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淬体-斗-

第25章 淬体

  姓名:纳兰朝歌

  性别:男

  系统级别:【D】级

  斗破修炼等级:一星斗者。

  系统炼制丹药:二品

  已兑换忍术:【分身术】【变身术】【八门遁甲】

  通灵尾兽:无

  秽土转生:无

  拥有积分:28000

  这么一仔细看,纳兰朝歌自己都吓了一跳。

  这才是系统的正确打开方式。

  整整多了28000分。

  这对于自己那可就是实力啊。

  不过他并没有急着动手,先回家再说。

  自己的级别太低,如果在这个地方被木家的人堵住,那自己可就要危险了。

  有系统又怎么样,如果挂了,系统可不会跳出来帮自己杀人。

  顺着原路,偷偷的溜回帅府。

  一直钻进自己的房间,纳兰朝歌这才松了一口气。

  然后整个人如同累瘫了一样,瘫在椅子上。

  第一次装这么大的逼,小心脏有些受不了,直到现在还在噗通噗通的乱跳。

  缓了一口气,纳兰朝歌消耗了1800积分,把自己的实力提升到了十星斗者。

  不过并没有突破斗者到斗师。

  实力提升太快,并不是一件好事,如果不熟悉斗者的实力,然后直接拥有了斗师的力量,这对于自己的身体应该会是一种伤害。

  更何况,纳兰朝歌也知道,循序渐进这几个字的含义。

  纳兰朝歌的身上还有伤,今天锻炼身体留下的伤痕。

  招呼果儿打了一捅热水,纳兰朝歌退掉身上的衣物,整个人坐了进去。

  打发走了果儿,纳兰朝歌取出一枚洗髓丹。

  洗髓丹具有洗筋伐髓的功效,这正是自己需要的。

  丹药一入水立刻化作一股墨绿色的液体,瞬间渲染了整个木桶。

  纳兰朝歌没有犹豫,立刻做了一个修炼的手势,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用心去感受水中的能量。

  呼吸间,随着时间的延迟,木盆中的青绿色液体凝聚出来的气流,缓缓的顺着少年张开的毛孔渗透进了身体。

  气流入体,少年那张稚~嫩的小~脸也在忽然之间,散发出了温玉般的光泽,整个人的皮肤也透着淡淡的光芒。

  纳兰朝歌神识内守,静静的看着渗入自己体能的能量。

  淡绿色的能量一进入体内并没有急着进入气海,而是直接附着在了骨骼筋脉之上。

  一个个灰蒙蒙的毒素,一个是淡绿色的能量。

  两方就像是一种拉锯战。

  虽然那淡绿色的能量一开始并不能把那烙毒怎么样。

  但是耐不住,那烙毒并不是五阶魔兽毒印蟒吐出来的,还有就是,粘连在纳兰朝歌身上的烙毒,万不及一,这洗髓丹对烙毒居然有效果。

  本来纳兰朝歌的意思想过借用系统的力量去掉自己体内的烙毒。

  但是这么样自己锻炼身体的效果就没有了。

  那就这样吧。

  洗髓丹只是二品丹药,也仅仅能够洗去人体内的杂质,就算不用洗髓丹,在进入斗者之后,也会逐渐的把体内的杂质去除。

  但是纳兰朝歌没有想到,这洗髓丹在接触了烙毒之后,居然发生了变化。

  在自己的骨骼上面,淡绿色的能量终于占据了一定点的位置,而就是这一一丁点的位置却是散发出了如同温玉一般的光芒,那正是自己的骨骼。

  纳兰朝歌大喜!

  只要有效果,自己就能把这幅身体练成铜墙铁壁。

  到时候在开八门遁甲说不定就会有奇效。

  咦,为什么要那个时候开?

  一想通了这一点

  纳兰朝歌手印一变。

  “八门遁甲,开门,开!”

  开门一开,解除脑域限制,以达到发挥出100%的身体能力的目的,超负荷消耗身体能量。

  自然,吸收能量的速度也会加倍。

  开门一开,那水桶中的绿色能量也加快了流动的速度,本来需要一天才能吸收完成的能量,居然在开了八门遁甲之后,短短的一个时辰就完成了。

  知道水桶中的绿色液体再一次恢复成了清澈,纳兰朝歌长出一口气,神识内守,自己右脚的五指已经变成了温玉一般的颜色。

  一枚二品丹药加上自己挨了一天的揍,居然只洗髓了自己一只脚上的脚趾?这要到哪年才能改变全身啊。

  不过,附着在纳兰朝歌骨骼上的烙毒居然都解除了。

  看来,自己挨打没有白挨。

  自从纳兰朝歌干掉了木铝之后,纳兰朝歌就再也没有在圣城出现过。

  每天早晨天刚刚明亮,纳兰王府的后山就传来纳兰朝歌销~魂的叫声,哦啊的吵的整个王府鸡犬不宁。

  有人好奇的去后山看过,只是刚刚看了两眼就已经看不下去了。

  据说是太残忍了。

  少爷被吊在树上,果儿手持一柄血红的鞭子,一鞭一鞭的抽,丝毫不留情。

  这是修炼啊,还是受罪啊。

  啧啧……

  木铜回来已经一个月了,而且还在加玛圣城放出狠话,要让纳兰朝歌血债血偿。

  纳兰朝歌杀了木铝,木铜为弟弟报仇,天经地义。

  木铜可是二星斗师,这次纳兰朝歌只要应战,必死无疑。

  纳兰家族人丁不旺,别说纳兰朝歌,就算是天才纳兰嫣然也不是木铜的对手。

  纳兰家一时间倒成了整个圣城的笑话一般。

  木铜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在狮心元帅府前面骂街两小时。

  而让人奇怪的是,整个纳兰王府居然没有一个人出来应战。

  现在年轻一辈的子弟,只有苏汉的实力是二星斗师,只是苏汉每天面对木铜的挑衅都是冷哼一声,然后若无其事的走出帅府,下午的时候在走回来,安然无恙。

  可是帅府的其他子弟只要出门就会被揍的鼻青脸肿的。

  把这件事反映给木老,木老只是从鼻子里冷哼一声,“有能耐的就打回去,没能耐就缩在王府别出去不就行了?谁让你们一个个的实力不济!”

  也就在这个时候,后山又传来纳兰朝歌那销~魂的叫声,然后大家都有些明白纳兰朝歌为什么这么拼命了。

  为了元帅的名誉,为了纳兰家族的名誉。

  少爷都如此的努力修炼,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的?

  一时间整个纳兰王府进入了一种奇怪的循环一般,只要后山的惨叫一响,大家就纷纷自觉的爬起来开始修炼。

  不知不觉一个月过去了。

  修炼,在废寝忘食的苦修中度过,窗户外射~进的阳光,逐渐的转弱,炎热的温度也是缓缓的降低。

  木盆之中,双目紧闭的少年将最后气流吸进了体内,睫毛微微眨动,片刻之后,漆黑的双眸,乍然睁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