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大家父亲节快乐!祝愿天下父亲,身体安康!-斗-

第227章 大家父亲节快乐!祝愿天下父亲,身体安康!

  面对比自己强出数倍的男人,中年人并没有仗着这里是墨家的地盘冲上去,也没有仗着墨家家大势大而欺压上去。

  退一步,是为了更好的反击。

  往大了说,是有做大事的气度,往小了说,是没有骨气。

  有些人的主张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比犯人!

  萧炎在墨家的地盘辱骂墨家嚣张,难道他萧家在乌坦城就不嚣张吗?

  墨家并没有驱逐其他的大家族,而萧家却是把乌坦城的其他实力全部铲除了。

  在乌坦城的坊市,十家有七家是萧家的,这不叫嚣张吗?

  其实,萧炎今天过来就是来找茬的。

  住进墨家的饭店,然后大言不惭的说墨家嚣张。

  这样的话说出来,自然会有墨家的子弟出来教训。

  对方是一鞭子抽过来,而萧炎则是直接下死手,打中了要人命,毁人容貌!

  “阁下说的惹到不该惹的人,请问阁下什么是不该惹的人?您在说您这样的人是吧!我云岚宗做向来光明磊落,并不存在保谁不保谁的问题,墨家嚣张,是因为墨家有能力,如果墨家有任何违背我云岚宗戒律的地方,我云岚宗第一个会出手,倒是阁下,我想问问,出手歹毒,口口声声质问我云岚宗,你到底是何居心?”

  就在萧炎冷哼一声,不把在场所有人放在眼里的时候,纳兰嫣然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

  她作为云岚宗的掌门弟子,未来云岚宗的掌门人,在有人辱骂挑衅云岚宗附属实力的时候,她不出头,那么日后,她又有何脸面来接管云岚宗?

  有有何威严让附属势力低头。

  听见声音,萧炎忽然微微抬起头来,目光随意的扫向大厅门口处,瞬间之后,当其扫见那位隐隐透着一抹高不可攀气质的月袍女人之后,跨动的脚步,骤然一顿,身体如遭雷击,猛的僵硬当场!

  眼睛死死的盯着大门处的纳兰嫣然,萧炎那被笼罩在阴影之下的脸庞,豁然间便变成了阴沉,虽说间隔三年,各自变化颇大,不过他还是能够从女子身上,依稀的看出当年那娇贵少女的影子……纳兰嫣然!

  拳头紧紧的握着,指甲扣进掌心之中,传出阵阵的抽痛之感,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月袍女子的一颦一笑,萧炎心中忽然涌出一股难以遏制的愤怒,这三年,她或许在云岚宗过得极为舒畅吧?可自己呢?却是已经无数次在死亡刀口上险险爬过,她或许并不知道,每次苦修间,萧炎那即将到达极限的忍耐力,都是因为她,最后方才能够继续咬着牙,狠狠的熬了过去。

  身体轻微的颤抖着,半晌后,一股凶悍的气息,猛的自萧炎体内暴涨而起。

  萧炎的气势猛涨,纳兰嫣然又岂会示弱。

  没有人了解这三年她所受的磨难。

  独自一人穿越黑角域,在迦南学院苦修,从圣城陪着夭夜跑到沙漠,在云岚宗没日没夜的修炼。

  独自承受加在身上的生死门,没前行一步,生死门的力量就会加重一分!

  为的只是能够追上小歌的脚步,即使在三年之约上,纳兰朝歌输了,她也有勇气决定自己的命运!

  她实在是搞不懂,为什么萧炎对于自己的退婚会如此的愤怒!

  在斗气大陆,实力为尊,没有实力,你又如何去守护自己的女人?

  难不成让女人跟着你受辱?

  更何况还是一个素未谋面,两家断绝了关系的联姻!

  这不就是别人在路边大便,你跑过去抓过那大便抹在自己的脸上,从而叫嚣自己受到了侮辱,要杀人家全家!

  这叫什么,自取其辱!

  她明明有了那个倾国倾城的熏儿,那个美的不像话的女孩还在迦南学院等着她,按理说自己的退出应该是成全了他和熏儿

  贪心的男人啊!

  这是不是就是男人的贪心?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而且不容许自己的颜面有半点的灰尘。

  想起萧炎当年那可笑的一纸休书,纳兰嫣然无奈的摇摇头,幼稚!

  自己安安稳稳的上门解除婚约,居然会如此的激怒对方!

  宁愿死也要扛起那无味的尊严!

  没想到啊……

  萧炎轻轻的叹息一声。

  的确是没想到,三年之内,面前不远处的那美丽女人,几乎是催动着萧炎强忍着孤独进行着苦修的动力,如今忽然遇见,那股情绪,让得他几乎有种难以控制的失态冲动。

  “的确是没想到…”

  药老的安抚笑声,也是缓缓在萧炎心中响起,一直陪伴着萧炎修炼的他,自然是清楚,面前这个女人在萧炎心中占有一块何种深刻的烙印,虽然这块烙印,是萧炎自认为是她用践踏自己的尊严而遗留而下的,不过不管如何说,这个女人,在萧炎心中的地位,恐怕能与他极其在乎的薰儿相比,当然…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与感情。

  一个女人能够使得一个男人时时刻刻的狠狠记着她,这从某个方面来说,不管女人用意如何,她似乎都是成功了。

  手掌伸进黑袍中,非常用力的搓动了一下脸庞,直到清秀的脸庞泛起几缕通红后,萧炎这才停止,深呼吸了几次,终于是逐渐将心态调整完毕,目光泛着许些冷意,扫过那纳兰嫣然以及其身旁的那位同样留给萧炎不浅印象的老人,在心中低声问道:“老师,能查探出现在她的实力么?”

  闻言,药老沉默了一下,片刻后回道:“不行…”

  听得这话,萧炎心头猛的一沉,错愕的在心中失声道:“不行?怎么可能?以老师的实力,竟然探不出她的底?难道这三年时间,她竟然飙到斗皇之上了?”

  “胡扯什么呢?”瞧得萧炎如此失态,药老哭笑不得斥了一声,接着道:“并非是因为她的原因而导致探测不出其真实实力,我能感受到,在她的身上,笼罩着一层能量膜,就是这层能量膜,隔绝了我灵魂力量的探测。”

  “以我的经验来看,她应该是佩戴了某种能够隔绝探测的道具,所以你也不用太过担心,等日后与她交手,其真实实力,自然是可见分晓。”药老安慰道。

  “呼…”闻言,萧炎这才松了一口气,缓缓的将心中的那些情绪压下,一瞬间磅礴而出的气势,瞬间又湮灭了下来。

  不过,听说纳兰嫣然并不是在斗皇之上的实力,萧炎的心又放了下来。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云岚宗的天之骄女!”萧炎冷冷的声音响起,让得纳兰嫣然一愣,对方的话语之中带着一股隐隐的酸气,有种感觉,这少年认识自己。

  “是我!”纳兰嫣然缓步而行,径直走到萧炎的面前,目光直直的盯着萧炎的脸庞,一直到萧炎撑不下去,有了一丝躲闪,“阁下到盐城而来,想必就是为了墨家吧!”

  “随你怎么想!”

  面对纳兰嫣然,萧炎内心的悸动越来越明显。

  甚至在对方的面前有了一丝自惭形秽的感觉。

  纳兰嫣然,加玛帝国三大家族的千金。

  加玛圣城被人誉为圣城三姝,倾国倾城,是所有男人心目中的女神。

  修炼天赋逆天,放眼加玛帝国无人能敌!

  云岚宗的未来掌门人。

  云岚宗,加玛帝国的庞然大物,远远超越了加玛皇室!

  就这样一个女人,他一个小小的乌坦城三流家族的落魄废物少爷如何能够匹配!

  人贵有自知之明!

  而不是抱残守缺,能够放下,才是真男人!

  因为女朋友提出分手,而升起报复心里,继而杀人全家,这已经不是正常的道德伦理,而是心理扭曲!

  “何出此言!”萧炎紧紧的握紧拳头,他怕自己一时忍不住,在这个地方把纳兰嫣然给击杀了。

  “第一,此间旅店的外面挂着墨家的旗号,想必阁下已经清楚这家店就是墨家所有,墨家人过寿辰,把自己的旅店用来招待客人,不对外开放有错吗?何来嚣张之说?”

  “第二,你在墨家的旅店公然叫嚣,墨家嚣张,然后又肆无忌惮的出手击杀墨家的二小姐,你的目的已经非常的明显,挑衅!”

  “第三,你一口一个云岚宗包庇,我作为云岚宗弟子,有必要提醒你,希望你能给我云岚宗一个交待!”

  纳兰嫣然不急不缓,娓娓道来,把萧炎的目的剖析的头头是道。

  一瞬间大厅的人去也开会议纷纷。

  “是啊是啊,这小子就好像是来找茬的啊!”

  “人家用自己的店铺招待自己的客人,怎么会是嚣张呢?”

  “这傻子是谁啊,不要仗着自己有异火就怎么样怎么样,人家云岚宗又怎么得罪他了!”

  萧炎清楚的感觉到了一道清冷中略带诧异的视线,微微抬头,目光透过垂下的黑罩,与向着自己走来纳兰嫣然对视在一起。

  死死的盯着那张美丽动人的容颜,从中,还能模糊看见当年少女的轮廓,缓缓的吐了一口气,萧炎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

  云岚宗,云岚宗。

  又是云岚宗。

  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云岚宗不复存在!

  纳兰朝歌躲在远处并没有过去,她相信纳兰嫣然既然出头,就会有出头的道理。

  这是她的云岚宗,她要守护的是她的宗门。

  而纳兰朝歌的目光则是紧紧的盯着萧炎身边的那个黑袍老人。

  他到底是谁?

  还有,青莲地心火在自己的这里,萧炎的手上为什么还有异火?

  玄黄色,那是什么异火?

  能够把人体内的水分烧干,而不损坏外表肌肤。

  忽然一种异火的名字闪现在纳兰朝歌的脑海之中。

  玄黄炎!

  异火榜排名第二十三!

  颜色玄黄,经常出现在异常干旱缺少水分的地方,而玄黄炎最大的威力就是它炙热的温度可以烘干一切生物体内的水分。

  在一瞬间,可以让生物变成干尸!

  *****************

  父亲的教诲像一盏灯,为我们照亮前程;

  父亲的关怀像一把伞,为我们遮蔽风雨.

  父亲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职业,父爱如山,巍然不动!

  是父亲让我们拥有了更广阔的天空,

  是父亲让我们看得更高,更远.

  父亲是这个世界上默默付出的职业,父爱如水,源远流长!

  今天是父亲及,原天下所有做父亲的男人,永远健康,为了您的守护,请照顾好自己!

  也祝愿所有父亲还在世的朋友,多多体谅您身边的这个男人,或许他不是最有钱的,官位不是最高的,能量不是最大的,但是,他却是最爱你的!

  照顾好你们的父亲,因为他们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来守护你!

  **********

  记得以前看过一个片段。

  一个父亲写给自己女儿的话:如果他欺负你了,不要告诉我,因为最终你会原谅他,继续爱着他,而我不会!

  您的付出、您的祈盼,只为我们的成长.谢谢您,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