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歹毒如萧炎!-斗-

第226章 歹毒如萧炎!

  纳兰嫣然?

  “姐?”纳兰朝歌一抬头惊喜的喊了一声。

  “刚刚进城的时候我就看到你了,你怎么跑这里来了?”纳兰嫣然那如同空灵一般的声音淡淡的在纳兰朝歌的耳边响起。

  一袭淡雅的月白色裙袍,长发轻轻的挽起,一根白玉镂空风头簪斜斜的插在发髻之间。

  盈盈一握的柳腰之上,束着一条淡银色的衣带,刚好是将那纤细的腰肢,完美的展现了出来。

  玉手如柔荑,肌肤如凝脂,螓首蛾眉,巧笑倩兮间透着一股淡淡的出尘娇贵,看似柔和的笑容,却又透着一股拒人千里的淡漠。

  女子娇嫩的耳垂间,挂着一对绿色的玉坠,玉坠摇晃间,轻微的叮咚声,犹如山泉与礁石演奏出的动人乐章。

  脚上是一双鹅黄色的华贵靴子,精巧,纤细,让人不禁怦然心动。

  “额,你看见我也不叫我一声,害我排了半天的队!”看到纳兰嫣然,纳兰朝歌也不禁全身放松了下来。

  在外漂流了这么久,这才是自己的家人。

  “就该让你小子好好的吃点苦,我还没有问你,你和夭夜是怎么回事?你们什么时候已经那个的?”说道那个的时候纳兰嫣然的脸色也是悄然一红。

  自从和纳兰朝歌分离,纳兰嫣然还真没怎么见过纳兰朝歌,就在上次见面还是夭夜在一起的。

  有些话不好意思问出口。

  纳兰嫣然说完,上前一步直接揪住纳兰朝歌的耳朵,把纳兰朝歌拎了过来

  “哎哎,姐,姐,疼,疼……”纳兰朝歌一手捂着自己的耳朵赶紧向纳兰嫣然求饶。

  “臭小子,祸害我的好姐妹,以后在好好找你算账!”纳兰嫣然拍了拍手。

  “这怎么能叫祸害呢,我们按是真爱!对了,姐,你不是好久就来盐城了,怎么现在还没有回宗门啊!”

  “本来是打算回去的,只是……咦?你跑来盐城干什么?”纳兰嫣然忽然反问道。

  “哎,别提了了,我是来……”

  “走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我给你介绍个朋友,盐城墨家的千金!”纳兰嫣然说完,不等纳兰朝歌回话,拉着纳兰朝歌的手就冲着对面的墨索花苑的豪华旅馆又走了过去。

  哎!

  纳兰朝歌很想告诉纳兰嫣然,不要去,萧炎就在里面。

  可是话到嘴边,纳兰朝歌又咽了回去。

  何必在纳兰嫣然的面前提及萧炎呢!

  反正萧炎又没打算在这里露面,就算是他们碰面了,纳兰嫣然也认不出萧炎。

  “我告诉你,待会跟我回墨家去住,在这盐城,这几天你都是找不到房间的!,没有墨家的邀请牌的话!”

  “别,我还是不去墨家了,至于那个什么邀请牌你给我不就好了!再说了,你是奉命来给墨家祝寿,而我要是出现在这里,别人就会误会我代表的可是纳兰家!”纳兰朝歌拒绝道!

  纳兰嫣然一愣,她还真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当下点了点头,“墨家家主为人忠厚,附近的不少势力也都会前来祝贺,你代表纳兰家过来也无可厚非,毕竟你是我们纳兰家的男人,当然,这还要随你!”

  “对了,你去迦南学院,然后又消失了一年半,爷爷都要急死了,这边的事情完了,赶紧跟我回家,你的成人礼还没有举行,没有成人礼,可是不能讨老婆的!”

  “啊?我都十六了啊!”

  “谁让你不在家的!”看到纳兰朝歌吃瘪的表情,纳兰嫣然巧笑倩兮,忽然又想到一个关键的问题,“你来这里做什么?”

  “没事啊,就是路过!想看看你回家了没有啊!”纳兰朝歌撇了撇嘴。

  纳兰嫣然出现在盐城,如此的看中墨家,一定是上面的指示。

  纳兰朝歌即将接位云岚宗,这些宗门事物的打理也开始学着接触。

  如果真是墨家掳走的青鳞,自己的出现会让纳兰嫣然难堪。

  所以,纳兰朝歌打算偷偷的接走青鳞,然后除掉墨承,这样保留了墨家的实力,墨家以后对于云岚宗还是纳兰嫣然来说,都还算是一个助力。

  听见纳兰朝歌的话,纳兰嫣然也不在深问。

  只是,就在纳兰嫣然拉着纳兰朝歌刚刚走入那豪华的旅店的时候。

  一声娇喝也是从房间里面传来。

  “哪里来的土包子?竟敢在盐城数落我墨家霸道?”

  随着那一声娇喝,传来的还有一声鞭子炸响的声音。

  看来是已经动手了。

  居然有人敢在这个地方,这个时间,数落墨家的不是!

  那还真是有些砸场子的感觉呢。

  纳兰朝歌跟随纳兰嫣然的后面,一进门就看到了不远处大厅拐角站着一群人。

  为首一人,身穿紧身红衣,丰满的身姿,该凸的凸,该凹的凹,那模样倒也颇为诱人,在女子下身,一条齐及大腿的皮裙,将那修长雪白的长腿,**裸的暴露在空气之中,大厅之中,有着不少男子的目光,偶尔扫过这双美腿,眼中都是掠过一抹垂涎。

  眼睛扫了扫这位手持长鞭的红衣女子,纳兰朝歌认出了她,先前在城门口,和纳兰嫣然一同进城的似乎就是这个女子。

  好像是什么墨家的千金。

  也难怪,有人当着她的面数落墨家的不是,她不生气才怪!

  只是,让纳兰朝歌有些意外的却是,和那女子闹矛盾的似乎是萧炎。

  萧炎难道要砸场子,他现在就要动手了?

  之只见萧炎目光淡淡的瞟了这位趾高气扬的女子一眼,然后眼中的兴趣索然,似乎根本就没有看见对方,或者说,看见了装作没看见。

  轻轻的摇了摇头,转身便对着外面走去。

  这种堂而皇之的无视,否定,别说是一向娇生惯养的墨家千金,就算是普通人家也会有三分的泥脾气。

  “小子!找死!”瞧得萧炎那无视的模样,素来被众人当做宝贝般捧在手心的红衣女子,顿时柳眉一竖,手中长鞭嗤的一声,便是化为一道黑影,狠狠甩向萧炎。

  长鞭在即将到达萧炎身体上时,忽然一股玄黄色的火焰忽然诡异的涌现而出,炽热的温度,不仅将长鞭焚烧成焚尽,而且一股淡淡的玄黄色火焰,猛的对着那红衣女子飙射而出。

  玄黄色火焰一现身,大厅之内,温度骤然提升。

  大厅中,并不泛见多识广之人,当瞧得那玄黄色火焰之后,皆是不由得骇然失声道:“异火?”

  萧炎一出手可就没有打算留活口。

  一缕细小的玄黄色火焰,在众人的骇然声中,笔直的射向红衣女子脸颊,看这情势,若是被击中,就算红衣女子侥幸逃得性命,那张漂亮的脸蛋,恐怕也得就此报废。

  好歹毒的心思啊!

  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

  因为一点矛盾,就要要了别人的性命,甚至要毁了一个女孩子的面容,这……

  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更何况是在今天墨家大长老寿辰这种大喜的日子,如果说对方不是来找茬的,恐怕都没有人会相信!

  美眸泛着惊恐,红衣女子惊骇的望着那在瞳孔中不断放大的玄黄色火焰,有心想要躲闪,可以她的实力,又怎可能躲避而开?当下,只得傻傻的站在原地,任由那玄黄色火焰暴射而来。

  “住手!”纳兰嫣然也是吓了一跳,当下冷喝一声,身形也是快速的向前奔出,想要把那女孩子拉出那火焰的攻击范围。

  只是奈何距离太远,即便是纳兰嫣然是也是心有余力不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玄黄色火焰冲着女红衣女孩冲了过去。

  就在玄黄色火焰即将射中红衣女子之时,一道影子猛的自外边闪掠而进,一把抓住女子,然后身形暴射间,将玄黄色火焰躲避了开去。

  玄黄色火焰一击落空,失去了目标的它,刚好是轰击在了先前红衣女子站立地方之后的一直宠物遁地鼠的身上,那成年遁地鼠可是七阶魔兽,即便那小家伙才是幼年,顿时,在那一道道惊恐的目光中,刚刚巡演成年的遁地鼠,顷刻间,化成了一瘫干瘪的干尸。

  水分瞬间被蒸发,就好像一下子失去了体内所有的水分,成了一种风干的标本一样。

  “嘶…”望着那一缕火焰竟然恐怖如斯,大厅之内,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旋即将那震撼的目光,投向柜台处脸色淡然的黑袍少年。

  “这位小兄弟,还请停手!”大厅的一处,一名中年男子急步走出,在他的身后,是那俏脸惨白的红衣女子,显然,刚才出手相救的人,便是这位中年人。

  淡淡的望着那站在一个距离后,便是不肯再上前一步的中年人,萧炎微微偏头,修长的手掌缓缓探出黑袍,一缕玄黄色火焰,再度调皮的在指尖穿梭着。

  “小兄弟,先前是灵琳过于冲动了,还请看在我墨家的份上,不要与她一般见识!”中年人头皮发麻的望着萧炎指尖的那缕玄黄色火焰,抱拳客气的道。

  “嘁…墨家?”嘴角轻撇了撇,萧炎瞥了这位实力在斗师级别的中年人,冷笑道:“管好你家的人,不要以为墨家有着云岚宗撑腰便可肆无忌惮,指不定哪天惹到不该惹的人,就算是云岚宗,也保不了你们。”

  少年的冷笑声,在大厅之内回荡着,所有人都是被这番有些狂妄的话语震了一震,目光瞟了瞟萧炎指尖的那缕恐怖玄黄色火焰,然后目光再扫了一眼那站在萧炎背后,满脸淡漠,一言不发的黑袍老人。

  皆是非常明智的保持了沉默,能够如此年轻便是拥有那种恐怖的玄黄色火焰,若是说背后没有超级强者相助的话,那众人是绝对不会相信…

  而若少年的背后真的是拥有那种级别的强者,那么先前的那番话,也并不算诳语了。

  “呵呵,小兄弟说得是,今日回去后,我定会让家主好好的责罚灵琳。”这位中年人,明显不是一个莽蛋,所以当下并未因此而有所愤怒,反而是赔笑道。

  瞟了中年人一眼,萧炎目光滑向其后面的那位俏丽红衣女子,似是察觉到萧炎的目光扫过,这位先前还趾高气扬的女子,顿时脸色苍白的将脑袋缩在了中年人身后,生怕那缕恐怖的玄黄火焰,会再度袭击而来,胆怯的模样,再没有一丝嚣张跋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