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萧厉死了?-斗-

第223章 萧厉死了?

  看着萧厉那有些恨不得生吃了自己的表情,纳兰朝歌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还真当做自己是老好人?

  萧厉不再犹豫,一亮出长枪,很是漂亮的舞了一个枪花,那长枪颤动着,快速的向着纳兰朝歌扫了过去。

  同时那长枪上面的雷电属性斗气迅速的凝聚成了三条小蛇一般的电弧,电弧交叉闪烁,嗤嗤的声响声中,带着一股恐怖的力量向着纳兰朝歌就攻击了过去。

  当然,这恐怖是对于其他人来说的。

  纳兰朝歌轻轻的摇了摇头。

  这力量对于自己还差的远了!

  “好,二团长好样的!”

  “敢到我们漠铁来撒野,让他知道我们的厉害!”

  一边的佣兵大声的叫好。

  叮!

  萧厉的长枪也迅速的戳在了纳兰朝歌的身上,只不过,并不是那种刺破皮肉的声音,而是叮的一声。

  萧厉这才发现,纳兰朝歌的手上什么时候多了一柄小小的苦无。

  而那长枪就是刺在了苦无的上面。

  萧厉冷笑一声,也不见他如何用力,那长枪上的一条电弧迅速的冲击了出去,张牙舞爪的狠狠的撞击在了那苦无上面。

  纳兰朝歌纹丝不动!

  “二团长杀他一个片甲不……”

  一名佣兵的声音戛然而止。

  萧厉一愣!

  而刚刚那些叫好的也如同被人猛然间掐住了脖子,没有了下面。

  萧厉的这一招雷弧三段舞,在场的能够当下的不会超过五个数。

  尤其是上面那电弧对人体的麻痹,更是没有人能够承受!

  可是,这情形不太对啊!

  纳兰朝歌虽然没动,但是萧厉的双手握住长枪,再一次往前推动。

  第二条电弧迅速的发出。

  叮!

  同时,第三条电弧也一起轰击了出去。

  如果这样还不能震退他,那么要后退的就是萧厉了。

  萧厉所受到的震惊实在是无以复加。

  这个家伙,居然如此强!

  轰!

  轰!

  强的电弧在接触纳兰朝歌身体的那一刻,就这么消散与无形,以往那种麻痹的效果,攻击效果全都消失不见了。

  退!

  在那一刻,萧厉全身的汗毛都炸起来了,当机立断,立刻后退!

  甚至那长枪都不要了。

  用手在胸口猛然的一锤。

  突兀的,他的胸前弹射出了一圈刺眼的银芒,银芒一出现立刻在他的胸口扩散,最后在其胸口的地方形成了一块半个脸盆大小的银色实质性的小盾。

  所有人都傻眼了,这可是萧厉的保命手段,电光银盾。

  怎么一个会面,非但丢了武器,就连这最后的保命手段都使出来了呢。

  而处在远处的萧鼎也是大吃一惊。

  不好!

  雷遁,千鸟锐枪!

  吱!

  一声嘹亮的千鸟鸣叫的声音。

  在纳兰朝歌的手上出现了一抹银光长枪,完全是由实质性的电光凝聚

  和萧厉的电光银盾差不多的性质,但是很明显的,纳兰朝歌的千鸟锐气更强一些。

  无论是从实质性的凝聚,还是斗气的浓郁程度。

  而且那千鸟锐枪一出现,空气中似乎都跳跃着活跃的雷电属性的斗气。

  整个漠铁佣兵团的大院的人都感觉到了丝丝的麻意。

  这得需要多么强大的雷电控制能力啊!

  这是是人能做到的吗?

  噗!

  千鸟锐气直接刺破那电光银盾,洞穿了萧厉身体。

  无形的雷电属性凝聚的锐枪居然如同实质一般的坚硬。

  把萧厉挑在空中。

  “我再问最后一遍,青鳞在哪?”

  “呸!狗杂种,你爷爷不知道,有本事就来杀了我!”萧厉口中鲜血直流,冲着纳兰朝歌吐出一口鲜血。

  轻轻的伸手擦拭掉脸上的血迹,纳兰朝歌很是冷静的看着萧厉。

  “你觉着我不敢杀你?”

  “你自然可以杀我,但是我告诉你,日后我三弟必定会为我报仇,血洗你们整个纳兰家家,铲除云岚宗!来啊,有种来杀了我啊!谁要是不敢动手谁就是孙子!”萧厉双眼狰狞,狠狠的瞪着纳兰朝歌。

  “告诉你,只要你爷爷我不死,我定会让你纳兰家族鸡犬不宁!”

  有两句话是这么说的,宁惹君子,莫惹小人。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纳兰朝歌很不明白,萧厉在气愤什么?还是说他在狰狞什么?

  要说动手,是他先动手的,要说动了杀机,也是他先动了杀机。

  一口一个狗杂种。

  还是说,这个世界,只能他去杀别人,而别人却不能反抗。

  一旦你反抗,就会有他的兄弟来杀你全家!

  这是什么理论?

  “你的意思是在提醒我,斩草要除根?你觉着我做不出来?还是觉着我心善,好欺负?”纳兰朝歌的话语让萧厉一楞。

  也不禁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了。

  “要杀要剐……”

  砰!

  纳兰朝歌很是厌恶的直接把萧厉丢了出去。

  强大的劲气使得萧厉如同一条死狗一般,重重的跌在一边的墙壁上也不知是死是活!

  “动手!”

  嗖嗖!

  忽然一阵密集的弩箭激射的声音传来,从对面的阁楼上突兀的出现了一群手持弩箭的人。

  那弩箭足足一人多高,需要两人共同把持。

  这是漠铁佣兵团的秘密武器。

  纳兰朝歌也愣住了,看来对方是真的想要把自己留在这里啊!

  既然如此,那自己还客气什么?

  纳兰朝歌一挥手,强大的斗气磅礴而出,一瞬间把那些激射过来的弩箭打偏了方向;

  噗嗤噗嗤!

  只是这一轮的攻击,那些弩箭就射中了一多半漠铁佣兵团的佣兵。

  看着自己射出的弩箭居然射中了自己的兄弟,那些佣兵也开始慌了。

  纳兰朝歌抬头看向远处阁楼的萧鼎。

  “我只是想知道青鳞的去处,真的就这么难吗?”纳兰朝歌冷冷的说道。

  “我们萧家只有站着死的战士,没有跪着生的奴隶!”萧鼎也知道自己今天好像是在劫难逃了。

  既然要死,那就死的痛快一些吧!

  我去,纳兰朝歌有些无语了。

  这些人都是猪吗?

  既然这么想死,那就成全你们!

  纳兰朝歌眼中闪过一抹杀意,抬手就冲着萧鼎的脑门拍了过去。

  “等一等!”

  就在纳兰朝歌刚要动手的时候,一个面容姣好的女人叫住了纳兰朝歌。

  “你要找的那个女孩我知道在哪里!”

  女人胸口剧烈的起伏,显然她心中很是害怕。

  但是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又让她不得不出来面对。

  “雪兰你快走,不要理会我们!”

  “我知道青鳞的下落,你放了大团长,我就告诉你!”雪兰定定的看着纳兰朝歌,生怕纳兰朝歌出尔反尔。

  她也看出了这个少年的实力,他们所有人加起来也比不上这个少年动动手指头的。

  “我不想再问第三遍!”纳兰朝歌的耐心这你的被消耗殆尽了。

  这就好比你去问一个人现在几点了,而那个人却是一脸正义的吼,你打死我吧,你打死我吧,你打不死我你就是畜生。

  对牛弹琴!

  “她被墨家的人抓走了,就在昨天,我们的三团长已经去追了,就是那个叫做青鳞的女孩!”雪兰快速的说道。

  “盐城墨家?”

  “对!”

  简短的对话之后,当雪兰抬头的时候已经发现,眼前没有了纳兰朝歌的影子。

  呼!

  躲过去了,他们居然还活着!

  而活下来的那些佣兵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怎么可能呢,他怎么可能没有杀光这里所有的人呢。

  忽然,有人想到纳兰朝歌从出现到离开,只是在询问那个叫做青鳞的女孩的消息而已。

  可是大团长和二团长在搞什么,他们两个居然想要把人家留下来。

  这么做你也得有实力才行啊。

  这就是这高手之间的差距啊。

  看着真的就是只问青鳞下落的纳兰朝歌,萧鼎的内心也是十分的的后悔。

  如果一开始自己就把青鳞被人抓走的信息告诉他,不就什么麻烦都没有了吗。

  自己为什么要心狠手辣的想着把人家留下来啊。

  “大团长你快来啊,二团长,二团长你怎么样?”就在萧鼎分身的时候有佣兵已经开大大喊了。

  萧厉?

  萧鼎一愣!

  赶紧从远处跑了过来。

  纳兰朝歌,如果萧厉有任何的闪失,我萧家和你没完没了。

  此时的萧厉胸口被洞穿,鲜血直流。

  他那保命的手段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不堪一击。

  “二弟,二弟你觉着怎么样?”萧鼎握着萧厉的手,眼泪哗哗的流了袭下来,这刚刚吞并了沙之佣兵团,还没有来得及整合,就出现了这样的变故。

  “大哥,我恐怕是不行了,你告诉三弟,暂时不要为我报仇,等他有了一定的力量,有了自己的力量,一定要把纳兰家灭了,给我报仇!”

  “不要说话,医师,快把医师叫过来!”

  因为炼药师的苛刻条件,每个佣兵团并没有专业的炼药师,他们能够配一个医师,已经是非常的不错了。

  而这些医师虽然没有炼药师那般可以炼制丹药,但是医师也可以根据药材的配伍来调制药液,伤药,来保证这些佣兵的安全。

  “丹药,对,我这里有三弟给的疗伤药,你快扶下去,坚持住!”

  萧鼎手忙脚乱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倒出两粒丹药送到萧厉的口中。

  “不要说话,你不会有事的!”

  没用多大会的功夫,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匆匆的赶了过来,手里拎着一个药箱。

  医师在看到萧厉胸口的伤势的时候也是一凛,心里咯噔一下,胸口被捅了一个对穿,不用看了,那个位置早就洞穿了心脏,是没救了。

  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大团长,节哀顺变!”

  “什么,你说什么?”萧鼎砰的一下从地上站起来,一把抓住那个医师,就如同呀发疯一般。

  “大团长,你冷静一下!”雪兰也是眼中含着泪水,“这样的苦果是我们自己造成的,我们又能去怪谁啊,人家只是来打听消息而已,而我们呢,我们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