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第一更)-斗-

第第一更)

  木铝已经死了,这也算是加码皇室给纳兰家族的一个交待吗?

  “木铝对我有侮辱之心,朝歌失手杀了他情理之中,更何况他们有生死状之约,雅妃姐姐也愿意作证,我们对木家做出了赔偿,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还请爷爷不要为难……为难……我的……”夭夜看了一眼纳兰朝歌,那最后“夫君”两个字还是羞于启齿。

  “是啊,纳兰爷爷就饶了朝歌那小混蛋吧!”说话间,雅妃也不知道什么是时候走了过来。

  “雅妃小姐也来了,好吧,既然你们两个都给那臭小子求情,那我就饶他一命!”纳兰桀就好像十分不情愿一般的冲着身边的人挥挥手。

  众人赶紧冲上去把纳兰朝歌从树上放下来。

  “混账逆子,还不赶紧过来谢谢夭夜公主,还有雅妃小姐!”纳兰桀把手中的鞭子丢在地上,用手指着刚刚被放下来的纳兰朝歌说道。

  纳兰朝歌不请愿的走过来。

  “谢谢雅妃姐姐,谢谢夭夜公主!”纳兰朝歌冲着两人抱拳,弯腰。

  “你还叫我……公主吗?”夭夜脸色微红,看来她今天来是有目的的啊,纳兰朝歌表现出的天赋,足以惊动加玛皇室加刑天那个老家伙。

  “那……那就多谢老……”

  “小歌弟弟,你要怎么谢我呢,你个小混蛋居然把姐姐都给坑进去了!”雅妃忽然打断纳兰朝歌的话语,有些暧昧的冲着纳兰朝歌眨了眨眼,全身就好像柔若无骨似的,撩的纳兰朝歌一阵躁动。

  夭夜诧异的看了眼雅妃,似乎也明白雅妃此行的目的了。

  “纳兰爷爷,我爷爷说他的年纪大了,我们加玛皇室也没有男性子嗣,这皇位我爷爷有意传位于我,但是他说他有一个要求,要在我继承皇位之前,先成家……”

  “小歌弟弟,我因为帮你隐瞒事情,我可是被家族给踢出圣城了,为了消灭木家的怒火,家族把我发配了偏远的小城,你打算怎么感谢我啊,不然姐姐可就冤死了啊!”

  纳兰桀忽然感到头疼了。

  米特尔家族在搞什么鬼,居然要和皇室竞争?

  好在纳兰朝歌还不算傻

  “哎呀,我头好晕啊!”

  “噗通!”

  纳兰朝歌一下子瘫软在地,额不,是瘫软在了果儿的怀里。

  “不好了,少爷晕倒了!”

  两女无奈的彼此对望了一样,又看着纳兰家族手忙脚乱的把纳兰朝歌抬进房间里面休息。

  “夭夜公主,雅妃小姐,快里面请,招待不周,不要怪爷爷啊!”纳兰桀满脸的歉意。

  “是我们给爷爷添麻烦了!”雅妃冲着纳兰桀笑了笑。

  “纳兰爷爷,我爷爷说他希望能和你见一面,谈一谈我和朝歌的婚事!”夭夜性子虽然冷淡,但是每一句话都直击要害,言简意赅,就算是这种捆绑婚姻也可以说的很是公开。

  “好,好!”纳兰桀频频点头。

  “那我们就不打扰爷爷了!”夭夜冲着纳兰桀点点头,转身就走,没有丝毫的废话。

  雅妃倒是转过身子和纳兰桀又交谈了一阵,这才和纳兰桀告别。

  雅妃出了狮心元帅府,夭夜已经已经牵了那一匹五阶的天翼马,不过并没有离开,而是在门外等候。

  “姐姐独自一人前来,不如让妹妹送你一程如何!”夭夜一手扶着高大的宝马,测过身子看着正在出门的雅妃。

  聪明如雅妃,又如何不懂得夭夜的意思。

  “那就有劳夭夜妹妹了!”雅妃冲着夭夜点了点头。

  夭夜伸出纤纤素手轻轻的拍了拍那天翼马。

  天翼马立刻屈膝跪在了地上。

  一直等到两为少女骑上马背,天翼马这才缓慢的起身。

  雅妃没有修炼天赋,更没有经历过部队的洗礼,夭夜坐在后面,揽着雅妃。

  两人的身体紧密的贴合在一起。

  这一瞬间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任凭马儿漫无目的的前行。

  后面紧紧的跟着一队堆黑甲军,不过除了整齐的脚步声并没有丝毫的噪杂。

  “姐姐天资之色也要吊死在纳兰家这颗树上吗?”

  夭夜叹了一口气,依旧开门见山的说道。

  “家族使命,我也难违,你我都是同命中人,也只是维系家族强盛的筹码而已!”雅妃伸手握住夭夜的手。

  圣城三姝。

  雅妃精通经商之道。

  夭夜精通战场杀伐之道。

  纳兰嫣然的修炼天赋逆天。

  斗破第一章,嫣然退婚的时候是三星斗者,熏儿是九段斗之气,三年后,纳兰嫣然的修炼速度依然稳稳的压住了萧炎,即便萧炎有九转斗尊巅峰,药尊者的药老的全力支持,萧炎在段位上并没有胜过纳兰嫣然,纳兰嫣然的失败是败在天阶功法,地阶斗技,异火上面!

  区区一个小小的云岚宗和药老相比,提鞋都不配,即便如此,纳兰嫣然依然跟上了萧炎的步伐。

  三年之约,纳兰嫣然两星大斗师,而萧炎只是在服用了三纹清灵丹刚刚进阶大斗师而已。

  三年,从斗者,跨越斗师,进阶大斗师!

  这种天赋放眼整个斗气大陆,都是凤毛麟角。

  “姐姐真的打算嫁给那个混小子?”夭夜咬了咬嘴唇。

  “我们的目的不一样,你的目的是要嫁给他,而我的目的则是要争取他的友谊,所以,夭夜妹妹不必担心!”雅妃笑着说道。

  一时间两个天之骄女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本来相安无事的加码圣城,因为这个家伙的举动,打破了维系已久的平衡。

  木家得到银甲军,控制了镇鬼关。

  纳兰家族强势崛起的纳兰朝歌,一个在一个月之内就修炼出了十段斗之气的妖孽,更何况,纳兰家还有一个纳兰嫣然。

  这让加玛皇室还有米特尔家族感到有些惶恐。

  “听说姐姐要离开圣城一些时日了!”

  过了一会夭夜再一次打破了沉默。

  “嗯,接受家族的惩罚,被下放到了农村,说是历练,其实还不是惩罚!那个混球,居然被那个小子拉下了水!”想起纳兰朝歌和木铝战斗时候的情形,雅妃嘴角不由得浮起一抹笑意。

  “姐姐笑什么?”夭夜轻轻的问道。

  “妹妹怎么知道我在笑?”雅妃转过头奇怪的看了眼夭夜。

  “我虽然不懂修炼,但是对人体的肌***位骨骼分布还是很清楚的,人微笑的时候,牵动17根脸部肌肉,皱眉时牵动肌肉43根,我虽然背对着姐姐,但是姐姐的面部表情我还是可以看出来的!”

  夭夜的话让雅妃大吃一惊。

  这个女人到底有多恐怖,仅仅军事才能够就让大家刮目想看,没想到她居然还可以仅凭肌肉的颤动就能看透别人的动作。

  她真的不能修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