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木遁分身!-斗-

第257章 木遁分身!

  一坐下来休息,众人人就开始交头接耳的议论,奇怪,真是太奇怪了!

  一头魔兽都没有看到!

  见了鬼了!

  别说是魔兽了我特么连一只苍蝇都没有看到!

  诡异的情况让大家轻松的同时,也不禁让大家的的精神紧绷了起来

  “这些魔兽好像是故意避开了我们!”忽然有一个佣兵说道。

  “避开我们,不可能吧,平日里特么可都是一个个的不怕死的往上冲的呢!”

  “就是啊,为什么要避开我们?”

  “怎么可能……”

  很多人都是嗤之以鼻,还真当做自己是斗皇了啊!

  “不信的话,你们看!”刚刚说话的那个佣兵忽然指着不远处的一个魔兽的脚印说道,“这脚印是刚刚形成的,距离我们过来不会超过一炷香的时间!而这个脚印却是朝着我们相反的方向逃走的!”

  “对啊,大家快看这折断的树枝,还是新鲜的!”

  “还有这粪便,还热乎着呢!”

  “滚!”

  那两个佣兵的话引起大家的一阵哄笑。

  不过,大家在笑过之后也是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他们当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或者某个人是那些魔兽十分忌惮的。

  魔兽并不像人类拥有灵智,他们只会凭借本能趋吉避凶。

  如果真的有的话,那么就是……

  有心细的人偷偷的看了一眼纳兰朝歌,因为这个队伍里面的人只有他是第一次加入,别人或多或少的都参与过魔兽森林的任务,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这样的情况!

  不过,在看到纳兰朝歌那人畜无害的表情的时候,那些人又不禁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如果这样的一个少年可以无声无息的惊走魔兽森林里面的魔兽,那么他们宁愿想相信是那些魔兽忽然间都拉稀了。

  讨论了片刻没有任何的结果,队伍继续前行!

  当天色逐渐变暗之时,队伍也终于是安全到达了采药队的目的地:一处遍地生长着药草的凹陷盆地。

  盆地之中,生长着各种各样的药草,进入此处,芬芳的药香味,漂浮空中,深吸一口气,顿时让人有些感到心旷神怡。

  “大家在此处安营吧,小心别弄坏了周围的药草。”搽去额头上的汗水,那女子转身冲着大伙柔声笑道。

  听得女子开口,周围的佣兵顿时大声应喏,然后开始火热朝天的安设营帐。

  而虎头佣兵团的少团长则是立刻安排人警戒,他自己则是跟随在那女子的身边,无事献殷勤!

  深入魔兽森林任何一个小小的疏忽都会引来团灭的结果,大家也都是十分的谨慎!

  看着忙碌的众人,纳兰朝歌闲来无事,也是在盆地之中四处闲逛。

  因为某些原因,这块凹陷之地内的能量,较之外面要浓厚与精纯许多,所以这才能够促使这些药草成批在此处生长。

  盆地面积颇宽,其内部的地形,就是连万药斋也未曾探明,现在纳兰朝歌他们所处的位置,不过只是这块巨大盆地的外围而已。

  在外围转了转,纳兰朝歌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药材,而扭过头看了看那群正在忙碌的佣兵,发现没有注意自己,看了看,已经完全黑下来的天色,纳兰朝歌轻轻的做了一个结印!

  木遁·木分身之术!

  随着纳兰朝歌的结印,在其手掌之上蓦然吐出一块木头,而那木头越来越大,瞬间便是变成了一个纳兰朝歌的模样。

  木遁,是血继界限。

  这也是纳兰朝歌在冰盾,白眼,红眼,写轮眼之后的另一个血继界限。

  木遁分身和别的分身有什么不同呢!

  木遁是用了自然地查克拉制造出来的分身,查克拉流动采用的是与血继限界的自身相同。

  身上只有这强烈的自然查克拉,等于是一个人同体分裂了。

  而其他雷遁分身,之所以会被看破是因为,分身本身充满雷遁查克拉流动,和普通人不符,一个发现充满雷遁,一个就没那么多雷遁,一感觉就破了。

  其他土遁分身,风遁分身,都是充满一种查克拉的陷阱分身。

  从作用上面来说,其他分身在收回之前本体是不知道分身经历了什么的,只有在收回之后,才能接收分身的经验。

  而木遁不同,他可以实时的把分身的感受,经验通过自然能量中的木属性传播给本体。

  当然,如果分身中了幻术,本身也会有相同感受,分身的身体遭到改造破坏,本身也会随之死亡。

  比如,分身中毒了,这种毒也会传给本体。

  如果解决不了,本体也会死亡。

  说的再明白一点,木遁分身是最高级的分身,是等于是把自己一块肉挖下来变分身,是切切实实的把一个人分成了两个人!

  也就是说,以后如果吸收自然能量启动仙术,可以不需要等待,可以实时接受。

  当然,如果在分身吸收能量转给本体的时候如果受到攻击,这种攻击也等于是攻击在本体!

  而其他的分身再受到攻击的时候只会灭亡,对本体没有任何的伤害。

  纳兰朝歌为什么不使用影分身,而使用木遁分身呢,因为他也想知道这边的实时情况。

  分化出来的分身不动,而纳兰朝歌的本体却是快速的移动了出去。

  一个眨眼的功夫,已经跳出了盆地。

  脑海中感受了一下木遁分身传来的信息,纳兰朝歌很是满意这种分身。

  随着夜色的降临,营地中也是逐渐的寂静了下来,除了守夜的佣兵之外,便只有那木柴在火焰中暴烈的轻微脆声。

  寂静的黑暗中,纳兰朝歌修长的身形站在按陡峭的悬崖边上。

  美杜莎的身影出现在纳兰朝歌的身边。

  “没想到你居然还留了个分身在那边!”美杜莎淡淡的说道。

  “我是怕我的消失会引起他们的恐慌,毕竟他们也都不是什么坏人!”

  “你是怕那个少团长把他们团灭吧!”

  “都有吧!”纳兰朝歌不去理会远处还在燃烧的篝火,“走吧,探险开始了,就是这里!”

  “我有时候真的很奇怪,包括你的忍术,还有……你好像什么都知道!”

  “不是啊,至少我就不知道你!”

  说完,纳兰朝歌不给美杜莎继续问下去的机会,背后的七彩化翼张开,整个人已经跳了下去。

  看着纳兰朝歌下去,美杜莎也是紧随其后。

  不需要任何的照明设备,甚至连月光石都没有使用,两人直直的落在了那陡峭的洞口。

  只是两人刚刚落地,纳兰朝歌浑身毛孔忽然猛的一缩,心头闪过一抹警戒,双手快速的做出一个结印。

  雷遁·千鸟千本!

  嗖嗖嗖嗖~!

  无数的由雷电形成的千本瞬间激发而出。

  连一点声息都没有,紧接着啪啪落地的声音传来。

  “岩蛇。”脸色微沉的喊出这一名字,纳兰朝歌有些轻松的拍拍手!

  岩蛇,顾名思义,这是一种生活在岩壁之中的蛇形魔兽,级别在一阶左右,这种魔兽,借助着身体扁长如翅的缘故,能够犹如猎鹰一般在空中进行着翱翔,而且由于这魔兽属性是一种变异的石属性,所以其身体坚硬如石,普通刀剑,根本难以对其照成太大伤害。

  不过看着面前的岩蛇,纳兰朝歌却是更加的谨慎了,刚刚那种感觉,能让自己汗毛竖起,可不是小小的一阶岩蛇能够做到的!

  “你难道不知道我也是蛇吗?”就在纳兰朝歌还在等着美杜莎开口夸奖自己呢,结果美杜莎的话倒是让纳兰朝歌差点郁闷了。

  “啊?我……”

  “下次不要在我的面前击杀蛇类,不然我也会在你的面前击杀人类!”美杜莎说完不等纳兰朝歌回话,美杜莎径直走进了山洞。

  “这……我……这还怪我了?”

  洞口并不宽,仅能容两三人通过,洞内一片黑暗,不过却隐隐有着淡淡毫光散发,看上去颇有几分通幽的神秘之感。

  虽然两人都不需要照明就能看清里面的东西,但是纳兰朝歌还是投了两枚月光石!

  淡淡的月光投下,可以看出这只是一条通道。

  四周充满了刀削斧刻一般的痕迹,这山洞居然是被人硬生生的挖出来的。

  “是这里!”美杜莎淡淡的说了一句,“这里有他弥留的气息!”

  “是?你说什么?”反应了好一会,纳兰朝歌才知道美杜莎口中的意思是什么,“这里是你们的那位长老?”

  结果美杜莎并没有回话!

  而是当先一步走了出去!

  “哎,你等等我!”说完纳兰朝歌赶紧跟了上去。

  虽然这里应该没有什么意外,但是谁也说不定会变出什么情况来!

  忽然正跟在美杜莎后面想要快走两步的纳兰朝歌,噗通一下,纳兰朝歌却是直直的撞到了美杜莎的身上。

  这女人有病啊,好好的干嘛停下来?

  只不过,纳兰朝歌还没有开口,却是看到了美杜莎的面前挡着一道散发着淡淡黄色光芒的石门。

  “怎么了,咦,这是……含有土系阵法的石门?好强的流动能量,如果要强攻可能需要至少斗皇的力量才能打开,不过,这土系阵法并没有完成,只完成了一半,想要打开应该不难!”纳兰朝歌说完刚想要上前。

  美杜莎的的话语淡淡的传来,“你居然还懂的阵法?”

  听见美杜莎的夸奖,纳兰朝歌喜滋滋的说道:“当然,我可是全能的,你闪开,让我来,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