子。

  “我怎么知道是真的假的?”

  “真的真的,这次一定是真的!”

  “可你刚刚要杀我!”

  “不会的不会的,怎么会呢,呵呵,我是开玩笑的,我是和小哥开玩笑的!”

  海波东满脸堆笑着。

  “那东西不是我放的,我可救不了你!”纳兰朝歌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你知道这么多,你一定会有办法的!”说道最后海波东面色已经有些狰狞了起来,蓦然他的双手挥动,一股极强的寒冰斗气磅礴而出,瞬间把纳兰朝歌吞并,并且直接冰封了起来。

  如果纳兰朝歌没有异火护体,此刻的他说不定真的就已经变成了冰棍了。

  斗灵强者和斗皇之间的差距可是天上地下。

  “这样你就会告诉我了吧!”瞬间动手,制住纳兰朝歌,海波东的脸上有了一丝轻松。

  “真的不知道你是如何修炼到斗皇的,明知道我有分身的斗技,你居然还一而再再而三的上当!”纳兰朝歌的声音突兀的在海波东的身后响起,海波东猛然一震,整个人瞬间向前奔出两步,一个转身,其手上猛然凸出一根冰刺,冰刺长达几米,瞬间把刚刚出现的纳兰朝歌刺了个对穿。

  动作之快让纳兰朝歌自己都有些咂舌。

  几乎就是在纳兰朝歌的话语刚落,对方就已经动手了。

  砰!

  被刺穿的纳兰朝歌砰的一下消失!

  分身?

  怎么可能还是分身?

  海波东的神经立刻紧绷了起来,撇了一眼被自己并封住的那个分身,真身到底在哪里?

  “虽然我一再忍让,虽然我并不想杀人,可你实在是触及了我的底线!”被冰封的纳兰朝歌淡淡的说道,“出来吧莎姐姐你要找的地图就在这里!”

  随着纳兰朝歌淡淡的声音响起,一股滔天的气势迅速的弥漫开来。

  那刚刚凝聚的冰封砰的一下碎裂!

  而当海波东抬眼看过去的时候,差点双腿一软就这么直接跪了。

  当年巅峰时期,被这个女人封印,现在他虽然恢复了一些实力,但是二十年过去了,她要是对付自己,那还不是跟砍瓜切菜一般?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不,是二十年过去了,海波东依旧怕井绳。

  “美……美杜莎,女王?”海波东哆嗦了一下,整个人迅速的后退,全神戒备。

  蓦然从那冰封的雾气中伸出了一只小脚。

  自古以来,手多有玉笋的美称,其实脚美起来更动人心魄,超乎于手。

  有男人说,旦凡见过一双绝美的脚,这辈子是难以忘记的。

  也有人说,精致的女人是要随时随地能够脱下鞋子,把藏在鞋子里的秘密敢于示人,一个精致的女人,也是随时随地都可以脱下鞋子的。

  纳兰朝歌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突然出现的美杜莎。

  一双纤纤玉足,白里透粉,晶莹如玉。

  顺着那玉足往上是勾人心魄可以玩一年甚至一辈子的腿。

  无法去计算这女人的比例,但是看上去总是那么的养眼,没有太肥,也没有太瘦。

  动人心魄!

  怪不得美杜莎是每一个男人心目中的女王。

  就这么再在一起混下去,纳兰朝歌感觉自己也要沦陷了。

  不要说纳兰朝歌这种初出茅庐的愣头青,就连海波东也是一下子傻眼了。

  美杜莎一出现就有些哀怨的白了一眼纳兰朝歌,似乎很是不满意纳兰朝歌在这个时候把她唤醒。

  “咳咳,那个,莎姐姐,你先别急着谢我,你看我帮你找到谁了?”纳兰朝歌很是阴险的伸手指了指一边的海波东。

  听见纳兰朝歌的声音,美杜莎这才有些慵懒的转过身子,看了看海波东。

  “冰老头?咦,你身上的封印破除了?”

  “额,美杜莎女王,你好!”海波东感觉这一刻自己的全身居然开始僵硬。

  对上美杜莎,果然对于他还是留下了阴影啊

  “莎姐姐,那个偷了你们蛇人族宝物的人应该就是他吧,我现在把人交给你了,要杀要剐你看着办!”

  纳兰朝歌很不仗义的拍了拍手,躲在一边看热闹。

  对于海波东他已经失去了信心。

  就连药尘那个老滑头都知道要对他下药,看来他的人品并不怎么样。

  偷东西,造假,欺骗人家小姑娘感情,出尔反尔,阳奉阴违……

  即使不召唤美杜莎,要对付刚刚恢复斗皇实力的海波东纳兰朝歌也是很轻松。

  最关键的还是,纳兰朝歌对海波东起了杀心,在杀了他之前,他需要拿回海波东手中的真·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