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小人之心,君子之腹!-斗-

第224章 小人之心,君子之腹!

  是啊,这样的苦果他们自己必须咽下去。

  如果不是自己想着要把纳兰朝歌留下来,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怪我,都怪我!”萧鼎的指甲狠狠的扣在肉里。

  “二弟你放心,你的仇我帮你报了,还有死去的众兄弟的仇,纳兰家,我萧鼎就算是拼上这条命也要让你们鸡犬不宁!

  纳兰朝歌我也会让你尝尝失去亲人的痛苦。

  纳兰嫣然!

  云岚宗很厉害吗,我就非要捅一捅这个马蜂窝不成。

  “漠铁佣兵团的弟兄听令,做好战斗准备,下个月我们启程去帝都,伏击纳兰嫣然!我要让纳兰家家破人亡!”萧鼎的面色狰狞,这个曾经以智谋著称的狡狐此刻也是濒临崩溃的边缘。

  曾经有这么一群人,就比如蚂蚁要绊到大象一般,结果让大象带起的石子砸伤了,蚂蚁就赌咒发誓,要把大象吃了,他们的借口是,为什么你走路不小心一些。

  而蚂蚁完全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大家的脚边,为什么会被人家带起的石子砸伤。

  雪兰紧紧的抿着嘴不说话。

  去击杀纳兰嫣然无疑对纳兰家的打击是巨大的,但是这么做就等于和云岚宗为敌,加玛帝国是待不下去了,一个不好,漠铁佣兵团也会走到尽头了。

  真的需要这样做吗?

  “好!大哥,你要保重,二弟先走一步,我在那边等你,到时候我们弟兄们再在一起打天下!”萧厉嘴角带血,豪气干云的大笑。

  “好兄弟,走好!”萧鼎起身,满心的愤懑想让他仰天大吼。

  “告诉三弟,让他不要想我,告诉父亲,儿子不孝!”萧厉的眼角流下泪水。

  “二弟放心,父亲还有我和三弟,一路走好!”萧鼎也是痛不欲生。

  “呜呜……”

  “二团长我们舍不得你!”

  “二团长放心,我们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二团长一路走好……”

  一时间整个漠铁佣兵团的的哭成了一团,一群大老爷们抱头痛苦。

  大团长的兄弟都死了,你要是不哭,你还想不想在这漠铁佣兵团呆下去了。

  萧厉看到这么多的兄弟为自己送行,就算是死,也安心了!

  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好累啊。

  终于也可以安歇了,只是,尼玛,这伤口好疼啊!

  不是说快要死的人是感觉不到疼痛的吗!

  “二弟!”

  “二团长!”

  萧鼎一声痛哭,扑到萧厉的身上。

  泪眼婆娑,双手捧起萧厉的脸颊。

  雪兰转过了脑袋,眼泪也是止不住的流下来。

  只是,那名医师的眼眸猛然一亮,似乎……

  不可能啊,胸口被捅了一个对穿,按理说是绝对没有活下去的希望。

  “哎呀,好痛!”只是就在萧鼎捧起萧厉的脸颊,想要把萧厉揽入怀中的时候,不小心按到了萧厉正在汩汩流血的胸口

  结果已经闭上了眼睛的萧厉却是猛然大叫一声,从萧鼎的怀中跳了起来。

  “二弟,你怎么样?”

  “哎,回光返照了!”

  “太残忍了,胸口被人捅了一个对穿!”

  大家都怀着悲悯的心情看着萧厉。

  “二弟,你安心的去吧!”萧鼎用力的拍拍萧厉的肩膀。

  “咳咳,大哥,我觉着,我还能抢救一下!”萧厉有些尴尬的说了一句。

  “嗯,放心,家里的事情我会照顾好的……嗯?”萧鼎似乎只顾着伤心去了,没有听清萧厉的话语。

  “不是,大哥,我觉着好像死不了,我还能抢救!”

  “什么?”萧鼎诧异的打量了一下萧厉,“医师,医师,快,帮我兄弟好好的检查一番!”

  此时的那名老医师不用萧鼎吩咐,自己就冲了过来,嗤啦一下撕开萧厉的胸口,胸前一块明显的灼伤的痕迹,甚至是都烧焦了。

  一个一寸多长的伤口直接从胸前贯穿到背后。

  虽然看起来凶险,可是萧厉却是精神没有异常。

  难道!

  老医师疑惑了一下,赶忙有拉起萧厉的手腕,仔细的把了把脉。

  然后一脸不可思议的摇了摇头。

  太不可思议了。

  “怎么样?”

  “就是啊,快说怎么样?”

  “你特么摇头是什么意思?”

  “是不是我们二团长命大,被捅个对穿也没有事!”

  老医师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似乎依旧是很不理解。

  “到底怎么样?”萧鼎也是沉不住气了,问道。

  “启禀大团长,二团长只是一些皮肉伤,并无大碍!”

  “真的!”萧鼎一下子跳了起来。

  “哈哈,我就说我们二团长是杀神附体,这么样的伤都能化险为夷!”

  “那个家伙看起来牛逼哄哄,这准头也不怎么样嘛!”

  一瞬间,大家又都哄笑了起来。

  医师又看了看远处,那些被自己人的弩箭射中的弟兄,依旧还在地上挣扎。

  “不,不是对方的准头不怎么样,而是对方手下留情了。”老医师缓缓的开口,一时间整个漠铁佣兵团落针可闻。

  留情?

  怎么可能!

  那不是傻子吗??

  人家这样侮辱你,叫嚷着要杀你全家,你居然还手下留情?

  老医师指了指萧厉的胸膛,“这个伤口是什么形成的我不知道,但是,从这个地方进入,从后背出来,中间是一定会贯穿心脏的。”

  “可是,从脉象来看,二团长生机旺盛,并没有衰竭的迹象,这也是我弄不明白的一个地方,对方是如何避开心脏,然后依旧可以把二团长捅穿的。”

  “难道那兵器还可以转弯不成?”

  老医师不知道,但是在场的人可都看到清楚。那

  并不是什么兵器,而就是实实在在的电光!

  “而且你们来看,那边受伤的十几个弟兄,弩箭射中的地方也都是避开了要害,包括阿三,也只是被震晕了而已!”

  “我们遇到好人了啊,如果对方想要让我们团灭,我们绝无生还的可能!”

  “对方的手段高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的实力至少要在大斗师之上,甚至是斗灵!”

  斗灵?

  萧鼎愣住了。

  自己算什么?

  纳兰朝歌这么做又算什么。

  盐城,坐落在加玛帝国东部省份,来往的宽敞大道,使得它成为了帝国内部通往东部省份的必经之路,战略位置极为不错,因此,这座号称加玛帝国东部省份最大的城市,常年都被帝国派重兵所把持着。

  盐城之中,除开帝国的势力之外,最强大的,自然便是萧炎他们此行的目标,墨家!

  由于墨家的霸道垄断,盐城之中,将近百分之六十的产业,都是属于墨家所有,每年的利润,即使除去了一些必须的税收以及打通关系的大量财产后,依然是将墨家养得越来越肥。

  虽然树大容易招风,不过有着云岚宗这尊庞然大物作后台,即使是加玛帝国皇室,也不会轻易的来找墨家的麻烦,所以,在这般肆无忌惮的发展之下,墨家的势力,几乎是成为了盐城的土霸主,若非是在东部省份还有着其他三个家族牵制着它,恐怕墨家早就将势力范围,扩张到其他大城市了。

  不过即使如此,近几年中,墨家依靠着强横的后台,也是稳稳的将三大家族压在了身下,俨然一副独占鳌头的霸主姿态。

  经过一天马不停蹄的赶路下,纳兰朝歌终于是逐渐的接近了盐城的范围,当天空之上的银月被替换成了炽日之后,一座散发着丝丝凶悍气息的庞大城市轮廓,终于是出现在了视线的尽头,在天空之上日光的照射下,遥远之处的那座巨大城市,犹如是一条匍匐在地的远古凶兽一般。

  居然真的是墨家!

  根据纳兰朝歌的安排,青鳞手上有万蛇这五阶高级的魔兽,墨家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

  这也是纳兰朝歌放心青鳞,而先去取了那净莲妖火残图的愿意。

  千算万算,没有想到还是出事了。

  既然萧也赶了过来,纳兰朝歌也并不是多么着急了。

  趁着混乱偷偷的把青鳞带走就是了。

  也不知道墨承的寿辰过了没有,纳兰嫣然此刻应该回帝都了吧。

  在盐城之外几百米处落下了地来,稍作休息后这才顺着宽敞的大路,对着不远处的那座高耸庞大的城市缓缓行去。

  行近城门,纳兰朝歌有些愕然的发现,在那城门处,几十名全副武装的士兵,竖立在城墙两旁,尖锐的目光,不断在来往的路人身上扫视着。

  望着那近乎森然的守卫,纳兰朝歌眉头微微皱了皱,这里已经算是远离帝国边境了,怎么防御竟然比漠城还要森严?

  略微有些疑惑的摇了摇头,纳兰朝歌瞬间就想到了一件事,一定是夭夜的安排,也就是说,纳兰嫣然还没有离开盐城。

  墨家是云岚宗的势力,如此大的动静,夭夜怎么会不做安排,多加防范呢!

  一想到那曾经站在加玛帝国巅峰的公主,竟然被自己获得,纳兰朝歌的嘴角就浮起一抹笑意。

  “唉,真是好大的排场,墨家果然不愧是盐城最大的家族啊。”排队期间,纳兰朝歌前面的几位身着佣兵服装的男子,或是因为无聊的缘故,都是相互间窃窃私语了起来。

  嘿嘿,今天似乎是墨家大长老墨承的寿诞吧?听说不仅东部这一块区域的很多势力都是赶过来庆贺,就是连云岚宗,都派了人过来呢。”

  “哦?云岚宗竟然也来人了?这墨承好大的面子啊。”

  “嘁,墨家虽然势大,不过在云岚宗眼中,又算得了什么,若不是墨家每年向云岚宗缴纳那般庞大的供奉,以他们的眼界,会屈尊下来和墨家打交道?”一名佣兵不屑的撇了撇嘴,道。

  “嘿嘿,也是。”几名佣兵似乎对那墨家也是不太感冒,皆是附和着低笑道。

  “你们知道什么,墨家在云岚宗的眼里不算什么,那是以前,难道你们不知道吗,今年云岚宗对墨家大长老墨承的寿辰十分的重视,人家那少宗主在这里已经居住了三个多月了,就是为了给墨承过寿辰呢!”

  站在队伍之后,听着几名佣兵间的谈话,纳兰朝歌眼眸微眯,嫣然还没有离开,真是没有想到她居然在这里呆了这么久!

  ***********

  今天可能会加更,晚上最少还有两更,在墨家与萧炎怼一波!

  三年之约快来了,我也会多家笔墨描写!

  大家多多订阅,多多支持!

  顺便说一句,大家端午安康!

  也预祝中考的朋友,神思如泉涌,下笔如有神!考神附体,蒙的全对,考的全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