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纳兰嫣然退婚,错了吗?【喜欢本书的,请顺手收藏一下呗!】-斗-

第3章 纳兰嫣然退婚,错了吗?【喜欢本书的,请顺手收藏一下呗!】

  E级的分身术只是迷惑人的,根本没有攻击效果。

  既然系统为E级,也就是说自己的修炼等级也只能到斗者级别,然后就需要提高系统的级别了。

  提升系统需要的是能量而不是积分,既然如此,300积分就都兑换了忍术算了。

  变身术!

  最后一样那就选择替身术好了。

  不对,这些变身,分身什么的一点用处都没有,自己也应该选择一些攻击技能啊。

  那就体术,选择腿击吧。

  “叮!请问宿主是否花费100积分选择兑换体术腿击之术!”

  是!“

  “叮!八门遁甲之术兑换成功!”

  八门遁甲?

  纳兰朝歌一下子愣住了。

  自己不是兑换的腿击术吗?怎么变成八门遁甲之术了?

  八门遁甲全开可是能够获得超越无影数十倍力量的终极体术啊。

  在怎么说也得是一个ss级别的忍术啊。

  “叮!系统紊乱出现兑换程序错误!”

  “那怎么办?”纳兰朝歌有些担心的问道,他的小心脏到现在还在噗通的乱跳,万一要是给自己收回了,这玩笑就开大了。

  “叮!我也不知道,那宿主就这么滴吧!”

  噗!

  只花了一百积分就兑换了ss级的忍术,值!

  如同往日一样,旭日初升,照耀着整个古老,宏伟的元帅府。

  演武场上纳兰家的一众弟子也开始了他们一天的训练。

  一位样貌精致眉眼秀丽小丫头,一身干净利索的淡绿色衣裙,袖口挽起,小丫头正在走廊里焦急的跑着,一边跑还一边喊:“老爷,老爷,少爷醒了!”

  “老爷……”

  而在走廊的尽头,是纳兰桀的书房,此刻的纳兰桀正握着一只毛笔,淡定的书写着什么。

  听见门外的声音,纳兰桀的眉头不禁皱了皱。

  哐当!

  房门被打开,那个小丫鬟的身影也跌了进来。

  “老爷……”

  “我说过多少次,遇事不要慌,慌也没有用,有多大的问题,能让你慌成这样?”

  纳兰桀一脸的淡定,并为这小丫鬟的慌慌张张很是不高兴。

  “老爷……这得慌啊,问题老大了,少爷,少爷他醒了!”

  “什么……”

  纳兰桀一愣,然后少女只感觉眼前一阵风,房间里已经没有了纳兰桀的影子。

  不是说好不要慌的,怎么一听见少爷醒了,跑的比我还快!

  小丫鬟嘟哝了两句,随后又赶紧跑了出去。

  只是在小丫头穿过演武场的时候,被纳兰家的一众弟子栏了下来。

  “果儿,你刚刚说什么,少爷醒了?”

  “小果儿快和哥哥说说,少爷是怎么醒的?”

  “少爷能够修炼了吗?”

  “果儿……”

  小丫头的名字叫做果儿,是纳兰朝歌的贴身丫鬟,这种丫鬟在古代通常也叫做暖床丫头!

  通俗的来说,咳咳,就是那个……嘿嘿,你们懂得!

  这些弟子也都是纳兰家族的一些下人家的孩子,他们接受纳兰家的给养,纳兰家族统一对他们训练,日后这些人也将会是纳兰家族的力量。

  也是纳兰朝歌的力量。

  这和萧家那种家族不同,他们所有人都会围绕在纳兰朝歌的身边。

  来表现自己的忠心,以期待获得纳兰家族的认可,然后日后能够为纳兰家族所用。

  “我今天早晨刚刚想要帮助朝歌少爷擦拭身体,然后就在我……”

  “擦拭身体,怎么擦拭的啊!”

  “就是啊,你们是不是那个了啊!”

  “胡说什么呀你们!”果儿脸色通红,不过面色却是娇羞的不予否认。

  “你们在干什么,给我抓紧时间训练,少爷醒了过来,你们要表现出对纳兰家族绝对的忠诚!”

  一位身穿青衫素袍的老者出现在演武场,整个人气势非凡。

  一看到老者,一群年轻子弟立刻都噤若寒蝉,然后转过身装模作样的开始修炼。

  不过老者的目光在看到面色娇羞的果儿的时候,却是出现了一抹柔和,然后转身朝着纳兰朝歌所在的方向走去。

  果儿愣了愣也赶忙跟了上去。

  砰!

  房门被人大力的撞开。

  “小歌,你感觉怎么样?”

  一个满头银发,精神矍铄的老人一股风似的冲了进来。

  开口虽然是在询问,可是他的手已经迫不及待的搭在了纳兰朝歌的手腕之上!

  “小歌,你能修炼了,哈哈哈……”

  纳兰桀仰天长啸。

  苍天不负有心人啊,也不枉自己身中烙毒,为这小子寻来的烙铁毒印蟒。

  纳兰桀重重的拍了拍纳兰朝歌的肩膀。

  在斗气大陆,一个不能修炼的男人,那可别现在的残废还要残忍。

  “嗯!”看到纳兰桀的兴奋,纳兰朝歌也有些开心了起来。

  “好好努力,爷爷不期望你能够追上你的姐姐,但是,爷爷,希望爷爷不在的那一天,你能担起纳兰家族,你姐姐许配给了萧家的萧炎,听说那个小子不能修炼斗气了,可惜啊!”

  “我纳兰家族的复兴就落在了你的头上,明白吗?”

  听见纳兰桀主动提起纳兰嫣然和萧炎的婚事,纳兰朝歌心神一动。

  “爷爷,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问吧!”纳兰桀显然很高兴。

  “我想知道,自从我姐和萧炎指腹为婚之后,萧炎有没有登门拜访过!”

  纳兰桀一愣,被纳兰朝歌的话给弄楞了。

  不过还是郑重的摇了摇头。

  “没有!不过,我和萧林乃是生死至交,萧林还在世的时候我们两家也是经常走动的!”

  “只是,萧林在一次与人对敌的时候不幸身亡,从此两家就有些生分了,不过我纳兰桀还是一言九鼎的,对于你姐的婚事,我知道嫣然有些不愿意,但是再怎么不愿意也要给我把婚结了!”

  纳兰桀言语之间没有丝毫可以商量的余地。

  果然啊~!

  纳兰朝歌在心里苦笑一声。

  “萧林爷爷死亡之后,萧战叔叔来过吗?”

  “没有!”

  “萧家有其他人来过吗?”

  “没有!”

  “我们纳兰家族在萧家的眼里什么都不是吗?我姐纳兰嫣然是没有人要了吗?无论萧炎是天才也好,是废物也罢,对于自己的未婚妻一面都没有见过,对于自己的岳父从未拜见过,这就是萧家的礼数吗?”

  纳兰朝歌昂首阔论,把纳兰桀问的哑口无言。