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大家端午安康,记得吃粽子,吃鸡蛋,吃黄瓜,戴五彩绳!-斗-

第228章 大家端午安康,记得吃粽子,吃鸡蛋,吃黄瓜,戴五彩绳!

  “我没有什么交待,这个大陆,实力为尊,有了实力,就不会被人瞧不起,就不会被人踩在脚下,我现在有实力,你可以这般跟我说话,如果我没有实力,现在在地上躺着的,应该就是我了吧!”萧炎冷哼一声。

  “错!实力为尊,只是让人尊敬你的实力,而不是让人尊敬你的手段!一个嗜杀的人,是不配得到别人的尊敬,你这般狂妄不也是有所仰仗,如果你没有你身上的异火,又如何敢跑到这里撒野!”纳兰嫣然冷冷的说道,话语落地有声,让人心头不禁一阵大快!

  “你在挑战我的耐心,你觉着我不敢杀你?”萧炎牙齿紧咬,看着步步紧逼的纳兰嫣然。

  “你可以试试!”纳兰嫣然一句话说完,周身斗气涌动,庞大的力量磅礴而出,瞬间弥漫了整个旅店。

  并非是纳兰嫣然为了墨家出头,而是萧炎口出狂言侮辱云岚宗,作为云岚宗的掌门弟子,必须出来守护宗门的尊严!

  斗灵?

  一时间整个大厅鸦雀无声。

  就连纳兰朝歌都是惊呆了。

  怎么可能!

  纳兰嫣然居然是斗灵强者。

  这才多大的年纪啊!

  他吃了化肥了,长这么快?

  上次在石漠城见面她才是大斗师啊!

  “天啊,一个十七岁的斗灵,果然不愧是加玛帝国的第一天才!”

  “啧啧,云岚宗的未来掌门人,果然不简单呢!”

  “就这种天赋,也难怪看不上她那指腹为婚的未婚夫!也不知道她的那个废物未婚夫怎么样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

  “哎,听说纳兰嫣然与她的未婚萧炎解除了婚约了吧!”

  “你懂个屁啊,什么解除啊,是被萧炎一纸休书给休出来了!”

  “你懂的屁是啥呀,纳兰嫣然什么身份,萧炎什么身份,说萧炎休了纳兰嫣然,鬼才信,只不过是他们自欺欺人的一种说辞而已,再说了,又没有结婚哪来的休书,只不过为了那可怜的尊严罢给自己的脸上贴近罢了!”

  “也是,要是我就大方的解除婚约不就完了,人啊,贵有自知之明。”

  “就是,好聚好散,再说了,本来就没有感情的,又不是始乱终弃,这有什么丢人的啊啊!老人定的婚约,不合适就散了呗,要是我啊……”

  萧炎的指甲紧紧的扣在肉里,似乎要扣出鲜血来。

  纳兰嫣然啊,我真的是很想在这里就把你给宰了。

  你给我的耻辱,我会加倍的还给你!

  可是老天为什么这么不公,明明我已经很努力了,明明我已经吃了很多的苦了,可是在这个女人的面前仍然是不值一提。

  此刻的萧炎在吞噬了玄黄炎之后,已经晋升了大斗师,可是,也仅仅是一星大斗师而已。

  和那个斗灵相比,差距不忍直视。

  “不要冲动,实力可以慢慢提升,再说了,实力又不能代表杀人手段,你以斗者的实力不也一样击杀过斗师!”

  感受到萧炎那差点暴走的心态,药尘赶忙出现,安抚着萧炎暴动的心思。

  “可是我好恨我自己,恨我没用!”萧炎无比沮丧的说道。

  “你在自暴自弃什么,这才刚刚开始,再说了,距离你和纳兰朝歌的三年之约还有半年,你慌什么,纳兰嫣然是斗灵,纳兰朝歌可不一定也是斗灵吧,他曾经也是个废物,说不定现在还是一个斗者呢!”

  萧炎沉默,不置可否。

  就算纳兰朝歌是废物,就算自己把纳兰朝歌给杀了,那也阻止不了自己配不上纳兰嫣然的言论。

  一想到那个让自己尊严落地的女人依旧高高在上的活在万人之上,萧炎的心就如同被千万只蚂蚁噬咬一般。

  “放心,到时候你挑战纳兰朝歌可以装作失手把他除掉,然后纳兰嫣然必定会暴走,下场为弟弟报仇,向你挑战,那个时候,你可以借用我的力量,把这个女人压下去!记住,我的力量,就是你的力量!”药尘蛊惑的说道。

  即便是萧炎想要拒绝,可是一想到那种获得力量之后的快感,那种把被人才在脚下,掌握别人命运的爽感,萧炎不在开口拒绝,算是默认了药尘的想法。

  药尘在心中冷哼一声!

  “现在不是暴露你身份的时候,如果被纳兰嫣然认出你,知道你身怀异火,说不定你就会招来云岚宗无尽的打击报复!走吧,大男人,能屈能伸,别忘了你的目的是那青鳞!”

  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萧炎缓缓的吐出心中的郁闷。

  紧握的双手也是慢慢的松开。

  冷静的看了一眼面前的纳兰嫣然。

  “抱歉,是我冲动了!”萧炎说完,不等众人的回复,抬脚就冲着大厅走了出去。

  萧炎一动,他身边的那个黑袍老人也跟着走了出去。

  纳兰嫣然居然成功的把这两个实力强大的神秘人给吓走了。

  就算是纳兰嫣然自己也不禁长出了一口气。

  一时间大厅里都没有人出声。

  纳兰朝歌躲在角落静静的看着萧炎的反应。

  他居然退走了!

  他居然道歉了!

  这在以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他身边的那个老人的实力绝对不简单,再加上药尘,居然会被一个纳兰嫣然退走,他这药里到底是在卖什么葫芦!

  不可能是为了不暴露身份!

  当然也有可能!

  纳兰朝歌也懒得去猜了!

  不过,有个强大的老师在身边就是好啊,动不动就可以弄个异火给弟子玩玩!

  小小的塔戈尔沙漠居然出现了三种异火的消息,而其中两种已经被收服。

  其实,最厉害的还是加玛帝国。

  碧蛇三花瞳,厄难毒体,金帝焚天炎,青莲地心净莲妖火,玄黄炎,陀舍古帝,九彩吞天蟒……一个个震惊斗气大陆的宝物全都出现在加玛帝国。

  忽然纳兰朝歌的心中闪过一个恐怖的念头。

  斗气大陆这么大,药尘曾经游历过加玛帝国,这一点是他自己承认的,他来到过塔戈尔大沙漠,还碰到了法犸,顺手指点了他的炼药术!

  韩枫出现在距离加玛帝国不远的黑角域,伙同了冰皇海波东盗取了蛇人族的净莲妖火残图。

  药尘死后,灵魂又回到了加玛帝国

  古族那个傻缺族长让自己的千金去卧底萧家!

  魂族的魂殿护法出现在加玛帝国。

  这一切看似没有联系的大事件,结果居然都和药尘有联系!

  他的目的是什么?

  一瞬间闪过的灵感,让纳兰朝歌感觉自己似乎抓到了什么东西。

  可当他仔细去思考的时候,又发现,那个东西虚无缥缈的飞走了。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药尘的心机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望着那两位全身包裹在黑袍中的神秘人,纳兰嫣然轻轻的吐出一口气,眨了眨修长的睫毛,目光在萧炎的身上停留了一会,不知为何,这位黑袍人,总是给她一种莫名的感觉,当然,这种感觉,自然不可能是男女间的那种,反而倒像是冥冥中宿敌间的感应。

  素手轻揉了揉额头,纳兰嫣然将这有些莫名其妙的荒唐念头甩出了脑子,偏头望着身边的灵琳,轻声笑道:“你怎么得罪他们了,他们的实力深不可测,一定要多家小心,而且在你们墨家大喜的今天,他们突然出现,一定要通知你们的家主多家防范!”

  那个红衣女子点了点头,转身冲着身边的一个跑腿的跟班说了几句,然后那个跟班立刻掉头走了出去,看样子是去汇报去了。

  一直安排了一起,那红衣女子这才笑盈盈的拉起纳兰嫣然的双手。

  “嫣然姐姐,幸好你来了,你又救了我一命!不然,以后你都见不到我了!”

  纳兰嫣然摸了摸那红衣女子的脑袋,“都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这么刁蛮,你就是不听,这不碰到惹不起的人了吧,以后一定要多加注意,不许在这么无理取闹!”

  红衣女子吐了吐舌头,很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灵琳知道了!”

  “墨叔叔!”纳兰嫣然冲着那中年人点了点头。

  “嫣然侄女的天赋真是恐怖,也让人羡慕啊!”中年人对着纳兰嫣然笑道,“你又解围了我们墨家,不然我们墨家的脸可就要丢尽了!”

  “墨叔叔言重了!我们这也算是同气连枝,自该这样!”

  纳兰嫣然和那中年人交谈,而灵琳则是眼角余光略微有些胆怯的四处扫了扫,似乎是在找什么人。

  “姐姐,你的朋友呢?怎么没跟着过来呢?”

  刚刚她们一起来到这旅店,纳兰嫣然说看到以一位熟人,所以走出去找人去了。

  而灵琳则是听到了萧炎的那句墨家嚣张的话语。

  这才发生了这一系列的事情。

  听见灵琳的问话,纳兰嫣然这才想起纳兰朝歌怎么没跟着自己?

  四下看去,却是不禁摇头苦笑

  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熟人,葛叶和云风一起走了进来。

  一进大厅,云风则是第一眼就看到了纳兰朝歌所在的地方,径直走了过去。

  云风,就是当年和纳兰嫣然一起去萧家退婚的那个少年,沉默寡言,性子沉稳。

  云岚宗大长老云凌的弟子。

  而他真实的名字叫做墨黎,墨家的嫡长子!

  “葛叔叔,你们来了!”

  看到葛叶进来,纳兰嫣然快走两步迎了上去。

  葛叶也是赶忙走了过来。

  扶着纳兰嫣然,笑道:“好家伙,几个月不见,又变漂亮了,不过,你的实力还真是让人羡慕啊,如此年轻的斗灵,这是我们整个个云岚宗的幸事!”

  “侥幸突破了而已,如果不是师傅的指点,嫣然也没有这种修炼速度的!”纳兰嫣然温婉有礼的说道。

  *****************************

  端午节是个祭祀节日,这天伍子胥投钱塘江,曹娥为救父投江、屈原投汨罗江。五月初五是个悲壮的日子,是祭祀的日子,所以不能互祝快乐,说祝福的话可以用“祥瑞和安康”等字句。

  此外,端午节的名称达二十多个,如端五节、端阳节、重五节、重午节、天中节、夏节、五月节、菖节、蒲节、龙舟节、浴兰节、屈原日、午日节、女儿节、地腊节、诗人节、龙日、午日、灯节、五蛋节等等。吃粽子不是为了纪念屈原,而是因为粽子有棱角,它的棱角就像是一把刀子,可以将病魔、灾害铲除。

  我们这里端午节没有吃粽子的习惯,但是喜欢煮鸡蛋,这叫吃五黄。

  吃五黄,需要吃名称中带有黄字的食物,如蛋黄、黄酒,也可以是黄瓜。意思是指这个季节青黄不接,吃黄色的食物就可以接上了。

  还有小时候带的五彩绳,戴五彩绳的说法,老人将五个颜色的绳子拴在孩子手腕脚脖上,第一场雨出现彩虹,把五彩绳扔进流水中,寓意驱走疾病。还有挂小辣椒、老虎鞋,孩子头上写上王字,这样孩子不闹,也是为了驱除灾害、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