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盐城-斗-

第225章 盐城

  难不成他们云岚宗真的打算重视墨家?

  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要击杀墨承,还真有些困难了啊!

  当然,如果真的是墨承掳走了青鳞,纳兰朝歌也绝对不会手软。

  要进入城门自然需要盘查,加玛帝国对于辖区内的封锁还是很严格的。

  长长的队伍犹如一条长龙。

  纳兰朝歌最讨厌的就是排队。

  不过,四处打量了一下,要不找个没人的角落直接飞进去?

  掂量了一下,那城墙上面的强弩,算了算了,夭夜军备也不是多么富有,自己还是不要去浪费人家物资了。

  如果让夭夜知道了,估计自己回去会跪搓衣板的吧!

  也就在纳兰朝歌慢慢等待的时候,身后不远处,却是传来阵阵马蹄之声,偏过头来,却是看见,不远处,几位身骑骏马的男女,正在飞奔而来,沿途扬起的灰尘,将一旁排队等待的诸人气得七窍生烟,不过当他们愤怒的目光望向那骑马的首位人影之后,心中的怒气,顿时强行的咽了下去。

  首位骑马的,是一位年轻的女子,女子身穿一套紧身红衣,玲珑的身姿被包裹得淋漓尽致,女子脸颊颇为俏美,光洁的额间,佩戴着一枚小小的水晶挂饰,微微晃动间,为那张噙着几抹娇蛮气息的脸颊添了几分灵动。

  而伴随在女子身边的则是一位身穿月白色长袍的女子。

  女子的胸口绣着云岚宗的图案。

  最让人惊讶的还是那绝色的容颜。

  那红衣女在在她的身边也不禁自动沦落成为了绿叶。

  “纳兰嫣然,快,快看,天哪,那就是纳兰嫣然!”

  “好美啊!”

  人群忽然出现了一阵骚动。

  顺着那人的目光看过去,纳兰朝歌果然看到了纳兰嫣然的身影。

  “看来云岚宗真的听重视墨家的啊,不然不会让纳兰嫣然在这里呆这么久!”

  “这个是自然是的啊,你知道墨家每年的供奉有多少吗!”

  “啧啧,还真是羡慕墨家有个云岚宗的外门弟子啊!”

  听着众人的谈论,纳兰朝歌也有些哭笑不得。

  有心想要上前和纳兰嫣然打声招呼,顺便把自己也带进去啊。

  想了想,纳兰朝歌还是放弃了这样的想法。

  这样别人会不会以为自己也是在巴结云岚宗?

  又足足等待了一个时辰之后,那长长的队伍才终于轮到纳兰朝歌进城。

  通过一道有些漆黑而深邃的城墙通道后,刺眼的日光,忽然间挥洒而下,让得纳兰朝歌眼睛习惯性的虚眯了起来。

  片刻后,待得适应了光线之后,纳兰朝歌这才缓缓睁开眼睛,喧闹的沸腾声,也是开始充斥在耳间。

  睁开眼,一座庞大的内部城市,赫然出现在了视线之内,站在城墙出口,抬头望着那些街道两旁密密麻麻,造型颇为华贵的商铺以及街道之上人来人往的人流,不由得赞叹了一声,不愧是加玛帝国东部省份最大的城市,这种人流量以及繁华程度,恐怕就算是在加玛帝国之中也找不出来几个。

  各式各样的人群穿梭其中,各种豪华的马车,驯服的魔兽随处可见。

  林立的商铺挂满了自己的旗号。

  站在街道上,纳兰朝歌揉了揉被突如其来的喧哗声搞得有些胀痛的耳朵,眼中却是泛起了一抹难以掩饰的疲惫,揉着太阳穴。

  看来如今这盐城最大的最隆重的一件事就是墨家的墨承的寿辰了啊。

  其实,根本也不用去询问,只要睁开眼一看就能分辨哪里是墨家了。

  一座足足高到五层楼房的阁楼矗立在城市的中央。

  距离很远就可以看到那阁楼上面写着的大大的墨字。

  稍微打听了一下,纳兰朝歌知道墨承的寿辰要在晚上举行。

  按理说在那个时候上门搜人是最好的,但是纳兰朝歌为了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决定打听清楚好一些。

  是不是墨家人所为。

  那个墨承的为人怎么样!

  凭感觉,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不然纳兰嫣然也不可能在墨家一呆就是三个月。

  “这墨家现在的确是越混越好了,当年,我来这里的时候,在这盐城中,可还有好几方势力能与墨家抗衡呢。”

  就在纳兰朝歌疑惑的时候,不远传却是传来一阵叹息的声音。

  而当纳兰朝歌看过去的时候,两个身形出现在他的目光之中。

  两人均是一身宽大的带篷黑色长袍,宽松的长袍将两人的身体完全包裹其中,头顶上垂下来的黑蓬,也是让得人看不清其下的面貌。

  萧炎?

  别人不认识,但是纳兰朝歌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裹在黑袍之中的少年,萧炎。

  看来萧炎和自己也是前后脚刚到这盐城。

  只是,他身边的那位老人是谁?

  “那云岚宗,真有这么大的能耐么?一个以前并不算太过强横的家族,在依靠了他们之后,竟然弄得这般风生水起?”萧炎磨挲着下巴,皱眉道。

  “云岚宗表面上的实力,并非是很可怕,不过它的潜在势力,却是极为恐怖,你要知道,这么多年来,不知道从云岚宗内走出了多少强者,这些强者,散布在加玛帝国各个地方,有的甚至还扩散到了帝国之外去,他们所建立的势力,很多都是和云岚宗有着关联,甚至你可以把他们比喻成为云岚宗的分支势力……你想象一下,若是哪天云岚宗将这些强者或者他们所建立的势力全部召唤在一起,这股庞大的力量,将会有多恐怖?那时候,我想即使加玛帝国皇室有着一位老祖宗坐镇,恐怕也只有靠边站吧。”看不见说话那人的脸庞,从从那沙哑的声音中还是能够听出一丝的凝重。

  “是挺恐怖的啊…”闻言,萧炎轻吐了一口气,喃喃道。

  “我并不知道你和云岚宗有什么过节,不过,看在我们也算认识的份上,我奉告你一句,能够不去招惹,就尽量少招惹他们,那个马蜂窝,可不能随便碰啊。”那黑袍老人沉吟了一会,提醒道。

  萧炎轻扭了扭脑袋,手掌轻拍着袖袍,脚步缓缓的行走着,半晌后,方才偏过头来,微笑道:“或许你说得有理吧,不过有些事,我必须去做,就算最后是将那马蜂窝给捅了个穿,我也不会改变!”

  听着萧炎这话,那老人也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不知道这个前途无限的少年,为什么偏偏要倔强的去招惹云岚宗,难道他不知道这种举止,有点愚蠢么?

  “而且,如果他们真的以后打算像马蜂一般死命的找我麻烦,那么…我也会让得他们知道,我萧炎可不是泥捏的,他敢来,我就敢杀,我还年轻,有大把的时间挥霍,凭借斗皇实力或许不能掀翻云岚宗,那我就努力的对着斗宗进发,斗宗不行,那就斗圣……甚至斗帝!”萧炎忽然传过来的淡淡话语,让得纳兰朝歌和老人均是脚步一顿。

  尤其是那黑袍老人满脸愕然的望着那紧抿着嘴唇,显得极为倔强与狠厉的清秀脸庞,半晌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而纳兰朝歌也不没有想到,两年前的一场孩子之间的约定,会让萧炎如此的记挂在心。

  居然要一心想着掀翻云岚宗,让他所恨之人无落脚之地,没有靠山依靠。

  这无异于就好像纳兰朝歌除掉他身边的药尘一样!

  只是,萧炎也太天真了,你有大把的时间挥霍,别人都是傻子吗?都被按了暂停键吗?

  庞大的连皇室都不敢招惹的云岚宗就这么等着你成长起来?不知道先下手为强,愚蠢的等你长大?

  一个小小的斗师而已,在云岚宗连号都排不上!

  就算是在纳兰家,一名小小的斗师依旧排不上号,就算在军队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小队长而已,。

  年轻人无知,自然是无畏!

  一口一个骂墨家是依靠靠山,骂纳兰嫣然是依靠靠山,如果你萧炎没有药尘这个靠山,你的实力又能涨到什么地步?

  一个小小的斗师,也敢口出狂言灭掉云岚宗?

  五十步笑百步,只看到别人长的丑,而看不到自己的容貌并不别人好多少!

  如果说有错,云岚宗错就错在心慈手软!

  以云岚宗的实力,以这个大陆实力为尊的法则,就算灭了萧家,就算把乌坦城荡平,一个不留,谁又能说什么?

  被萧炎灭门除派的家族,佣兵少了吗?

  你手下留情,也只不过换来被狗咬一口,而且还毒发狂犬病,身亡,阴沟里翻船!

  看着径直走入旁边一家挂着墨索花苑牌子的一家旅店的萧炎还有那老人,纳兰朝歌摇了摇头并没有跟过去。

  而是转身朝着隔壁走了过去。

  和萧炎在一起的那老人到底是谁?

  如果海波东没有死的话,陪在他身边的应该是海波东。

  纳兰朝歌的眉头紧紧的锁在一起。

  能够和萧炎走在一起,还获得了萧炎的尊重,这说明那老人的实力非同一般。

  声音沙哑,看不见面容,可是纳兰朝歌却又总感觉那人自己应该熟悉。

  就这么一思考问题,纳兰朝歌难免有些走神,结果走着走着,眼前忽然一黑。

  一股淡淡的香风扑面。

  纳兰朝歌心神一震。

  有人挡在自己的面前了,而且还是个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